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上次哨牙在夜色KTV喝醉酒闯祸,我挺身而出帮他之后,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就觉得我很够义气,把我当作他们的兄弟来看待。而且哨牙性格胆小,大罗小罗性格憨厚,所以平日在我们几个人当中,一旦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是习惯把目光投向我,让我想办法拿主意。

    这次我说要弄秦主任的把柄证据,他们三个二话不说也跟着我旷课了。而倪安琪这妞本来就是个不爱学习的,她觉得事情挺好玩的,非要跟着一起来,我没办法,只能让她一起去。

    这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晚上9点钟了,秦东海和李春萍两人正肩并肩的朝着学校门口走去。我和哨牙几个是学生,上课时间没有请假条是没法从学校门口出去的,所以我们直接从操场无人处,爬墙翻出去。

    学校的围墙大约两米高,哨牙身子灵活,一个箭步冲过去,宛如猴子一般就蹿上了围墙上面,很轻松的攀爬了上去。大罗小罗两个农村娃平日吃的不好,但个子倒是长大很魁梧,才十七八岁,就已经接近一米八的个头了,翻上这两米高的围墙对他俩来说也是轻而易举。

    只有倪安琪这美妞望着围墙有点束手无策:“陈瑜,这墙头太高了我爬不上去呀。”

    我看看穿着铅笔裤的她,忍不住开玩笑说:“要不我将你托上去?”

    没想到倪安琪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好呀。”

    我这时候反而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用手将她托了上去,倪安琪双手攀到了墙头上,不过女孩子家双手臂力不行,怎么也爬不上去,就像一个树袋熊一般笨拙的吊在围墙上,我在下面看得哈哈直笑。

    倪安琪听到我的笑声,顿时变得面红耳赤,又羞又恼的说:“笑个屁呀,快想办法把我弄上去啊。”

    “我把你推上去,不过你别生气哦。”

    “不会不会”

    我就伸手托住倪安琪的屁屁,将她托上了围墙,然后自己也敏捷的攀爬了上去,然后双双从围墙上跳了下来,倪安琪脸色红晕未散,眼眸里带着一丝羞恼,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这时候,我们远远的就看到秦东海和李春萍两人从大门处出来了,不过两人没有开车,也没有打车,而是宛如情侣一般顺着大街散步。

    我和哨牙几个悄悄的跟在后面,不得不说,跟踪也是一件很无聊和很吃力的事情,秦东海和李春萍先是逛了一个多小时的街,走了好多家服饰店,最后直到秦东海掏包给李春萍买了一个爱马仕手袋,两人才终于停止了逛街,不过却走进了一家上岛咖啡店。

    秦东海和李春萍两人在上岛咖啡店喝咖啡,而我和倪安琪几个就只能蹲在街边吃麻辣烫,几个人吃了五十多块钱的麻辣烫,才见秦东海和李春萍终于出来了。

    他们两人朝着附近的太阳神公园方向走去,平没有我们想象中的跑到那个小旅馆开间房干那种事情。

    哨牙望着前面两人,有点狐疑的说:“陈瑜,他们两个看着虽然有点亲密,但好像也没有太多出格的举动啊,他们真的有一腿?”

    倪安琪也说:“现在都已经晚上11点了,估计我们今晚是弄不到什么证据了,不如先回去吧?”

    哨牙几个都快没有了耐心的时候,秦东海和李春萍却朝着阴暗的太阳神公园里钻了进去,我们几个顿时眼睛一亮,觉得机会要来了。

    因为太阳神广场算我们市里比较乌烟瘴气的一个公园,晚上刚刚入夜,这里就会徘徊很多做生意的街边女,而一些男女情侣也会过来这里玩,当地人管这里叫野那啥战的胜地,秦东海和李春萍本来就有一腿,大晚上的来这里肯定没啥好事。

    我们几个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太阳神公园里很多地方是没有灯光的,昏暗一片,我们几个一路过来,都惊动了好几对在办事情的男女了。

    秦东海和李春萍两人进入到了公园最深处,也开始抱在了一起……

    哨牙看的目瞪口呆,我用手肘戳了戳他,很小声的吩咐他们:“哨牙,大罗小罗,你们三个去附近望风,不要让别人闯进来惊动他们。倪安琪,你有苹果手机,拍照比较清晰,你跟我来。”

    我们开始悄然的行动,大约过了十几二十分钟,我们就功德完满的从太阳神公园里出来了,而倪安琪的手机里也多了一大堆的照片。

    哨牙和大罗小罗三个人抢着看倪安琪手机里秦东海的那些照片,一边看还一边啧啧的议论,一下评价身材,一下评价姿势,让本来就一直不说话的倪安琪脸色更加红了,活脱脱的是从脸蛋红到了脖子根。

    我见状忍不住踢了哨牙一脚,骂道:“在女生面前注意点形象,几张照片就把你们兴奋成这样,能有点儿出息吗,那个哨牙,你把全部照片给我发一份……”

    哨牙几个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听到我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忽然目光都嗖的一下全部集中在我身上,那种充满怀疑的眼神明显在说你不是说有出息的吗,怎么现在又要全部照片,是想回去偷偷看吧?

    我撇了撇嘴说:“你们什么眼神,我是那种人吗,这照片是我对付秦东海的武器。”

    哨牙几个一听才释然了,用倪安琪的手机将照片给我发了一份,然后我们几个去吃宵夜,回到学校宿舍的时候差不多是12点钟了。

    第二天是星期五,一天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下午放学的时候,班主任张晴晴叮嘱大家明天上午9点要记得来学校集合,去青云山旅游,而且还要求大家记得带好一些日常用品,譬如女生的卫生巾之类的。

    放学之后,张晴晴开着她那辆白色的别克英朗跟我一起回家,这是我上周负气离开张家之后,第一次要回去重新面对岳父岳母,让我有点尴尬和担忧,不过想想上周的事情是我做错了,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回去被骂也只能认了。

    张晴晴今天好像有点心不在焉,一路上也没跟我说什么话。

    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的问她有事吗,她也是勉强笑着摇摇头说没事,我心中有点狐疑,总觉得她今天不太对劲。

    张晴晴今天穿得是一条绣花连衣裙,脚上一双黑色高跟鞋,大概是心中想事情吧,她走路也不专心,上楼梯的时候竟然一脚踩空,哎呀一声惊叫,整个人就要跌倒。

    我眼疾手快,伸手抱住了她:“小心----”

    张晴晴似乎也受到了惊吓,被我抱在怀里一时间没有能反应过来,只是错愕的跟我四目相对,我望着她涂着淡淡唇膏的嫣红嘴唇,犹如鬼使神差般情不自禁的就朝着她嘴唇俯头亲了下去。

    鼻子闻到她身上那种香香的味道,嘴唇的碰触让我有种触电一般的感觉。可是,才刚刚如同蜻蜓点水般碰触了一下,张晴晴眼睛就睁得老大,美眸里冒出愤怒的火焰,然后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的跺在了我左脚上。

    “啊----”

    我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惨叫,被高跟鞋踩上一脚,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张晴晴余怒未消的瞪着我:“陈瑜,你敢占我便宜?”

    “我情不自禁的……”我哭丧着一张脸说:“你上次不是答应我每周让我亲一回的吗,你赖皮啊?”

    张晴晴闻言俏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晕,半羞半恼的说:“那也不能随便就亲我,知道不?”

    这时候,大门打开了,我岳父张大贵从门口探头出来,他见到我的时候先是一喜,然后又疑惑的望着我跟张晴晴:“你们两个回来怎么不进来啊,躲在门口干嘛?”

    张晴晴没等我说话,就率先的说:“爸,陈瑜他上周乱发脾气,现在回家有点不好意思呢。”

    张大贵对我还是很好的,他哈哈的笑了两声,过来拍拍我肩膀说:“小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这事情过去就算了,你妈准备好晚饭了,快回来吃饭。”

    “嗯”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跟着岳父回家,岳母徐淑琴见到我自然是没什么好脸色,不过因为岳父屡屡打眼色,她也没有过多苛责我,只是叮嘱我说小夫妻之间一定要互相信任。

    吃完饭之后,张晴晴说她晚上有个应酬,就先去洗澡了,然后回房打扮了一下,刚刚入夜的时分,她就拎着手袋匆匆忙忙的出了门。

    我总觉得今天张晴晴脸色有点不对劲,似乎有什么心事,加上她晚上出门,让我忍不住想问她去哪里?

    可是刚才吃完饭的时候,岳父岳母还盯着我小夫妻过日子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尊重,互相信任,所以我也没敢过问今晚张晴晴到底去干嘛?

    就在我隐隐觉得不安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接听之后笑面虎郑展涛的阴沉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陈瑜?”

    我闻言一愣:“郑展涛,你是怎么弄到我手机号码的,还有你找我干嘛?”

    郑展涛笑道:“这个你不用管,听说张晴晴是你的亲戚呢?”

    我皱起眉头:“你到底想说什么?”

    郑展涛哈哈的说:“别紧张,我这次打电话是准备告诉你一件事的,秦主任知道了是你打伤他儿子秦勇,当时就暴跳如雷说要开除你……”

    我冷哼一声:“你以为你借刀杀人的阴谋能得逞?”

    郑展涛:“本来我以为秦主任那护短的性格,一定会把你开除掉的,不过让我意外的是你们的班主任张晴晴好像非常的紧张你,居然跑去向秦东海求情了。”

    我又惊又怒:“你说什么?”

    郑展涛冷笑:“而且我还知道秦东海今晚在君悦酒店开了房,今天晚上张晴晴会去赴约,张老师真是挺维护你的啊,为了让你不被开除,竟然甘愿以身伺狼。”

    我咬牙切齿:“我不信。”

    郑展涛笑着说:“风水先生骗你十年八年,我的话很容易你就能分辩真假,我甚至可以告诉你秦东海在君悦酒店开的房是802室,如果你现在赶去,我估计可能还能赶得及。”

    关心则乱,我心乱如麻,问道:“你把这事情告诉我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良心发现?”

    郑展涛哈哈大笑几声,咔嚓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我捏着手机,脑子闪电般快速转动,很快就弄清楚了郑展涛的意图,他才不是什么良心发现。他开始准备用秦东海之手开除我,但是发现没有奏效之后,立即又生一计,把秦东海准备逼迫张晴晴的事情偷偷的告诉了我,这样我必定去救张晴晴,那样的话,秦东海儿子被我打伤,威胁张晴晴的好事又被我破坏,肯定对我恨之入骨,一定会开除掉我的。

    笑面虎,好狠的连环计,我开始有点正视这个对手,如果说秦勇是个蛮夫,那郑展涛就是一条狡猾的恶狼,远比秦勇要难缠一百倍。

    我抓着手机,阴沉着一张脸,匆匆忙忙的出了门,在路口找了一辆的士,冷冷的对司机说:“最快的速度去君悦酒店。”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