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倪安琪唯恐天下不乱,淡淡的说了句:“真这么牛逼,那你问陈瑜一句,如果他答应让我跟你走,那我二话不说就跟你走,随便你想怎么样!”

    宋东阳以为这美妞要见识一下他的厉害才肯跟他走,他想都不想,直接转头拍拍我的脸,挑衅的说:“我和妹子出去玩玩,你没意见吧?”

    倪安琪是霸哥的妹妹,如果今晚是我让宋东阳把她带出去,出事了霸哥肯定第一个饶不了我。

    而且,我对这个家伙也已经受够了,我望着他说:“你泡妹子我没什么意见,不过……你他妈的不该拿老子来装逼!”最后半句话,几乎是我暴喝出来的,宋东阳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我抓起桌面的一只碟子,狠狠的一下拍在他脸上。

    “啪”的一下,瓷器碟子被拍个粉碎,宋东阳惨叫一声往后面跌倒,他旁边三个跟班见老大被揍,都齐齐惊呼一声,大骂着抄起凳子要来干我,那边大罗和小罗两兄弟啪啪两声响,已经敲碎了两只啤酒瓶,把手中半截锋利的破酒瓶指向他们,吼道:“谁他妈的敢乱动我就弄死他。”

    大罗小罗两个将近一米八的个子,身材高大魁梧,站在那里就像两座怒目金刚,硬是把宋东阳几个小弟给震慑住了,我上去揪起地上的宋东阳,狠狠的给了他两个耳光,骂道:“喊你一声火鸡哥是给你面子,你他妈的真当自己是回事,说你胖你就喘起来了,以后还敢在我面前装,我照样弄你!”说完一脚把他踹倒。

    罪魁祸首倪安琪这妞这时候吃饱了,走过来笑嘻嘻的对着倒在地上的宋东阳说:“嘻嘻,我看还是陈哥比较厉害呀,我还是跟着陈哥混好了。”说完这妞还故意过来抱起我的右手,装出很亲热的样子,让地上的宋东阳看得目疵欲裂,我看到这厮的眼神,就知道日后多了一个敌人了。

    叫来老板结过账,我们一伙人在周围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之中离开了。半路上,大罗和小罗怪我太过冲动,毕竟宋东阳是郑展涛的人,揍了他就是和郑展涛过不去了。

    我说:“这怪不得我,主要是倪安琪故意搅局,唯恐天下不乱,还有那个火鸡太他妈的装了。”

    这时候倪安琪还抱着我一条胳膊,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柔软在我手臂上挤呀挤的,我趁着大罗小罗两兄弟没注意,用手狠狠的捏了一把倪安琪的屁屁,当作是对她今晚故意惹事的惩罚。

    倪安琪哎呀的一声,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迅速的松开我的手,逃到一边,红着脸蛋又羞又气的瞪着我,边上的大罗小罗连忙问怎么了?

    倪安琪不敢说被我捏了一把,红着脸说踩到东西差点摔倒。

    我们几个说说笑笑,朝着二中方向回去,经过福华路的一家叫“绿茵”夜总会的时候,我眼角还蓦地看到了一个高挑熟悉的身影,一袭柔白色连衣裙,脚上一双高跟鞋,手里拎着个LV手袋,赫然是张晴晴。

    倪安琪和大罗小罗没有看到张晴晴走进夜总会,他们见我停住脚步,错愕的问:“陈瑜,干嘛?”

    “没、没事,我忽然想起还有点东西要去买,你们先回学校吧,我等下再回来。”

    大罗瓮声瓮气的问:“买啥,要不要我们去帮你拎东西?”

    “不用不用,我自己就OK了。”

    大罗小罗和倪安琪听了之后,就叮嘱我自个小心点,他们几个先一步回学校了。

    我打发了他们几个之后,脸色立即沉了下来,狐疑的抬头看了一眼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夜总会门口,门口处两边各站着一排身穿旗袍的美女迎宾,不时消费的客人进进出出,我忍不住的想张晴晴自己来夜总会干什么,难道是跟某个男人在这里约会?

    一想到张晴晴可能是跟哪个男人约会,我就忍不住想到上次张晴晴手袋里的那个套子,心里一股气堵得慌,异常的难受。

    “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我摸摸口袋,这个月刚刚开始,就只剩下一百来块钱了,我怀揣着这一百多块钱,咬咬牙就大步朝着夜总会大门走了过去。

    两个身穿西服的保安将我拦了下来,我还以为他们要告诉我高中生不能进入夜总会,没想到其中一个保安却语气平静的伸手说:“绿茵夜总会女顾客入场免费,男士进来需要购票,三十元。”

    麻辣隔壁,什么都没消费,进门就要三十块啊?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掉头就走,但今晚为了弄清张晴晴在里面干什么,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掏了三十块钱,然后进了夜总会。

    刚刚走进夜总会,耳边传来的DJ音乐声就越发的劲爆,走到里面大厅的时候,已经有点儿震耳欲聋的感觉了。大厅人头攒动,灯光低迷,头顶霓虹舞灯闪烁,无数人在舞池里跟着音乐的节奏放肆的扭动身体……

    舞池前方是酒水吧台,周围则是卡桌,里面还有包厢,我望着人山人海的夜总会大厅,有点儿懵逼了,这么多人,我要怎么去找张晴晴呀?

    没办法,我只能用最愚蠢的方法,就是逐个地方寻找,因为张晴晴是一个人进来的,所以我先去了吧台那边寻找。吧台出有很多单独来消费买醉的客人,大多都是坐在吧台边上的高脚椅上,跟调酒师点一杯酒,然后慢慢喝……

    我在吧台找不到张晴晴,然后又开始在大厅卡座各个区域寻找,心想如果再找不到的话,那张晴晴很有可能是跟别人订了包厢,那我就很难找到她了,总不能一间间包厢闯进去吧?

    庆幸的是,在我快要寻遍了整个大厅卡座的时候,终于在大厅角落的一处卡座发现了张晴晴,跟我想象中她跟某个男人偷偷约会的情景有点不同,卡座里只有她一个人,桌面上没有点什么东西,除了夜总会循例送的果盘之外,就只有一打金威啤酒。

    我没有敢冒然的接近,而是转身去吧台拿了一杯苏打水,然后找了张高脚椅坐了下来,远远的关注着张晴晴。

    看得出张晴晴心情很低落,我开始还以为她在等朋友,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闷酒,不知不觉中已经一个人喝掉了半打金威啤酒,她已经露出醉意,也没有看见有人来赴约。

    我忍不住挠挠头,心想:咦,她一个人来这里喝闷酒干嘛?

    而且,我忽然又想起,自从我上周末跟张晴晴闹翻之后,好像这个星期她心情一直不好,整个人也憔悴了一些,难道她今晚出来喝闷酒是因为跟我吵架的那件事有关?

    正在我惊疑不定的时候,一个穿着西装革履的中年醉汉,手里端着一只酒杯,两眼放光的凑上去跟张晴晴打招呼:“嗨,美女,一个人喝闷酒吗,要不要我陪你?”

    张晴晴平日酒量尚可,但今晚估计是心情不佳的缘故,半打啤酒已经让她喝醉了,她抬起朦胧醉眼看了眼前这个满脸坑坑洼洼的中年男子,喷着酒气说:“知不知道你很丑,走开。”

    那个中年男子搭讪失败,身后桌子几个穿着白衬衫的男子就哈哈大笑,说:“吴志鹏,你搭讪失败了,说好输我们每人一百块钱的。”

    原来这个叫吴志鹏的中年男子跟他几个朋友打赌,赌他能不能跟张晴晴搭讪成功?

    现在很明显他失败了,朋友们的笑声让吴志鹏面子有点儿挂不住,另外他喝多了几杯,酒壮人胆,而且他见张晴晴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于是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在张晴晴身边的皮沙发上坐了下来,笑眯眯的说:“嘿嘿,美女好像心情很低落呀,有什么郁闷可以跟哥哥我说说,我跟你分享一下。”

    这家伙嘴里说着,伸手就朝着张晴晴的水蛇腰揽过去,毕竟在夜总会这种场所,女人一旦喝醉,男人有的是机会,他是一点都没有顾忌。

    可是他的手还没有触及张晴晴的腰部,半途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给抓住了,他错愕的一抬头,然后就看到了我充满愤怒的脸,我扣住他的手腕,从牙缝里吐出一个字:“滚----”

    吴志鹏本来有点儿惊慌的,但他最后看清只有我一个人之后,而且我年纪还不算大,立即就变得嚣张起来:“你小子他妈的谁啊?”

    “我是她老公!”

    我转头去看张晴晴,发现她竟然已经趴在桌面上醉倒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