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几个没有急着回宿舍,先是去附近黑网吧玩了个通宵,然后在天亮时分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寝室,连早餐都没吃就直接的躺下了。≮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一直睡到中午的时候,我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发现来电显示是张晴晴的手机号码,我连忙接通了电话,张晴晴声音有点平淡的说:“晚上回来吃饭。”

    因为上周的事情,张晴晴这几天见到我就是黑着一张脸,让我听怕她的,我已经打算好周末两天不回家,免得自讨没趣,但是没想到张晴晴今天居然会主动打电话来让我回家吃饭,这什么情况?

    张晴晴大概知道我不明白什么情况,就继续解释了一句:“其实今天是我的生日,本来我不打算过生日的,但是我爸妈要给我过。他们今天做了很多好吃的饭菜,打算自己一家人坐下来好好吃一顿饭,你今天不出现不合适,下午记得回来吃饭。”

    “恩恩,我下午一定会回来的。”

    挂断电话之后,我躺在铁架床上面想,昨天是唐安宁生日,今天是张晴晴生日,她俩的生日只相差了一天呀。接着我又想,这倒是个好机会,趁着张晴晴生日,我可以送一样礼物给她,或者能哄她开心一下,最少让她上周的气给消了,不然她整天见到我就故意扳着一张脸,很让人郁闷的啊!

    我身上还有几十块钱,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人也没什么钱了,我欠他们几个的钱还没还呢,所以也不能再跟他们要钱了,给张晴晴买生日礼物,只能自己想办法搞定。

    昨晚在网吧玩游戏通宵,哨牙几个现在还睡得跟猪一样,我没有吵醒他们,自己起床去洗漱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宿舍,准备去步行街的商店看看,能不能用少量的钱买到一样不错的生日礼物送给张晴晴?

    周末的步行街很是热闹,很多情侣手牵着手逛街,让我看得特别羡慕,然后心里又忍不住的想什么时候我能跟张晴晴手牵着手逛街,那就好了。

    我在周围几间礼物店逛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便宜的礼物,这里的东西都挺贵的,一根做工精致的胸针要两百多块钱,女士香水的话价格更贵,我身上仅剩的几十块钱根本就买不起。

    那些地摊货的小首饰倒是能买,但是张晴晴女神一般的存在,怎么可能会稀罕这种廉价地摊饰品,送给她估计她只会眼都不看就扔到一边去。

    在步行街晃悠了两个多小时,眼看已经快下午三点多了,差不多是要回家吃饭的时候,但是我还是没有找到合适送给张晴晴的小礼物。

    我昨晚通宵,今天上午只睡了几个小时,本来就有点睡眠不足,这会儿更加疲惫了,最后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了大街角落里的一家小礼品店。

    这家礼品店因为位置比较偏,加上规模又小,所以没什么客人进来看。店里只有一个四十来岁、满脸胡渣的大汉坐在收银台那里玩电脑,而且居然是在看那种小电影,这家伙也真够猥琐的,白天做生意也要偷偷看这个。

    他见到我进来也是微微抬头瞄了一眼,说:“想要什么自己随便看。”

    “哦”

    我在小商店了转了两圈,没找到合适的东西,有点儿气馁了,心想几十块钱估计买不得能哄张晴晴开心的礼物了,干脆还是别找了,直接去花店那里买一支玫瑰花送给张晴晴好了,就是不知道一支玫瑰花会不会显得有点儿寒酸?

    我正要走出小商店的时候,那个胡渣大叔见我满脸失落的样子,就忍不住开口询问:“喂,你到底要买什么东西,是不是没找到呀?”

    “不是,我想给人买一份比较有新意的生日礼物,可是因为手上的钱不多了,找不到合适的东西。≮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胡渣大叔抬头仔细瞄了我一眼,然后大大咧咧的说:“对方是女的吧?”

    我错愕的望着他:“咦,你怎么知道?”

    胡渣大叔一脸“老子能洞察天下事”的表情,跟我说:“你这种没钱还想泡妞的穷吊丝我见多了,你别误会,我没有歧视你,我说的是事实,你是不是想送礼物给女生追求人家?”

    “算是吧!”

    我没好气的看了这个胡渣大叔一眼,有点弄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胡渣大叔得意洋洋的说:“那你身上还有多少钱,或者我可以帮你解决小礼物的问题。”

    我看看这家伙穿着平凡,而且满脸胡渣,完完全全是个不修边幅的抠脚大叔,而且看他刚才还在用收银台的电脑在看那种小电影,我感觉他是个猥琐大叔,我对他选礼物的能力表示怀疑:“你行不行啊?”

    胡渣大叔一听我这话就不高兴了:“什么行不行,我老王阅女无数,对女人很有研究,选礼物讨女生喜欢这种事情对我来说简直是手到擒来。”

    我忍不住瞄了一眼收银台上的那台电脑,心想你整天看那种电影,当然很有研究了,不过这估计也是纸上谈兵,你这不修边幅的模样,现实里肯定不讨女生喜欢。

    虽然觉得这个猥琐大叔不是很靠谱,但他毕竟是开礼物店的,选一份比较有新意又不贵的礼物,他或许真的能办到,于是我就跟他说:“好,那你帮我选一份给礼物吧。”

    “行”胡渣大叔点了点头,然后问:“你身上有多少钱?”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将自己身上全部家当拿出来,只有五十四块钱了。

    “钱太少了”猥琐大叔摇了摇头,然后眼睛忽然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他说:“你这钱太少,买不了什么好东西当礼物的,所以挑选礼物的话只能从新意这一方面着手了。”

    “对对对,我也是这么想的,要有那种很有新意的礼物,至少能给她一个惊喜。”

    胡渣大叔猥琐一笑:“包在我身上,你先坐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说完,他就走出了收银台,在店里忙碌起来,只见他又是拿礼物盒子,又是拿彩纸、小彩带之类的东西,我坐在椅子上无聊的等了十分钟,他终于忙完了。

    “好了,礼物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担保你女朋友见了又惊又喜,如果她拆开礼物能够保持淡定的话,你回来找我赔钱。”

    胡渣大叔自信满满的将一个包装的很精美的礼物盒递给我,这盒子不大,大约比拳头稍小,我拿过来微微晃动了一下,听到轻微的响声,然后好奇的问:“大叔,里面装的是啥礼物啊?”

    胡渣大叔坏坏的一笑:“你别忙着知道,我觉得你女朋友见到这礼物,肯定会又羞又喜的,便宜你小子了。”

    我听得云里雾里,不过这时候已经三点多了,得赶紧回家,我一边讲礼物收好,一边的说:“行,你刚才说的话我记住了,如果这小玩意不好使的话,我回来找你赔钱。”

    胡渣大叔收了我五十块钱,我用剩下的四块钱坐公车回家。

    刚刚走进家门,就听看到厨房里传来一阵锅勺的声音,是我岳父张大贵在亲自下厨炒菜,张晴晴则穿着一条素白色的绣花连衣裙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电视。

    我岳母徐淑琴正在客厅那张摆满各种美味菜肴的大桌子上摆着碗筷,她原本笑眯眯的一张脸见到我进来,顿时沉了下来,没好气的斜了我一眼说:“回来的还真是时候,我不知道我们张家是到底是招了个上门女婿,还是招了个吃白食的爹!”

    张大贵这时候从厨房里端着一碟糖醋鱼走出来,他郁闷的看了一眼徐淑琴:“今天小晴生日,你就少唠叨两句,影响心情。”

    徐淑琴哼了一声说:“你嫌我影响心情,我还嫌他影响我的好心情呢……算了,饭菜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大家坐下来吃饭吧。”

    我们四个人相继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张晴晴笑靥如花,望着满桌丰盛的菜肴,她转头冲着张大贵甜甜一笑:“都是我最爱吃的菜,谢谢爸爸。”

    真会扮可爱,我在一边望着张晴晴的样子忍不住嘀咕,任谁都想不到,在学校里高雅成熟的张晴晴在家里居然会扮可爱。

    张大贵哈哈一笑,然后拿出一个红包递给张晴晴说:“我们家比较传统,所以生日礼物我就不买了,跟往年一样依旧是给你一个红包,祝你新的一岁也要快快乐乐平平安安。”

    徐淑琴也给了张晴晴一个红包,说了一些祝福的话。

    这时候,我也适时的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礼物小盒子,朝着身边的张晴晴递了过去,有点儿讨好的说:“晴晴,我也给你准备了一份生日小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因为上周的事情,张晴晴最近几天都不搭理我,现在见我居然给她准备了生日礼物,可能是觉得我挺有心的,终于对我露出了一丝笑容,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岳母徐淑琴第一次对我的行为表示赞赏,她斜了我一眼说:“这还差不多,记得给晴晴准备礼物。”

    张大贵哈哈一笑,跟张晴晴说:“晴晴,打开看看小瑜给你买了什么生日礼物?”

    张晴晴瞄了我一眼,可能也很好奇我给她买了什么礼物,于是她就撕开掉盒子上的彩纸,开始拆开礼物。

    彩纸里面包裹着的是一个比较精致的小盒子,我看得有点儿愣,看这盒子做工有点不不简单啊,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不过我感觉这五十元花得不亏,因为这个盒子估计就要二三十元了。

    张晴晴见到这个盒子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她笑眯眯的慢慢掀开盒子,可是刚刚掀开一半,她看到盒子里面的东西之后立即就愣住了,然后一张俏脸瞬间涨得跟西红柿一样红,眼眸羞涩中带着愤怒,愤怒中带着惊慌……

    我其实也不知道礼物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见到张晴晴这表情,也是感到奇怪,眼睛朝着张晴晴手里半打开的礼物盒子一看,然后顿时被吓了一跳。

    只见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粉红色的杜蕾斯套子!

    这个该死的抠脚猥琐大叔,我见到盒子里那崭新的小玩意,差点没从椅子上栽倒下去,这就是所谓送给女朋友会让她又惊又喜的礼物?

    张大贵和徐淑琴夫妇是坐在我跟张晴晴对面位置的,他俩倒是看不到盒子里的情况,两人还在好奇的问:“晴晴,小瑜送你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呀。”

    “没、没什么,一个很普通的小首饰而已……”

    张晴晴手忙脚乱的将那个直掀开一半的盒子盖上,然后趁着不经意的转头瞄了我一眼,那眼神简直是杀气凌然,看得我背脊骨都嗖嗖的发凉。

    “陈瑜,你的礼物不错,等下吃完饭我再好好的谢谢你!”

    张晴晴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而且她还故意将谢谢两个字咬重音,明显暗示等下再好好跟我算账。

    “不用谢……”

    我他妈的现在都想哭了,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