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谢,谢谢投票,谢谢三月枫茗和木桩婆婆盟主打赏,谢谢元慕、褐瞳呱呱、嗨*小猴子、青菜书虫子和氏璧打赏,谢谢大家的打赏和月票。

    三更完毕,求赏月票,谢谢,谢谢。

    ************************************

    事实上方承宇的形容并没有真到惊艳众人的地步。

    是恰好经过这灯下,待车驶过光线恢复正常他的形容也随着灯忽明忽暗,众人也回过神看着眼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少年。

    不过那一眼太震撼了,四周围观的人群越发涌涌跟随。

    方少爷的喊声不断。

    方老太太等人一直注意着身后,方承宇拉开车帘时候都很紧张,待看到方承宇坦然面对众人时松口气,同时心里又是满满的酸涩。

    今年的花灯格外的绚丽灿烂,但更让人觉得心底凄凉。

    方家的众人在两边人群的围观下前行。

    今年的灯会,不是看灯,而是看人,看一个从未露面,又即将要死去的人。

    就像昙花一现,就像烟花灿烂。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他让世人在这个时候看到他,看到一个来观灯的他,而不是作为一个摆设的新郎,作为那个女人的陪衬。

    惟愿孑然去,休被他人辱。

    方承宇看着街上悬挂的各色花灯,听着两边喧闹的笑声喊声。

    “真美啊。”他自言自语说道,又忍不住回头看去。

    越过涌涌的人群,他看到也正走过灯架山的那女子。

    那个女孩子不知什么时候落在的后边,或者她原本就不想跟他们一起而故意走开。

    或许是所有人都跟随方家的车涌来,那女子的四周显得有些空寂。

    她站在灯架山下抬起头看着灯山,灯光倾泻在她身上,显得清丽又孤寂。

    只是一眨眼间,人群涌涌遮住了他的视线。

    柳儿从灯上收回视线,将一颗瓜子塞进嘴里嘎吱一声响咬碎。

    “小姐。她们走远了,咱们还跟她们一起吗?”她含糊问道。

    君小姐看了眼前方热闹的街道。

    “火神庙那边也是灯吧,咱们去那边看吧。”她说道。

    柳儿高兴的扔掉手里的瓜子。

    “好啊好啊,这里没法看了。都不是看灯,看耍猴似的太丢人了。”她说道。

    “不丢人。”君小姐说道,“挺好的。”

    柳儿吐吐舌头,凑近君小姐。

    “小姐,她们走远了。听不到,不用说好话哄他们。”她低声嘻嘻笑。

    君小姐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走吧。”她说道,“各有所求,我该去求我想要的了。”

    就在她们转身走开没多久,有人从街上热闹的人群中挤了出来,站在灯山架后提鞋,俯身再加上阴影遮住了他的形容。

    “这阳城的人有毛病啊,还以为看什么大美人呢,他娘的竟然是个男的。真是莫名其妙,害的老子白白被踩丢一只鞋。”

    阴影后传来嘀咕声,紧接着人影离开,灯山架后悄然无声。

    ………………………………………………………..

    火神庙街上亦是灯火辉煌,这几日天晴,月光明亮,天地交汇相映。

    街上的人潮涌涌,但此时却不是因为观灯。

    “快,方家的瘫子出来了。”

    街上的人喊,伴着这喊声顿时人乱跑。

    几个年轻人躲避不及被撞的东倒西歪。

    “跑什么啊。那瘫子又不是立刻就死了看不到了。”一个年轻人皱眉冲人群说道。

    另一个年轻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

    “文明兄,别这么刻薄。”他说道。

    被唤作文明的年轻人哼了声。

    “我这叫刻薄吗?”他说道,转头看身后的人,“云钊。我这叫刻薄吗?”

    站在他身后是一个穿着宝蓝斗篷带着风帽的年轻人,此时他俯身捡起被撞掉在地上的几本书。

    “与他何干。”他说道,站直了身子,明亮的灯下照出他半边面容,正是宁云钊。

    这个他自然说的是方家的少爷。

    说话的年轻人笑着伸手搭住他的肩头。

    “那与你呢?”他意有所指的问道。

    那个瘫子是方家的人,引的满城人去看。当然瘫子也不想这样,这事与他无关。

    而方家还有一个人,引的宁云钊被满城人谈笑身价。

    宁云钊看他一眼。

    “与我何干。”他含笑说道。

    他人笑我谈我,又与我何干。

    几个年轻人便都哈哈笑了起来。

    “家里人肯定想不到你会来阳城看灯,还以为躲起来了。”

    “的确如此,他人的说笑与我何干,我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大家说说笑笑继续前行。

    “这样更好。”一个年轻人拍了拍手,“以往火神庙的街上挤得水泄不通,今日托方家少爷的福气,我们能得个自在。”

    因为方家少爷观灯在另一条街,而大家都像看方家少爷,所以人潮涌去,火神庙街倒显得冷静了很多。

    现在他们所走过的是杂耍艺人,为了招揽观众,这里也布置着花灯,更有两个小姑娘将花灯做的桶在脚上蹬的飞转,流光溢彩。

    只可惜观众比先前少,叫好声不多。

    宁云钊等人站过来齐声叫好,各自拿出一把钱扔进簸箩里,被班主连连躬身道谢。

    几人说笑着继续前行,很快便到了灯谜所在,相比于适才这里反而热闹一些。

    灯谜到底是要费脑筋猜,普通民众不喜欢,来这里的多是识文断字的人,这些人本就自持身份,所以不会去围观那边的方家少爷,反而有更多的人避开那边的热闹赶来这里。

    这里也是宁云钊等人喜欢的一处。

    “看看今日谁赢得多。”一个年轻人喊道。

    猜对灯谜便得到花灯,拎着一串花灯而行是件很招摇又风雅的事。

    几人便笑着沿街而行,很快手里便拿了各色的花灯,也引得不少人跟随看他们解谜。

    宁云钊的手里倒是空空,他只是站在一旁看,很少解谜。

    “你这样让我们很难堪啊。”一个年轻人不满的说道。

    旁边跟随的民众看了眼宁云钊,宁云钊依旧带着帽子,将面容遮住,眼花缭乱的街上大家也认不出他。

    但单单看身姿笔挺,就让人心生好感。

    “猜不出的人也多的是嘛。”有民众便忍不住替他说好话。

    “他可不是猜不出,他就是装。”几个年轻人哈哈笑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我们解出的他肯定也解,就是不说。”

    宁云钊笑了,说话间已经走到了下一个灯谜前,他看了眼,便提笔将灯谜写出。

    跟过来的人甚至还没看完。

    “你看看你看看,我没说错吧。”几人起哄说道。

    宁云钊笑而不语接过摊主递来的花灯。

    这是一盏嫦娥奔月灯,做工精美活灵活现。

    宁云钊看了眼转身递给一旁站着的一个女子。

    “借花献佛,送给你吧。”他说道。

    那女子十七八岁,扎着头巾,束着袖子,很明显是在摊位上帮忙的。

    因为看到这些年轻公子们气度不凡,忍不住站过来看,没想到会被送一盏灯,顿时红了脸慌慌张张的摆手。

    “过节好,拿着吧。”宁云钊笑道。

    西北这边一向民风开放,又逢花灯节,四周围观的人便都笑着劝说。

    那女子红着脸接过施礼道谢,宁云钊略一还礼向前而去。

    那女孩子立刻被姐妹们围住,在一片笑声中女孩子眼睛亮亮的看着宁云钊的背影。

    对于她这样身份的人,此情此景只怕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并且将成为心底温暖的记忆,照亮她的余生。(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