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好!于大师!”李愔记得这个人的名字叫于正民,他主动站起来,打了声招呼,这批古董的价格可就指望他了。

    客气的笑了笑,和李愔握了握手,于正民坐在了李愔的对面,“小赵和我说你这个古董都是贞观年代的,这都是你家的藏品吗?”

    小赵就是刚才的前台接待,李愔和她聊天的时候已经把年份和她说过了,“我爷爷以前喜欢收集一些唐代的古玩,去世后,他交代我可以出售这些古董,最近我家出了一些经济问题。”说到这,李愔停了下来,这个理由他认为还算过得去,这也是很多人把自家的传家宝拿来拍卖的原因,两个字“缺钱!”

    点了点头,于正民把目光看向桌子上的三件古董,首先拿起了那个青瓷花瓶。

    辨别一件古董的价格高低大约可以通过四个方面,一,年代久远,二,官家精品,三,名师力作,四,数量稀少,而这四个方面,李愔拿来的古董基本都可以沾边。

    李愔悠然地坐在沙发上,空调吹出的丝丝冷气让他浑身舒爽,在唐朝他的身份尊贵,但不得不说那里的生活质量确实不咋地,哪有现代舒适啊。

    相比李愔的悠闲,于正民此时眼珠子都掉下来了,这个青花瓷瓶可能真是唐代的瓷器,而且还是出自官窑,专供皇室的瓷器,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个青瓷可就价值连城了。

    “李先生,你稍等一下,你的藏品十分珍贵,但是我不能一个人拍板,这样,我现在再请几位专业人士过来,避免出错。”

    于正民这样说,李愔放了心,现在还不晚,他可以等一会儿。

    拨了个电话,于正民又回到了桌子前继续鉴定其他两个古董,表情是越来越精彩。

    不一会儿,摆卖行的大门被一行人推开,一个年纪比于正民还大的老者在三个人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于正民见了立刻起身上前,:“老师,又得麻烦你了!”

    “快带我看藏品!”老者没有理会于正民的寒暄,直接让于正民带着他向李愔的三个古董走去。

    这几个人李愔看着都有些脸熟,但又想不起来名字,一行人坐下以后便围在一起对三件古董指指点点,半个小时过去讨论才停下来,这时,于正民的老师站了起来,“没错,这是贞观年代的真品,而且都是皇家御用之物。”

    “那价格怎么样?”李愔开口道,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个,对他来说,这些古董并不值钱,但能不能换成rmb就很重要了。

    “你就是藏家吧!”老者转向李愔,“小伙子,这三件藏品,一亿六千万卖给我吧,我向你保证,就算拍卖你也卖不出这个价格。”

    “老师这不好吧!”于正民被老者的话吓了一跳,他这不是抢拍卖行的生意嘛!

    “这有什么,素心那个丫头还能把我这个老骨头啃了不成,我是想把这三件全部收藏起来才出这个价格,不然我会冒着风险赔掉一千万吗?”

    两个人还在争论不休,而李愔已经幸福的晕头转向了,一亿六千万呐,这钱来的也太容易了吧。

    李愔明白,如果走正规的拍卖程序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他面前又是几个可以操纵古董价格的文物界巨无霸,一亿六千万对他来说已经是个非常满意的价格了,他也懒得再浪费这么多时间,古董,他还多着呢,不怕吃这一次亏,反正都是白捡的东西,他怎么都是大赚特赚。

    “成交!”师徒两个争论的脸红脖子粗的时候,李愔开口了,“立刻付钱!”

    于正民的老师叫魏永辉,李愔不了解,但古玩界没有不认识他的,那可是鉴赏界的泰斗级人物,身价百亿的大富豪,他一生混迹古玩界,视珍贵古玩如命,李愔碰到他也算走了运,在古玩界他的信誉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魏永辉并没有坑他一把。

    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李愔的账户上成功多了一亿六千万。

    交易完成,李愔留下了魏永辉的号码,其实对李愔来说他还是喜欢私下交易的,毕竟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万一有人对古董的来源产生了兴趣,他的麻烦可就来了,这也是他留下魏永辉号码的原因,安全而且方便。

    瞬间一跃成为亿万富豪,李愔倒是有些轻飘飘的了,现在他在唐朝的赚钱大计可以实施了,毕竟唐朝人不认识rmb,只认识黄金,银子和铜钱。

    回到唐朝,李愔首先面对的一个问题就是日常生活问题,吃饭,洗漱等等,而他第一个想到这个问题,不是他思虑深远,而是现在面临的实际问题。

    “什么味道,真难闻……”

    “妈咪,这个叔叔真邋遢,头发臭臭的……”

    “……”

    亿万富翁李愔,大唐六皇子李愔站在地铁上心灵严重受伤,周围人的议论让他从美梦中惊醒,接着就听到了这样的闲言碎语。

    李愔把长长的头发拿到面前闻了一下,“呕……”果然是味道绝佳。

    强忍着众人的歧视,李愔充分发扬厚脸皮精神撑到了地铁站,接着他冲回家,把自己的长头发洗了又洗,直到再也没有一丝异味。

    在王府的时候,他也曾闻到过这种相似的味道,他一开始没在意,现在才明白这是头发的问道。

    “就是它了!”第一条赚钱大计生成,这不仅是为了赚钱也是为了改善大唐的生活,李愔这样对自己说。

    逛了几家超市,李愔大肆采购洗发水,牙膏,又购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有了,李愔安心从古井中回了王府。

    此时梁王府中的金大谦正满院子在找李愔,一个重量级人物到了梁王府,李愔的生母——隋炀帝之女杨妃来了。

    从后殿中的古井爬上来,李愔掸了掸身上的灰尘往前殿走去,这时,一个仆役见到李愔,小跑过来,“殿下,金管家正在找您呢,杨妃来看您来了。”

    杨妃是这个世界自己的生母,李愔不敢怠慢,向着前殿走去,到了承德殿前,李愔见几个宫女太监站在门前,一个身穿鹅黄窄袖长袍,紫色肩巾,头盘堆髻,珠光宝气的美妇正坐在殿中,眉头紧锁,一副烦恼的样子。

    “儿臣拜见母妃!”这位美妇人就是杨妃了,李愔进了承德殿,恭敬地行了一礼。

    从李恪那里听说李愔坠井受了伤,她就匆忙赶到了梁王府,李世民儿女众多,可对她来说她只有李恪和李愔两个儿子,李恪自小勤奋刻苦,饱读诗书,又生性聪敏,李世民也是赞不绝口,十分赏识,只是这个小儿子和哥哥简直是相反的性格,让她这个当娘的操碎了心,但这个儿子就算再不堪,也是自己的心头肉啊!

    没有李愔预想中的训斥,杨妃走了过来,摸了摸李愔的脑袋:“怎么样了,还疼吗?你这孩子,伤还没好就到处乱跑!”

    李愔沉默了,杨妃的关心不是作假,这让他一阵感动,虽然他知道杨妃关心的是彼李愔而非此李愔,但他还是感受到了那种母亲对孩子的真挚关怀,而这种感觉,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不知道为什么,李愔突然开始渴望这种关怀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杨妃生就一张鹅蛋脸,肌肤赛雪,美艳动人,此时的眼角还有一丝未干的泪痕,想必是担心李愔哭了一场。

    李愔心中愧疚,越加恭谨:“儿臣让母妃担心了!”

    杨妃愣了一下,喜上眉梢,以前的李愔那会说这样服软的话,对自己的关心也是颇为厌烦,李恪说李愔有了悔改之心,她起初不信,现在李恪说的倒是不假。

    “你哥哥说你浪子回头,娘起初还不信,现在看来,我的儿果然有了些长进。”杨妃拉着李愔坐下,又道:“你父皇骂你那也是恨铁不成钢,你让他在那么多老臣面前丢了颜面,过几天,你去认个错,他的气或许就消了。”

    “儿臣谨遵母妃教诲!”此时的李愔活像个乖宝宝。

    杨妃喜悦更甚,道:“你父皇扣了你的月俸,你现在府上开支肯定不够了吧,娘给你送了五十贯钱,你省着用!”说罢,让几个贴身宫女铜钱放在了桌子上。

    “母妃,那您的宫中如何开支用度,您还是收回去吧!”李愔感动之余,把银子推了回去。

    “我平日又花费不了什么,留在那里也没什么用,你尽管拿去便是!”杨妃宠溺地看着李愔,李愔能够悔改,她比谁都高兴。

    左右推辞不掉,李愔只好收下,“就算是儿臣借您的,哪天还给您!”

    母子二人又聊了一会儿,天色渐晚,杨妃在宫女和太监的簇拥下离开了梁王府,李愔没有大碍,又改了性子,她是高兴不已。。

    梁王府又恢复了平静,只有下人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和金大谦若轻若重的呵斥声,残阳如血,染红了王府,随便吃了一点不对胃口的晚饭,折腾的了一天的李愔疲惫的睡去。

    次日清晨,一声高昂的鸡鸣把李愔从梦中唤醒,王府的仆人杂役起的很早,已经在院子中往来打扫。

    站在门口,做了个深呼吸,李愔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唐朝的空气就是好,无烟尘,无污染,绿色纯天然。

    “王爷,您该洗漱了!”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从李愔的左侧传来,李愔转头看去,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女,一身绿色裙衫,眉黛如画,清丽可人,算的上是一个美人胚子。
14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