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青年径直向李愔冲了过来,李愔暗叫一声不妙转身欲走,谁想那青年速度惊人,竟是极快的赶超了李愔。

    躲无可躲,李愔只得苦着脸道:“怀亮兄,你平日里不是从来不到这烟花之所的吗?今日怎么改了性子,还把大将军招来了。”

    程怀亮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躲在李愔身后浑身颤抖,“还不是吕博彦那个臭小子,说是请我喝酒,硬拉着我来这了。”

    说时,中年汉子已到李愔面前,见到李愔,中年汉子收起了双斧,先是行了一礼:“老臣参见六殿下。”

    “程大将军!”李愔回了一礼,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程咬金。

    “兔崽子,我看你还往哪里跑!”程咬金的火爆脾气在朝堂上是出了名的,行了礼,抄起板斧就打向程怀亮。

    “救命啊!”程怀亮死死拉住李愔,俨然把李愔当成了肉盾。

    程咬金咬牙切齿,斧头拿在手里怎么也无法下手,万一伤着了李愔可就是大罪过了。

    事情到了这个程度,李愔赶忙拉住:“大将军,你这一斧下去,怀亮这条小命可就没了,我替你问过了,他也是初犯,而且是被吕博彦诱导,情有可原!”

    程咬金虽是一员武将,但也是精明之人,李愔既然打定主意护着程怀亮他也不好出手教训,于是道:“今天看在殿下的面子上就饶了你一回儿,还有下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告了辞,程咬金带着一众人马离开,程怀亮松了口气,接着道:“快点救人!”

    “救什么人?”李愔奇怪道。

    “吕博彦呐,这小子挨了我爹一顿王八拳,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说时,拉着李愔就进了丽春院……

    一辆马车顺着笔直的大街向梁王府徐徐而行,车上,除了李愔,还有程怀亮,加上一个被揍成了猪头的吕博彦。

    “我要弹劾你爹,我要弹劾……”

    一路上,吕博彦一直在念道这句话,程怀亮是替他爹赔礼又道歉,马车很小,多了一个壮汉和一个横着的,李愔被挤在了旮旯里。

    “我说你们两个,该回家的回家,到我那去暂住是什么意思?”李愔一头黑线,真是交友不慎。

    吕博彦今天的脾气很大,“我这样子能回家吗?”指了指自己不成人形的脸。

    “我爹的气估计还没消呢,等过两天我再回去,六殿下你就收下我吧!”程怀亮可怜兮兮地央求道。

    看着两人无赖的样子,李愔只得自认倒霉,他怎么就偏偏今天想起去逛街呢!

    回到王府,李愔让金大谦准备两个客房,就把两个家伙扔下不管,任他们自生自灭,洗发水公开销售迫在眉睫,经过几日的挑选,几个被李愔看好的商家应邀被请进了王府,约好的时间已到,李愔正赶着和他们碰面。

    王府的书房中,三个商人正襟危坐,气氛尴尬,俗话说同行是冤家,长安城的商人现在都眼巴巴地望着洗发水这块肥肉,哪个商人不想垄断这块市场,但是李愔显然不想让一个人通吃,他们也是没办法。

    “六殿下!”佟年首先起身行礼,三个商人中他最是得意,有了李恪这层关系,他相信梁王殿下会把最大的肥肉割给他。

    “六殿下!”,“六殿下”其他两人见李愔进来也起身行礼。

    回了礼,李愔问道:“还未请教诸位商家名号!”

    “在下王安之,做的是香料生意。”

    “在下刘元兴,做的是胭脂生意。”

    佟年是个投机倒把的商人,李愔从李恪那里早知道了,也就不问了。

    “洗发水是什么,大家也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选你们来,也是看重了你们在长安城的声誉和财力,先给你们透个底,皇宫的收购价是二百钱一瓶,所以给你们的价格只会高,不会低,现在王府中已经储存了两万瓶洗发水,你们能吃下多少就看你们的财力了,不知道各位能接下来吗?”

    “六殿下放心,绝对没有问题,我一个人吃下也是很容易的!”佟年的话惹得其他两个人怒目而视。

    李愔笑了一下,明白四千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小数字而已,他继续道:“但是丑话说在前面,洗发水出自我梁王府,关乎我梁王府的声誉,把洗发水交给你们销售以后,若是你们做出坑骗买家的事情就别怪我从此断了你们的财路。”

    “小人不敢!”三人齐齐说道。

    又和几人商量了一些细节,三人志得意满地离开了,明天他们就可以和金大谦直接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

    洗发水的事情告一段落,李愔轻松了不少,就等着腰包慢慢鼓起来了。

    晚上,李愔把王府的下人全部召集起来,让金大谦采购一些食材,在王府的空地上摆了几桌,这年头人心还得拉拢拉拢,否则谁会诚心给你干活。

    残阳如血,染红了梁王府,一块宽敞的空地上,四个大圆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其中不乏平日里下人很少吃的肉类,阵阵香气弥漫,站在一起的下人和侍婢都是局促地站在一起,吞着口水,谁也不敢坐在桌子边。

    从金大谦那里知道王府今晚大摆筵席,程怀亮和吕博彦俩货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一早就占据了一张桌子,一副恬不知耻的样子,还不断吆喝着要喝酒。

    李愔见了,真的很想一脚把这两个家伙踢出去王府。

    酒菜上齐,李愔让众人都坐下,道:“这几日让各位都辛苦了,今日摆下宴席也是为了犒劳各位,大家也都知道,洗发水让王府赚了一笔钱,王府的开支用度这才宽松了一些,有余钱摆上这么几桌酒菜,以后,王府还会有别的生意,你们都是王府的老人了,希望各位在以后能为王府尽心尽力做事,本王是不会亏待各位的。”

    “请殿下放心,我等必当诚心竭力!”金大谦和高账房带头站了起来,其他人也都是恭声应是。

    程怀亮和吕博彦用异样地眼神看了一下李愔,总觉得他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只是一碗酒满上,他们两个立刻又忘了这茬。

    众人吃的津津有味,酣畅淋漓,可是李愔却是很少动筷子,食物虽是丰盛,但色香味总是不合他的胃口,吃了几口,他渐渐忍受不了这样的伙食了,但大家一副满足的样子,他又不能说什么,对他们来说,这已经算是美味佳肴了。

    配料,辅材,做法都是问题,李愔有些感慨,毕竟这是唐朝,菜肴的做法很简单,基本是一成不变的煮,炖,烧,还没有炒菜这个说法,而配料也很简单,更别提什么配料了。

    “殿下,我敬您一杯!”程怀亮别的没有继承,倒是继承了程咬金的酒瘾,沾酒就走不动道。

    望着酒杯中浑浊的米酒,李愔端起来喝了一口,和二十一世纪的酒类饮料差不多,酸溜溜的,根本不对胃口,而这,还是唐朝目前最好的酒,卖到一百二十文钱一坛的价格。

    “烂酒!”喝了几口,李愔把杯子重重一放,惹得众人侧目,金大谦忙跑过来,“王爷,这酒不合你的胃口吗?”

    程怀亮几大碗下肚,“这可是有名的杏花香,长安最好的酒了,以前殿下可是最喜欢这种酒的。”

    吕博彦用少了两颗门牙的嘴努力啃着鸡腿,口齿不清念道:“对,对!”

    “等几天,让你们明白什么才是酒!”李愔嘿嘿笑了两下,说道。

    欢快的结束了宴会,众人都满足了回去了,唯有早上刚来报到的司马徒还留在饭桌上扫着剩菜,李愔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只求吃饱了,他一个人就能吃掉六人份的饭。

    程怀亮和吕博彦各自回去休息了,这两个家伙喝了不少,醉醺醺的,待众人散去,李愔在王府散起了步,同时,也陷入了思考。

    彻底改善唐朝生活水平不是仅仅依靠把现代的东西拿到这里来卖就能做到的,先进的技术的输入才是根本,而且来来回回购买洗发水已经让他够累的了,下面,他准备把一些工艺和设备带到这里。

    趁着众人休息,李愔又回到了自己老宅,打开网络,他开始搜索适宜在唐朝发展的技术并将这些技术打印出来,拿回去慢慢研究,他可不是万能的科技树,什么东西都造的出来。

    想到了酒这个问题,他在淘宝上搜索了蒸馏器,这是生产高纯度酒的必备设施,而他想垄断市场,就要靠这些别人无法轻易山寨的设备了。

    打开网页,网上出售蒸馏器的厂家很多,各种型号的都有,李愔最终选择了六台铜铸蒸馏器,之所以选择铜铸的,也是为了减少别人的怀疑,毕竟唐朝的铸铜工艺已经比较完善了,他也可以从容解释。

    上了一会儿网,李愔去了市里,在两个世界来回穿梭,倒真让他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在街上逛了一会儿,李愔买了几瓶白酒就回去了,这个世界中他已经没有牵绊,而在那个世界,一切正待开始。
1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