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瑜,你到底有完没完,躲在里面又想吓唬我是不,再不出来我真要生气了。”

    山上地面崎岖不平,张晴晴高一脚底一脚,手持电筒走过来,一边叫唤着我的名字,一边用手电在这片茂密的松树林里乱照,企图寻找到我的踪影。

    可惜我这时候不但被刀疤男三人用绳索捆住,嘴巴里也被塞了一团布条,而且还有一把寒气森森的水果刀架在我脖子上,就算我是想提醒张晴晴有危险,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被三个歹徒挟持着躲在树林茂密的草丛后面,那个高高瘦瘦叫老三的家伙看见树林外越来越近的张晴晴,小声的问刀疤脸:“强哥,那个女的过来了,现在怎么办?”

    刀疤强用水果刀横在我的脖子上,叮嘱我不要乱动,不然就割断我的喉咙,同时他转头吩咐两个手下:“老三老四,你们两个从左右两边绕过去,想办法把那女的也给我抓了,注意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免得惊动了营地那边睡觉的学生。”

    “是,强哥。”

    那个高个子和矮冬瓜两人闻言,立即猫着腰,轻手轻脚的从树林两侧包抄张晴晴,要过去抓她了。

    如果张晴晴是男老师,又或者她是上了年纪的女老师,我可能都不会那么焦急。但是就是因为她长得身材高挑,千娇百媚,所以我看到两个歹徒悄悄的过去抓她,我就非常的紧张起来。同时眼睛左右转动,脑子里在开始高速的转动,一个劲的想着要怎么提醒张晴晴有危险。

    眼睛瞄了一眼架在我脖子上的锋利水果刀,心里在害怕的同时也冒出一个不要命的念头:这几个歹徒不是什么好人,有点想是穷凶恶极的社会老混混了,这种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而张晴晴又是那种很容易让男人犯罪的女人,我不能让张晴晴落入三个歹徒手里。

    其实在我进入高中之前,我都是一个比较懦弱的男生,但是这些日子经历的点点滴滴,让我性格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说我现在变得多勇敢也不全然,面对致命的危险,我还是会害怕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相比较死亡,我更害怕张晴晴会有危险。

    记得有部电影说过一句话,‘所有的懦弱都是出自于没有爱或者爱得不彻底’,大概是因为爱上了这个女人,才会让我变得勇敢起来吧。

    我看着张晴晴一步步走向陷阱,为了避免上次午夜在小巷里张晴晴被张哲官几个职中小混混非礼的那一幕重演,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猛然发力,狠狠的朝着刀疤男的怀里撞了过去。

    刀疤男完全没想到我会冒死突然出手,眼睛闪过一丝惊慌。其实在我动弹的刹那之间,他这种老混混是能够反应过来,顺手一刀割断我喉咙的,但是他在这白马过隙般的瞬间,明显犹豫了一下,可能是他也没想过真要杀死我。

    这动手的机会稍纵即逝,哪里容得他考虑,他就迟疑了零点五秒,我已经狠狠的撞进了他怀里,直接将他给撞翻在地。我这时候也顾不得跟他纠缠了,挣扎起来朝着树林外面就冲去,因为嘴巴里还塞住一团布条,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来提醒张晴晴不要再过来了,有危险。

    刚刚迈进树林的张晴晴听到动静,连忙的用手电筒一照,刚好就看到被用绳索捆绑住双臂,嘴巴里塞着布团的我跌跌撞撞的朝着她奔来,她见到我这模样也是瞬间睁大眼睛,嘴巴微微张开,一脸惊骇,完全弄不明白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瑜,你怎么了?”

    张晴晴非但没有转身离开,反而是急急忙忙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可是这时候,我身后的刀疤男已经骂骂咧咧的追了上来,从后面一个飞扑将我给扑倒了,他压在我身上,一双强壮有力的大手死死的将我脑袋按到满是污泥落叶的地面上,一边压低声音骂道:“小王八蛋,你真是想死,我就成全你。”

    “啊……呜!”

    张晴晴见到这一幕,顿时情不自禁的想发出尖叫,可是她尖叫声刚刚响起,身后就冒出一个高个子,赫然是其中一个歹徒老三,用手一下捂住了张晴晴的嘴巴,让张晴晴的叫声刚刚响起就戛然而止,就算远处有睡不熟的学生听到,也会以为这只是树林里夜鸦的短暂叫声而已。

    老三右手一把锋利的刀子在张晴晴眼皮底下一晃,沙哑的说:“别动,不然我就杀了你,还有你那个学生。”

    张晴晴被刀子吓到了,果真不敢再挣扎,老三这时候朝着另外一个矮冬瓜歹徒说:“老三,将她也捆绑起来。”

    没多久,张晴晴就落得跟我一样的待遇,被捆绑了双手,还有嘴巴也被用布条给堵住了。我因为刚才反抗的原因,虽然没有被刀疤男杀死,但是挨了一顿老拳,变得鼻青脸肿,身上还满是污泥,非常的狼狈。

    张晴晴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慌的看了三个歹徒一眼,然后目光落到我脸上,因为嘴巴被堵住不能说他,她只能不停的用眼神询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也只能发出呜呜几声闷叫,摇摇头表示我自己都还没完全弄清楚这几个家伙是什么人,目的是什么?

    “靠,这女老师长得还真他妈的漂亮。”矮冬瓜歹徒用手电筒照了一下张晴晴,一双癞蛤蟆般的鼓眼睛发出惊艳之色,同时问刀疤强说:“强哥,我们现在咋办?”

    “这里距离学生露宿营地很近,有什么大点的动静很容易会惊动那些学生的,先带他们离开这里,到老熊林去。”

    三个歹徒拿着手电,每人手中都有一把刀子,逼迫我跟张晴晴两个离开这里,我和张晴晴互相对视一眼,都没有太多办法,只能开始被他们挟持着离开这里。

    刀疤强三个家伙好像很熟悉地形,带着我们两个沿着丛林羊肠小道离开,而且越走越远,越走越偏僻,周围的树木变得更加茂密。一口气走了1个多小时,好像已经离开青云山,走进了森山老林里。

    天上月亮依旧高挂,月光从树林枝叶缝隙投射下来,将满地腐败落叶的点缀的斑驳陆离,就像是洒落了一地的碎玉,周围安静的很,偶尔有传来乌鸦的叫声和一窜而过的獐子。

    刀疤强拿着一个手电筒走在最前面,老三和老四分别拿着刀子负责监督我跟张晴晴。

    张晴晴跟我挨得很近,小步的走着,这种情况超出了她应付的范畴,她明显很害怕,但可能觉得她年纪比我大,而且是我的班主任,所以极力在我面前装出镇定的样子。

    我也很害怕,但是我却不笨,我一边偷偷的辨认着方向,估算着离开青云山多远了,还有打量周围的环境。从小爱学习的我几乎是把这些数据全部记录下来,放在我的脑海里,然后就当着这是一道化学物理题,不停的想着怎么利用身边收集到的这些信息,帮助我们逃跑脱困。

    站在我身后的老三可能是见我总是左右张望,觉得我不老实,就在我身后用刀柄戳了我两下,骂道:“小王八蛋快点走,别左顾右看打歪主意,强哥刚才已经说了,你俩再敢反抗逃跑,让我们直接一刀捅死。”

    大约是因为这里远离了学生营地,进入了荒无人迹的森山老林,所以歹徒们说话也不用压低声音了,变得有些肆无忌惮起来,那个跟在张晴晴身后的矮冬瓜歹徒听了老三的话,脸上顿时露出猥琐的笑容。他一路而来,目光就从没有从张晴晴窈窕的背影上移开过,这时候他盯着张晴晴浑圆如瓜的臀部说:“嘿嘿,老三,我倒是真想捅一下这妞,不知道是啥滋味哩?”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