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回到学校,刚刚开始上早读课,我扫了一眼教室,倪安琪桌位是空的,看来这叛逆美少女第一天正式上课就迟到旷课了,她妈妈送她过来二中让她好好学习的想法是要落空了。

    唐安宁倒是早早的来到了教室,这会儿学习题都做了好几页了,典型的三好乖学生。

    我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跟她打了个招呼,不过她反应平淡,看得出我昨晚没有留下来跟她补课,跑出去跟倪安琪吃宵夜,让这唐大小姐有点不满。

    我刚在座位上坐下来,哨牙就凑近我身边小声的问我昨晚去哪里了,竟然一夜没有回来,幸好值班老师没有查房,不然我肯定要被罚。

    “昨晚家里有点事,就回家睡了,怎么了?”

    哨牙没有继续追问我昨晚的在哪里过夜,而是充满了担忧的说:“你们昨晚把涛哥的手下火鸡给揍了?”

    “火鸡?”我愣了一下才记起来,说:“你说的是165班的宋东阳那小子吧,昨天晚上在我们面前各种装,还拍拍我的脸颊说要带倪安琪出去玩。倪安琪是倪霸的妹妹,如果让宋东阳带出去外面,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倪霸第一个要弄死的人估计就是我,你说我能让宋东阳带倪安琪走吗?”

    哨牙早从大罗小罗两兄弟口中弄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他这时候有点儿抱怨的说:“可是即便如此,那你也不能冲动干火鸡呀,火鸡虽然是高一新生,但他一开学就跟了郑展涛的,平日没少帮郑展涛跑腿,还经常给郑展涛买烟请客吃饭什么的,跟郑展涛关系很好,你揍了火鸡,估计郑展涛会来找你麻烦的。”

    我闻言也有点郁闷,毕竟我跟秦勇、倪霸他们的一伙人的矛盾刚刚压了下来,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无端端又得罪了另外一个高二年级的老大郑展涛,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转头看了一眼倪安琪空荡荡的座位,心想都怪这个小魔女,昨晚如果不是她故意搅局,我跟宋东阳根本就发生不了那么严重的冲突,看来昨晚捏她一把屁屁,对她的惩罚还是太小了。

    “昨晚的事情也不能全部怪我,宋东阳那小子都用手拍打我的脸了,我也是没克制住揍了他,这事情我中午会去找郑展涛,跟他说个清楚。”

    哨牙闻言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其实涛哥知道你连秦勇也敢揍之后,一直就很欣赏你,好几次都想将你收归麾下,如果你答应当他小弟的话,他肯定不会跟你追究这事。”

    我皱眉说:“我来二中是念书的,不是来拜老大的,而且我看那些跟了老大的学生,几乎每周都要给老大缴钱,帮老大买烟买水,老大让他们往东他们不敢往西,老大让他们抓鸡他们不敢撵狗,我不知道他们是认了个兄弟,还是找了个亲爹,反正我是不会认老大当小弟的。”

    哨牙茫然的说:“当小弟的当然要孝敬老大了,帮老大跑腿也是很正常的嘛。”

    我没好气的说:“你要认爹你自己去,我是不会去的。”

    哨牙嘿嘿的笑道,说:“其实我不懂那么多,反正我觉得如果真要我找个老大,那我就认你当我老大。”

    我上下看了哨牙一眼,有点意外的说:“为什么?”

    哨牙得意的说:“因为你够义气啊,在夜色KTV为了帮我不惜得罪秦勇和倪霸,跟你当兄弟我觉得特有安全感。”

    我开始听着还蛮得意的,但听到最后那句话,就忍不住骂道:“什么特有安全感,你又不是女的,我又不搞基,你这话我怎么听怎么别扭。”

    我跟哨牙扯了一会儿,就开始上早读了,早读下课的时候,一个高二年级的学生来到我们教室,在门口喊了一句:“谁是陈瑜啊?”

    这时候全班同学就情不自禁的把目光移到了我身上,我皱着眉头站起来,说:“我是,找我什么事情?”

    那家伙很臭屁的看了我一眼,说:“我们老大让你中午放学的时候过去他寝室一趟,有点事要跟你谈谈。”

    我问道:“你老大是谁?”

    那高二年级的男生就说:“郑展涛,涛哥。”

    说完,他就离开了,我们班上的人就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因为像这种来教室指名点姓叫人过去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儿,多数是得罪了很厉害的人,人家上门来寻仇。

    周围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说我完蛋了,肯定是得罪郑展涛了。

    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围拢在我身边问怎么办,唐安宁这时候也忍不住过来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需要她帮忙吗?

    我笑着跟唐安宁说:“没事,一点小误会,中午我过去跟郑展涛解释清楚就好了。”

    好不容易等到中午放学,我跟哨牙、大罗小罗几个没有急着去食堂吃饭,而是先去郑展涛的寝室。因为不清楚郑展涛目前的想法,所以我心中难免有点忐忑不安,我已经得罪了高二年级的倪霸了,如果再得罪一个郑展涛,对我的处境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去到郑展涛住的寝室,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响亮有力的声音:“进来。”

    我推门进去,发现寝室里有五六个人,房间两边是铁架床,中间摆着一张小茶几,上面摆着鱼香肉丝、回锅肉、酸辣土豆丝等快餐,郑展涛一伙人正围着小桌子吃午饭呢。

    宋东阳那小子也坐在郑展涛身边,这家伙额头上还贴着两块OK绷,是我昨晚一碟子拍在脸面上留下的杰作,所以他见到我进来之后,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就没有从我身上挪开过。

    “阿瑜来了”

    郑展涛依然是往日一样,见到谁都是笑容满面,我看人的时候喜欢看对方眼睛深处,这样总能窥探出一些对方内心真实想法的端倪,我看着眼前的郑展涛,总觉得他是皮笑肉不笑,有一种很虚伪的感觉。

    跟什么人打交道,你就要用什么方法,面对笑面虎郑展涛,我下意识的也露出一点笑意,喊了声:“涛哥。”

    郑展涛挺客气的,手中筷子朝着他身边的一张没人坐的塑料凳子,热情的说:“还没吃午饭吧,坐下来一起吃。”

    郑展涛只邀请我一个人入座吃饭,他甚至没有搭理我身后的哨牙和大罗小罗三人,我稍微能猜测到他这样做的原因,可能是想借此表现出他对我的与众不同,意思是很给我面子,让我有优越感,觉得涛哥对我很好。

    我迟疑了一下,就坦然的在塑料凳坐了下来,哨牙和大罗小罗三个闷不吭声的站在我身后,其实他们也知道,今天中午过来的目的不是吃饭,主要是谈谈昨晚我揍宋东阳的事儿,别看现在和和气气,保不准下一秒就立即要翻脸不认人,所以哨牙几个也格外的赔着小心。

    “这酒是火鸡上周带来学校的,就剩下这瓶了,尝尝。”

    郑展涛笑眯眯的从桌底下拿出一瓶红酒,是一瓶普通的长城干红佐餐酒,估计也就一百来块钱,不过在学校里能喝到这玩意,算是很奢侈的了,普通的学生顶多躲在宿舍喝一瓶燕京啤酒而已。

    我瞄了一眼边上的宋东阳,那小子早就停下筷子,正抱着双臂瞪着我呢,同桌其他的几个人也虎视眈眈的盯着我,跟他们老大郑展涛的热情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端起一次性塑料杯,抿了一口红酒,淡淡的说:“还不错。”

    其实呀,我他妈的哪里喝过这玩意了,不知道是因为是干红的原因,还是因为红酒质量太次,反正我喝着这玩意就觉得涩涩的,真不觉得有什么好喝的。

    郑展涛哈哈一笑,然后拍拍我肩膀,好像很亲热的兄弟一样凑近一点儿说:“阿瑜,你跟火鸡昨晚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

    我知道他终于要跟我说正事了,望着他说:“那涛哥的意思是?”

    郑展涛笑眯眯的说:“你加入我们,然后像上次那样,在怡园饭店摆下几桌,跟火鸡赔个不是。这事情我们当作没发生,以后大家都是好兄弟,怎么样?”

    如果郑展涛不提上次摆和头酒的事情,我还没什么,一提起上次那件事我就一肚子火气。上次因为郑展涛帮我出头谈和,最后的花掉我两千块钱,而且弄得我头破血流,我觉得我自己去找秦勇求饶,下场都未必有这么惨,所以郑展涛说起这事情我就来气。

    不过,我脸上倒是还能保持平静,说道:“如果我说不呢?”

    郑展涛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你是说不愿意加入我们当我的小弟,还是说不愿意摆酒赔罪?”

    “两样都是一样的答案。”

    随着我的表明自己的态度,房间里嗖的冷了下来,我眼角已经看见郑展涛的几个手下这时候已经悄悄的抄家伙,而宋东阳这家伙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紧了桌底下那只红酒瓶。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