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最后,我头破血流的被哨牙搀扶着离开饭馆,去看医生。

    郑展涛和倪霸两帮人倒是没有急着走,都留在饭馆里吃饭喝酒,这次是和头酒,既然谈妥了当然要大家都坐下来喝上两杯,才表示矛盾消除。

    这顿和头酒的钱最后还是落在了我头上,加上我去门诊看医生,一共花费了将近两千块钱。

    这笔钱大部分都是哨牙替我先垫付的,还有一部分是我向另外两个室友大罗小罗两兄弟借的,事情发生成这样子是我所预料不到的。

    我头上包着白色绷带,口袋里揣着四处筹借来的两千块来到怡园饭店的时候,秦勇他们刚刚酒足饭饱,看见我过来给他们买单,这厮立即倍感面上有光,他得意洋洋的望着我说:“嘿嘿,筹到钱过来给我们买单了?你好像还没吃饭吧,里面还有我们吃剩的剩饭剩菜,你买完单之后进去吃一点儿,毕竟你自己掏的钱,别浪费啊,哈哈哈……”

    秦勇一伙人哈哈大笑的张扬而去,其实他们这些人当中有不少人家里经济条件是不错的,这种三四百块钱一桌的饭菜平日叫他们吃他们都未必会吃。

    但是今天这几桌酒菜表面说是和头酒,其实准确的说应该是赔罪酒。

    一个高一的学生得罪了他们,最后导致要摆下酒宴谢罪,才获得他们的原谅。这让他们这群叛逆少年面上倍感有光,很争面子,估计回到学校之后也免不了四处吹嘘。

    秦勇那伙人走了之后,郑展涛嘴里叼着牙签,带着火鸡等十来个手下也跟我告辞。

    郑展涛拍了拍我肩膀,喷着酒气说:“阿瑜,事情哥已经帮你搞定了,你也不用谢我,要不要跟我混,你回去好好想一想再给我答复。”

    说完,郑展涛一伙人说说笑笑的上了他们那辆破面包车,开车走了。

    我面色铁青的目送秦勇和郑展涛两伙人离开,心理很不是滋味,同时也弄不明白。我已经够狠了,不但对秦勇狠,而且对自己也狠,但为什么偏偏行不通,最后要花如此大的代价,才打发掉秦勇?

    望着他们成群结队张扬而去,我再看看自己周围,只有一个身材瘦小的李金玉陪同在我身边。

    我忽然明白了,他们之所以那么拽,之所以能欺负我,除了他们比较嚣张霸道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他们人多势众。无论是秦勇还是郑展涛,身边都有一群兄弟,而我身边只有一个胆小怕事的哨牙。

    原来,一个人要厉害,除了要够狠之外,还要有一群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啊!

    哨牙见我买完单之后就直愣愣的站在原地不说话,脸色铁青,他有点担心的小声问:“陈瑜,你没事吧,两千块钱而已,就当作是破财消灾了。”

    两千块钱几乎是张家给我大半年的生活费了,我勉强的笑了笑,说:“我没事。”

    哨牙跟我都没有吃晚饭呢,这家伙看看大厅里秦勇那些人吃剩下的饭菜,其中有些饭菜是没怎么吃过的,他忍不住跟我说:“陈瑜,咱两还没吃东西呢,要不要先坐下来吃点再走,反正钱都掏了,不吃白不吃。”

    “不吃,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况且这些东西是秦勇那混蛋吃剩下的,我宁死不吃。”

    哨牙蛮意外的瞄了我一眼:“没看出来你还骨气的,上次在宿舍你还不是吃被秦勇踩过的点心。”

    我说:“那点心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意义不一样。”

    哨牙肚子鼓鼓的叫了两下,说:“那你说咋办吧,咱们都没吃完饭呢,我身上是一毛钱没有了。”

    “我这里还有刚才收银员找回来的几十块零钱,走,咱们把大罗小罗两兄弟也叫上,一起找个路边摊吃宵夜去。”

    大罗和小罗两兄弟因为是乡下农村人,为了节省钱,他们周末都是留在学校宿舍住,不回家的。我跟哨牙就先回学校跟他们俩兄弟聚合,然后四个人一起去平江街大排档吃宵夜。

    平江街是有名的大排档,这里桌子是脏了一点,还是路边摊,卫生也没有那么讲究,甚至连像样的洗手间都没有。但是这里虽然诸多缺点,但有一样好处就是物美价廉,炒面五块钱一份,炒螺十块钱一份,皮蛋瘦肉粥也是十块钱一份,山城啤酒是一块五毛钱一瓶。我们几十块钱点了不少的东西,还能要上几瓶山城啤酒。

    我从小到大很少喝酒,只要一喝酒脸就会红那种,酒量贼差。但是今天无论少哨牙,还是大罗小罗两兄弟都给予了我不少的帮助,我对他们三个很感激,心中已经将他们当做可以依赖的朋友,所以主动端起酒杯:“哨牙,大罗小罗,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们了,如果不是你们帮我筹钱的话,我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收场呢,以后你们就是我陈瑜的兄弟,干杯。”

    “嘿嘿,为了我们之间的友谊干杯。”

    哨牙早就当我是朋友了,毫不犹豫的端起了酒杯。

    大罗小罗两兄弟跟我的感情不是那么深,但他们心里还是把我当朋友的,不然也不会借钱给我,于是也端起了酒杯,憨厚的说:“干杯。”

    我一口气喝了一大杯啤酒,瞬间脸就红了。

    哨牙几个酒量还可以,属于那种能喝两三瓶啤酒的那种,比我厉害多了,所以见我只喝一杯啤酒就脸红,一个两个顿时乐了,都开始笑话我酒量逊。

    可能是因为酒精作用吧,我整个人也有点儿亢奋起来,话也渐渐的多起来,第一次觉得跟几个室友好像有很多话聊不完是的。

    我们一边喝酒吃宵夜,一边胡侃,不知不觉已经一支啤酒下肚。

    哨牙只是微微有点儿脸红,大罗小罗两兄弟则是面不改色,变化最大的是我,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我们聊着各种话题,但和所有男生们聊天的话题一样,聊得最多的是两个话题,一个是游戏,另外一个是女人。

    我们不知不觉聊到了班上的女生,大家纷纷议论说哪个女生比较漂亮。

    大罗和小罗两个毫不犹豫的说是美女班长唐安宁最漂亮,因为唐安宁身材苗条,脸蛋精致,家里虽然很有钱,但打扮的一点也不张扬浮夸,平日戴着个粉色的小发夹,非常清纯。

    哨牙这货大约是平日私底下看了不少那种小电影,所以喜欢身材比较好的女生,他不赞同大罗小罗两兄弟是说法,振振有词的说他觉得唐安宁的同桌徐捷最漂亮。

    其实徐捷我印象深刻,她是唐安宁的同桌兼闺蜜,长相不算很漂亮,只能算长得蛮清秀,但是这个女生身材发育超级好,尤其是胸部,更是傲视全班女同学,无人能敌。

    大罗小罗和哨牙三个就围绕两个女生展激烈的讨论,最后能吵出个结果,就都把目光移到我身上,哨牙大声的说:“陈瑜,你来说说看,是唐安宁漂亮,还是徐捷完美?”

    我正准备说话,身上的手机却响了,拿出来一看,赫然是张晴晴打来的,吓得我连忙让哨牙几个不要说话,然后一边走远点,一边接通电话,有点儿忐忑的问:“喂……”

    手机里传来张晴晴冷冷冰冰的声音:“陈瑜,你长脾气了啊,周末不回家,居然还跟我玩起失踪是不是?”

    我连忙说:“不是,我跟几个同学在宿舍谈功课,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晚了,所以我打算周末留在学校住,没问题吧?”

    张晴晴冷哼了一声:“谁管你住在哪里,不回来更好,自己注意安全吧。”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虽然张晴晴对我的语气还是那么的拒人千里之外,但是她冷冷冰冰的态度中,我还是从她语气里感觉到了一丝平日没有的关心,如果是一个月之前,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注意安全的,这个轻微的态度转变,让我忍不住受宠若惊。

    挂完电话之后,我回到座位上,哨牙几个还在争论不休。

    哨牙拉着我说:“陈瑜,你来评论一下,是唐安宁那种女生漂亮,还是徐捷那种好身材的女生才算标准美女?”

    我可能是因为多喝了几杯的缘故,说话有点可无遮拦起来,就情不自禁的说:“你们懂个屁,我们班最漂亮的不是班长唐安宁,也不是徐捷……”

    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齐齐错愕的望着我,问:“谁啊?”

    我嘚瑟的喷着酒气说:“当然是我们的班主任张晴晴了。”

    “张晴晴!”

    “班主任!”

    哨牙和大罗小罗三个家伙闻言眼睛顿时一亮,然后都兴奋不已的说张晴晴大概是他们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不但脸蛋漂亮身材好,而且更难得是她身上那股妩媚气质,让人见了就有冲动的念头。

    哨牙因为是留级生,所以对学校里的事情蛮了解的,他立即又说:“张晴晴是很漂亮,可惜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

    我闻言一愣,心想张家招我当上门女婿的事情,难道让哨牙给知道了?

    我忍不住瞄了哨牙一眼,问:“哨牙,你说啥?”

    哨牙愤愤不平的说:“我是说学校里那个秦主任,据说跟张晴晴有一腿,这不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吗?”

    我闻言心底陡然难受起来,连忙问:“哨牙,秦东海那老秃真搞过班主任了?”

    话音刚落,哨牙和大罗小罗三个人脸色忽然一变,都望着我身后,惊慌失措的喊了一声:“张老师。”

    我还没发现不对劲,犹自在急躁的说:“我当然问的是张晴晴老师,她真的被秦东海那老家伙搞过了?”

    这时候,我身后响起一个跟冰一般冷的声音:“陈瑜!”

    “嗯?”

    我闻言情不自禁的回头一看,然后顿时吓呆了,只见一个穿着素白色连衣裙的大美女,手里拎着两个购物袋,赫然是张晴晴。

    张晴晴那张漂亮的脸蛋已经扭曲的不像样了,正在愤怒的瞪着我。

    “张晴晴,不对不对,张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见到张晴晴的时候,吓得一张脸都白了,这时候才发现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别克英朗,是张晴晴平日开的车子。估计她刚刚在商场购物回来,开车经过这里的时候,碰巧见到在街边大排档吃宵夜的我,就停车下来看看,没想到刚好听到我在议论她的事情。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