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几乎是被大罗小罗几个搀扶着离开学校,再一次去了工人医院看外科医生,恰巧值班的还是中午给我看病的那个医生,他看见我青肿得触目惊心的左脚,忍不住对着我就是一顿苛责,说你怎么搞的,中午都已经叫了你不要进行激烈运动了,是不是想变成瘸子呀?

    我一听变成瘸子挺怕的,连忙说我这是在学校被同学打的,然后问我的脚没事吧?

    医生听说我是被同学打成这样的,严厉的表情才放松了一点,然后说我的左脚本来就有一大块瘀血,现在再次受到攻击,瘀血更加严重了,万幸的是骨头组织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害,他先安排护士用针筒给我抽掉瘀血。

    接下来一个老护士帮我抽掉一部分左脚肌肉里的瘀血之后,医生又给我开了很多药,一共花了八百多块钱。如果不是有唐安宁在,她先给我垫付医药费的话,估计我又要为医药费犯愁了。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分。

    之前唐安宁的手机已经响过好几次了,我就转头跟她说:“班长,今晚的事情真是太谢谢你了,我看你电话响过好几回了,估计你家里在担心你呢,要不你先坐车回家吧?”

    “不急,我跟妈妈说我在女同学家补课,她至少在九点半之后才会再打电话催我回家,嘻嘻。”

    唐安宁身穿海蓝色的二中校服,臃肿的校服穿在她身上却有一种清纯可爱的味道,尤其是她秀发上戴着一个粉红色的小发夹,让她整个人就像一朵漂亮动人的小白花。

    哨牙这货趁机说:“陈瑜你真是木头人,哪有赶人家女生回家的,这种时候你应该邀请人家吃晚饭,真是我都替你看得着急。”

    我闻言忍不住一阵尴尬,没好气的瞪了哨牙一眼,心想你替我急着的什么鬼?

    再看看大罗小罗两兄弟,这两个憨货居然也对我挤眉弄眼,指了指我身边的唐安宁,我才有点儿明白了,原来他们几个是觉得这是我追求唐安宁的大好机会,让我赶紧儿抓紧机会献殷勤呢。

    我心想我老婆都有了的人,虽然这老婆有名无实,但还是少招惹人家小姑娘为好。

    但是,唐安宁现在站在我身边低着头,双手摆弄着衣角,好像没什么事情了,但又不愿意立即就回家,我想想人家都帮了我好多忙了,确实应该请人家吃顿饭。

    现在刚刚是月初,我这周来学校的时候,岳父给我三百块钱生活费还在,我就趁机说:“哨牙说得对,我们几个都没有吃饭呢,要不一起找个地方吃东西,怎么样?”

    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都说早就等着你请客了,唐安宁也嫣然一笑,点点头说:“好呀。”

    我身上的钱不多,也不敢打肿脸充胖子,依旧建议去小吃街大排档消费,哨牙几个是没有什么异议的,但他们有点担心的望向唐安宁,因为平日周末放假,我们经常看见一辆黑色的奥迪A8私家车过来接唐安宁回家,她家经济条件很好,不知道会不会不屑在大排档吃东西?

    让我意外的是,唐安宁没有一点表示厌恶,反而还有点兴致盎然的说:“好呀,我以前从小吃街经过的时候,总觉得那些路边摊的东西好香,但我妈妈老是说不卫生,不让我去吃。”

    我们几个去了小吃街大排档,随便找了个相对安静一点的位子坐了下来,因为今晚有女生在,所以点了一大堆的砂锅和海鲜,对我们几个穷学生来说,算是奢侈了一回。

    因为我今天在单挑中打赢了秦勇,不但不用滚出二中,反而还出了一口恶气,所以哨牙他们都很高兴,直接就点了一打啤酒来庆祝。

    作为今天的主角,我被哨牙几个轮流的灌酒,我酒量本来就不好,沾酒就面红的那种,被他们灌了几瓶啤酒之后,我很快就醉趴下了。

    后来是怎么回去学校宿舍的,我都记不起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11点多了。

    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早就醒了,今天是星期六,他们也在学校留宿。这会儿三人正在一边斗地主一边吃点心呢,哨牙见到我醒来,就忍不住笑话我说:“陈瑜,你小子终于醒了,你酒量真是逊的可以,就几瓶酒也能让你醉成那样。”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不能喝酒。”

    我宿醉初醒,捂着昏昏涨涨的脑袋下了床,瞧见桌面上的点心盒子,疑惑的问:“桂顺斋的点心啊,好像太阳广场那边才有卖吧,你们谁这么有兴致,竟然一大早跑去那么远买点心?”

    哨牙这厮一口吞掉手中的半块玫瑰糕,笑嘻嘻的说:“不是我们买的,别人送你的,见你没醒我们就先尝尝了。”

    我愣住:“谁送来的?”

    大罗一边发牌一边笑说:“唐大小姐送来的啊。”

    “唐安宁?”我抓抓头发,还是不明白:“什么情况?”

    哨牙挤眉弄眼的说:“你忘了?”

    我一脸的懵逼:“真不知道,昨晚我喝醉了没说什么醉话吧?”

    “没!”小罗笑说:“不过,你这混蛋一直拉着人家唐安宁的手,死活不愿松开,还死皮赖脸的说人家长得漂亮,搞得唐大小姐尴尬死了。”

    “我去!”我无力的捂脸,弱弱的说:“糗死了,以后你们谁也别叫我喝酒了。”

    哨牙说:“你小子用不着难过,我看唐安宁好像没生你的气,反而,她好像还对你有那么一丝好感。”

    大罗小罗两兄弟也说是,我有傻眼了,问:“为什么这么说?”

    哨牙扔过来一件校服外套,说:“看看这是什么?”

    我说:“是我的校服外套啊。”

    哨牙说:“看看昨天打架弄破的地方,谁帮你补上了?”

    我看看原来衣袖破了口子的地方,已经被人缝补好了,而且补了一个大大的补丁,更郁闷的是这个补丁是一只粉红色的kitty小猫,搞得整件衣服怪怪的,好像女生的外套了,男生谁会穿绣有粉色Kitty猫的衣服啊?

    我问:“这谁缝补的,难看死了。”

    哨牙嘿嘿的笑说:“唐安宁昨晚见你校服破了,主动说帮你缝补的,今天早上就送过来了,这点心也是一起送来的。”

    大罗小罗他们不无醋意的说我走狗屎运了,还说唐安宁应该是对我有好感,不然不可能会对我这么好。

    我拿着手中的那件校服,却有点儿郁闷,唐安宁对我好我当然很高兴,她帮我缝补衣服也罢了,但是缝个女生们喜欢的粉色kitty猫算怎么个回事?周一我穿着这件校服去参加升旗仪式,岂不是让周围的人笑话死我了,说不定还得背上我娘炮的外号。

    我因为家里穷,所以性格一直比较自卑,自卑的人大多内心都高傲,说白了就是很在乎面子,让我穿着这件缝着粉红色Kitty猫的校服去上课,我真没办法接受。我望着校服上那块显眼的粉色Kitty猫补丁,犹豫了好久,然后偷偷的把它撕掉了。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我撕掉补丁的事情,让我在星期一去上课的时候,差点没把唐安宁给气哭了。

    今天是周六,张晴晴没有打电话找我,反而是我岳父一个劲的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家,我知道他要督促我练习炮拳,再加上在学校也没什么事情,所以中午就回家了。

    岳父见我一瘸一拐的回来,忍不住问我怎么了?

    我就说摔了一跤,把脚弄伤了,我岳父是开中医馆的,他一看我腿上的上就说是被人打的,然后拿出铁打酒让我自己擦一遍,下午依旧带着我去公园练习拳法。

    傍晚,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跟岳父回到家,吃饭的时候,张晴晴还没有回来,不过倒是打了个电话回来,她说她跟朋友在一起,晚上还要去夜总会玩,所以不会来吃饭了。

    张大贵和徐淑琴两人不怎么在意,继续吃饭,而我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了,尤其是听说今晚张晴晴跟朋友去夜总会玩的时候,忍不住会想她是跟谁去夜总会玩,是不是男的?

    虽然我知道我没资格吃醋,但心里还是忍不住不舒服,怀着这样的心情我在房间里一直等到了晚上12点多,然后才听到外面客厅传开开门声,是张晴晴终于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张晴晴没有在外面过夜,让我忍不住放轻松了一点心情,心想她或者只是跟几个闺蜜周末去夜总会放松一下而已,并不是跟某个男人去约会。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在安静的午夜特别清晰,是张晴晴朝着卧室过来了,我连忙扯了扯身上的被子,躺在地上装作已经睡熟了的样子。

    很快,咔嚓一声,房门打开,一阵混合着酒水和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让我忍不住微微的皱了下眉头。

    张晴晴玩了一天才回来,看样子也是很疲惫了,她瞄了一眼在打地铺睡着的我,轻声的嘟囔了一句睡得真香,然后将她的LV手袋放到床上,然后去衣橱寻找衣服,看样子是要去沐浴洗澡了。

    等她离开房间,去浴室洗澡的时候,我一咕噜的坐了起来,房间里还弥漫着酒味和香水味混合的味道,这种味道让我很不习惯,让我忍不住想张晴晴今晚跟谁在一起喝酒玩耍了?

    这时候,我看见了张晴晴扔在床上的那只手袋,然后忍不住想:或许能从她的手袋里找到一点她今晚跟谁在一起的蛛丝马迹。

    于是,我小心翼翼爬起来,偷偷的打开了她的手袋,翻看了一下她手袋里的东西,我脸色很快就变了,因为我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杜蕾斯套子。我整个人宛如被一道晴天霹雳劈中,浑身颤抖的望着静静躺在手袋里的那个崭新套子,心里蓦地升起一股难受的情绪,让我堵得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