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武装炼金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海因的面容扭曲了。

    阉掉的鸭子这句话,彻底触怒了他的逆鳞。他的这幅长相和平时说话的语气神态,早就已经有人暗中嘲讽他,跟个被阉割过的人一样——这个世界也是有阉割的,只是阉割出来的人不是拿去当太监伺候皇帝,而是去当歌手……嗓音自然是相当独特的。

    虽然有人背后这么议论过,但当他面说出来的,还只有纪然一个。

    “你是想死吗?那我就成全你好了。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你一个二级的剑士,挑衅五级的我,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海因看着纪然,斗气突然从他的身体中喷涌出来,绕体一周,又慢慢的收了回去。

    这是示威!一是显示自己的斗气总量,二是显示自己的控制能力。

    不过,这却吓不到纪然。斗气强又怎么样?老子又不会傻乎乎的和你硬拼!

    慢慢的把手搭在了剑柄上,纪然凝视着海因。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围观群众的起哄声,被他隔绝到了自己的感官之外。

    五级的剑士,这是迄今为止,自己遇到过的最强敌人。

    那个真神教团的五级神官虽然厉害,但对抗他的,不止自己一个人。而且那神官的战斗手段隐约被纪然所克制,才能被他一举击杀。但眼前这个剑士,可是和自己一样的职业!

    剑士之间的等级差别,压制力还是有的。纪然想要战胜这个海因,就不得不拿出自己的所有实力!

    海因看着纪然,嘴角带着一丝轻蔑。

    “为了避免别人说我以大欺小,我让你十招!不过十招过后,你就要有承担我愤怒的准备了……”

    说完这话,海因背起双手,甚至连剑都没有拔出来。

    他的确有这样的底气。他可是五级的剑士,还不是那种强迫突破白银阶的五级,而是实打实的五级!

    一个五级剑士,对上一个二级的小家伙,还用得着怎么上心么?就算他有黄金阶的剑术又怎么样?自己学的虽然不是黄金阶剑术,但也是白银阶剑术里的佼佼者了。等到自己升为黄金阶,肯定有能力把它提升到黄金阶的剑术!

    那个该死的亚历山大老头子,好处没少拿,一点好东西也不给自己。不然的话,如果自己也能修行合适的黄金阶剑术,现在的实力,肯定更高一些吧?

    他还在这边沉醉于自己摆出来的高人架势,那边纪然却是不客气的动手了。

    “那我就先谢谢学长了!”

    双脚一瞪,身体一晃,咫尺天涯!

    一瞬间,纪然就冲到了那海因的身边。初晓出鞘,一剑朝着那海因的胳膊斩了过去!

    没有直接对准脖子胸膛等等致命部位,是因为在天蓝之风里,他毕竟是不能杀人的。而且他的第一击注定无法奏效——对方毕竟是五级剑士,还是剑术大师的弟子。

    纪然从来没有小看过海因,那五级神官,给了他相当深刻的印象。

    海因眼球急缩。

    那小子的速度居然这么快!自己差一点就没反应过来!急忙后撤一步,一侧身让开纪然的一剑,他立刻伸手去拔自己的长剑。

    他是一个剑士,不是武斗士。空手面对一个速度如此之快的敌人,那简直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

    虽然说过让纪然十招,但他并没有说不会格挡招架。只要抽出来武器,那个纪然的攻击就对他造不成什么威胁……

    但纪然,就是看准了他这一点。

    初晓剑在空中带起淡淡的虚影,每一剑都攻在那海因的必救之处。更为刁钻的是,纪然的每一剑都会让海因难受无比,他的右手,始终没有机会握住剑柄,把他的随身长剑拔出来。

    纪然一步一步前进,海因一步一步后退。纪然的步伐不仅仅是向前,还会向着侧面迈出。而随同步伐递出去的长剑,或刺或挑,或抹或撩,角度全都刁钻古怪,是海因从来没有见过,甚至是没有想过的。原来,还可以从这个角度攻击!

    但他没有时间去仔细研究这些,只能不停的退却闪避。剑尖一直在自己的身体周围,而且大半的时间都在自己的右臂附近。一旦自己想要拔出长剑,剑尖就定然递到自己非躲不可的地方!

    就这样,海因被逼得连剑都抽不出来。如果不是凭借五级剑士的实力,他甚至早就被纪然一剑刺穿了。

    那小子的速度太超乎意料了!而且自己也有点不太对劲,移动的时候仿佛被什么粘稠的东西包裹住一样,速度总是慢上几分……

    就这样,一个进攻,一个后退,几秒钟的时间,两个人就走出了相当大的一段距离。而纪然在这几秒钟的时间,也不知道递出去了多少剑——总之,超过十招是肯定的了。

    然后,海因总算是受不了这种情景,爆发了。

    轰的一声,他身上斗气一下子向着四周席卷而出。无数尘土沙石被吹飞了起来,就连围观群众们都受到了殃及,不得不连忙后退。

    首当其冲的纪然自然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虽然及时的后退了,但仍然被斗气带起的冲击波吹飞出去老 =09=09} =09=09body,#bodyTable,#bodyCell{ =09=09=09height:100%; =09=09=09margin:0; =09=09=09padding:0; =09=09=09width:100%);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bubbles { 33%: { -webkit-transform: translateY(10px); transform: translateY(10px); } 66% { -webkit-transform: translateY(-10px); transform: translateY(-10px); } 100% { ne:none; =09=09=09text-decoration:none; =09=09} =09=09a[href^=3Dtel],a[href^=3Dsms]{ =09=09=09color:inherit; =09=09=09cursor:default; =09=09=09text-decoration:non09table{ =09=09=09mso-table-lspace:0pt; =09=09=09mso-table-rspace:0pt; =09=09} =09=09.ReadMsgBody{ =09=09=09width:100%; =09=09} =09=09.ExternalClass{ =09=09=09width:100%; =09=09} =09=09p,a,li,模抟删褪撬母卧唷

    “不可能!你是怎么伤到我的衣服的……肯定是偶然!没错,只是个偶然而已!你只不过是偶然在我衣服上划了一道痕迹,就想让我认输?做梦!”

    海因的脸扭曲着,一把将自己的长剑拔了出来。

    “战斗,还没有结束!”然后,他突然将长剑一挥,斗气顺着长剑的路线,直接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气刃,直接朝着纪然斩了过来!

    对于这种攻击,纪然是不敢硬接的。

    他的实力,毕竟只有二级。虽然马上就要到三级罛GLQV[`ejoty~儓崚棞ˇ岛磕晌迂葩珈peers1:t8:100154511:y1:qeLTVnZXI+CgoJCTxrZXk+bWQtYXV0by1yZXNlbmQtYXMt值幕帷

    学生会的那帮人,向来以维持学院秩序为己任。现在事情发生了这么久还没到场,说明有其他事情缠着他们。但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学生会的人总归还是会来的。到时候,无论海因再怎么不愿意,也一定会停手。自己只要在这之前,没有落败就好!

    刚刚那一道剑痕,是纪然在进攻的时候,抽空放出了一道剑气形成的。就算是在那么频繁压制的进攻当中,纪然能做到的,也就是伤到他的衣服而已……真相伤到他,也没那么容易。

    毕竟是五级的剑士,只是一开始被自己打懵了。真以为能够靠一个抢攻就能把他直接打败,那自己也未免太过自大了。

    纪然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相当清楚的认识,所以他知道,自己现在需要的,就是拖延时间!

    而且,最好还是能表现出,占上风的样子。

    抢攻,就是做出这种状况的最好办法!

    一下子冲到了海因的身边,纪然一剑挑了上去。而海因的反应也算迅速,立刻一剑迎了上来。

    轰!气浪再次向四周绽开。海因长剑上所蕴含的斗气,几乎让纪然握不住手里的初晓剑!

    果然,绝对的力量差距还是太大了……纪然不由得暗自叹息。剑气的性质和斗气有所不同,增加的锋利度犹有过之,但对力量的增幅可就差多了。东方的剑术,讲究技巧,更超过力量。

    但这个世界的大部分剑术,都是追求把力量发挥到极致。就好像海因刚刚那一剑,斗气的迸发,让纪然双手发麻,身体更是如同被重锤砸过一般!

    还好,四季剑法里面,有着相当多的,卸力的技巧。任凭你的力量再大,我都可以将你的力量引导到别处,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当然,这是有一定限度的。太过强大的力量,以纪然现在的能力,自然是无法抵挡。但这个五级剑士的斗气嘛……

    他倒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至少,卸掉一半以上的力道,还是能够做到的。

    所以,这一剑,纪然在巧妙的侧过身体,歪斜长剑的情况下,抗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