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武装炼金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了,这次的实验课程,是对我们之前的理论课程的验证。实验的结果,会记录到平时成绩当中。虽然有一定影响,但却不会太多。别有压力,不然的话,实验更容易失败。”老教授终于把话题转回到了眼前的实验上。

    学校职员——大概是老教授的助教,把箱子打开,一份一份已经整理好的材料,被放到了各个学生的桌子上。

    第一次进行实验,还是在教室而不是专门的炼金室,说明肯定不是什么复杂的实验,也不会是什么有杀伤力的实验。失败了,后果也肯定很小,也就是浪费一份材料罢了。

    发放完毕之后,有眼尖的学生发现,箱子里还有不少的材料……八成就是拿来给那些实验失败的学生购买用的。

    “一个上午的时间,你们可以尽情利用。原则上我是希望你们按照我传授的内容进行实验,如果你们愿意加以改造的话,我也不会阻拦。我只看成品给成绩,改造的效果不好,一样会降低成绩。”

    老教授啰嗦归啰嗦,但事情讲的倒是蛮仔细的。

    实验的内容是预先定好的,使用面前的这些材料,制作一个最简单的魔法坠饰。

    效果也很简单,增加一点法力而已。增加的法力,大概够魔法师使用一个最低级的法术……还得是操控力比较强,放法术消耗比较小的魔法师。

    事实上,炼金术往往都是施法者兼职的。毕竟魔法道具之类的东西,对施法者的增幅要比武者强上不少。

    这并不是说武者就不需要魔法道具,相反的是,武者更渴望魔法道具来增强自己的实力。但既然是魔法道具,炼金术制品显然就更接近魔法一些。历史上强大的炼金师,几乎都是施法者。

    纪然作为一个剑士,来学习炼金术本来就是异类,也难免被伊斯特等人轻视了。

    “呵呵,看看那帮人能做出来什么东西吧……”伊斯特低声和周围的学生说话。

    “还不如赌一赌,他们要消耗掉多少份材料呢……”另外一个学生的话让这个小圈子的人都发出一阵笑声。

    纪然听到了他们的话,但却完全没搭理他们。旁边的几个和他一样没什么背景的学生,却是都气得脸膛通红。当然,他们也没法出言反驳。

    纪然现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面前的那些材料上。

    指甲大小的一小块铜精,研磨成粉末的白冰石,一小块蛮牛的骨头……都是非常常见的材料。当然,就算是再常见的材料,对于普通人来说,价格都不算低了。

    如果按照之前的课程来说,炼制成一个增加法力的小坠饰倒是不难。不过,纪然现在却有了点别的想法。

    自己想要将炼金术和炼器融合,靠自己,实在是太难了。如果能够争取到一个炼金术大师的帮助,事情是不是就简单多了?

    想要达成这一点,就要吸引炼金术大师的注意。目前来看,赛尔盖教授,就是个相当好的人选。

    所以,这次实验课,他决定稍微拿出一点点东西来。当然,只有一点点,至少不会暴露自己炼制法宝的秘密。

    其他人都开始动作了,准确的称量材料,用各种药水或者火焰来处理那些材料,等待材料发生变化的时候,用自己的魔力或者斗气让这些材料根据自己的心意发生变化……

    那几个高材生动作熟练,其余的人则是依次递减。甚至还有个学生一上来就炼坏了一块材料,满脸沮丧的神色。

    纪然却和他们不同。对于这些低级材料,他在游戏里不知道玩过多少次了。如果还能把这些东西炼坏——哪怕是属性降低了一点,都是天大的耻辱!

    迅速而准确的将所有的材料都处理完毕,纪然没有浪费一点点时间。当然,其中也巧妙的使用了一点炼器的手法,加速了这一切。他的动作很小,所以并没有被其他人发现。

    再然后,就是炼制的过程了。

    他肯定不会按部就班的和其他人一样炼制……虽然那样的话,他炼制出来的东西,质量肯定比其他人高一截,成为这次实验成绩头名几乎是一定的。但那样,并不能吸引那炼金术大师的目光。

    他需要的是新意,是一种与现在主流看法不同的新意。只有这种东西,才会吸引到已经站在炼金术高峰的炼金术大师的注意力。

    他决定,用炼器的思路,炼金术的手法,来炼制这样东西。

    天地之间的能量,被他稍微引导,慢慢的注入到了融化的铜精当中。按照一种奇异的韵律,特殊的规则,慢慢的排列起来。感觉到时机到了,纪然又把其他几种材料,按照不同的顺序和数量,稳定而准确的加入到了铜精当中。

    这些手法,都是炼金术必须的。但纪然在其中使用了诸多炼器时才会使用的思路,无论是添加材料的顺序和数量,都与课堂上传授的完全不同。

    按照这个世界的炼金术来说,他这么做的后果,基本上就是收获一堆回收都没价值的废品。不过,加上炼器时使用的控制能量流动的手法,一切就又不同了。

    地火水风的能量流转规律,和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必然是相当不同的。纪然对这次炼制很有信心,按照自己带过来的法则,这次炼制出来的坠饰,绝对会让那炼金术大师眼前一亮!

    其实,如果一次成功的话,这种低级的魔法道具,需要的时间并不多。那些高材生里面,伊斯特就第一个成功了。他趾高气昂的看着四周,那些仍然在炼制材料,甚至是哭丧着脸向助教购买第二份材料的同学,显然让他更加愉快,虚荣心获得了空前的满足。

    “教授!我的实验已经结束了!”伊斯特喊了一声,同时享受着其他同学惊愕羡慕甚至是嫉妒的目光。

    “哦?倒是蛮快的嘛。”赛尔盖教授走了过来,看着伊斯特桌子上的成品。

    那是一个心性的吊坠——这东西的形状自然是无所谓的,全凭炼金师的喜好。当然,做的太丑,难免影响魔法道具的价值。

    伊斯特的这个坠饰的外表还不错,而拿起了坠饰的赛尔盖教授,也微微点了点头。

    “很不错,材料处理得很好,数量也比较准确。融合的手法虽然还有些稚嫩,但已经算是合格了。以一年级生的程度来说,这个成绩,算得上优秀了。”

    这个评价可不算低,优秀评价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虽然在一年级的第一次课堂实验上,这个优秀多少掺杂了水分,但伊斯特仍然是志得意满。自己的速度最快,还拿到了优秀的评价,这个教室里,还有谁比得上自己?

    赛尔盖教授夸奖了一下伊斯特之后,并没有太过停留,而是走在教室里,看着其他人的实验,顺便进行一点指点。一些学生听到指点之后恍然大悟,进度立刻提了上去;但也有一些学生紧张过度,反倒是手一抖毁掉了材料,欲哭无泪……

    赛尔盖教授并不负责自己指点的后果,毕竟连这么一点点压力都承受不了,活该他们多交些学费。

    走到纪然身边的时候,赛尔盖教授停住了脚步。因为,纪然的坠饰也完成了,正放在桌子上。

    纪然制作的坠饰,比起伊斯特的,要漂亮多了。那是一个六角形一样的造型,铜精之中点缀着水晶粉末,犹如漫天的繁星一般。就算是炼金术中自然形成的花纹,都仿佛夜空中的云朵,为这坠饰增添了几分宁静的感觉。

    “很不错的制品……”光是看外表,赛尔盖就提起了精神。魔法道具的形象也是其价值的一部分,要不然为什么精灵的制品总是要贵一些呢?而且,能将坠饰制作的如此精美的炼金师,在属性方面必然也不会太过逊色。

    但拿起了这坠饰之后,赛尔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

    “这是你的作品?这属性跟要求的完全不同吧?”赛尔盖紧紧的盯着纪然。

    他的声音让其他学生都把注意力放到了这边,只有几个炼制到了紧要关头的学生没有转头。而伊斯特更是愕然的看着这边,发生了什么?

    “嗯,我加入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和一些特殊的手法。不是说,可以加以改造么?”纪然老神在在,平静的看着赛尔盖教授。

    “呿,客气话还当真了?以咱们现在的水平,凭什么对已经定型数百年的炼金制品加以改进?”伊斯特那边却是嗤笑出声。他的声音不大,但也被不少人听到了。

    他身边的那群高材生,也同样面露嘲笑的神色。改造这种已经定型了这么久的魔法道具,又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如果有更好的改造方案,那些大炼金师们,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想到?你一个刚刚学习炼金术课程,只有十几岁年纪的家伙,就敢大言不惭的说能改进魔法道具?

    果然不知天高地厚!一帮人已经给纪然下了定义。

    赛尔盖倒是没有露出那种表情,而是郑重的握着那个坠饰,似乎在感受坠饰的内部构造。

    “增加法力回复,增加法力上限,还有一个属性……是缩短一级法术半秒的吟唱时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赛尔盖又问了一次。

    听到这话,纪然还没说什么,伊斯特等人就已经惊呆了。

    “这不可能!”
14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