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个矮冬瓜歹徒说着就坏笑的伸手想摸一把张晴晴的屁股,我这时候不但注意这周围的环境,也注意着他们三个家伙的一举一动呢,连忙的用身子挡在张晴晴前面,怒视着这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三寸钉,对着他就是一顿破口怒骂,但是因为嘴巴被堵住的缘故,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嘭”

    这个叫老四的矮冬瓜抬起脚就将我给踹翻了,他个子虽然不高,但是身材却很壮实,皮肤黝黑,满脸横肉,整个人像是一团充满力量的生铁。

    他踹倒我之后犹自不解气的上来补上两脚,嘴里喷这泡沫子骂道:“小比崽子还想逞强,你想英雄救美救美是吧,四哥今晚就给你上一课什么叫做现实课。老三,你看住这小崽子,我来瞧瞧这美女老师。”

    张晴晴嘴巴也是被堵住了,这时候吓得花容失色,蹲在我身边焦急我的呜呜叫着,宛如一头受惊的小鹿。

    眼看那个矮冬瓜就要非礼张晴晴,但是走在前面的刀疤强停住了脚步,回头冷冷的说:“老四你干嘛?”

    那矮冬瓜好像挺敬畏他们这个刀疤脸老大的,讪讪的笑了一声说:“嘿嘿,老大,这娘们老漂亮了,老弟我想摸两把过过手瘾。”

    刀疤强没好气的说:“先把他们两个带到前面老熊林的废弃小木屋,将秦老板吩咐的事情办妥了,到时候你再慢慢过瘾,现在办正事要紧。”

    矮冬瓜闻言只能作罢,走过来郁闷的踢了我一脚,骂道:“赶紧给我起来继续往前走,装死狗呢?”

    我恨恨的看了这个矮冬瓜一眼,心想你他妈的今晚如果让我逃出生天,改日我一定要弄死你这混蛋。就在我用力挣扎起来的时候,目光不经意的瞧见前面几米外地面微微凸起一个圆形的小落叶堆,月光刚好投射在那里,有一和小地方竟然微微泛滥着寒冷的光芒,似乎是一点小小的刀尖从地面落叶冒出来。

    我仔细的凝神细看,然后猛然的发现,那里是当地山民捕猎动物安装下的野兽夹子,夹子放的很隐秘,上面铺着一层落叶,如果不是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夹子锋利的锯齿尖折射出的月光,根本不可能发现不远处竟然有一个如此危险的野兽夹子陷阱。

    从前面落叶鼓起的原型轮廓来看,这是捕捉猪獾、狗獾、野狸用的夹子,虽然没有野猪夹子那么厉害,但如果人类踩上去,肯定要受重伤。

    “你蹲在那里干嘛,老子叫你起来你没听到吗?”

    矮冬瓜见我半天没爬起来,生气的用手抓着我的头发,硬生生的将我给揪了起来,我站起来之后,因为角度的问题,看不见前面那个夹子锯齿的反光了,不过我已经确认那里就隐藏着一个非常危险的陷阱。

    我心中已经有了计较,用眼神安慰了一下旁边急得只掉眼泪的张晴晴,然后慢吞吞的继续往前走,老三和老四两个歹徒依然充满警惕的跟在我们身后。

    我装着很疲惫虚弱的样子,故意走路都跌跌撞撞,歪歪斜斜的,刻意的将身后的矮冬瓜往那个野兽夹子陷阱上面引去。

    眼看就快走到那个野兽夹子前面了,我身后的矮冬瓜嫌弃我走路慢,还东歪西斜的,抬起脚就狠狠的一脚踹在我屁股上,同时骂道:“小王八给我走快点,少他妈的磨磨蹭蹭——”

    我身子往前一扑,险些跌倒在那个野兽夹子陷阱上面,吓得我连忙身子往前一冲,用了一个狗啃屎的姿势从野兽夹子上面飞了过去,一头栽在前面满是腐败落叶的污泥里……

    “哈哈,小王八蛋摔了个狗啃屎。”

    那个矮冬瓜见我的狼狈的摔倒姿势,得意洋洋的咧嘴大笑,然后大步朝着我走了过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地上树叶下面隐藏的危险。

    只见他右脚重重的踩在了那堆微微鼓起的落叶上面,然后立即发出一声金属响声,同时地面树叶飞溅,两片布满锋利锯齿的夹片,宛如猛兽的张开的大嘴,“咔嚓”一双狠狠的夹在了矮冬瓜的右脚小腿上。

    “啊——”

    矮冬瓜宛如被捅了一刀的野猪,发出一声响彻夜空的惨叫,然后整个就跌倒在上,双手抱着右脚,不停的翻滚哀嚎,那叫声格外的凄厉,将树林里栖息的小鸟都惊飞了。

    “怎么了?”

    “老四,你没事吧?”

    前面的刀疤强和后面的老三几乎是同时惊呼,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用手电筒一照,发现老四的脚上被一个锋利无比的野兽夹子给夹住了,那锋利的锯齿轻而易举的刺穿了矮冬瓜的裤子,再深深的扎进他右脚的肌肉了,看样子扎的很深,伤口鲜血淋漓,估计伤到骨头了。

    这下子连刀疤强都被吓了一跳,破口大骂到:“我草,那个山村土鳖子在这里装了一个野兽夹子,幸好刚才没有夹到老子。”

    矮冬瓜现在已经没有了刚才踹我时候的威风,整张脸都苍白得没有了血色,嘴唇也在发抖:“强、强哥,别再废话了,赶紧的帮我把夹子打开,我的腿要废掉了,呜呜——”

    刀疤强赶紧的蹲下去帮矮冬瓜掰开野兽夹子,但是才刚刚用力,矮冬瓜就一个劲的喊疼,让刀疤强都不怎么敢掰了,在那里说:“你他妈的别嚎了,你这样叫我怎么敢帮你掰开夹子啊?”

    那个高高瘦瘦的歹徒老三跟受伤的老四关系似乎很好,这时候忘记了看管我跟张晴晴,他站在边上指挥说:“夹子估计夹伤骨头了,强哥你动作不要太快,慢慢的掰开夹子,用力要均匀,还有千万别松手,不然会再次夹伤老四的……”

    我趁着他们三人手忙脚乱的去鼓捣那个野兽夹子的时候,摇了摇头,偷偷的将塞在我嘴里的布条给顶了出去,然后朝着一脸震惊的望着我张晴晴使用了个眼色,意思是我要用嘴巴给她松开绑绳。

    就这样,刀疤强和老三满头大汗,紧张兮兮的给地上的矮冬瓜掰野兽夹;而我则趁机用嘴给张晴晴解开绳索,这时候我跟张晴晴都是非常的紧张,因为我们几乎是在三个歹徒眼皮底下解绳子,他们只要一回头就能发现我们的小动作。

    庆幸的是,大概因为张晴晴是个娇弱女子的缘故,他们反绑在张晴晴双手上的绳索并不是很牢靠,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是很有把握能用牙齿解开张晴晴绳索的。

    我刚刚用解开张晴晴的绳索,而边上也传来刀疤强松口气的声音:“他妈的,总算顺利将野兽夹给掰开了,老三你来给老四包扎一下。”

    老三蹲下去撕开矮冬瓜的裤腿布条,准备帮矮冬瓜包扎伤口,同时骂骂咧咧的说:“本来以为帮人删除个手机照片而已,几万块钱能轻轻松松弄到手,没想到这活儿比抢劫还他妈的麻烦,老四这一下估计就要好几千的医药费了。”

    “靠,你们敢耍花样?”

    刀疤强一转头就刚好看见了我帮张晴晴解开了绳索,其实这也就短短一分钟的事情,他没想到就已经起了变化,又惊又怒的叫嚷起来。

    “张晴晴你快跑,我拖着他们。”

    这时候见事迹败露,我也没时间考虑张晴晴一个女人在这深山老林能跑出多远,会不会被身强力壮的歹徒追上来抓住了,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因为双手被反绑着,只能用头槌去撞刀疤强,刀疤强仓促之际没法躲闪,被我撞倒了。

    我立即又挣扎起来,朝着刚刚站起来的老三胯下就是飞起一脚,直接踹得那家伙“噢”的一声闷哼,双手捂裆,满脸痛苦的蹲了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5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