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下来下午放学,还有晚上下自习课之后,唐安宁虽然还会给我补习功课,不过她已经不像中午时候跟我坐得那么近,而是跟我隔了一个位子那么远的距离,而且给我补习的时候神色也有点儿不自然,跟中午时候如小老师般认真的她判若两人。

    我这会儿也挺尴尬的,觉得她应该是误会我中午那句话了,想跟她解释一下,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总不能说班长,我可没有喜欢你的意思,你千万别误会我对你有意思啊。

    第二天就是星期五了,按照我跟秦勇的约定,今天下午放学之后,就要在教学大楼天台上来一场单挑,将之前的恩恩怨怨作一个了断,无论结果是他被我打败,还是我被他赶出二中。

    中午的时候,唐安宁依旧给我补课,补完课之后已经是十二点半了,而下午课则是下午两点才开始上课,还有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呢,我就想着回寝室午睡一个小时。

    谁知道刚刚离开教学大楼,走到操场的时候,就被秦勇的几个手下给堵了,带头的人是跟秦勇关系最要好的大头佛王海峰,后面跟着柱子和皮猴等几个人。

    这时候是午睡时间,校园里空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影,我望着满脸不善的王海峰等人,心生警惕:“大头,你们想干嘛?”

    王海峰冷哼一声:“干嘛,当然是来收拾你咯,难道来跟你攀亲认旧不成?”

    他们几个人明显是有备而来的,知道中午我在教室补习功课,专门守在这里堵我的,这时候已经不着痕迹的将我包围了起来,让我想逃跑也逃跑不了。

    我眼角跳动了两下,心中升起一股怒火,瞪着王海峰说:“今天是我跟秦勇单挑的日子,你们现在来搞我,想必是秦勇让你们过来的吧?呵呵,看来秦勇真的是输不起啊!”

    王海峰呸了一声说:“来收拾你是我自己的意思,勇哥不知情。我大头就瞧不惯你这小杂碎,用激将法逼迫我们老大跟你单挑是吧,我先把你废掉,看看你要怎么赢我们勇哥。”

    我闻言又惊又怒,张嘴刚想骂他是小人,但是王海峰已经不打算跟我啰嗦,他一挥手说:“给我揍!”

    他身边长得高高大大,五大三粗的柱子第一时间朝着我脸上就是一拳砸了过来,我一低头从柱子腋下钻了过去,错身而过的同时狠狠一拳打在他右边肋骨上,这是八门炮拳里的一个招式,叫作开山炮,是非常迅猛的一个招式,运用得好能直接重创敌人。

    但是我刚刚练炮拳才几日功夫,身体也不够强壮,打出来的炮拳也参差人意,只打得柱子发出闷哼,脚步踉跄退开几步。

    “呜哇----”

    一声怪叫响起的同时,个子瘦小的皮猴从我后面偷袭过来,直接跳到我背上,双手死死的抱着我上身。

    我刚想把皮猴这小子从我身上甩下去,可是大头佛王海峰已经跨步冲拳,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我脸门上,“嘭”的一下,我脑袋就晕晕乎乎起来。

    其他的人趁着这个机会,一拥而上,拳头雨点一般落在我身上,很快就将我给揍趴在地面上了。

    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被群殴了,只能在地上弓着身体,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尽量让自己身体要害部位少受伤害。

    跟前期几次他们揍我一顿就停手不一样,王海峰今天是决意废了我,不让我有任何机会在下午放学单挑中有机会赢他老大,只听到他一声冷喝:“柱子、皮猴,你们都给我让开。”

    围着我踹的众人让开一条通道,我双手支撑地面,摇晃了一下混混沌沌的脑袋,极力让自己清醒一点,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这时候王海峰手里拎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气势汹汹的朝着我大步而来。

    我刚刚挣扎着站起来来,王海峰已经狞笑的挥舞着木棍,狠狠的一棍朝着我的左脚敲下,只听到嘭的一声,一阵锥心的疼痛从我左脚小腿上传来,让我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惨叫:“啊----”

    我抱着左脚跌倒在地上疼得打滚,王海峰扔掉手中的木棍,冷哼的说:“看你这小王八怎么在单挑中赢我们勇哥,柱子皮猴,我们走。”

    说完,他们几个张扬而去。

    我被打的这个地方离宿舍区域还很远,这时候也没有保安在附近巡逻,我抱着左脚在地上闷哼了好几分钟之后,才听到有脚步声过来,然后就听到一个惊讶的女生声音:“啊,陈瑜,你怎么了?”

    原来来人是刚刚从教室返回宿舍的唐安宁,她见到我这副惨样,连忙的过来想将我搀扶起来,我脸色苍白,嘴唇发抖的说:“小心,别碰到我的左脚,那里挨了一棍,不知道被打折了没有?”

    “什么,是谁干的?”

    “是王海峰几个,他们跟秦勇关系很好,也知道秦勇单挑不算是厉害,唯一预防万一,所以先过来收拾我一顿,让我今天下午放学没法在单挑中打赢秦勇。←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卑鄙!”

    唐安宁又惊又怒,搀着我在旁边的花坛边沿上坐下来,然后蹲在我身前,小心翼翼的帮我卷起左脚上的裤管。

    只见小腿上面有一块很大的淤青,表皮破掉了,缓缓的渗出血水,更要命的是那块淤青浮肿了起来,青肿得跟鸽子蛋一般大小,看上去触目惊心。

    “陈瑜,怎么办?”

    唐安宁读书成绩虽然很优秀,但遇到事情就慌神了,都不知道怎么办?

    我疼的额头直冒汗说:“这一棍敲在我小腿上,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及骨头,能不能扶我过去校医室?”

    “哦,我立即扶你过去。”

    唐安宁用力的搀扶起我,我踮着左脚,一瘸一拐的来到校医室。

    校医赵老头正趴在桌面上打瞌睡,听到动静抬起头来问怎么了?

    唐安宁一脸焦急的说:“校医,他的脚被敲了一棍,伤得很厉害,你快帮他看看情况。”

    二中里一共有三千多名学生,他在二中呆了十几年,学生打架的事情他已经见惯不怪了,一脸平静的让我在校医室的椅子上坐下来,一边没什么好气的说:“又打架了是吧,你们这些学生,真是越来越叛逆不羁了。”

    他一边唠叨着,一边帮我看左脚上的伤势,甚至还用手在肿起的部位轻轻的捏了两下检测情况,疼得我差点哼出声来。

    唐安宁在一边紧张兮兮的问:“校医,陈瑜他伤得如何?”

    赵医生放下我的左脚,平静的说:“被重物砸在小腿上,有很大一块淤血,根据我的经验腿骨没有折也没有裂,不过你们最好还是去医院照个X光,这样才比较保险。”

    说完,他给我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还让唐安宁去小卖部买了两根冰棒给我冷敷腿上的瘀伤,叮嘱24小时之前用冰块敷淤青,24小时之后用热毛巾敷,还有要抽时间去医院照下X光,确保万一。

    班主任张晴晴中午不在学校,唐安宁就去跟值班老师要了请假条,然后扶着我出了学校。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车已经在路边等候着我们了,原来唐安宁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她家的司机打了电话,让她家的司机开车过来送我们去医院。

    司机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在送我们去医院的时候几乎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多嘴询问唐安宁是怎么回事,这让我感觉唐安宁家的司机很有自律,越发的觉得唐安宁家背景深不可测,怪不得秦勇那么嚣张的人,平日也不敢得罪唐安宁。

    去医院照过X光,医生确认我的腿骨没有骨折,不过有一点轻微的损伤,而且肌肉组织受伤严重,还有很大一块淤血,医生说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恢复不了的,让我注意不要干粗重活。

    从医院出来,我还是要惦着左脚才能走路,唐安宁见我脸色有异,以为我心里不忿气,就安慰我说:“陈瑜,你别生气,回去我们把这件事报告老师,必须惩罚那个王海峰。”

    我摇摇头说:“女生有什么事情才会跑去报告老师或者家长,如果男生挨打跑去跟老师打小报告,肯定会让周围的同学瞧不起,觉得我是个胆小鬼。而且就算我报告老师,老师处罚了王海峰,但对方也不会服气的,他们下一次来收拾我的时候只会下手更狠,直到我不敢打小报告为止。”

    我顿了一顿说:“其实,我更担心的是我的左脚受伤了,下午放学要跟秦勇单挑,不知道还能不能打赢他?”

    唐安宁闻言失声的说:“你的脚都伤成这样了,还要跟秦勇单挑,你疯了吗?”

    我苦涩的说:“秦勇可不会管我那么多,时间到了他肯定要跟我打,这一架势在必行,我没有退路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