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英雄联盟之游戏人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果然,只见河道长草丛中,一道鬼魅的身影突然动了。

    不需要q中,只要锁定e中,以奎因此时的攻击力,接个平A,薇恩必死无疑。

    奎因的E技能可是直接冲撞过去,薇恩的小范围位移q技能根本无法躲开,这是英雄联盟的机制问题。

    只是屏幕中,薇恩眼睁睁看着奎因踩过来,却没有任何举动。

    “不会是在商店看装备吧?”小苍神色有些激动,她怎么也没想到,只要能看到这薇恩死一次,会对自己的情绪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平静下来后,小苍仔细想想又不可能,这个薇恩的操控者,拥有如此意识操作的人,会犯这么小的失误吗?

    不管如何,这薇恩肯定死定了,奎因一时间难掩欣喜之色。

    “咻!”

    奎因如愿的撞到到了薇恩,三分之一的血管瞬间流逝。

    小苍还没来得及惊呼,却只见薇恩血条徒然涨了一截护盾,导致奎因就算再A三下也没法杀死薇恩!

    奎因大惊失色,立马就想接q技能补伤害,并且造成致盲效果。

    只是早在奎因e技能撞过来的时候,苟小云冷冷的眼神就盯着他了,在他踩过来的第一时间,并没有q,而是直直的a了奎因一下。

    此时当奎因q技能出手,华洛沿直线飞出,薇恩眨眼间一个翻滚,qa暴击!

    “不!!!”

    在奎因惊恐的眼神中,e技能恶魔审判出手,真实伤害出现,奎因疯狂的想要逃离这个噩梦之地。

    他的确调头跑了,带着被e技能退飞的身躯……冰冷的。

    “我闻到了黑魔法的味道……”

    “quatarykill!”

    四杀!

    “最……最后出现的护盾,是饮魔刀的被动?”锤石结结巴巴的说道。

    寒冰没有出声,只是愣愣的看着屏幕里,还剩十分之一血没死的薇恩,感到一股寒意。

    四个人头,还有一座塔,两三波小兵。

    不敢想象,这薇恩回泉水补给,更新装备之后,将会成为怎样一具恐怖的存在。

    只怕这波出来,无尽也有了,那打他寒冰,开大后完全是三箭一个。

    “这局只怕输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寒冰喃喃说道,眼中有些不甘。

    这薇恩不但该猥琐时猥琐,该凶残时那种扑面而来的凶悍令自己都快窒息,狡猾如狐,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1V2敢打,1V4敢打,关键还赢了。

    够阴险,够沉静,如刺客又如战士。

    这薇恩自己的团队都快被灭干净了,他才出来,可想而知他是有多冷静,多会算计。

    这样有心机的一个人,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人只会打adc。

    “还能打吗?”寒冰苦笑问道。

    “呵呵,其实你们都明白,这局我们输了。”

    “嗯,我们输了啊……”狼群战队的队长扔下鼠标键盘,往后一趟,仰起脖子望着天花板久久不语。

    盲僧脸色铁青,拳头死死地握在一起,在野狼的眼中,这一场输掉了冠军是其次,最让他气愤的就是被薇恩给秀了!

    想到之前自己叫嚣的那些话语,野狼恨不得穿越回到一天前把自己给掐死!

    ‘4人选择投降,0人拒绝!

    苟小云看着左下方聊天界面的信息,呼出一口气,直到电脑上显示大大的胜利二字,他左手才离开键盘。

    虽然苟小云有些淡定和平静,但队友们可不这样。

    “我们……赢了?”

    黄超呆呆的看着屏幕,在省内最大型的决赛舞台上,自己竟然躺赢,这一切都感觉跟做梦一样。

    “说好的4保1呢?”胖子也傻眼了。

    保个屁,自己玩个天使,连大招都没怎么放过,竟然就这么赢了!

    “这不是真的吧?”刘高掐了一下大腿,发现并没有痛觉,这才自嘲的摇了摇头:“我就说嘛,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你掐够了没有?”戴矮面无表情道。

    掐大腿就掐大腿,但是尼玛掐我的大腿是几个意思?

    这绝逼不是亲哥!

    “骚瑞……骚瑞……”刘高讪讪笑道。

    四人都犹如活在梦境,直到观众席传来铺天盖地的掌声,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脸上逐渐露出笑容,随后转变成狂喜。

    “恭喜红星小学六班夺得冠军!!!”主持人高亢一声呐喊。

    苟小云眼神有些落寞,虽然斩获冠军头衔,也拿到了二十五万奖金,可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似乎失去了什么。

    果然,自己还是最为享受竞技的快乐啊……

    苟小云自嘲的摇了摇头,这次湘秀电竞后,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再次接触到比赛。

    恐怕,这辈子都无法踏入这一行了。

    “GXY,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主持人很聪明的将话筒递到了苟小云的嘴边,他知道,观众们无疑只想听这个薇恩操作者发表感言。

    观众席安静下来,他们等待苟小云会如何说。

    就连苏瞳,也期待着这位给自己数次带来惊讶和意外的少年。

    苟小云腼腆的挠了挠头,小心翼翼的问道:“奖金……什么时候给?”

    全场寂静。

    一秒……

    三秒过去了……

    哄堂大笑!

    黄超一群人下意识离苟小云远了几步,齐齐捂着脸,一副‘我不认识他’的样子。

    “咳咳,马上就发放。”主持人也很是尴尬。

    领奖的时候,苟小云发现,不单单只是人民币,还有一个奖杯。

    这奖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不是纯金的,具体是什么材质制作的,苟小云也摸不着头脑。

    “啧啧,奖杯啊。”胖子触摸着奖杯,仔细打量着。

    “这玩意,谁要?”黄超问道。

    苟小云第一个摆手,这东西他是不敢带回家的,指不定会不会被爸给砸了,或者是被妈给当尿壶……

    可苟小云来不及开口拒绝,众人就目光统一的看向他,急得苟小云差点昏过去。

    “真的没法谈了?”

    “这东西,非你莫属!”

    ……

    南方小镇!

    苟家夫妇和林爸林妈围坐在一起,商量着该如何凑齐这八万块。

    “还差多少?”苟致远吧唧吧唧抽着烟问道。

    林爸叹了口气道:“东借西借,凑到了两万块,还差六万呢。”

    “我这边的条件你是知道的,只有一万多一点,哎……”苟致远皱纹挤在一起。

    与此同时,距离苟家不远处的马路上,苟小云两手空空,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与上次不同的是,这回苟小云口袋里多了一张银行卡,心情格外舒畅。

    他曾说过,今天一定会回来。

    显然,他做到了。

    苟小云有个特殊习惯,每当心情很好的时候,总会抽一根烟助助兴,不多不少,一根就好。

    去了一趟小卖部,苟小云买上一包烟,尽管分到了奖金,可依旧不奢侈,买的烟仍然是五块钱一包的软白沙。

    不过,除了买烟之外,苟小云还问老板索要了一个黑色塑料袋。

    他决定取出现金带回家,否则指不定会被他爸给赶出家门,到时候把钱递过去,会省去很多麻烦事。

    六万块,不多不少,除了分到的五万以外,苟小云本身卡里就有几千块钱,再加上血源网咖的冠军奖金,勉强凑齐了六万,这是苟小云的极限了。

    小心翼翼的提着巨款,苟小云回到了家门口,犹豫了一会,他开始推门而入。

    一进门,苟小云便发现有四双眼睛齐齐对准了自己,这让苟小云愕然。

    “你还敢回来?!”看到自家儿子,苟致远一下就炸毛了,站起身就打算冲过去暴揍一顿。

    “哎,你给我住手!”王慧琴连忙拦住。

    苟致远气急败坏道:“你放开,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小兔崽子不可!”

    “你这是干啥啊,小云好不容易想通了回家,你难道又要把他打出去不成?!”王慧琴很偏袒苟小云。

    苟致远冷哼一声:“慈母多败儿!”

    林妈跟着劝了起来,而林爸却是不插手此事,坐在一旁冷眼旁观。

    “爸,林叔叔那还差多少钱?”苟小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一听到这个,林爸顿时就来了火气,怒斥道:“关你屁事,念书没什么本事,落井下石倒是挺熟练的哈。”

    “你还知道这个是吧?家里都乱成这样了,你还给我耍性子,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儿子!”对于儿子,苟致远恨铁不成钢。

    苟小云没接话,依旧问道:“差多少?”

    林妈叹气道:“哎,足足还差了六万呢,小云呐,你是不知道我们这些大人的苦,哪怕你成绩不好,也多勤奋点,将来未必没有出息……”

    “六万么,刚好足够。”

    说完,苟小云将手中的黑色塑料袋放到了桌子上。

    “?”

    王慧琴一头雾水,下意识打开袋子,仅仅是看了一眼,顿时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的望着苟小云,久久说不出话来。

    “咋了你这是?”

    苟致远和林爸林妈也很是疑惑,也凑过去看了一眼。

    一叠又一叠的红色钞票,与破旧的屋子里,形成了鲜然对比。

    四位家长目瞪口呆,看着这雪中送炭的人民币,前后表情,浑然不同。

    ……

    与此同时,湘大电竞社内也传来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

    随风散,终于找出来了!

    一名黑眼圈严重的长发男子打着哈欠道:“萧然,蹲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随风散最后登陆的IP地址,是在八十公里外的小镇子里,具体位置已经查到,黑了一下当地局,居民情况锁定了。”

    萧然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问道:“叫什么名字?”

    “苟致远、王慧琴、苟小云,其中苟小云为前两人的独生儿子,年龄十八……”

    话还没说完,萧然猛地将其打断,不可思议道:“苟小云?!”

    身旁电竞社成员中的king和林诗琪瞠目结舌,同名同姓?

    “对。”长发男子点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好奇问道:“你认识他?”

    惊愕过后,萧然连忙问道:“有照片吗?!”

    “有。”说着,长发男子掏出手机,点击了一番后,将庐山真面目呈现在电竞社众精英成员眼中。

    “肯定是巧合,绝对是巧合!”林诗琪和king内心不敢相信的想着,而后好奇的凑近手机,内心带着一丝祈祷看去。

    照片上,没有背景,只有一个人的上半身,这是典型的证件照。

    而这张脸,正在咧嘴笑着,似乎就是在注视林诗琪一般,慵懒之中,又带有一丝阳光气息。

    他叫苟小云,被林诗琪亲手断绝关系了的那个苟小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7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