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绞尽脑汁,最后还是哨牙这货点子比较多,让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哨牙说秦东海这个人在二中很有资历,在二中里工作的年头比我们的校长还长,所以平日比较喜欢倚老卖老,滥用职权,在学校里秦东海几乎是横着走的一个人物,连校长也要给他几分面子。不过秦东海也有害怕的人,那就是秦东海的老婆朱慧菲。

    原来秦东海当年也是农村人出身,穷的很,后来娶了朱慧菲,朱慧菲虽然长得不漂亮,但是她家里比较有权势。秦东海在朱慧菲娘家的帮助下,才有机会走到今天,所以秦东海对他老婆朱慧菲是很害怕的。

    朱慧菲年轻的时候就不漂亮,这些年处优养尊,已经变成了一个中年肥婆,她是出了名的悍妇,而且非常善妒,哨牙就是打算利用这个朱慧菲来救张晴晴。

    按照哨牙的本意是立即去弄到秦东海家里的电话号码,然后打匿名电话给朱慧菲,说秦东海在学校里跟女老师乱来,那朱慧菲肯定要立马杀到学校来,那就能破坏秦东海的好事了。

    我听了之后摇摇头说:“这样不行,你也说了朱慧菲凶悍善妒,万一她把气撒在张晴晴身上怎么办?另外就是她来抓她丈夫乱来,如果在办公室里堵住了秦东海和张晴晴,那岂不是玷污了张晴晴的名声?”

    哨牙闻言错愕:“那要怎么办?”

    “修正一下你的方法。”我皱眉想了一下说:“现在差不多已经要下自习课了,你们几个去弄秦东海家里的电话号码,他是学校主任,电话号码很容易弄到的。然后你们打电话到他家里,通知朱慧菲,就说她儿子秦勇在学校打架,头破血流,伤得很严重,让她赶紧的来学校一趟,到时候朱慧菲肯定会去找秦勇和秦东海的,这样正好可以解除张老师的困境。←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大罗小罗和哨牙三个听完之后,都说我这个办法比较靠谱,于是他们三个立即去弄秦东海家的电话号码。而我也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宿舍大楼,在运动场一个偏僻的角落等着自习课下课……

    没多久,下课铃声就已经响了,无数学生嘻嘻哈哈的从教学大楼出来,我极力的盯着楼梯口,很快就在人群中看见了明媚动人的张晴晴,她脸上表情带着点犹豫,看了一眼教师办公大楼,轻叹了口气,然后朝着办公大楼走了过去。

    我知道她是去秦东海的办公室,准备跟秦东海商议如何给我处分的问题,我悄然的远远跟在她身后。

    张晴晴似乎在想东西,并没有发现跟在后方的我,她径直的走进了办公大楼,来到五楼最后边的一间办公室,这是秦东海的私人办公室。平时白天我没觉得什么,现在晚上我怎么看秦东海的办公室位置都很偏僻,如果秦东海晚上在里面乱来,如果动静不是很大,也没有人会发现。

    我躲在楼梯口处,只见张晴晴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秦东海带着一丝兴奋的声音:“张老师是吧,快进来。”

    张晴晴推门进去之后,我也轻手轻脚的走到房门外面,将耳朵贴在门上,想偷听里面的动静,预防不测。诧异的是,我没听到说话的声音,反而听到有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立即明白了,肯定是秦东海来查看外面有没人,我连忙躲到楼梯拐弯处,刚刚藏好,就看到秦东海鬼鬼祟祟的开了门,看看外面没人之后就缩了回去,把门重新关上,接着连窗帘也拉上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我心中猛然一惊,该不会是张晴晴为了我不被开除,而真的答应了这个老色鬼什么非分的要求吧?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外,重新偷听里面的情况,只听到张晴晴在说:“秦主任,我是来和你谈谈怎么处理陈瑜同学的事情,你又关门又拉窗帘的,什么意思啊?”

    接着就听到秦东海的声音:“嘿嘿,张老师,大家都是明白人,你应该也知道的,怎么处理陈瑜就是我一句话。”

    张晴晴说:“你刚才不是说重新考虑他的处分了吗?”

    秦东海笑呵呵的说:“张老师好像很紧张这个学生啊?”

    张晴晴:“他是我的小亲戚我当然紧张他了,说吧,你到底要怎么样才答应不开除他?”

    秦东海这下子卸下了伪装,开门见山的说:“如果要开除他,我只需打一个报告给校长就可以了,我想校长肯定听从我的意见。不过嘛,张老师不愿看到他被开除也可以,你只需要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

    张晴晴估计也意识到了什么,警觉的问:“什么要求?”

    秦东海嘿嘿的笑道:“我喜欢张老师很久了,如果能够有机会一亲芳泽,陈瑜打架那点小事,我是肯定不会和他计较的。”

    张晴晴听了愤怒的说:“无耻,我会把你的行为反应到校长那里!”

    秦东海冷笑说:“呵呵,你觉得就凭你三言两语校长就会相信你了?”

    张晴晴愣住,确实,秦东海在这学校已经干了二十多年,老资历了,没有证据校长肯定不会听信她话。

    秦东海小人得志的说:“怎么样张老师,是答应陪我一回呢,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陈瑜被我开除,你自己选吧?”

    张晴晴气得声音都有点颤抖了:“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人,滚开,我要出去。”

    在外面的我听到张晴晴没有屈服在秦东海的威胁之下,让我不由的松了口气。秦东海见张晴晴要走,估计是没想到到嘴的肥肉要飞走,竟然说:“你不许走!”

    估计这厮还拉住了张晴晴的手,因为张晴晴在惊呼:“你做什么,放开我!”

    秦东海狞笑说:“呵呵,别跟我假正经了,看你平日打扮就是个绿茶婊,今天我非办了你不可。”

    张晴晴羞怒的说:“放手,不放手我叫了!”

    秦东海得意的说:“叫吧,不怕丢脸你就叫吧。”

    我听到这里已经是急得不行,秦东海明显是那个上头了,他想对张晴晴用强,而此时此刻朱慧菲根本还没有出现,我当机立断掏出手机。我手机里有我们班几个老师的手机号码,上周我们生物老师请假了,秦东海来我们班上代了两天课,所以我也有他的手机号码。

    我退远一点之后,拨通了秦东海的手机号码,然后用一种惊慌失措的语气说:“老秦,大事不好了,我看见你老婆朱慧菲气势汹汹的杀到学校来找你了……”

    “什么?!”

    秦东海果然是很害怕他老婆的,听到我这话的时候,顿时吓得尖叫起来:“她来学校干嘛,还有,你到底是谁啊?”

    上周末在明月苑我跟秦东海和他几个教育局的朋友一起喝过酒,所以我知道秦东海好几个朋友的名字,所以我这时候随口报了一个名字,说:“我是徐爱平啊,老秦,嫂子看模样很愤怒呀,你是不是在学校干什么坏事呀?”

    秦东海这会儿慌了神,也没有能分辩出声音的真假,甚至连电话号码不是徐爱平的他也没有发现,反而是一个劲的问他老婆到哪里了?

    这时候张晴晴已经气呼呼的从办公室里摔门而出,她走到楼梯转弯处的时候,正好看见我拿在手机在讲电话,顿时愣住了,有点摸不着头脑的望着我。

    她刚想张口询问我怎么在这里?

    我连忙的在嘴边竖起一根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继续用手机忽悠办公室里的秦东海,说:“老秦,你老婆已经快到二中了,没事我挂了啊。”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拉着张晴晴赶紧走远。

    走到三楼,这层楼是老师的办公室,现在刚下自习不久,还是有很多老师坐在办公室里收拾东西,或者连夜备课做讲义,走廊外面还有一些搞卫生的学生,人渐渐的多了起来。

    张晴晴趁机甩开我的手,然后压低声音问我:“陈瑜,你刚才在干嘛?”

    我挠挠头,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张晴晴冷哼了一声:“你不说我也知道,刚才办公室里的那个电话是你打给秦东海的吧,也是你骗他说他老婆来了?”

    这时候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从楼梯口处上来,说要找她老公秦东海,我偷偷的对着那个肥胖的妇女努了努嘴,有点得意的说:“我可没有骗他,他老婆确实是来了。”

    张晴晴惊愕的望着我:“这些全是你弄出来的吗,为什么?”

    我低着头小声的说:“我怕秦东海会欺负你。”

    张晴晴闻言眼眸里闪过一丝异彩,不过很快的消失不见,她没好气的翻了下白眼,嗔怪的说:“笨蛋,万一秦东海发现你在背地里搞小动作,你就要完蛋了。”

    我犹豫了一下说:“他应该不可能会发现是我的。”

    我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秦东海已经发现了刚才的来电号码不是他老朋友徐爱平的手机号码,另外他这时候也想起刚才那个电话声音跟徐爱平的声音也有差异,他盯着手机屏幕上的通话记录号码,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下,然后立即拨打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号码,然后说:“张扬,你帮我查一个手机号码,看看这号码开户人的姓名是什么?”

    没多久,他朋友就给了他回复,秦东海一张脸变得非常的阴沉:“陈瑜是吧,好的,我知道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