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云钊知道她为什么惊讶。

    此时月亮倾斜,自己原本所在的阴影已经移开,街上灯火照耀,又摘下兜帽,形容展露毫无遮挡。

    既然她是女子,那么应该也认得他宁云钊吧。

    宁云钊知道阳城很多女子都希望能见到他,她们来到灯节上,就是幻想着会与宁云钊不期而遇,或者迎面撞上,或者一回首人在灯火阑珊处。

    当梦想成真的那一刻,这女子会不会很惊讶。

    “是你啊。”

    宁云钊听到这女子说道,她的声音里果然很惊讶。

    这女子虽然站在人影里,但她的手中拎着一盏绣球灯,将她的面容也映照呈现。

    她比他想象的还要小,不能称为女子,只能称为女孩子。

    她的相貌清丽,绣球灯荧光下很是秀美,并不惊艳,但却让人觉得很舒服。

    这就是他想象中她的样子,这让人感觉很好。

    女孩子说完这句话,没有欢喜的上前一步,也没有失措的后退,而是依旧稳稳的站在原地。

    “这真是巧。”她只是带着几分感叹说道。

    宁云钊对她的这个反应也很高兴,他适才还有些紧张,紧张这女子的反应会打破这温和宁静的气氛。←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希望这女子该怎么样,但觉得现在的一切就是他希望的,不管是相貌还是反应。

    宁云钊对她施礼。

    “小姐的棋艺宁某甘拜下风。”他说道,“不知师从何人?”

    询问师门,也就是询问对方来历的意思。

    宁云钊已经十八岁了,但还是有些莫名的紧张,他还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做这样的事。

    虽然他没有别的意思。

    对面还站在阴影里的女子沉默一刻,宁云钊感觉到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你的棋也很好。”她说道,屈膝还礼,停顿一刻,“你也比我认为的好。”

    难道她原本认为自己不好?

    宁云钊抬起头看过去,那女子向前走了一步。忽的伸手将绣球灯递过来。

    “送给你。”她说道。

    送给我?

    宁云钊一怔,旋即莞尔。

    “安慰我输了吗?”他问道。

    女孩子笑了笑。

    “祝你生辰。”她说道。

    宁云钊愣住,看着这女孩子神情有些复杂。←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是的,今天是他的生辰。他的生辰是正月十五。

    一来生辰八字事关重大不会轻易示人,二来正月十五这个生辰有些太重,所以相比于家里的其他孩子们,他的生辰外人知道的更少,也不会在这日庆贺。都是错一日或者提前一日。

    这个陌生的女孩子竟然知道,看来不仅仅是个普通的仰慕者。

    宁云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甚至有些难过。

    也许适才激动人心的棋局对战,会变成于礼不合应当负责谈婚论嫁的筹码。

    看到他的沉默,女孩子上前一步。

    宁云钊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要不要说一句小姐请自重?宁云钊心里犹豫着。

    他知道很多女孩子倾慕与他,有些大胆的也通过各种方法私送过他很多东西,比如诗词比如插花甚至还有绣帕,那些东西都自有人替他处理。

    他虽然已经十八岁了,还随着叔父见过九五之尊的皇帝,但这样被女孩子当面送礼还是第一次遇到。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宁云钊的反应落在女孩子的眼里,她没有不安而是笑了,将花灯塞到他手里。

    “收下吧,她会很开心。”她柔声说道。

    她?

    不是应该说自己很开心吗?她又是谁?

    宁云钊有些怔怔,女孩子却没有说话越过他走开了。

    宁云钊回过神转过身。

    有些事还是说清楚的好。

    他张口要喊住她,夜空中一阵阵急促的鸣叫压下了他的声音,紧接着绽开一片片烟火。

    街面上顿时涌来更多的人,笑着喊着看着天空的烟火,那女孩子一瞬间消失在视线里。

    宁云钊忍不住要追过去,有人拉住他。

    “云钊!”

    同时好些花灯举到他面前。映照着一张张年轻的面孔。

    “看,我们赢的。”

    原来那些下棋赢花灯的同伴都回来了。

    “你可以去了,那棋手也不过如此,你肯定能赢。”大家笑着说道。

    宁云钊摇摇头。

    “不。我输了。”他说道。

    这话让大家不解,宁云钊也没有再解释,而是再次看向大街上。

    那女孩子就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如果不是手里的花灯,他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哎?你从哪里弄来的?”同伴们这才注意到他手里也有花灯,忙问道。

    宁云钊看着手里的花灯。

    “别人送的。”他苦笑一下说道。

    今晚他送出一盏灯。没想到也会收到别人送一盏灯。

    同伴们没有注意到他的苦笑,发出怪叫,伸手捶打着他。

    “你这家伙太过分了,带着兜帽遮住形容都有人送花灯。”

    “哎不对,他把帽子摘下来了。”

    同伴们这才注意到,停下手瞪眼看着宁云钊,不过旋即再次伸手捶打过来。

    “真是太过分了,摘了帽子露出面容才得到一盏灯,难道十公子你的身价下跌了?”

    ………………………………………………………..

    “小姐,小姐。”

    柳儿手里捧满了花灯,站在人群里冲着那位劈开人群越来越越近的女孩子高声的喊着。

    “我赢了好多花灯。”

    君小姐笑着点点头。

    “小姐你真厉害,按照你画的路线图,我果然走出这个花灯阵。”柳儿高兴的双眼放光。

    赢了这么多花灯还是其次,主要是自己在那花灯阵中一路畅通无阻,走过一道正确的门就会有人摘下花灯送给自己时,围观人的眼神。

    惊讶敬佩羡慕赞叹。

    这种感觉就是在抚宁作为县令家小姐第一大丫头的时候都没有过。

    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来说这真的是太刺激了。

    但柳儿并没有激动的忘乎所以。

    “小姐,你既然能过阵,为什么自己不去呢?”她不解的问道。

    适才她和小姐路过县学设置的花灯迷宫阵,很多人在跃跃欲试,小姐带着她过去,只走了一处,得了一盏绣球灯,然后就没有再前行,而是借了纸笔给她画了几条线,让她沿着线走,就能闯过关卡走出迷宫。

    她原本以为小姐是不确定,所以让她去试试,这样走错了也不会丢了小姐的面子。

    没想到竟然准确无误,早知道小姐去了肯定会大出风头,让那些人也看看,小姐有多厉害。

    君小姐笑了笑。

    “我不喜欢玩这个。”她说道。

    因为没什么好处,没好处的事她不想去浪费太多时间,毕竟她没那么闲。

    *************************************

    感谢嗨*小猴子 的和氏璧,感谢小游的桃花扇,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

    新的一天开始了,快要过年了啊,大家是放假了还是在上班啊,我在上班。(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