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游戏人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南方小镇!

    此时,家中气氛有些不对劲,苟小云站着也不是,坐着更不是,四位大人齐坐一堂,苟致远更是审视着苟小云。

    “说,你从哪弄来这么多钱?!”

    苟致远这话说的其实已经够委婉了,要是摆明了说,铁定就是直接问:你这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

    母亲王慧琴也同样如此,即便是林妈这个外家人,也流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唯独林爸,他手指正沾着口水,欣喜若狂的数着钱,一万、两万的往下数,丝毫不顾这钱到底是从哪弄来的。

    林家两夫妇的差距,不可谓不大,林妈是个慈祥的好人,至于林爸……

    即便如此,苟小云也没后悔,他早就意料到了这一点,反正就是为了自己爸缓解压力,其他的苟小云就不想多管了。

    对于苟致远这个严厉的讯问,苟小云弱弱道:“打游戏……挣的……”

    “扯淡,能挣个百八十块的我倒是信,玩个游戏能挣到六万块,你当我老糊涂了?!”

    对于苟小云回答的这句话,身为父亲苟致远听到后不由勃然大怒,他最恨的就是儿子不成器、没出息,整天就知道玩电脑游戏,现在又听到这个理由,没当场暴起把苟小云打一顿算是好的了。

    以前苟小云玩其他游戏的时候,偶尔会挣到一百或者几十块左右的外快,苟致远也是知道的。

    可突然有一天,自己儿子突然拿来一笔横财,告诉自己这是玩游戏挣到的,他怎么可能会信!

    “我没说谎,本来就是实话。”苟小云颇为无奈道。

    说完,苟小云灵机一动,他突然想到网上肯定会有类似的消息,于是连忙掏出手机,搜索了一番。

    大人们看着苟小云这不知所云的动作,也是有些疑惑,不过谁也不开口继续询问,他们在等待一个满意的答案,同时心里也在祈祷,希望苟小云没有干什么犯法的勾当。

    苟致远和王慧琴,以及林妈三人,他们不想苟小云年纪轻轻的,就误入歧途。

    至于林爸,他可不愿意这到手的钱,因为警察找上门,被收回去了。

    “爸,妈,你们看吧。”苟小云将手机递过去。

    苟致远疑惑地接过手机,两位母亲也凑了过来,就连林爸也不例外。

    手机屏幕上,赫然是一篇新闻报道,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也不算是新闻,只是电竞相关的网站,小编总结出来的文章。

    “湘秀电竞联赛?这是什么?”

    众人带着好奇的心思看下去。

    湖南省内,举办的最大电子竞技比赛,参赛队伍数之不尽,形形色色的民间高手从海选赛开报名参加。

    当他们看到冠军,拥有二十五奖金的时候,心脏猛地一震。

    继续往下看去,最后夺冠的,赫然是红星小学六班,对于这个队名,大人们也是有些不知所云。

    不过,图片他们倒是看得懂,总共有几张。

    其中几张是冠军之夜的盛况,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边的观众席,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比赛区,以及两位看上去端庄正经,还很是漂亮的女解说员。

    另外两张照片,一张是红星小学六班夺冠的时候,站在舞台中央,由胖子举起的大奖杯。

    “这不是你的那个狐朋狗友吗,他怎么在这?”

    说着,苟致远继续往下翻动,最后一张照片,是被万众瞩目的苟小云,他正拿着一块白色板子,上面写了一串数字,250000的字眼,落在大人的眼中。

    说实话,这都亲眼看到照片了,他们即便是一万个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信了。

    打游戏,真能打出这么多钱!

    “二十五万……”林爸语气突然变得亲热起来,笑眯眯的看着苟小云道:“那还有十九万吧?”

    对于自己林叔叔这幅样子,苟小云有些无语,实话实说道:“那二十五万是要分给五个人的,每个人也就五万。”

    “哦,那真是可惜了……”林爸有些沮丧。

    “说什么呐你!”林妈拍了一下林爸,瞪眼说道。

    林爸讪讪一笑,不再言语,继续拿着桌子上的钱,慢悠悠数了起来。

    “等等,每个人分到五万,你这有六万啊,还有一万哪来的?”母亲王慧琴很细心,在苟致远震惊之时,她捕捉到了这一点。

    听到母亲这么问,苟小云直言,将代练那些事说了出来,不过他换了一个方式叙述,就说是帮人玩游戏挣到的,就跟帮别人做作业、写论文一样,想差不多的道理。

    王慧琴充满皱纹的眼线周围含着少许泪水,欣喜道:“小云长大了,知道赚钱了。”

    “妈,哭啥啊。”苟小云连忙哄着自己母亲。

    反观苟致远,却是一言不发,他神色很是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今天这件事,彻底打破了他的世界观,身为他那个年代的人,电脑、游戏这种字眼,完全就是毒害青少年的标签。

    对于这点,苟小云不否认,过度沉迷游戏的确摧残了不少学生,不过还是得看一个人的自制力,只要区别的好,还是能把游戏和生活分开的。

    苟小云心中情绪涌动,他此刻突然好想回到那个令人心神澎湃的战场,与真正的强者博弈,甚至和其他国家的顶尖高手交战。

    这种事情,就好比吸毒一样,容易让人上瘾,很不幸,苟小云就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爸,妈,我……我想打职业。”苟小云鼓足勇气,开口道。

    林妈露出凝重的表情,担忧问道:“职业是哪家的孩子?你干嘛要打他?”

    “……”苟小云彻底无语。

    “你想靠玩游戏为生,是吗?”苟致远判断了个八九不离十。

    听到自己爸用这种语气说话,苟小云心里猛地一个疙瘩,他张了张口:“我……”

    “哎,你也不小了,自己看着选择吧,我老了跟不上时代了,不干涉你。”苟致远说出此话后,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管了这么多年,都没能管住儿子的贪玩,现在却突然放手任凭雏鹰自由飞行,竟然有种说不出的释然感觉。

    这种决定,到底是对是错?苟致远自己也看不透未来。

    “爸……”

    苟小云情绪百般复杂,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千言万语组成两个字:“谢了。”

    “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苟致远摆了摆手。

    说着,苟致远又沉声道:“你可得好好努力,男子汉大丈夫要有上进心,不管从事什么工作,都用心去对待。”

    “嗯!”苟小云重重点头。

    林爸林妈带着钱走了,临走之际,林妈表示这钱她会还的,对此苟小云也没说什么,他没有圣母心,只要缓解了自家父母的压力就好。

    这顿晚饭,一家人吃的其乐融融,苟小云更是首次和苟致远谈心。

    两父子喝了很多酒,人在开心的时候,是最容易喝醉的,苟小云喝醉后的糗样,还好只被王慧琴发现。

    至于苟致远,他正在和苟小云坐在一起,操起啤酒瓶,指着桌子腿嚷嚷个不停。

    “这对老小子……”

    王慧琴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欣慰的笑了,或许是因为苟小云长大了,又或许是儿子和丈夫终于解开了矛盾。

    ……

    翌日,临近中午苟小云才晃着疼痛的脑袋起床,洗漱过后,犹如焕然新生,全身说不出的舒适感。

    这种获得家人支持的感觉,苟小云一概往日的无精打采,出了家门打算回学校的时候,他背挺得笔直。

    苟小云不知道的是,在湘大电竞社,已经有人在等他了。

    除了EDG的打野选手诺言之外,还有当日在后台中的那名鸭舌帽男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