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月光如水,人淡如菊。

    张晴晴穿着一袭柔白色连衣裙,披着一件海蓝色的校服外套,抱着双膝坐在我身边,她还笑眯眯的转头问我:“陈瑜,你冷不冷呀?”

    “一点都不冷!”

    我被山风一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强行嘴硬一回。

    “咯咯,我也一点不冷。”

    张晴晴得意的拉拢了一下她身上那件校服外套,然后笑眯眯的继续指着天空的星星跟我讲述各种传说故事,她还有点缅怀的跟我说:“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奶奶就曾经告诉过我,如果用手指对着天上的星星,将它们一笔一划连成心上人的名字,那就会梦想成真,心上人一定会喜欢上你。”

    “幼稚,亏你还是当老师的,这种无聊的传言你居然也会相信。”

    张晴晴冷飕飕的眼神朝着我看来,语气不善的说:“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说这种传言挺浪漫的,我也相信天上的星星拥有这种神力。不行,我得先写上我的心上人的名字,柳岩。”

    我说着就举起手,对着天上的星星一笔一划的写了三个字:张晴晴。

    张晴晴虽然没法看出来我对着星空写的是什么字,不过她却能瞧出来我写的不止两个字,她好奇的凑过来说:“咦,你写的好像不是两个字,是三个字哦,该不会是写我的名字吧?”

    “臭美,我写的是范冰冰。”

    张晴晴今晚已经够得意的了,如果再承认自己写的心上人名字是她,那她尾巴估计都要翘到天上去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咔嚓”一声异响,好像是有人行走不小心踩断地上枯树枝发出的声音,我和张晴晴几乎是同时情不自禁的猛然回头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同时手中的电筒乱照,前面到处是嶙峋怪石,远处松树林在阵阵山风吹拂下不断的摇曳,发出一阵阵如同浪涛一般的沙沙声音,不过却没有见到什么人影。

    “陈瑜,刚才是什么响声呀?”

    张晴晴声音中透露着一丝害怕,她毕竟只是一个女的,三更半夜在这山风如哭如诉,树影如魑魅乱舞的山上,又听到莫名其妙的响声,如果一点都不害怕,那才叫奇怪。

    我是农村长大的,小时候夜路什么的走多了,甚至大半夜还会跑出去捉蝉、抓泥鳅等等,所以我对夜晚山林是不怎么害怕的,而且百十米之外的一顶顶帐篷里还有很多同学在酣睡呢,这有什么可怕的?

    我张口就想说是山风吹断枯树枝或者是果子狸之类的小动物出没发出的响声,但是看见张晴晴有点惊慌的表情,我忽然就改变了注意,然后故作神秘的小声说:“在荒山野岭听到什么不正常的声音,当作没听见就好了,没事的,我们坐下来继续聊天吧。”

    跟我预想中的一模一样,本来就有点小害怕的张晴晴在听完我这句话之后,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惊疑不定的左右张望,身子也不自觉的往我边上挪近了一点,紧张的说:“陈瑜,不会真是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吧?”

    我见张晴晴吓得往我身上靠,心中老得意了,我神神秘秘的在她耳边说:“其实呀,我以前就听说青云山发生过怪异事件的。”

    张晴晴睁大眼睛:“什么怪异事件,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是听人说的,好像是说有几个搞直播的网络户外主播,就是专门坟头蹦迪,太平间唱歌的那种主播,互相约好来青云山一起直播,因为青云山的卧牛岭其实是一片墓地……”

    张晴晴信以为真,还忍不住问:“他们来青云山卧牛岭墓地直播什么东西?”

    我说:“他们一共有五个互相不认识的人过来这里集合,晚上进入墓地去抄死人墓碑。深夜,几个人陆续从墓地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仅剩四个人了,剩下一个叫徐金明的男子却怎么也找不到了。最后没办法,他们只能向当地村民求援,一群人找了一晚也没找到那个叫徐金明的男子,第二天其中一个主播在自己抄的死人墓碑了发现了徐金明的名字……”

    张晴晴脸色煞白,失声的说:“难道那个叫徐金明的早就死了?”

    “不错!”

    我一边说着,一边将右手轻轻的搂在了张晴晴的腰间,张晴晴果然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她问:“那后来呢?”

    “后来,经常有人说半夜看到有一个手里拿着笔和纸的男子,在青云山晃悠,据说是那个叫徐金明的鬼魂还在玩抄墓碑的游戏,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鬼魂……”

    我右手轻轻的摸了一把张晴晴的细腰,手感挺好的,但是我这得意忘形的举动,让张晴晴瞬间意识到了什么,她俏脸上的害怕之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惊怒。

    “啪”她用力一下子将我搭在她腰间的手推开了,同时抬起脚狠狠在我脚背上跺了一下,羞恼的说:“陈瑜,原来你在故意吓唬我。”

    我的小伎俩最后还是被张晴晴识破了,我尴尬的讪笑了两声:“开个玩笑嘛。”

    “开你的头,你吓到我了……喂,你去哪里?”

    我这时候朝着不远处是松树林走了过去,头也不回的说:“去撒泡尿,你要不要一起来?”

    “流氓——”

    我不理会身后发脾气的张晴晴,拿着手电筒走进了漆黑一片的树林,找个地方嘘嘘。不得不说,大半夜树林里还是蛮恐怖的,我刚刚尿完,然后就听到身后有轻微的响声在靠近,不过我以为是张晴晴又害怕了,朝着我走来了呢,所以我头也不回的说:“哈哈,你不是说我是流氓吗,我在嘘嘘你还跑过来,那你就是女流氓。”

    我话音刚落,一把锋利无比的水果刀就架在了我脖子上,同时耳边响起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陈瑜是吧,不想死的话就不要给我老实点儿,不然别怪我白刀子近红刀子出。”

    脖子上冰冷的刀刃真真切切的在提醒我,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我呼吸一下子呆滞住了,也不敢回头,颤声的问:“你是谁?”

    “你不必知道我们是谁,如果不想死的话就乖乖的别出声,不然我一刀捅死你……老三,用绳子将这家伙绑上,嘴巴也给他塞住;老四,你来搜他的身。”

    没想到我身后的人还不止一个,正确的说应该总共是三个人。用刀子架在我脖子上的是一个刀疤脸男子,另外他还有两个帮手,一个高高瘦瘦拿绳子捆绑我的男子叫老三,还有一个矮壮男子叫老四。

    闪着寒光的刀子挂在我脖子上,我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而且弄不清这三个家伙是什么来头,我也不敢随便呼喊求救。万一对方只是几个抢劫的小强盗,我因为喊救命被他们捅死就亏大了。

    老三轻轻松松的就用绳子将我捆绑了起来,我的口袋里的手机和钱包也被老四搜走了,我看见那老四不急着翻我钱包,而是急急忙忙的打开我的手机,翻开我手机里的东西,我就开始意识到不对劲,这三个人好像不是为了抢劫钱财而来的。

    我的手机只是很便宜的垃圾手机而已,卖给二手市场可能连两百元都不值。但对方却急急忙忙的查我手机里的东西,我立即就想起了手机里秦东海的那些照片,顿时明白了,这几个家伙一定是秦东海找来对付我的,他们这次的目的是要帮秦东海搞定那些照片。

    “你们是……呃……”

    我的话才说到一半,嘴巴就被刀疤男用手捏住我的下巴,强行往我嘴巴里塞进一团布条,把我嘴巴给死死堵住了,只能发出很小的呜呜声音。

    偏偏这时候,远处脚步声又再响起,这次真是张晴晴走了过来,她一边走过来一边小声的问:“陈瑜,你在里面干嘛,怎么半天没出来,你没事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