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晴晴听说我用啤酒瓶划伤自己是手臂吓退几个上班族男子的时候,眼眸中有一丝感动一闪而过,不过她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扳着一张俏脸,还撇了撇嘴哼道:“没本事还偏偏爱逞强。”

    以前张晴晴说我是废物没本事的时候,我总能感受到深深的厌恶和鄙视,但是这次没有,可能是因为她眼眸中不经意表露出来的感动和担忧,让我觉得她这句话其实没有多少奚落我的味道,甚至隐隐约约还能感到她对我的一丝关心,有点像妻子在责怪丈夫不能喝酒就不要硬喝那么多。

    我挠挠头说:“当时情况有点危险,我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装狠吓唬那几个家伙,幸好他们是上班族比较胆小,换作是混社会的人,我那套肯定行不通。”

    张晴晴这时候整个人还是蜷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她忽然瞄见了床头边桌子上一个崭新的杜蕾斯小套子,然后脸色瞬间就变化了:“陈瑜,你竟然带了这种玩意,还说你没有不安好心。”

    我连忙的解释说:“这小玩意不是我买的,是从夜总会出来的时候,一个社会义工送的,跟你上周末的那个套子来源是一样的。”

    张晴晴错愕了两秒,然后目光落在了我脸上,问道:“你都知道了?”

    我这会儿挺尴尬的,摸摸鼻子窘然的说:“嗯,张晴晴,上周末的事情是我太过分了,我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

    “我不听我不听……”张晴晴这女的居然耍起小脾气来了,她那记仇的性格分明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原谅我,她指着房门说:“天已经亮了,你自己回学校去上课吧,我不会原谅你的。”

    我看看手机,已经凌晨6点了,离学校起床铃还有半个小时,不过看样子张晴晴是暂时不打算原谅我了,我只能垂头丧气的准备离开。

    可是我刚刚走出几步,张晴晴就忽然又喊住了我:“哎呀,陈瑜,你等下----”

    “怎么了?”

    我诧异的回头,然后就看到张晴晴一脸焦急的从被窝里伸出白皙的右手,在喊我等一下呢。←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我望着龟缩在被窝里的她,忽然有点儿明白了,她昨晚的衣裙被她吐脏了,这会儿还扔在浴室里呢,她身上现在只有一套内衣,如果我走了她自己怎么回去呀?

    张晴晴没好气的说:“我现在没衣服穿了,你帮我买一套衣服给我穿,不然我怎么离开这旅馆啊?”

    我看看窗外面刚刚亮的天空,苦笑的说:“现在天刚亮,哪里有服饰店这么早开门的,我就是想买也买不到呀。”

    张晴晴稍微沉吟就说:“那你坐车回家,帮我拿一套衣服过来。”

    我忍不住跟她讨价还价说:“晴晴,如果我帮你回去拿衣服,你是不是能够考虑接受我的道歉,原谅我呢。”

    张晴晴挺傲娇的,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昂起那张精致得一塌糊涂的脸蛋,说道:“陈瑜,我老实跟你说吧,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试过受那样的气,也没有被人那么羞辱过,你上周一点都不顾忌我的感受,竟然骂我是婊子,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衣服随便你要不要帮我回家去拿?”

    我听了张晴晴的话,心里也蛮愧疚的,毕竟我上周因为误会而负气说的那番话,的的确确很伤人心,我点点头说:“我明白了,我帮你回家拿衣服,再见。”

    说完,我很失落的转身准备离开,不知道是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让张晴晴于心不忍,还是我左手臂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让张晴晴想到了我平日对她的好,张晴晴忍不住又喊住了我:“陈瑜。”

    “嗯?”

    张晴晴眼睛溜溜的转动着,用一副漫不经心的口吻说:“如果你以后表现的好一点,或许我会考虑原谅你。”

    我听了她的话之后,先是一愣,然后整个人都恢复了生气,有点想问我要怎么才算表现得好?但是想想还是没有问出口,因为那样问的话好像显得自己太笨了。

    我怀着有点小雀跃的心情离开了旅馆,我不知道的是在我刚刚关门走出去的刹那,张晴晴原本扳着的一张脸立即如春雪遇到阳光一般融化了,眼眸里出现一丝浓浓的笑意,有点得意的哼了一声:“上周竟然敢跟我咆哮,还敢负气离家出走,脾气见涨了呀,不好好折磨你我就不叫张晴晴。”

    回到张家,岳父岳母已经起床外出公园去散步了,这也避免了我见到他们闹尴尬。

    我径直的进入房间里,打开衣橱给张晴晴寻找衣服,里面琳琅满目的衣裙,什么品牌的衣衫都有,我也没有仔细去挑,随便的帮她拿了一套办公室套裙,然后面红耳赤的帮她拿了一套内衣,全部装在一个袋子里,急急忙忙的再赶去金泰旅馆。

    回到旅馆客房门外,我正要掏出钥匙开门进去,忽然听到张晴晴在里面讲电话,而且听她语调似乎挺开心的,我就忍不住好奇,轻轻的将耳朵贴在房门上,偷听张晴晴在跟谁讲电话,说什么东西这么开心?

    “妈,陈瑜知道错了,刚才还跟我道歉想我原谅呢,我说不会原谅他,他都被我吓傻了,好可怜,哈哈----”

    我在门外听到张晴晴这话,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心想这娘们真会搞事,竟然还故意吓唬我,我竖起耳朵继续偷听,然后就听到张晴晴顿了顿又说:“不行,我不会和陈瑜分开的。”

    大约是我岳母瞧我不顺眼,建议张晴晴跟我分开得了,其实我岳母不知道张晴晴才不会答应跟我分开呢,如果我不当张家的上门女婿的话,张家为了延续香火,肯定要再招一个上门女婿,这是张晴晴不愿意发生的,因为别的男人可不像我这样任由她欺负。

    张晴晴这时候语调有点儿慵懒,说道:“其实嘛,陈瑜这家伙虽然有很多缺点,但他也有优点的,别看这家伙上周敢凶我,其实他平日在我面前很听话的,而且如果我有事,他永远都是最紧张的一个,我生病他会背着我去医院,我在酒宴被灌酒他会豁出去给我挡酒,甚至遇到歹徒他愿意放下男人的尊严下跪救我,这是我尚为感动的地方。”

    我在外面听得大为得意啊,心想这些日子的努力还是有用的,以前张晴晴老是骂我废物,现在至少让她改观一点儿了。

    等张晴晴聊得差不多了,我才故意在门口重重的跺了两下脚,装着刚来的样子,掏出钥匙开门进去。

    张晴晴慌忙的拉过身边的被子,见到是我的时候,刚才聊电话视乎那股开心劲不见了,而是扳着一张脸不悦的说:“干嘛半天才回来?”

    “路上坐车耽搁了下。”

    我望着张晴晴那张冷冰冰的脸庞,心想如果不是刚才听到她讲电话,知道她心情不错,还真看不出她现在是故意黑着一张脸的呢,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越是漂亮的女人演技越好。

    张晴晴让我背过去,她才下了床,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大约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她才从里面出来,一身剪裁合身的OL套裙,因为我忘记给她拿丝袜的缘故,她裙摆下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干干净净的暴露在空气中,美得摄人心魄。

    其实很多丝袜美女的腿看着漂亮,一旦脱掉丝袜之后就会露出各种瑕疵,比如毛孔比较粗,肌肤不够白嫩,又或者腿型不够比较匀称,但张晴晴的美腿却浑然天成,毫无瑕疵,我心想张晴晴不但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美女,而是还是腿型最好的美女了。

    张晴晴见我傻乎乎的盯着她大白腿看,没好气的翻了下白眼:“都几点钟了,你还愣在这里干嘛,还不赶紧的回去学校上课?”

    我一脸的郁闷,心想刚刚使唤完我就赶我走,所谓的卸磨杀驴大概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张晴晴收拾了一下东西,跟我一起出去退房,办完退房手续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晨练的行人,还有匆匆忙忙的上班族,街道两边除了各种点心早餐点之外,这么早开门的就只有花店了。

    我和张晴晴经过一家叫缘分的花店时候,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正在挑选玫瑰花,好像是说送给他老婆二十六周年结婚纪念日。张晴晴从花店经过的时候,步调慢了下来,眼睛一个劲的望着那老男人在挑选的玫瑰花,模样就像是三岁小孩子见到点心店里的蛋糕一般,脸上充满了艳羡。

    我见张晴晴这副样子,有点错愕,心想原来她还喜欢玫瑰花呀?我偷偷的摸了一下口袋,昨天还有一百五十多块钱的,现在仅剩下十五块钱了,这钱买一束玫瑰是不要妄想了,如果买一支玫瑰,还是能够买到的。

    于是,我故意走慢一点,等张晴晴走在前面,然后我偷偷的停住脚步,跑回去花店跟店员买了一支最鲜艳的黄色玫瑰,因为黄色玫瑰的花意是道歉,希望能讨张晴晴开心一下,换得她的原谅。

    张晴晴见我半天没跟上来,皱着眉头转过身要训斥我走快点,刚好我买了黄色玫瑰追上来,直愣愣的将手中那支怒放的玫瑰递到她跟前,殷勤的说:“张晴晴,送给你的。”

    她眼睛一下子睁圆,露出一丝欣喜,不过很快又沉了下去,随手的把玫瑰接了过来,又看看远处那个捧着一大束红玫瑰那个老男人,撇撇嘴好像很嫌弃的说:“一支玫瑰也想哄我开心?”

    靠,这女的还真虚荣,我没好气的说:“爱要不要,不要扔掉,我去学校了。”

    说完,我就上了一辆公交车,张晴晴不准备去学校,她是准备先回家的,所以没有跟我一起上车。我不知道是在我上车离开之后,张晴晴忽然变得笑靥如花,眼眸充满欢喜的望着手中的那支玫瑰,甚至还很迷恋的用鼻子嗅了嗅玫瑰花的香味。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