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我家后院是唐朝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爷爷,我回来了!”当李愔一脚踏进老宅的时候,心中忽然一阵酸涩,自从爷爷去世以后,他回了nj市上学,如今一年过去了,他又回到了这个城市,这个老宅。

    推开偏屋的房门,爷爷的遗像还放在供桌上,照片上和蔼的微笑一如当年活着的时候,一年的时间没有回来,遗像上已经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李愔心有愧疚,拿起相片便用自己的衣服擦拭起来。

    今年刚毕业,李愔就回到了sh市,他想来想去,还是准备回到这里找份工作,老宅在sh市的市郊,不远处就是一座地铁站,交通十分便利,是个非常理想的地方,也省去了他租房子的麻烦,让他可以安心找工作。

    祭拜了爷爷,李愔开始收拾起来,现在老宅毕竟是自己住的地方,总不能让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荒着,拿着笤帚,李愔对老宅开始进行大扫除。

    老宅是南方典型的自建房,除了一间偏屋,还有一个二层的小楼,小楼白墙青瓦,颇具些古韵。在小楼的后面还有一个不小的院子,以前,他爷爷总会在院子中种一些蔬菜,一个夏天,这些菜就足够爷俩吃的了。

    回忆着和爷爷曾经生活的日子,李愔到了爷爷以前的卧室,拿起笤帚清扫着床底,这时,一个泛黄的信封被他用扫帚扫了出来。

    微微皱了皱眉,李愔突然想起爷爷去世前的那个夜晚,他指着床下不断说着“信”,而当时因为太过难过,李愔根本没有在意,而后把爷爷送去医院,后来一系列丧礼之类的又让他把这件事完全忘记了。

    捏了捏信封,李愔摸到了一个坚硬的环状物体,貌似是一个戒指,他撕开信封看了看,果然是一只古铜色的戒指躺在信封底部。

    把戒指倒出,李愔展开信纸看起来,只是这一看却彻底颠覆了李愔的世界观。

    在信中,李愔的爷爷说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李愔也不是他的孙子,而是他捡来的孩子,他以前生活的世界是一个空间科技高度发达的地方,而他曾是那个世界的顶尖科学家,一次空间实验的失败导致他来到了地球。

    几十年来,他利用手中的技术一直在试图恢复回去的时空隧道,只是当他花费几十年苦功自以为成功的时候,他又失败了,他到达的不是原来的世界,而是另一个时空。

    信纸一张张从李愔的手中滑落,他现在是心乱如麻,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些只会出现在小说中的桥段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生活中。

    爷爷不会再临死前和他开这样一个玩笑,那么这一切必定都是真的,想到这个,李愔看向了后院中的那口古井。

    小时候到现在,李愔一直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不用井中的水浇灌园子,而且不断警告他不得靠近古井,现在,他是彻底明白了,这个古井的底部正藏着时空隧道的一端。

    来到后院中,李愔在院子的中央找到了那口一直被爷爷列为禁忌的地方,,从他记事起这口古井就已经存在,那个一米直径的石磨盘也从始至终押在井口上。

    用尽了全力,李愔把磨盘推下了井口,这时,一个人工钢质扶梯出现在了他面前,好奇心一旦被点起就无法泯灭,而且还会成为一个人探索的燃油,现在的李愔就是如此。

    现在正是中午,阳光直射向了井底,李愔向下看去,井底一丝水迹也没有,而是一片干涸的土地。

    握住扶梯,李愔顺着梯子下去,很快就到了井底,转过身来,他的右侧一个两米高的洞穴延伸了五米左右,尽头,一个和洞口高度相同,宽一米的金属门如同镶嵌在泥土中,金属门的内侧蓝色的能量如同一面镜子,映出李愔那张惊愕的脸。

    一步步走向金属门,李愔掏出了那枚爷爷留下的戒指,这枚戒指不但内含一个巨大的空间,而且也是穿梭时空隧道的钥匙,否则穿过这层能量膜以后到不了任何地方,只会撞向门后泥壁。

    “爷爷已经试验过了,怕什么呀!”李愔不禁紧张起来,同时不断安慰着自己,握着戒指的手越攥越紧。

    信中,李愔的爷爷告诉他,时空隧道的那头是一个和地球平行的时空,而那个时空现在正处于历史上一个他很了解的朝代——唐朝。

    没错,李愔的确很了解唐朝。而这全拜他的名字所赐,上学的时候,历史课上老师和同学没少拿他的名字开涮,谁让他和唐太宗六子李愔一个名字呢!

    揪着心,李愔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踏出那一步,这时,恐惧渐渐压制了他的好奇心,面对未知,人类的劣根性在他身上表露无遗。

    “不肯迈出第一步的人永远学不会走路,也无法体会奔跑的喜悦!”一句话在他脑中突然响起,这是李愔的爷爷在他两岁的时候说的,那时两岁的李愔还不会走路,他爷爷说了这样一段话。不知道为什么,年幼的他居然记住了,而且在他爷爷说完这句话以后,两岁的他真的迈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步。

    “爷爷,我相信你!”口中喃喃念道,李愔一步踏进了金属门,接着,一片白芒遮蔽了他的视线,随后他看到了一生中最恐怖的景象——他身体居然开始一点点分解,而这时他才想起一件事情,戒指上的保护按钮他一时激动忘记按了。

    “fuck!”时空隧道中,李愔只想到了这个词,接着他失去了意识……

    贞观七年,梁王府。

    “呜呜……,六弟,你这是何苦呢,父皇也只是一时生气才那般骂你,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跑去投井自尽!”

    梁王府后殿中,梁王寝榻的旁边,一个身穿青色圆领长衫,腰束玉带的青年正看着床上一个头部包扎着白色布带的青年不断抽泣,他就是当朝皇帝,李世民的三子李恪。

    就在一个时辰前,梁王府的管家金大谦火急火燎地跑到了他的蜀王府,告诉他李愔在梁王府后院中跳进自尽了。

    李愔本是他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两人的感情自是深厚,听到这个消息,他立刻放下公务过来,这时,太医已经为李愔诊治过,告诉他李愔只是头部受了伤,不会伤及性命,这他才宽了心。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愔悠悠醒来,时空隧道中的恐怖经历让他阵阵胆寒,稍稍凝了凝神,他忽然感到脑袋火辣辣的痛,耳边还有若有若无的哭声不断传来。

    睁开眼睛,李愔第一眼看到正在哭着的李恪,这个青年他不认识,却是感到非常的熟悉,繁杂的记忆袭来,李愔终于明白了,他借尸还魂了,而且这个尸体还是唐太宗的六子——李愔。

    “玩大发了!”接收了脑中的记忆,李愔苦笑连连,本想着来唐朝转一圈就回去,现在完了,直接成了唐朝人了。

    “戒指!我的戒指!”李愔想起了那枚戒指,突然坐起大叫起来,把一旁正专心掉眼泪的李恪差点吓出了心脏病。

    “王爷,你说的是这个吗?”一个声音在李恪身后响起,金大谦右手捏着一枚古铜色的戒指走上前来,这是他在井底捡到的。

    看了一眼金大谦手中的戒指,李愔脸上笑开了花,只要有戒指他就能回去了。

    见李愔醒了过来,而且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李恪转过身,迅速擦了擦眼泪,转过来时,脸上如同挂了一层冰霜,一改刚才心疼弟弟的模样,呵斥道:“老六,你还准备疯到什么时候,为了你,母妃和父皇今日在宫中吵了一架,你还准备让我和母妃为你操多少心!”

    戒指失而复得,李愔正开心着呢,被李恪突然当头训斥了一番不禁有些愣神,只是想起自己现在的身份,他又有些了然了。

    原来,这个李愔自小就顽劣不堪,常常和一些狐朋狗友厮混,逛青.楼,调.戏良家妇女,打架斗殴那是家常便饭。

    天子脚下,李世民眼线密布,又怎么会不了解儿子这份德性,于是在贞观七年的时候,一道圣旨把李愔打发去了襄州当刺史,他乐得眼不见心不烦。但让李世民没想到的是,这个京城的高官子弟下到地方以后更是放荡不羁,攻略无度,惹得地方民怨沸腾。

    一个襄州官员实在看不下去,跑去劝了李愔几句,却不曾想李愔当场暴怒不止,还出手对这个官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这下子,襄州的官员再也忍不下去了,联名写了一份奏折,个个按了手指印,奏折中的意思很直接,不是李愔从襄州滚蛋,就是他们集体罢工。

    接到这份奏折,朝堂一片哗然,众臣都看向了李世民,意思这是你儿子,你说怎么办。

    李世民当时的表情李愔不知道,但是很快一道圣旨又把他召回了长安,而且让他连王府都不用回,直接去太极宫。

    李愔生在长安,早就对长安的繁华思慕不已,头脑简单的他屁颠屁颠就回去了,而据说他离开之后,襄州人民是弹冠相庆,可见李愔把襄州真是祸害的不轻。

    一路快马加鞭,李愔回到了长安,这回他倒是听话,直接去了太极宫见了李世民。

    见到这个数月不见的儿子,李世民一点父子相见的喜悦都没有,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而且直接骂了半个小时,一大堆话李愔总结出来就是四个字——禽.兽不如。

    被老爹骂禽.兽不如,李愔自然不会开心,郁郁不乐回到了梁王府,但李恪和王府下人认为他是羞愤自杀,那就太低估李愔的心理承受能力和脸皮厚度了。

    这个家伙是回来之后,听说后院的古井中闹鬼,这才跑到后院去凑个热闹,却不想一个不小心掉下去丢了小命,正让某个粗心的人捡了便宜。
14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