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待柳儿铺好了床高高兴兴的也退出去关上门,君小姐像昨晚那样推起方承宇进了浴室。

    依旧是满池的汤药,比起昨日似乎更刺鼻更浓烈。

    “怕疼吗?”看到方承宇的视线落在浴池中身子明显僵硬,君小姐问道。

    “要是有娘子共浴就不怕了。”方承宇笑道,看着站在面前的君小姐。

    君小姐笑了笑。

    “我又没病。”她说道,“只能你自己独享了。”

    虽然还没有入水,昨日那蚀骨的疼痛已经在身上开始叫嚣。

    方承宇握紧了扶手。

    “为了让娘子将来尝到销魂的滋味,我也只能这样忍受了。”他还似笑非笑的说道。

    君小姐将他从轮椅上半托半抱起来,闻言笑了。

    “光嘴上说的厉害没用。”她说道,“让我来看看你有多能忍受吧。”

    话音落松开手,噗通一声方承宇陡然被扔进浴池。

    方承宇一瞬间窒息,不是被水呛的,而是痛的。

    他突然有些想哭。

    这种感觉让他更想哭。

    他已经很久都没哭了,刚刚得知自己生病自己活不过十五岁时天天哭,后来躲起来哭,再后来发现哭没什么用后,就不再哭了。←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是啊,哭没有用,但是他这个没用的人做些没用的事又怎么了。

    君小姐坐在浴池边,手拄着下颌看着他。

    “真没出息,要哭鼻子了。”她说道。

    方承宇看向她。

    “哭鼻子一定是没出息啊,连鼻子都不哭却去上吊的也可能是没出息。”他一本正经的说道。

    还不错,现在还没晕过去,还能说出这么长一句话。

    君小姐看着他笑。

    “你想上吊还上不了呢。”她说道。

    方承宇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晕了过去。

    当然不是被气的。

    他怎么可能被她气晕,但是痛晕过去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但光彩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他这个瘫子在君蓁蓁这种人眼里还有光彩吗?

    第二日醒来后的方承宇回想起昨日,自嘲的笑了笑,在这女人面前顾忌争脸才是丢人。

    她算个什么东西。

    一个连看都不能看到眼里的东西。

    方承宇再次闭上眼,虽然这时候已经午间了,等在床边的丫头们担忧的对视一眼。

    “少爷。你吃点东西吧?”她们柔声问道。

    这一次没有舒坦的感觉,方承宇只觉得疲惫无力,更是没有胃口,他摆摆手闭着眼一动不动。

    两个小丫头忍不住抹着眼泪走出来。

    “这边这边。”

    廊下柳儿正冲几个仆妇招手。

    “桂圆新鲜吗?”她说道。一面掀开一个仆妇捧着的食盒,带着几分挑剔看了眼,“还行。”

    她又转过到另一个仆妇面前打开食盒。

    “这个做的颜色不好看,拿下去。”

    一番挑剔之后,柳儿才摆摆手。

    “送进去吧。下次别这么慢,少奶奶忙得很。”

    两个丫头看的咬住下唇,柳儿察觉到这边的视线。

    “看什么看?少爷吃了吗?”她竖眉说道。

    亏她还知道问一句。

    “少爷说不想吃。”一个丫头咬牙说道。

    柳儿撇撇嘴。

    “病歪歪的还不知道多吃点,跟小孩子似的还不吃饭。”她嘀咕一句,转身走开了。

    两个丫头目瞪口呆几乎气晕。

    这种事自然在方家很快就传开了,方锦绣气的差点晕过去,不顾自己还在禁足要去跟君小姐理论。

    自然未能成行,被得知消息的方大太太派人拦下。

    不过到底是关切,方大太太询问君小姐是怎么回事。

    “不是我不伺候他吃饭,是他吃了药不想吃饭是很正常的。再过几天适应了就好了。”君小姐解释道。

    ……………………………………………….

    “这解释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都信了?”

    一间茶楼里隔着竹帘有男声问道。

    拎着茶壶靠着柱子站着的店伙计应声是。

    “这君小姐恶形恶状的,蠢归蠢,还挺豁得出去,豁出去走这一步也是不错。”包厢里的声音笑着说道。

    “也就仗着一点血缘关系罢了,等老太太不在了,她还算什么。”店伙计低声陪笑。

    包间里的声音停顿一刻。

    “那些药都查了吗?到底是做什么用的?”男声接着问道。

    “家里的人说都看过了,多了一些新药,方少爷的药也新添了几种,君小姐说是要给方少爷治病的。”店伙计低声说道,“方三小姐则说君小姐是用来害死方少爷的。因为急着做寡妇。”

    包间里的男人笑了声。

    “不过更多的人说这其实是方老太太给方少爷准备的春药,为了让方家留个后。”店伙计也带着笑,“现在坊间的赌坊都开了盘口,赌的就是方少爷能不能跟君小姐同房。”

    包厢里的男人再次呸了声笑。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他说道。

    声音再次停下。包厢里传来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一下一下让听到的人呼吸有些紧张。

    “让他们盯紧点,留个后倒无所谓,可别真是…..。”他说道,话说一半停下来。

    店伙计却了然的应声是。

    “添茶喽。”他拉长声喊道,拎着茶桶向一边走去。

    小小的包厢里门窗紧闭帘子低垂。一个人站在窗边的阴影里,外边日光刺眼,却照不到他的形容,他掀起竹帘静静的看了外边。

    外边正对着方家的大门,虽然已经过去几日了,大红的喜字依旧鲜艳亮丽。

    ………………………………………………

    外界纷纷,方家大宅内也不安生,不时的有仆妇丫头们聚集在一起交头接耳,然后再看向一个方向摇头叹息。

    那个方向自然是方少爷和新方少奶奶的所在。

    以前方少爷还能坐着轮椅走一走,现在被方少奶奶拘在院子里,不知道怎么折腾的连床都下不了。

    “说是过几天适应了就好了,我看啊这是好不了了。”

    大家纷纷说道。

    但她们不知道的是,君小姐和方大太太谈话除了传来的那些,还有一些是没有人知道的。

    “泡汤药当然不能治好他,而且还会不如以前。”君小姐说道。

    方大太太神情惊愕。

    “那..”方大太太忍不住问道。

    “因为他的身子已经被毒烂了,也形成了依赖,如果直接用药解毒,毒性骤然除去,他的身子也就垮塌了。”君小姐柔声说道。

    这一点方大太太也是知道的,要不然尽管明知喂他的药是毒药也不敢断。

    “我现在是在调理他的身子,让他摆脱毒性的控制,所以那种毒药的功效被渐渐的剥离,他的身子不适应,精神也不如以前。”君小姐说道。

    “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好?这已经快要十天了。”方大太太忍不住急急问道。

    君小姐看着她笑了笑。

    “已经十天了啊。”她说道。

    这话似乎没什么意义,但方大太太面色忍不住一红。

    十年都快要熬过来了,竟然连十天都等不得。(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