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哨牙是个急性子,说现在是放晚学时间,郑展涛应该在宿舍,我们正好可以去找他。

    我和哨牙一起过去了,来到郑展涛的那间寝室。几个高二的男生围在一起扎金花,一边玩牌一边抽烟,满屋子的乌烟瘴气。

    其中有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子,梳着大背头,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脸上带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不过他的笑容给人的感觉很虚伪,我见到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名词是“笑面虎”。

    哨牙冲那“笑面虎”毕恭毕敬的喊了声“涛哥”。

    郑展涛抬头撇了我们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玩牌,嘴里不经心的问:“有事儿?”

    哨牙拿出一包五叶神香烟,先给宿舍里的人都递了一圈,然后才跟郑展涛说明了来意。

    郑展涛听了之后,表情有点意外,抬头看了我一眼,问:“你就是那个陈瑜?中午就听说有人把秦勇那小崽子给揍了,原来揍他的人是你呀?”

    我点点头说:“嗯,他从开学第一天开始就欺负我,我今天被他逼急了就给了他一下狠的。”

    郑展涛这人倒挺好说话,说秦勇那小子最近在学校里很是嚣张,他早看不顺眼了,这次他给我出头,等周末放假了就把秦勇约出来谈谈,是干架是谈和都可以。←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涛哥愿意出面撑我,我当然是喜出望外,连连道谢,郑展涛笑眯眯的盯着我说:“谢什么,我看你小子不错,连秦勇都敢弄,有点胆量,以后跟我吧。”

    我终于明白郑展涛为什么会这么好说话,二话不说就表示要替我解决问题,原来是见我连秦勇都敢揍,想收我当他的小弟了。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婉拒说:“涛哥,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好好念书,然后考个好的大学。”

    我不想跟郑展涛混,这想好好读书只是其一,还有一点就是郑展涛这人看起来笑眯眯的,很好说话,但眼神不是那么的单纯,一看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这种人心计深,认这种人当老大没安全感。

    郑展涛见我没答应当他小弟,脸上笑容虽然不变,但眼神却冷了几分,嘴上依旧很客气的说:“没事,你再考虑考虑。”

    我跟哨牙再次跟他道谢,才一起离开。

    回到寝室,哨牙就责怪我是榆木疙瘩不知道开窍,说我不该拒绝涛哥,还说得罪了他,可能就不帮我的忙了。

    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只想好好读书不想瞎混,其实我内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奢侈的念头,就是希望我能考上一所重点大学,通过这一途径改变自己是小吊丝的命运,或者以后能出人头地,配得起张晴晴也不一定。←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只想好好念书,不想瞎混。

    第二天是星期五,秦勇终于来教室上课了,额头上贴着两块OK绷,看来昨天我那汽水瓶只是气势惊人,其实造成的伤害不是很严重。

    秦勇原本正跟几个同学在嘻嘻哈哈的聊天,但见到我跟哨牙进来的时候,一张脸顿时就沉了下来,脸色非常难看。

    打架就这样,占了便宜的一方就时时刻刻害怕对方什么时候回来报仇,我现在就是这个样子,见到秦勇的时候心里挺虚的,生怕对方不顾三七二十一,一伙人直接在教室里打我。

    让我意外的是,一向脾气暴躁的秦勇这次居然没有急着出手,他只是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过来,冷笑的说:“听说你跑去抱郑展涛的大腿了?”

    我闻言有点意外,郑展涛昨天晚上虽然口头答应会帮我出头解决这件事,但我没想到郑展涛的动作会这么快,居然真的立即就找秦勇了。

    秦勇冷笑的说:“郑展涛约我今晚放学之后,去怡园饭馆跟你们谈谈。行,今晚我们会出现,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谈。”

    说完,秦勇带着他几个手下就张扬而去,看样子他们又要翘课了。

    我听得一头雾水,有点错愕的问身边的哨牙:“李金玉,秦勇刚才说的什么怡园饭店?”

    哨牙小声的跟我解释说:“我刚才忘记跟你说了,事情是这样的,一般如果两帮人起了纠纷,避免整天打架,双方会约定一个时间,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争取将事情谈妥解决掉。涛哥已经答应替你出头,还约了秦勇那伙人今晚放学之后到附近的怡园饭馆坐下来谈,他早上叫我通知你一声的,我刚才忘记将这事告诉你了。”

    和头酒我知道,为了解决纷争而设的酒宴,但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到时候,这和头酒谁来买单啊?

    哨牙听完我的顾忌之后,顿时就囔了起来:“陈瑜,现在是你闯了祸,涛哥替你出头已经算是看得起你了,难道还要涛哥帮你掏钱不成?”

    我虽然觉得哨牙说得有理,但是心里总不是滋味,我就是因为不甘心被秦勇勒索,才反抗打了他。现在好了,为了摆平这事情,我还是得花钱来解决,甚至要花更多的钱。

    哨牙见我脸色有异,大概猜到了我为难的地方,就说:“如果你身上的钱不够用,我卡里还有五六百块钱,都先借给你。”

    我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下来,现如果现在我临阵反悔的话,不但和秦勇的问题谈不拢,而且郑展涛也要不爽我。毕竟他已经答应替我出头,我退缩的话,郑展涛肯定丢面子,到时候不单秦勇要收拾我,连郑展涛也要来找我麻烦了。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放学,今天是星期五,也迎来了开学第一周的周末假期,所以同学们的都很兴奋,一个两个嘻嘻哈哈的收拾课本,准备回家了。

    这时候,郑展涛一个小弟过来告诉我,涛哥他们一伙人已经在校门外等我了。

    我和哨牙两个连忙跟他出了学校,果然见到学校门口马路边上,停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有七八个流里流气的高中生蹲在路边抽烟,看见有漂亮女生经过,就轻浮的冲人家吹口哨,吓得那些女学生赶紧的走开。

    为首的那个人正是郑展涛,他穿着一件衬衫,胸口的扣子故意没扣好,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左胸口纹身,看着还真有几分气势,怪不得能在高二年级里面混得风生水起。

    我和哨牙几个走过去喊了声“涛哥”,郑展涛眼睛一眯,面露笑容,一把搂过我的肩膀,异常亲热的说:“小老弟,我已经帮你把秦勇那小兔崽子约出来了,你那点小事,哥帮你摆平。”

    我自然是感激的连连道谢,郑展涛笑眯眯的叫大家上车说话,十多个人硬是挤上了那辆破面包车,郑展涛亲自开车,还让我坐了副驾驶位置,让我很是受宠若惊。

    他一边开车,一边叼着烟漫不经心的问我:“对了,哥们儿,我前两天的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瞄了他一眼,郑展涛还惦记着收我当他小弟呀,委婉的拒绝说:“涛哥,我家里条件不好,我来二中,就想好好读书考大学,所以请涛哥您谅解。”

    郑展涛听到我再次拒绝他的邀请,面上的笑容虽然没变,但眼睛里明显有了一丝不悦。他还没说话,他那群坐在后排的兄弟就不乐意了,有一个剪着子弹头的家伙直接冲我骂了起来:“你麻痹的,给脸不要脸是不?”

    “火鸡!”郑展涛回头瞪了那个子弹头一眼:“好好的给我窝着,没人叫你说话。”

    火鸡哼了一声,恨恨的瞪了我一眼,不再说话。

    郑展涛一边开车,一边斜觎了我一眼,说:“陈瑜,你再考虑考虑,到时候再答复我。”

    郑展涛对我的称呼都已经悄悄改变了,我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他语气中的不悦,坐在我后面的哨牙也不停的翻白眼,明显觉得我不知好歹,其实他不知道我真的不想混,我只想认真念书。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