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哨牙,不用担心,办法比困难多,总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的。”

    我嘴上安慰着李金玉,心里想的却是今晚在医院里遇到那个社会混混说的那番话:遇到难搞的人,你就要跟他搞到底。遇到凶的人,你就要比他还要凶。不然的话只会一辈子被对方骑在头上欺负,做人就要狠。

    秦勇一再二二再三的欺负我,我决定我不会再忍受他的欺负了,他勒索我的钱,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他的,我还要他知道,我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哨牙从我的眼神好像瞧出了什么端倪,他吃惊的望着我说:“陈瑜,你该不会是想跟秦勇那帮人硬刚吧,你斗不过他们的。”

    我咬咬嘴唇说:“他可以欺负我,但是我会让他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第二天上午,跟平日一样上课,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

    体育老师让我们列队跑了几圈操场,然后就让我们自由活动,同学们打球的去打球,在球场边上台阶坐着休息的休息。哨牙这家伙身子比较单薄,跑了几圈操场就累得气喘吁吁,拉着我去小卖部买水喝。

    哨牙要了一瓶冰红茶,我看了一下冰柜里琳琅满目的饮料,目光落在那种玻璃瓶装的芬达橙汁汽水上面,心底忽然有了一种想法,于是毫不犹豫的买了一瓶芬达汽水。

    我跟哨牙两个就在小卖部外的桌子边坐下来喝饮料,休息了一会儿,下课铃响了。

    “下课了,我们回宿舍吧。”

    我一边跟哨牙打招呼,一边轻轻的将那个手臂粗的芬达汽水瓶塞进裤兜里,然后朝着远处的男生宿舍走去。

    哨牙注意到了我藏汽水瓶的动作,他错愕了一下,然后急步追了上来,疑惑的小声问:“陈瑜,你顺走人家的玻璃瓶干嘛?”

    其实,这种芬达汽水是两块钱一瓶,不过只能在小卖部喝,喝完之后要把玻璃瓶留下的,这瓶子供货商要跟小卖部回收的。所以,哨牙见我拿走玻璃瓶,才会忍不住感觉不解。

    我看了哨牙一眼,平静的说:“我发现这玩意挺好使的,搁在桌面上不显眼,拿起来还能当武器。”

    哨牙听完只有一脸惊恐的望着我:“你真的要跟秦勇干架?”

    我看了哨牙一眼说:“他不是说威胁我要赔他一千块钱吗,还说如果我不给钱就要让我在二中呆不下去。今天他不来整我则罢,如果来了,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哨牙害怕的说:“秦勇是留级生,在学校里有很多朋友的,就算在学校外面也认识不少人,你跟他对着干,下场会很惨的。我建议你还是想办法凑一笔钱,破财消灾算了。”

    “我没钱。”

    说完,我大步朝着宿舍大楼走去。

    刚回到宿舍洗了把脸,我跟哨牙还没来得及去食堂打饭,寝室门就再次被人砰的一脚踹开了。

    鱼贯进来四个人,为首的一个家伙剪着短碎发,左边耳朵上戴着银色耳钉,身穿花衬衫和一条花颜色的五分裤,脚上一双安踏运动鞋,他脸色倨傲,眼睛习惯性的半眯着,看人的时候那眼神格外像野狼,充满了侵略性。

    哨牙一见到这人顿时就有点儿慌了,唯唯若若的喊了声:“勇哥。”

    秦勇身后还有三个同伴,都是我们班上的男学生,三人的外号分别是:大头佛、柱子和皮猴。

    大头佛三个人一进来就将寝室门重新关上,然后好整以暇的抱着双臂站在一边,目光都落在我身上,那眼神就像是看砧板上的一块肉。

    秦勇没有搭理哨牙,他目光先是在周围环视了一圈,然后大大咧咧的在我那张下铺床坐了下来,一边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我扔在床上的两本书籍,一边用眼角瞄我,淡淡的问:“陈瑜,赔我医药费的那一千块钱,你准备好了吗?”

    “没有。”我虽然已经做好的最坏的打算,但面对秦勇几个坏学生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紧张。偷偷的瞄了一眼被我搁在床脚下的那个芬达玻璃瓶,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汗。

    秦勇这时候看见了我床头和书本放在一起的那盒精装米旗蛋挞,随手打开了点心盒子,直接拿起一块蛋挞,张嘴就咬了一口,然后一边咀嚼一边不满的说:“是一时间拿不起这么多钱吗,那你弄到了多少?这周先给五百,剩下五百下周再给我也不是不行,我这人挺好说话的。”

    我见这家伙居然拿张晴晴买给我的蛋挞吃,瞬间就有点愤怒了,这点心我自己都舍不得吃,没想到居然让这家伙先吃了。

    我强忍着怒气说:“你没有听清楚吗,我没有钱,即便有钱也不会给你。”

    秦勇咀嚼点心的动作嘎然而止,估计完全没想到我会一点都不买他的账,他以为我肯定很害怕他,无论如何都会弄点钱来给他的,现在我这态度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你玩我?”

    秦勇经过最初的一秒钟错愕之后,脸色迅速变成铁青,他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拿起我那盒蛋挞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狠狠的一脚踩在蛋挞盒子上,咬牙切齿的的指着我鼻子说:“小比崽子,给你脸不要脸是不是……”

    我望着地上被秦勇踩得一塌糊涂的蛋挞,心脏就像被人狠狠用脚踩碾一样的难受,一股怒火从我心底蹿升了起来,让我整个人都暴戾了起来。

    “给你爹!”

    我一声怒吼,伸手抄起芬达汽水瓶,朝着秦勇脑门上狠狠的砸了过去。

    汽水瓶着实是个好武器,我一下砸在秦勇的脑门上,汽水瓶被砸的四分五裂,只剩下半截留在我手里。秦勇“啊”的惨叫一声,捂着脸跌坐在地上,殷红的鲜血不停的从他捂着额头的指缝中渗出来……

    “叫你他妈的欺负我!”

    我一击得手,犹自不解恨的飞起一脚,直接把秦勇给踹翻了。

    “勇哥!”

    “老大----”

    “弄死这小子!”

    大头佛、柱子和皮猴三个见秦勇被我偷袭,都是惊怒交加,一个个撩起衣袖要过来帮忙揍我。

    我将手中的剩下的半截汽水瓶对着他们一指:“不怕死就尽管来。”

    大头佛三个没想到我会变得如此凶悍,一个两个都有点迟疑了,最终他们三个还是很顾忌我手中的半截汽水瓶,没敢上来干架,只是将地上的秦勇给搀扶起来。

    秦勇额头上破了个口子,现在已经满脸血污了,不过神智还很清醒,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脸色狰狞的要过来跟我拼命。

    他三个手下连忙扯住他,大头佛说:“勇哥,你额头上流血很厉害,还是先去止血吧,这小子回头再收拾他。”

    秦勇其实也有三分估计我手中的半截汽水瓶,他在三个手下的拉扯下没有强行冲上来跟我干架,而是恨恨的说了句:“你小子走着瞧,我绝对会让你在二中混不下去的!”说完由三个小弟搀扶着走了。

    秦勇几个人前脚刚走,大罗和小罗两兄弟就回来了,见到满地狼藉的寝室,大罗目瞪口呆的望着我说:“陈瑜,你跟秦勇干架了?”

    “他逼我的。”我扔掉那半截汽水瓶,蹲下身去,小心翼翼的将那些被秦勇践踏过我蛋挞逐一捡起来。

    哨牙在一边抱怨说:“点心都被踩脏了,你还捡什么?还是想想这事情怎么收尾吧,我都叫了你不要跟秦勇硬刚了,你偏偏要跟他干架。这下子好了,他肯定会找人来收拾你的,我看你还是准备转校吧,二中估计你待不下去了。”

    大罗和小罗两兄弟没说话,有点惋惜的看着我。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将地上散落的蛋挞一个个捡起来,望着这些脏兮兮的蛋挞,心里有点难受,因为毕竟这是张晴晴亲手给我买的点心,就这样被糟蹋了。

    迟疑了一下,我拿起一个比较完整的蛋挞,走到阳台的水龙头那里,用清水洗了一下,默默的咬了一口蛋挞,慢慢的咀嚼着,一种苦涩的味道涌上我的心头。

    我最后慢慢的吃完了这只蛋挞,不是因为浪费不浪费,而是因为这份屈辱,我把它全部咽下去,这份酸楚我要死死的记在心头上,以后永远都不要忘记,如果我连张晴晴送给我的这份小礼物都守护不好,我有什么资格守护她?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