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洗发水公开销售,立刻在长安城中掀起了一轮竞购热潮,三个从李愔手里拿货的商人把手中的货物销售一空,又不断催着李愔发货,持续了一段时间,洗发水的销售渐渐迎来了一个平稳期,现在长安的贵族名媛们基本都用上了洗发水,一瓶洗发水足够她们用上一个月的时间,而普通的百姓还用不起这样昂贵的奢侈品,因此,疯狂的销售过后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在李愔的预料之中,当然,他也乐得清闲,来回在两个世界倒腾,可把他累的够呛。

    “左边!不对,右边!不对,左边……”

    苏沫儿一张小脸羞得通红,恨得牙痒痒,六皇子真是越来越坏了,老是变着法子占她的便宜,比如现在,苏沫儿的小手正伸在李愔的衣服里给他的后背挠痒痒,而苏沫儿挠右边,他说左边痒,挠左边,他说右边痒,几分钟过去了,就是挠不到正确的地方。

    王府有了银子,金大谦把王府以前四个侍婢换掉了三个,除了十四岁的芸儿,其他三个年龄过二十岁的侍婢领了遣散费各自回家,说起来,金大谦也是为了她们嫁人考虑,在唐朝她们可是真正的大龄剩女了。

    苏沫儿是金大谦新招的三个侍婢之一,据他说,这个丫头是某个前朝落败贵族家的小姐,在东市卖身葬母的时候被金大谦看见,当时,丽春院也看上了她,出十贯钱买下她,金大谦心想王府中的侍婢竟是一些不通诗书的农家娃,和李愔的身份一点也配不上,而这个苏沫儿不但人长得俊俏,而且又能读文识字,就摆出了李愔的名号,把苏沫儿带回了王府。

    小丫头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李愔觉得自己闹的有点过了,他虽然明白在这个时代一个皇子想占有一个侍婢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但他心理上还是过不去的。“殿下,我来吧!”相比苏沫儿,芸儿倒是放开的多,火辣辣的眼神毫不避讳李愔的眼神,颇有种有胆子你就来的精神暗示。

    “咳咳!本王突然觉得后背不痒了!”李愔爬起来就出了书房,逃之夭夭。

    “芸儿姐姐,谢谢你了!”李愔离开,苏沫儿向芸儿福了一礼,感激道。

    芸儿叹了口气,“殿下对你另眼相待,那是你的福气,这王府大院外不知多少少女想着有一天能够被殿下看上,得享一世荣华,你倒是好,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

    “沫儿并非不知好歹,只是娘临终前,我曾对她发誓,没有找到妹妹前我绝不委身于人!”想起了伤心事,苏沫儿眼泪掉了下来。

    芸儿递上绢布,安慰道:“你想的太多了,殿下只是和你闹着玩而已,他若是想占了你的身子,你拦得住吗?如果他是个色胚子,我现在又怎么可能还是完璧之身!”

    “我知道殿下是个好人,王府里所有人都是这样说的,可是男女授受不亲……”苏沫儿说不下去了。

    鼓着小嘴,芸儿道:“你呀,虽然来到王府做了侍婢,可还是那个大小姐的脾气!”说完,拉着苏沫儿离开书房。

    李愔离开书房直接去了后殿,现在王府的后半部分俨然成了李愔的工厂,那些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还不如合理利用起来。

    洗发水的事情告一段落,王府并没有因此安逸下来,反而越加忙碌,新招来的下人被李愔安排去做了另一件崭新的工作——蒸馏。

    李愔购买的六台现代化蒸馏器到货后,李愔就把它们运到了王府,现代化的设备让金大谦目瞪口呆,而当李愔把这些设备的用处告诉金大谦以后,这个家伙的眼睛又变成了铜钱状,瞬间激情焕发。

    还没靠近后殿,一股股浓郁的酒香味就飘散过来,现在王府中蒸馏的酒全是金大谦从市场购买的普通米酒,酿酒毕竟是个很耗时的过程,直接购买反而更加快捷简便,而且,这些普通米酒价格很便宜,几文钱就能买一大坛,成本低廉的很。

    被李愔取名杏花坊的蒸酒房中,六台蒸馏器同时运转,十几个下人不断添着火,这些蒸馏器高约三米,呈葫芦状,通身金黄色,通过加热,一滴滴酒液不断从蒸馏器的冷凝管中滴出来,在冷凝管的下方是一个一米高的酒缸,几天下来,酒缸已经换了两批,这是第三批了。

    “产量还是不高啊!”李愔巡视了一遍,口中念道,他明白蒸馏器的加热方式是影响产量的一个因素,只是唐朝时期还没有使用煤炭的习惯,他打听了一圈,长安城中并没有使用的,所以,他现在只能使用原始的加热方式。

    王府的新动静当然没有躲过有心人的关注,梁王府管家金大谦大肆购买米酒的事情已经传来沸沸扬扬,各种流言也是版本众多,一个个目光都盯着梁王府,不知道这个跳井自杀没死成的小皇子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殿下,王安之来了!”李愔勺起白酒准备品尝一下的时候,金大谦过来禀报。

    这个王安之是李愔让金大谦叫过来的,酒精的用途很广,不只是配制白酒这一点,用途十分广泛,而李愔最熟悉的一点就是配制香水。

    配制香水需要的不只是酒精,还有香料,而这个王安之就是长安城有名的香料商人,这也是李愔当初将洗发水交给他销售的一个原因,为了就是今天的合作。

    二百五十文从李愔手中拿的洗发水,在市面上卖到了三百文,巨额的利润兴奋地王安之几夜没睡好觉,今天金大谦告诉他梁王要见他的时候,他早饭都没吃就赶了过来,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了这个财神爷。

    “草民,王安之给梁王请安了!”李愔进来,王安之赶快行了一礼,“不知殿下招小人前来,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大事,坐吧!”李愔大大咧咧地坐下,现在他渐渐明白为什么世人都喜欢争权夺利,那种被人尊崇的感觉的确如同毒品一样让人上瘾,“王老现在的香料生意怎么样?”

    梁王突然提起香料,王安之不禁愣了一下,但还是老实说了,“哎,现在香料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波斯商人大量涌入长安,从西域带来的香料是又好种类又多,把我们这些本土的香料商人都快挤垮了。”

    李愔心知当时波斯商人向唐朝输出的主要是香料,珊瑚,宝石等商品,王安之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属正常,制作香水自然需要香料,从波斯商人那里购买肯定价格不菲,这个王安之和自己有合作,香料生意又是经营不善,正合了李愔的心思,这样,王安之提供自己香料就不会坐地起价了。

    “你想必也听说了梁王府最进大肆采购米酒的事情,不瞒你说,本王最近正在研制一种特殊的香料,我叫它香水,而配置这种香水需要大量的香料,本王想和你合作,你提供香料,王府负责配置这种香水,事成之后,你可以享受独家销售权,王老觉得如何?”

    “香水!”这是个新名词,王安之犹豫了,香料的价格不菲,免费提供香料研制这种不知市场前景如何的新事物风险很大,而且自己得到的只是独家销售权而已,利润如何根本无从得之,李愔给他的无疑是一个霸王条款,等于是自己掏钱让梁王府赚自己的钱。

    “殿下,王某做的是小本生意,这对王某来说实在是为难了……”

    李愔明白了他意思,有些失望,他也不勉强,毕竟王安之并不了解香水这种东西。

    自己的算盘落了空,李愔打发王安之走了,这个时代的人还真是一点冒险精神都没有,李愔暗道。

    忐忑地离开王府,王安之松了一口气,只是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总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正准备离开,一个身穿绸缎圆领长袍的胖子走了过来,满脸堆笑“这不是王掌柜吗?这么早就来王府了。”

    “原来是佟老,殿下也请了你?”王安之有些意外。

    搭上了李愔以后,佟年是三天两头往梁王府跑,李愔在就跑过来猛拍马屁,李愔不在,他就找金大谦和高账房喝茶聊天,现在王府上下,没有不认识他的,今天他照例来王府,没想到遇到了王安之,眼睛一转他计上心来,“没错,金管家昨晚就通知我了,殿下和王兄说了什么,让王兄如此愁烦?能否让老哥有个准备。”

    王安之哪里知道佟年给他下了个套,心想他梁王总会和他说香水这件事,道:“梁王殿下说新研制了一种香水,让我提供香料……”

    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儿,佟年明白了前因后果,他心下大喜,“那我进去了,改日我请王老弟喝茶。”

    李愔正犹豫着是否独立制作香水的时候,金大谦来报佟年来拜见,对个这个今天不见,明白天见的家伙也算熟悉了,李愔让他进来了。

    “殿下,小的愿意免费给殿下提供所需香料!”佟年见了李愔,直接开门见山。

    李愔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

    佟年于是把遇到王安之的事情和告诉了李愔。

    犹豫了下,李愔点了点头,相处下来,李愔觉得佟年这个人还是不错的,除了贪财,李恪看人的眼光还是很准的,否则,也不会让佟年做了蜀王府的门客。
13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