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战辽东

    一秒记住【09小说网www.09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封来自张家湾汇报贸易情况的密信,说破天儿也与紧急军务沾不上边儿——董浩然拿着丁以默的那封信百思不得其解,这其中到底能有什么紧急军务呢?

    他却不知道,这封信本不是军务处的,而是应该送到商务处才对,可小珠儿进门时摔了信匣,慌乱中塞错了信匣子,所以才会到了他的手中。【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后,董浩然注意到了信末,也就是丁以默断然拒绝楚凡提议的那段话。

    这段话好生蹊跷,什么叫“不忍言之事”?董浩然下意识地搓起了下巴——这是跟他师父学的——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

    虽然没看到去信,但从这回信中董浩然能猜出自家师父是在劝丁以默搬离通州,而原因便是有件大事儿即将发生。而且这大事多半跟饥荒、瘟疫或是战乱有关——不忍言之事,那可不就是人力无法阻止的波及众人的天灾人祸吗?

    战乱!

    董浩然眼睛猛地眯了一下,难道师父信中说的是这事儿?也只有这事儿能跟军务处沾上边!

    盯着那密信看了好一会儿后他又缓缓地摇了摇头。一来这战乱可不像饥荒和瘟疫说来就来,大明承平已久,北京又是京畿重地,要真有战乱的苗头,丁以默绝不可能说什么“未见其端倪”——这帮子商贾嗅觉最是灵敏,哪会明知有危险还不躲开?这其二便是外书房乃是情报汇集之地,若北京城真有战乱的苗头,自己不可能一点风声都听不到。

    可如果不是战乱而是饥荒或者瘟疫,这封再平常不过的商务密信怎么会交到军务处来?

    搓着下巴董浩然站了起来,小大人一般踱步沉思。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师父这句话早已深深印入了他的脑海中,反复捋了几遍之后,他越来越倾向于师父这句暗示就是指的战乱!

    “当其他所有假设都被证伪之后,最后一个无论看起来多么荒谬也必然是事情的真相!”这句话曾给董浩然巨大的冲击,今天遇到的这事儿正是验证这话的绝佳机会了。

    想到这里,董浩然猛地抓起案上密信,兴冲冲朝楚凡的办公室而去。

    “嗞~~”

    刚一进门,董浩然便被自家师父手中腾起的那团火苗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却见楚凡捏着根寸许长的木棍,腾腾烈焰正在那木棍的一端欢快地跳跃着。

    “不错!这就是火柴!”楚凡笑吟吟地瞟了他一眼后,连连点头对身边笑开花了的灵虚子道,“道长,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把火柴给倒腾出来……有了这个,将士们再不用成天同那要死不活的火折子怄气,火折子?该扔喽!”

    火柴?

    董浩然立刻反应过来了,不用说这又是自家师父发明出来的新玩意儿——当然楚凡现在不用亲自动手,只需要把思路和方向告诉邋遢道人之类的手下,后者自然乐颠颠地回去张罗原料、研究步骤、付诸试验,之前好些发明都是这么倒腾出来的。【零↑九△小↓說△網W wW.09 Xs.coM】

    虽说看得太多,董浩然对自家师父早没了先前那惊为天人的惊讶和崇拜,可他还是有一事想不明白:自家师父那脑子到底是什么做的?怎么就能变着法儿想出那么多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新鲜玩意儿?而且这些玩意儿还都是些让居家过日子变得更舒服更惬意的,比如那个什么沙发、什么席梦思,还有那什么羽绒大氅。

    今儿又来个火柴,听起来像是生火的物件儿,也真亏师父想得出来。董浩然一边啧啧称奇,一边蹭到了两人身后,果然在师父的书案上看到了一个小竹筐,竹筐里满是寸许长的小木棍,一根根用麻布裏着,和他师父手中的一模一样。

    好奇心驱使下,他向那竹筐伸出手去,准备拿一根儿出来好生端详一下,手还没碰到木棍呢,就听身后传来重叠的两声暴喝,“小心!”

    董浩然吓得一哆嗦,闪电般缩回了手,眼中流露出一丝惊慌和恐惧,却很快就恢复成了那个波澜不惊的小大人——楚凡对他们这些童子营的弟子一向都是和颜悦色,极少发脾气,更不会蛮不讲理乱训人;自己不过一时莽撞而己,有甚大错?

    “董小哥”,灵虚子抢步上前,小心翼翼拈起一根打开麻布,指着木棍一端那红褐色的圆头道,“此物由黄磷、硝石及盐卤混合而成,稍一摩擦即能自生出火,最是暴烈。小哥可不敢随意把玩,恐酿大祸!”

    “不错,”楚凡点点头接着他的话道,“道长,这火柴虽制出来了,可却不易携带,使用自然也大受限制,还需进一步改进呀。”

    “却该如何改进呢?”灵虚子拈着那颗“原始火柴”好奇地问道,那模样董浩然觉得分外眼熟——自家师父上课时,那满满一屋师兄师弟们可不都这眼神吗?

    “到底该怎么改还得请道长多试验,”楚凡摇头微笑道,看到灵虚子一脸的失望他又补充道,“不过凡倒是有几个建议,希望对道长多少有点帮助。”

    楚凡建议灵虚子不仅要考虑火柴头,更得考虑火柴皮——只有在特定的物体上摩擦生火,这火柴才能算真正安全可用。

    另外他还提了两点,一是黄磷有毒还易燃,必须想办法转化;二是盐卤,也就是制取精盐最后剩下的浓度极高的卤汁,还可以进一步提纯——利用温度差分离海水中的溶解物这个方法楚凡可是早教给他了。

    看着蹙眉沉思的灵虚子离开的背影,楚凡嘀咕道,“这老头儿真可爱,又立一大功,该赏他点儿什么呢?……嗯?浩然你说说?”

    董浩然以为他是在自言自语,也没在意,凝视着桌上那匣原始火柴沉思着,直到楚凡点他的名儿他才回过神来,脱口而出道,“啊?……哦!赏他什么……他什么都不缺呀,不用了吧?”

    说完董浩然立刻就后悔了,他不用看都知道楚凡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望向自己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失望。

    “浩然啊!还记得为师提醒你们的哪句话吗?……万言万当,不如一默……说话之前一定得过过脑子!”楚凡有些痛心疾首地蹙眉道,“火柴事小,规矩事大……有功必赏,有过必罚这是铁打的规矩……记住喽,赏罚不明是大忌!再没有什么事儿比这个更打击人了!”

    “师父息怒,俺知错了,”董浩然本就为信口开河而后悔,当即恭恭敬敬躬身赔罪道,“灵虚道长该赏……上次他改良了燧发装置,师父您赏了他一具显微镜,乐得他逢人就显摆……要不再赏他一具?”

    楚凡眉头这才舒展开,搓着下巴沉吟道,“既要赏他,就得是他想要的……显微镜嘛,还是算了……”

    沉吟中楚凡狡黠地一笑,冲董浩然说了一句让后者难以索解的话。(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09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