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晴晴穿着一件白色女衬衫,搭配着黑色套裙,脚上一双乳白色的高跟鞋,在我前面款款而行。那姣好的身材,把周围不少男人的眼睛都看绿了。

    我发现她没有带我去办公室,而是朝着教职工宿舍大楼走去,有点愣住:“张老师,这是去哪里?”

    “去我的宿舍。”

    我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张晴晴在教职工大楼也有一间宿舍。一般教龄比较长的老教师能申请到一套公寓式的套间居住,但是新来的老师或者代课老师,就只能分到一间单间宿舍住。

    张晴晴平日很少住在宿舍的,只有中午有时候懒得回家,才会在宿舍休息。

    来到她的单间宿舍之后,我才发现里面布置得挺漂亮的,毕竟是女人住的房间,收拾的比较整齐干净,而且房间里还弥漫着淡淡一股张晴晴身上特有的香味,特好闻。

    “坐吧”

    张晴晴随手把房门关上,将她的饭盒放在茶几上,就过去开风扇。那风扇好像坏掉了,她摆弄了半天也没转,搞得她很是郁闷:“破风扇。”

    没辙,张晴晴只能拿起一把团扇,一手给自己扇风,一手拿筷子开始吃饭,我见状忍不住说:“晴晴----”

    张晴晴没好气的抬起头瞪了我一眼,说:“在学校要叫我张老师。”

    我很是郁闷,只能改口说:“张老师,你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呀,我还等着回去午睡呢。”

    “叫你来当然是有事情要跟你说了,急什么,先帮我扇风,天气真是越来越热了,吃个饭都一身汗。”

    张晴晴说着就强行的把她手中的团山塞到我手里,我都无语了,不过看她额头微微冒出细小的汗珠,还是有点不忍心,于是就端了张椅子坐在她身边,用手中的扇子给她扇风。

    因为跟张晴晴坐得有点儿近,我甚至能闻到她身上那股香香的味道,而且隐隐约约的透过白色衬衫看到里面Bra的肩带,我当时就没能忍住,喉咙一动,咕噜的咽了下口水。

    要命的是我吞口水这个动作居然被张晴晴发现了,她又是错愕又是恼羞的看着我:“你干嘛?”

    我看着她手中的筷子和桌面上的饭盒,急中生智的说:“没有,张老师你的饭菜看着挺香,我都忍不住流口水了。”

    张晴晴闻言白了我一眼,说:“食堂的饭菜,比猪食好不了多少,你居然还说看着香,真是无语。”

    她一边继续吃午饭,一边询问了我最近学习上的情况,我心里挺感动的,她虽然口口声声说不会原谅我,但是现在又变得跟以前一样关心我了。

    张晴晴问了一些学习上的问题之后,话锋一转,忽然来了一句:“陈瑜,你跟唐安宁之间是什么关系?”

    “那个,其实我跟唐安宁只是好朋友的关系……”

    我闻言顿时就尴尬了起来,上周我因为吃张晴晴的醋,所以故意在张晴晴面前牵唐安宁的小手,气一气她。这事情我几乎都忘记了,不料被张晴晴突然提起,瞬间有点懵逼。

    张晴晴有点儿不悦的说:“男女同学之间可以互相牵手吗?”

    我尴尬的不知道怎么解释了,总不能说自己是故意拉唐安宁的小手来气她吧,估计她听了要更加生气。

    幸好她没有继续在唐安宁的问题上纠缠下去,而是说:“唐安宁的事情先放到一边,说说那个倪安琪吧。”

    我又愣住:“倪安琪又怎么了?”

    张晴晴说:“我看她好像跟你关系不错呀,你们之前就已经认识的了吧?嗯,上次倪安琪跟她哥哥几个人在小巷里还救过你一回,美女救英雄呀,你们两个是不是暗生情愫了?”

    靠,这女的想象力还真丰富,暗生情愫这成语都让她给弄出来了。不过嘛,我总觉得她似乎有一点儿吃醋的味道,这个小发现让我忍不住有点欣喜如狂,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我在张晴晴心里已经有了那么一丁点的位置?

    我说:“张老师你别瞎说啊,人家倪安琪上次可不单止救了我,同时也救了你的。而且我跟她一共只见了几次面而已,哪来的暗生情愫?”

    其实,张晴晴在说出刚才那番话之后,也挺不好意思的,大概她也忽然觉得她刚才的口吻太像一个贤淑的小妻子在质问自己花心的丈夫,她这时候连忙的掩饰说:“好了,你们之间没交往就好,你学习成绩全班第一,是我们学校以后高考的种子选手,很有希望考上重点大学的。我是你的班主任,而且也是为了你以后前途着想,所以才提醒你不要早恋,要将心思都放在学习上,知道不?”

    “噢,我知道了。”

    张晴晴这女的实在太会演戏,我经常弄不清她那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刚才还有点觉得她是吃醋才过问我跟唐安宁、倪安琪的事情,现在听她说得似模似样,又有点动摇了,难道她心里对我真的没有吃醋,只是本着一个称职班主任对一个学生的关心?

    张晴晴这会儿已经吃饱了,她将饭碗往我边上一推,吩咐说:“昨晚喝醉酒了,今天还觉得好疲惫,陈瑜你帮我洗下碗。”

    我想说我又不是你的佣人保姆,凭什么还要帮你洗碗,但是张晴晴这娘们眼睛不善的盯着我,我想起现在她还没原谅我上周的事呢,到了嘴边的话只能变成两个字:“好吧。”

    张晴晴房间阳台外面有个小厨房,还有水龙头和水槽,我到里面去洗碗。刚刚洗完,张晴晴又在外面吩咐说:“厨房里有苹果,你帮我削个苹果,还有帮我冲杯咖啡----”

    我闻言额头忍不住拉下几道黑线,心里也开始明白,张晴晴这小气女人,这是在故意搞事欺负我呢,估计我上次那些话真把她给惹毛了,她现在就是故意有事无事找个借口来欺负我一下。

    这事情毕竟我心里有愧疚,所以现在也只能落得让她欺负的地步了,我一边用干净的杯子给张晴晴冲咖啡,一边心里有点不服气,探头瞄了一眼外面的张晴晴,这女的心情看上去不错,一边玩手机一边哼着歌曲。

    见到她这么开心我就不乐意了,眼睛转动了两下,然后想到了一个整蛊她的方法。我端起咖啡杯然后在杯子周围轻轻的舔了一圈,然后拿着苹果端着咖啡出去,心想叫你当我佣人一样欺负使唤,也让你尝尝我的口水味道。

    “怎么冲杯咖啡弄半天?”

    我睁大着眼睛装出委屈的样子:“我不是很会弄这个呀,而且还要帮你削苹果。”

    果然,张晴晴见我这委委屈屈的样子,她就老得意了,眼眸里都有了浓浓的笑意,嘴里却装模作样的说:“我是你的班主任,叫你帮做点小事都这么多废话?”

    说完,她让我自己拿两个苹果回去寝室吃,她自己则端起那杯咖啡轻轻的抿了一口,我看着她嫣红的嘴唇触碰在杯沿上,然后心底忍不住也开始嘚瑟起来,心想叫你欺负我,饶是你精明如狐狸,也要喝我的口水。

    正在我暗自得意的时候,张晴晴忽然眉头微微皱起,狐疑的望着杯子里的咖啡,说了一句让我胆战心惊的话:“陈瑜,你冲的这咖啡我怎么喝着好像怪怪的啊?”

    我顿时差点吓尿了,左右支语说:“那啥,会不会是咖啡放久了坏掉了?”

    “不可能!”

    张晴晴说完,又轻轻的抿了一口,仔细的品尝味道,我额头上冷汗簌簌的流下来,心想千万不要让她给尝出什么端倪,不然明年今日就是我死亡一周年的忌日啊。

    “嗯,总觉得味道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张晴晴端着那杯咖啡在喃喃自语,我当真是心脏小鹿乱蹦啊,赶紧的说:“既然味道不对,那还是别喝了,倒了吧。”

    “不行,这可是我朋友从国外给我带回来的驯鹿咖啡,很贵的。”张晴晴瞄了我一眼,有点疑惑的说:“咦,你怎么满头大汗,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我赶紧咧嘴笑了笑,强行解释说:“最近天气太热了。”

    张晴晴摆摆手说:“好了好了,你先回去宿舍午睡吧,这杯咖啡大概是糖放少了,我再加点儿糖。”

    “嗯,我先走了。”

    我说完掉头就要开溜,但是张晴晴忽然喊住我:“等下!”

    我这时候还真是被吓得鼠躯一震,脸色惊慌的回头,以为张晴晴发现了什么,但没想到张晴晴却嫣然一笑,指了指桌面上的那袋苹果说:“你挑两个回去宿舍吃。”

    我二话不说随手拿了两个苹果,掉头就跑,今天真他妈的是吓死宝宝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