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哈哈,早有耳闻二中有个很漂亮的美女老师,今晚终于见到了。”

    一个高高瘦瘦,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笑眯眯的热情跟张晴晴握手,边上的秦东海忙不迭的介绍说这位是教育局的领导徐爱平。

    “徐先生,您好!早就久仰您大名了。上次您来我们学校开会,我见过你一面,不过错过了认识的机会。今曰再次见到,真是不胜之喜啊。”

    张晴晴最近指望这些人帮忙搞定自己职称的问题呢,连忙笑着跟对方打招呼。

    徐爱平紧紧握着美女的手,神色被恭维的有点儿自得,笑眯眯的说:“哪里哪里,我早听说二中有一位美女教师,今晚见面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张小姐远比我想象中要来得漂亮。”

    “哈哈,徐先生你真是过奖了。”

    张晴晴稍微跟对方握了握手,便想轻轻的把手抽回来,但对方握得好紧,这一抽竟然没有能将手抽回来。

    我在一边看见徐爱平紧紧握着张晴晴的手,脸上一付神魂颠倒的模样,让我心底忍不住感到不悦,忍不住挺身而出,装着愣头青不懂礼数的样子,朝着徐爱平伸出手,憨笑的说:“徐叔叔,您好,俺叫陈瑜。”

    徐爱平正借机握着张晴晴的手揩油呢,被我这站出来一打岔,不得不放开张晴晴的手,微微有点不悦的瞄了我一眼,原本笑眯眯的笑容收敛了起来,没有跟我握手,而是看似很随意的转头对秦东海说:“老秦,让服务员开始上菜吧,大家肚子也饿了。”

    “好的好的。”

    看来这个徐爱平挺有身份地位的,秦东海对他也显得比较恭敬,立即就转身将雅间门口的服务员叫进来,吩咐服务员说可以上菜了。

    我这时候像个傻子一般站在原地,准备跟徐爱国握手的右手还悬在半空中,对方根本就不鸟我,我只能很尴尬的将手收回来,心里除了感觉被羞辱的尴尬之外,还有一点愤怒,心想总有一天我要出人头地,把今晚丢的面子找回来。

    张晴晴看出了我的尴尬,她在边上轻轻的推搡了我一下,小声的说:“别愣着了,先坐下来吧。”

    几个人相继入座,因为早就点好菜的缘故,所以上菜的速度很快。秦东海今晚是下足了血本的,点的才都是一些贵菜,一品熊掌、清蒸石斑、干烧鱼翅等等。酒水只有两种,一种是极品五粮液,另外一种是茅台酒。

    酒菜上来之后,酒席正式开始,秦东海几个人和张晴晴边吃边喝,谈笑风生。聊聊教育界趣闻,说说最新时事,倒也欢快轻松,只有我坐在角落从头到尾没有说话,显得格格不入。

    秦东海今晚请张晴晴出来,当然不会只是吃一顿饭那么简单,吃了一会儿之后,他就开始端起酒杯,对着张晴晴大献殷勤,频频劝起酒来。

    无论从年龄还是身份而言,秦东海几个都算是张晴晴的前辈或者上级,所以张晴晴也没办法拒绝,对方每次敬酒她虽然是浅饮一口,但这可是白酒,次数多了之后,她也忍不住脸颊酡红起来了。

    秦东海和徐爱平几个人对视一眼,脸带得色,更加使劲的劝酒了。

    徐爱平这时候端起酒杯,笑眯眯的跟张晴晴说:“张小姐,来,我来敬你一杯。”

    连我都看得出秦东海这伙人想灌醉张晴晴,张晴晴自己那么精明,当然也能猜得到,她现在已经是酒微醺人微醉的状态了,再喝可能真要醉倒,于是她连忙摆手说:“徐先生,不行不行,我不能喝了。”

    徐爱平闻言脸色顿时一沉,眼睛也半眯了起来,微微不悦的说:“怎么,看来我在张小姐心里没什么分量啊,刚才秦主任敬酒你就喝掉了,现在我敬酒就不好使了?”

    张晴晴忙解释说:“徐先生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的话没说完,边上的秦东海就适时的站起来帮忙说情:“哈哈,老徐,张晴晴不是这个意思,谁的面子不给,老徐你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小张,赶紧跟徐先生喝了这杯,道个歉别惹徐先生不高兴了。”

    秦东海表面上像是在帮张晴晴说情,但最后还是回到原点,逼着张晴晴喝酒,而且这两个人很聪明,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软硬兼施,让张晴晴很难再拒绝。

    果然,张晴晴最后没办法,只能咬咬牙端起酒杯,勉强对徐爱平笑了笑说:“好吧,刚才是我失礼了,我现在重新敬徐先生一杯。”

    徐爱平这时候也重新展颜而笑,端起酒杯跟张晴晴碰了一下,哈哈笑道:“没事没事,我刚才也是跟张小姐闹着玩的,来,我们干杯。”

    张晴晴仰头喝干了那小杯白酒,瞬间俏脸更加红艳了,眼眸里也多了一层雾气,已经露出轻微的醉态了。

    但是秦东海一伙人却并不打算放过她,另外两位男客人也纷纷端起酒杯来给张晴晴敬酒,也学着徐爱平刚才那一套说辞,什么不喝就是不赏脸。

    张晴晴这次估计是真不能喝了,对方不停的劝酒,她极力婉拒,最后那两个客人都有点生气了。

    我望着秦东海几个大男人合起来欺负张晴晴一个女的,而且还是欺负我心目中的女神,再也忍不住了,刷的一声站起来,大声的说:“几位叔叔,我来替她喝吧?”

    一般情况,酒场上是允许代饮的,正也是一些老板喜欢带很能喝酒的手下去赴宴的原因。

    秦东海几个听说我要代张晴晴喝酒,一个两个都将目光移到我身上,徐爱平冷笑一声说:“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有资格跟我们碰杯喝酒吗?”

    我脸色又是一阵尴尬,张晴晴不着痕迹的拉了拉我衣袖,小声的说:“陈瑜,还是我自己喝好了,等下如果我喝醉了,你负责送我回家。”

    秦东海这时候正站在一边,他也听到了张晴晴嘱咐我的话,然后他小绿豆眼盯着我溜溜转动两下,忽然露出一个十分热情的笑容,笑道:“老徐,陈瑜是张小姐的小表弟,你可不能欺负他,既然他要帮张晴晴喝酒,那我们就跟他喝好了,出来吃饭喝酒最重要就是开心嘛。”

    徐爱平有点弄不明白秦东海为什么会赏脸跟我这个毛头小屁孩喝酒,只有我清楚秦东海的想法,这厮原本以为张晴晴是一个人赴约的,他如果能灌醉张晴晴,就有机会占便宜了。

    但是我的出现让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有我在的话,就算张晴晴喝醉了,也只能是由我来负责送张晴晴回家。

    于是,秦东海现在已经不急着灌醉张晴晴,他在灌醉张晴晴之前,想先把我这个碍事的家伙给处理掉,当然,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趁着现在把我灌醉。

    我端起酒杯,首先跟那两个向张晴晴敬酒的男子喝了两杯。其实我酒量不行,但现在已经是豁出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是一口干。

    两杯酒下肚,我脸就一片通红,经常喝酒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我酒量不行,连我身边的张晴晴都忍不住小声的跟我说:“陈瑜,你行不行,不行还是别要喝了。”

    徐爱平刚才跟张晴晴握手占张晴晴便宜的时候,被我硬生生的搅局了,他心底对我是很不爽的,这时候趁机说:“哈哈,女人不能说不要,男人不能说不行,陈瑜年纪轻轻,怎么会不行呢,来我们来喝一杯。”

    徐爱平端起酒杯要跟我喝,我趁着酒劲还没上来,现在很还喝,二话不说就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杯子,然后也是一口闷了。

    就这样,我几乎是杯来既饮,很短时间之内就喝了很多白酒,脸颊早就红红的,太阳穴和心脏砰砰的快速跳动,脑袋也晕晕沉沉的……

    秦东海几个人虽然是酒场老将,如果是慢慢喝的话,他们估计每个人都能喝一两斤,但现在因为频频跟我碰杯,喝得太快,让他们也有点承受不了,一个两个都有醉意了。

    当然,最惨的是我,我根本就不会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猛喝,开始酒劲没上来的时候不觉得什么,现在酒劲疯狂的涌上来,我立即就趴在桌面上醉倒了。

    迷迷糊糊之中,我不知道趴在桌面上醉了多久,重新有点意识的时候,微微睁开眼睛,发现桌面上一片狼藉,已经有七八支空白酒瓶了,感情我刚才醉过去的时候,张晴晴跟秦东海几个人又喝了不少。

    我现在脑袋昏昏沉沉的,眼睛几乎迷成了一条线,趴在桌面上观察了一下周围。

    秦东海几个人满面红光,已经有几分醉意,张晴晴更是粉面酡红,眼神迷蒙,摇摇欲坠,处于就要醉倒的边缘了。

    “我先去趟洗手间。”

    张晴晴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出了雅间,去上洗手间。

    这时候包厢除了醉倒的我之外,只剩下秦东海和徐爱平几个人了,徐爱平这时候拍拍秦东海的肩膀说:“老秦,这女的要不行了,我们几个老友今晚可是出足了力帮你的忙了,剩下的你自己搞定啊。”

    “哈哈,今晚太谢谢老徐你们几个帮忙,我垂涎这女的很久了,今晚终于有机会了。”

    秦东海一边谢谢几个朋友,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装,从瓶子里拿出一颗小药瓶,然后扔进了张晴晴的那杯白酒里,药片很快就融在了酒水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这时候是人醉心不醉,从眼缝中看到秦东海居然在张晴晴的酒水里做手脚,顿时一股怒气从心底蔓延起来。

    这时候,张晴晴回来了,她估计是刚刚洗了把脸,整个人显得精神了一点儿,她望望还是趴在桌面上的我,然后跟秦东海几个说:“秦主任,小瑜醉倒了,我们也喝的差不多了,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秦东海笑眯眯的说:“那好吧,我们喝完最后这杯酒,就准备散场吧。”

    说着,他跟徐爱平几个人都端起了酒杯,张晴晴则端起了那杯被动了手脚的酒水,仰头欲喝。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