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儿臣参见母后!”紫云阁中,李愔对着坐在主位,凤袍加身的美妇行了一礼,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这下玩大了,长孙皇后居然也来了。

    “快起来,到我这来。”长孙皇后声音婉转,惊人的美貌配上温柔娴淑的样子,也难怪李世民为之神魂颠倒。

    李愔依言走了过去,长孙皇后拉着他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转向身侧的杨妃:“愔儿倒真是少了些戾气!”

    杨妃笑容满面,“姐姐看人的眼光一向最准,愔儿已经诚心悔改,还希望姐姐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妹妹放心,愔儿年纪还小,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我会劝劝皇上的!”说完,瞥了一眼来到的嫔妃,她想起了正事,看向李愔,“愔儿,听闻你从一个神秘的波斯商人那里收购到了一批神奇的洗发液,不知可有此事!”

    李愔恭敬地说道:“儿臣的确是收购了一批这样的东西,而且母妃也是使用了一段时间,这次正准备给母后送来几瓶!”李愔暗叫倒霉,他怎么敢收长孙皇后的钱啊,但是不收,他又怎么向其他妃嫔收钱。

    李愔为难的神色被长孙皇后看在眼里,她略想一下便明白了,轻笑道:“愔儿被罚了月俸,我又怎么好意思让你白送,你这什么‘飘柔’一瓶多少钱?”

    感激地看了眼长孙皇后,李愔把早就想好的价格说了出来,“二百钱一瓶!”

    众嫔妃点了点头,这个价格还不算离谱,一个个交头接耳都兴奋地看着一箱箱被搬进来的洗发液。

    “给我留个两箱吧!”长孙皇后早就听说了这种神奇的洗发液,身为一国之母她更加重视仪表,只是以前不好意思开口,现在李愔公开在**兜售,她正可以顺当买下一些。

    在王府的时候,李愔便让金大谦把这些飘柔按照一箱十瓶的数量装起来,整整装了四百二十箱。

    两箱是二十瓶,也就是四两银子,对一个皇后来说这只能算是零花钱,让随身宫女付了钱,长孙皇后带着洗发液离开,并让李愔有空到她那里坐坐,李愔理解她的心情,她这是回去试用了。

    长孙皇后都付了钱,其他妃嫔也没了脾气,一个个开始掏钱,李愔的洗发水不一会儿就卖了个干净。

    八百四十贯铜钱到了腰包,李愔对这次销售还算满意,洗发水属于消耗品,用完了,可以持续销售,以后是财源不断呐。

    妃嫔们满意地离去,杨妃对还在窃喜中的李愔说:“皇后娘娘这回在照顾你的面子,你懂吗?”

    李愔点了点头,历史书上说长孙皇后知书达理,温柔贤良果然不是凭空捏造,“儿臣明白,以后我会让人定期给母后送去一些。”

    “我儿真是懂得事理了!”杨妃感慨中含着欣慰。

    梁王府,金大谦把一袋子铜钱放在了账房先生的桌子上,“老高,入账!”

    “卖洗发水的钱?”现在王府上下那个不知道六殿下去了皇宫做生意。

    金大谦重重点了点头:“咱们的六殿下真是浪子回头啊,对我们这些下人那叫一个好啊,殿下说了,王府的下人每人赏赐二百钱。”

    高账房揉了揉耳朵,不敢置信地说:“真的?以前他可是扣我们的工钱还来不及的!”

    “这还有假,他亲自和我说的,以前那是以前,自从坠井以后咱殿下的变化你没看出来,早上起来对我都是笑嘻嘻的,上次厨房的三子出了错,我要用板子打一顿他都不许,说是要以教育为主。”

    “只是希望他能一直这样,本来我还想着辞掉账房呢,现在你这样说,我倒是有些犹豫了!”

    金大谦一拍桌子,把高账房吓了一跳,“我建议你别辞,殿下说了,等以后生意赚的钱多了还要给我们长月俸呢,我前段时间也是打算走,但现在不想走了!”

    “你这个老小子!”高账房捋了捋胡须笑道。

    金大谦圆乎乎的身体也随着笑声颤抖起来。

    “在哪里可以买到飘柔?”根据有关人士统计,贞观七年,这句话成了长安城使用频率最高的疑问句。

    宫中的妃嫔们使用飘柔已经初见成效,但宫廷中普遍使用,于是她们把炫耀的资本放在了宫外,在趁着回家省亲的时候,她们频繁参加各种名媛聚会展示她们一头亮丽的秀发,逐渐把一种“不使用飘柔你就掉了身份”的思想带给了长安的贵族名媛们,一时间长安掀起了求购热潮,但洗发水牢牢掌控在李愔手里,别人山寨都山寨不了,而李愔等的就是这个效果。

    世界上永远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洗发水来自六皇子的消息传遍了长安城,梁王府门前由以前的门可罗雀立刻变成了车水马龙。

    “六殿下,我想死你了!”一个长得像某个喜剧演员的公子哥冲破了家丁重重阻拦找到了正在王府水塘边钓鱼的李愔。

    此时,李愔带着草帽,眼睛一瞬不瞬盯着水面,仿佛根本没听见此人说话一般。

    公子哥尴尬地笑了笑,挥手赶走了李愔身边扇扇子的芸儿,一屁股坐在旁边,接过了芸儿的工作。

    “几个月不见,六殿下还是和以前一样英俊神武,神秘莫测啊!”公子哥继续吹捧,李愔还是装作没听见。

    “六殿下,你这是钓鱼呢?”公子哥没话找话,李愔依旧安如泰山,你动我不动。

    “哥,我错了!我不是个东西啊,我早就应该来的,我抽自己,我抽自己!”公子哥开始自残,两巴掌抡的震天响,一旁的金大谦都快看不下去了,这是在用生命演戏啊!

    就在这时,李愔的鱼钩终于动了一下,李愔顺势提起,只是一个不小心,鱼钩缠上了水池上的一根树枝。

    自残的公子哥见了,二话不说,“咕咚”一下跳下了水,把鱼钩解开,冲着李愔露出洁白的两排门牙。

    叹了口气,李愔算是服气了,还真是甩不掉这个家伙了,自从洗发水是李愔出售的消息传出去以后,这个家伙就找到了王府。

    李愔记得这个人,当初的损友之一,他本来不想待见的,但这个家伙真是把一个“贱”字发挥到淋漓尽致,让李愔不得不汗颜。

    “吕博彦,你一个堂堂工部尚书的儿子,怎么这么没脸没皮!”李愔指着水池中公子哥,搬出了他的老爹羞辱他。

    全身湿透的吕博彦委屈地眼泪差点掉下来,若不是为了讨几瓶洗发液他至于这么糟践自己吗?捧着李愔钓上来的鱼爬上来,吕博彦一副悲痛欲绝的表情,“六殿下,我错了,是我不对,以后你只要一声招呼,我随传随到,鞍前马后,做牛做马,只要你能原谅我……”

    “行了!行了!你肯定是看上哪个姑娘,想用洗发水去献殷勤!”吕博彦色中饿鬼之名誉满长安,能让他这么没脸没皮的只可能是个女人。

    吕博彦讪笑道:“还是六殿下了解我呀,就在你走的这几个月,长安开了一个叫丽春院的**,那里的姑娘真是一个水灵啊,而且还出了一个花魁,叫罗小伊,更是美艳绝伦!”

    擦了擦口水,吕博彦继续:“小弟曾有幸见过那花魁一面,从此魂牵梦绕,朝思暮想,但那个罗小伊不问钱财贵贱,只凭喜好见客,小弟几次被拒之门外,殿下,您一定要帮帮兄弟!”假惺惺擦了擦没有的眼泪。

    李愔被他烦的够呛,严重影响了生活质量,挥了挥手:“钱管家,给他两瓶!”。

    吕博彦闻言眉开眼笑,“殿下,那我去了,改日再来拜访!”屁颠屁颠跟着金管家去了。

    “都是什么人呐!”李愔痛苦地揉了揉眉头,还真是一堆狐朋狗友,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

    这几天,李愔见了不少老熟人,前来“探病”的人不少,他也收了不少礼,但他明白这些家伙全都是被自己的夫人支使来的,以他的顽劣之名,谁愿意和他打交道,正所谓礼尚往来,这是规矩,李愔也知道他们来干什么,于是用洗发水作为回礼还了回去。

    李愔是不会吃亏的,这正中了他的心意,等这些官太太,官老爷用了自己的洗发水,那就是财源滚滚而来的时候了,生活水平升上去,下来可就不容易了,尤其对这些名媛来说。

    夜色阑珊,太极殿中唐太宗李世民批完了奏折后拿起一封刚送来的密信,信上面写了长安城中各个密探的探报,而李愔的大名赫然其上。

    “哼,不务正业!”李世民骂道,只是语气并不怎么恼怒,对他来说,现在的李愔一心做生意总比以前整天无所事事,欺男霸女强的很。

    离开太极殿,李世民直接去了长孙皇后的延熹殿,“说起来,李愔这个小子也算做了一件好事,他的那个洗发水用起来确实不错。”,李世民嗅了嗅自己飘着清香的头发想到。

    “皇上在想什么呢?”李世民来了以后,长孙皇后让下人备了饭菜,只是吃饭的时候,李世民不时出神,长孙皇后不由问道。

    “我在想我几个儿子!”玄武门之变永远是他心中的痛,所以,登基以后,他一直很重视对子女的教育,不想有一天这种悲剧会在儿子们身上重演。

    “你想说是的老六吧!”长孙皇后抿嘴轻笑,“我倒是认为现在的老六值得扶持,你不是一直鼓励工商吗?现在老六一个皇子涉商,这不正说明皇家对商人的重视吗?”

    古来,历朝历代都是重农抑商,认为商人不事生产,地位低下,唐朝建立,李世民一改以前的风气,大力支持商业,他认为只有商业繁荣,朝廷才能收取更多的税收,再拿这些税收用之于民,于国于家都百利而无一害,不得不说在那个时代,李世民这样的思想是超越时代的。

    “你说的也是,那就让老六折腾去吧,我倒要看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李世民心结解开,心情也是舒畅起来。
14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