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我家后院是唐朝》第二章 王爷的生活,不一样的烟火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恪一番训斥的话说完,直勾勾看着李愔,希望能从他的脸上找到哪怕一丝的愧疚之色,但他失望了,只见李愔一副呆傻的样子,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在思考什么。

    李愔现在是没时间发呆的,他正在思考该如何应对目前的情况,一转眼成了六皇子李愔,身份的突然转变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思念电转,不一会儿,他又心下释然了,二十一世纪的他不过一个还在找工作的单身宅男,而在这里他可是个纯度100%的王子,让他选,他宁愿当这个王爷,而且利用戒指和古井中时空隧道他还可以偶尔回到现代社会,到时候利用两个世界不同的优势左右逢源……

    “嘿嘿……嘿嘿……”想到这,坐在床上的李愔猥琐地笑了起来,口水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先前是一副呆傻样子,现在又加上傻笑和流口水,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李恪心中升起,他面色阴沉,转向给李愔诊治的太医:“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没有大碍了吗?”

    李恪本是皇子,说话自是有些威势,太医心中一寒,立刻跪了下来,哆哆嗦嗦说道:“禀三殿下,六皇子身体自是没有大碍了,只是六殿下掉落井底摔伤了脑袋……万一……”,太医下面的话不敢说下去,但意思已经很明显。

    在唐朝马球运动已经非常盛行,经常会出现一些从马上摔下来的事故,而一些伤到脑袋的人中,不少脑袋出了问题,变成了痴傻人物,所以,很多人明白这个意思。

    李恪见到李愔的样子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太医这样说让他的心又凉了几分,这个一母同胞的弟弟虽是顽劣,但李恪对这个弟弟一向是非常疼爱的,见他现在这个样子,他眼泪又掉了下来。

    “三哥,我什么事都没有,你别难过了!”这时,李愔开口说话了,打算在这里生活的他初步适应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他现在对李恪还是没有什么感情的,但是戏起码得演啊!

    李愔的话让李恪转悲为喜,他双手紧紧握了李愔的肩膀一下,用力拍了拍,道:“你吓死为兄了,以后不能再做这样的傻事了!”

    演戏演全套,李愔立刻一副悔恨不已的模样道:“以前都是我的不对,今日被父皇一顿训斥,我已经幡然醒悟,三哥,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给你和母妃添麻烦的。”

    “六郎……”李愔现在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了,浪子回头尚且金不换,何况一个皇子,以前李愔闯的祸让他和杨妃在众多皇子公主和妃嫔中都抬不起头,现在李愔终于理解他们的苦楚了吗?

    李愔现在不但健康,而且还有了悔改之心,李恪心情大好,又和李愔聊了一些闲话,赏赐了太医后,离开了梁王府,他现在在长安有自己的王府和公务,不能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

    李恪离开以后,李愔如同饿虎扑食一样从床上跳了下来,直接扑向一个摆在房间角落里的青瓷花瓶。

    在唐朝,瓷器有南青北白只说,南青指的是越窑的青瓷,北白指的是北方邢窑的白瓷,而其中,青瓷又比白瓷珍贵一点。

    这个青瓷花瓶半米来高,是一色的水青色,釉质光亮剔透,李愔不是太懂鉴赏,但也觉得这个花瓶的做工是不错的。

    把玩了一会儿,李愔又把房间中其他几个摆设品欣赏了一遍,金蛤蟆,玉猪,琉璃如意,都是当时皇家的奢侈品。

    “发财了,这可都是唐朝的真品,一点也不用担心是假货啊!”李愔拿起一个白瓷茶壶,碎碎念道,眼中爆出狼一样的光芒,戒指的功能分保护和非保护两种状态,李愔正因为忘记开启保护才让时空的流逝效应把自己肉身毁灭了,而一旦开启了保护,将忽略时空流逝带来的效应,这就意味,李愔可把这些古董置于保护区域之外,这样回到现代他们就还是真正的古董,不会被认为是高仿品。

    “殿下,您是嫌弃这些摆设旧了吗?老奴让下人给你换一套吧!”金大谦留在卧房里还没有走,见李愔皱着眉头一个个打量屋里的摆设品,及时马屁跟上。

    “哦,不用,你去忙吧,我只是随便看看,两年没有回来,熟悉熟悉环境!”说完,一脚迈出门槛,走向院子中。

    唐朝时期的长安城共分三个大致区域,皇帝嫔妃居住的宫城,官员办公的皇城,最后是府邸民居集中的外郭城,三个区域中,外郭城的面积最大,在东西方向还分别有东市和西市,李愔的梁王府就是在外郭城中。

    出了卧房,李愔沿着一个石拱桥走过一个养满了金鱼的池塘,到了对面的走廊。唐代的建筑大都是木结构,辅以砖瓦,李愔的梁王府也不例外,建筑大都是底层的砖石基座,中间的木质结构,加上屋顶的青瓦,但不得不说,这些简单的结构组合起来,让各式建筑有一种别样的美感,走在这里,李愔真切感受到了园林之美。

    转了一圈,李愔用去了半个小时左右,他大约估算了一下,梁王府占地足有一万平方米,和二十一世纪比起来,真算的上是豪宅了。

    正在李愔感叹着唐朝贵族奢侈生活的时候,王府总管金大谦急匆匆跑了过来,一脸的虚汗,一边走一边喊:“殿下,不好了,殿下……”就差没有哭出来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李愔奇怪道,难道他那个皇帝老爹又出了什么主意整他,除了他长安城恐怕没谁敢跟他过不去吧。

    “殿下,内侍省的人来了,这个月只给了我们梁王府五贯钱的月俸,整整少了四十五贯,王府就快揭不开锅了!”

    “什么!”涉及到钱的问题,李愔立刻敏感起来,这个便宜老爹是准备彻底限制他的自由啊,没了闲钱,在长安城他就不能在和自己那些狐朋狗友花天酒地了。

    李愔脑袋开动起来,长安现在是斗米八钱,一斗米是十升,一升米是两斤,换算起来的话,一文钱相当于现代的三块钱,五贯钱就是五千文钱,也就是说,王府一个月的月俸相当于一万五千块钱。

    一个月一万五千块钱肯定是够李愔用的了,只是梁王府还有一大堆仆役,这些人都是要发工资的,否则谁给你白干活。

    “王府现在还有多少下人!”李愔问道。

    金大谦能当上总管,除了马屁功夫了得以外,脑袋肯定也是不笨的,立刻明白了李愔的意思,道:“王府现在还有侍婢四名,家丁八人,账房一个,还有就是我了!王爷的你的意思是裁减这些下人?”

    “那么一个月的月俸总共多少?”李愔没有回答,又问了一个问题。

    金大谦老实回答道:“侍婢一个月三百钱,家丁一个月二百钱,账房和我的月俸高了一点,600钱和一贯。”

    计算了一下,李愔终于明白金大谦为什么说王府快揭不开锅了,除去这些人的月俸,只剩下六百文钱可供王府花销的了,紧巴巴的饿不死人。

    “怎么办?殿下!”金大谦是明白的,王府没有余粮啊,以前的李愔是纯粹的月光族,一点积蓄都没留下的。

    若是以前的李愔,注定只能是干着急,甚至裁减下人,老老实实的接受惩罚,但现在不一样了,二十一世纪宅男李愔可是一肚子在这个朝代赚钱的鬼点子。

    李愔丢了“照旧”两个字把一头雾水的金大谦打发走了,回到卧房,李愔拿出了那枚戒指,按了几个按钮,房间里摆放的艺术品立刻少了几件。

    接着李愔大摇大摆去了后殿的古井下面,这回儿他记住了开启保护功能,再次睁开眼睛,他回到了老宅的后院古井中。

    回到熟悉的房间中,如果不是身上穿着的唐朝服装,他还真以为做了一场梦,再次按了一个按钮,一个青瓷花瓶,一个玉麒麟,一个琉璃佛像从戒指中掉了出来,这次穿梭他专门设置了保护范围,这几个古董可是货真价实了。

    李愔真的很震撼,在爷爷的那个世界,空间戒指居然算是一种家庭常用品,而爷爷留给他的这个戒指更是拥有几十万方的庞大空间。

    换回了一身现代的休闲服,李愔站在镜子中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镜子是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看到少年的容貌,他一阵惊异,急忙找到自己的身份证,看到身份证上的照片,李愔又看了看自己,容貌基本相同,“这也太巧合了吧,名字一样倒罢了,怎么样貌还差不多!”李愔自言自语,不过这到免了他一层担心,自己不用成为一个黑户了,依然可以用原来的身份处理事情。

    “还蛮帅的吗?”又看了看,李愔臭屁了一下,接着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带回来的古董上,是该办一些正事了。

    古董买卖是一个暴力行业,古董商人流窜于全国各地收购古董,而只要淘到一个价值连城的古董,一夜暴富绝不是难事。

    李愔当然不会去找这些业余的古董商人,在sh市这样的大都市,古董拍卖行是个比较不错的选择。

    打了辆车,李愔带着三件古董直接到了sh市比较出名的古董拍卖行,并且说明了来意。

    “先生请您稍等一下,我们的鉴定师会过来给你评估一下,如果是真品,而且您打算在我们拍忙行出售的话,我们可以免去您的鉴定费用,如果是赝品,你需要交纳一笔鉴定费。”身穿黑色工作服的前台小姐礼貌地说道。

    李愔对自己的古董信心度是百分百,说道:“没问题!”

    等一了会,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向大厅走了过来,李愔见过他,他就是在国宝鉴定节目上经常出现的文物专家,现在他更加放心了……
14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