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大夫人也是女人,但当听到儿子说要在家多留些时日的话可没什么觉得古怪的直觉,只有欣慰和欢喜。←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原本想要留你的,又怕耽搁你功课。”她笑着说道,“你一向有主张,既然你说不急,那就肯定不急。”

    “明年年节我就不回来了,所以今年想在家多留些时日。”宁云钊说道。

    明年下场中了进士,就可以走上仕途为官了,因为宁炎在朝中,宁云钊会外放,在外历练十年会回来,再过十年宁炎回避,宁云钊就能接替宁炎成为重臣。

    当然宁家还有很多子侄,秀才进士也不会只有宁云钊一个,至于谁能得到家族最大的扶持也是要靠自己的资质来进行一场场官场的考验。

    宁大夫人点点头。

    “那什么时候走?”她问道,一面拿出历书。

    “过了三月三吧。”宁云钊说道。

    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

    “那时候好,正是春暖花开好行路的时节。”宁大夫人笑道,说道这里停顿下,“杨家那位小姐与你堂妹同年吗?”

    这句话问的有些没头没尾,宁云钊哦了声。

    “大约是吧,未曾见过,听堂妹说常来往,既然如此便是同龄人了。”他答道,没有迟疑神情也没有丝毫异常,坦坦然的听,坦坦然的答,似乎这个跟前一个正是行路好天气的话题是一样的。

    未曾见过。

    宁大夫人明白了。

    “你婶婶提过几次,我才知道你婶婶的祖父竟然与杨家是远亲。”她感叹道,“可见这大家氏族的关系真是错综复杂。”

    “朝中的官员们也是。”宁云钊接话笑道,“原本不认识,坐下来攀谈,数到三辈以上的总有人能攀上亲戚。”

    母子两人说笑一刻,宁云钊便起身告退了,待他离开宁大夫人立刻转头对身边的仆妇吩咐一句。

    “二夫人的婆子再跟你打听的话,你就说云钊不适宜早婚。”她说道。

    仆妇吓了一跳。

    宁云钊已经十九岁了,这时候已经不算是早婚。这显然是拒绝的借口,而且一点也不委婉的借口。

    宁云燕先前说的宁云钊与杨家小姐的事并不是胡编乱造,因为的确是宁炎的夫人给家里透露过这个消息,有意说亲。

    这次过年回来再次旁敲侧击。大夫人一直含糊未答,刚跟提了一句杨小姐,就干脆的要表明拒绝了。

    “杨家小姐有什么不妥吗?”仆妇忍不住问道。

    论家世不低,论相貌据说很美,论才学并非虚名。那种人家教导出来的必将是最完美最合适的妻子。

    宁大夫人笑了。

    “没有不妥,她很好。”她说道,神情柔和,“只是云钊不喜欢。”

    要不然儿子怎么突然要延迟些时日回京城,肯定是因为婶婶想要说亲而烦恼。

    儿子的烦恼,当母亲的自然要来解决。

    所以她突然说出杨小姐是什么意思,她的儿子自然知道。

    儿子说未曾见过是什么意思,她自然也明白。

    她儿子不喜欢的,她怎么可能去强求。

    那是她的儿子,儿子过的顺遂开心。是天下任何一个母亲都希望以及应该做的事。

    云钊不喜欢这门亲事,那么她也就不喜欢。

    仆妇明白了,但她又稍微有些不赞同,做母亲的也不能太过于娇惯子女。

    公子才学出众,但到底还是个少年人。

    少年人有时候的想法到底是幼稚以及随性了些,他们以为好的有时候不过是刹那的欢喜而已,而人这一辈却是很长。

    更何况万一公子喜欢一个不适合的人呢?多少年轻公子做出过惊世骇俗的事,闹得家里一场笑话。

    这都是骄纵孩子的缘故。

    面对仆妇委婉的提醒,宁大夫人笑了。

    “我儿子喜欢的,一定是我喜欢的。”她说道。神情坚定且自豪。

    ……………………………………………..

    宁云钊坐在书房里轻叹一口气,看着摆在案头的绣球灯又笑了笑。

    “想多了。”他说道,伸手戳了戳花灯。

    他知道他一个男人家拿着一个花灯也不是不合适,同伴们都拿着更多的花灯。但少年们拿着这花灯只是证明自己玩乐,玩乐结束之后就送给家里的姐妹们。

    只是他偏偏留了下来,还摆在案头。

    宁云燕故意来旁敲侧击,自然是想多了以为这是涉及儿女私情的赠予。

    而母亲听到他推迟行程,也想多了以为是因为亲事困扰。

    其实并不是,这个花灯不是儿女私情的赠予。他推迟行程也不是因为亲事困扰。

    宁云钊又笑了笑。

    其实他也想多了,还以为那女子有别的心思,结果到现在别说有人上门来揪错,他连特意的打听都打听不到她是谁,甚至连棋局花灯的主人都打听不到。

    棋局花灯的信息很明显被人刻意抹去了,但很多人猜测能这么大手笔的下赌注彩头,应该是缙云楼。

    缙云楼因为其身后锦衣卫的背景而被人们忌讳不多谈。

    想到这里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也更清朗,坐直了身子。

    花灯就是花灯,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遇到了,相识几句,或者感慨随手一赠,仅此而已。

    就跟他接了留置案头,就跟他打听她的来历一样,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这么做,也就这样做了。

    他没有去看那晚那个棋局是怎么落子成功的,也不许朋友们提及,他要自己解出来。

    想必她也是这样。

    飒爽大气,又有女孩子的小脾气,总之是个骄傲的人。

    她一定也是这样的。

    等到三月三的时候,这棋局他应该能解出来,也大概能打听到她的来历,到时候他会坦然的去拜访。

    拜访当然也只是为了交流一下这棋局,毕竟她赢过自己一次。

    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窗外传来几个小厮和小丫头的低声窃语。

    “…真的不骗你…明日就成亲了…”

    “…那太好了…以后再不会缠着咱们公子了…”

    宁云钊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虽然家里人都刻意的不提,但那位君小姐要和方家那位少爷成亲的消息早已经传遍了。

    他们回避着他不让他听到,要做出这种事与他无关的迹象。

    可是,这件事本来就与他无关,他从来都不在意,别人在意又有什么。

    宁云钊起身走到了书架前再次认真的看棋局。

    君小姐并不知道自己成为别人有意思的一件事中的关键人物,也不知道自己送出的一盏灯让宁十公子如此的在意,对于她来说,送出那盏灯只是为了君蓁蓁,送出去之后宁十公子就跟她无关了。

    是的,宁十公子的棋下的不错,但也仅仅如此,天下棋艺了得的人多得是,她难道要都在心里念着吗?那个破解了她的棋局,还赢走了她的银子的人不也被她立刻抛在脑后了。

    她这么忙有那么多事要做,哪有那个时间念着某个人。

    现在她要成亲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