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小丫头!

    君小姐失笑,又看了眼已经消失在门口的方老太太。

    “也怪可怜的。”她说道。

    没有儿子还有一群孙女,媳妇孝顺,家庭和睦,手中无数财富,说一不二的方老太太,却被一个无父无母身无分文人人厌弃的外孙女感叹可怜,方老太太要是听到了,估计又要哭笑不得。

    柳儿却也一脸认同的点点头。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可怜的人,可又想一想,这世上可怜的人多得是。”君小姐说道,和柳儿转身回到屋内,“既然人人皆苦,那也没什么苦的。”

    柳儿听得似懂非懂。

    “小姐说得对。”但她依旧认真的点头。

    反正小姐说得对就是了。

    君小姐摸了摸她的头。

    “皮影好玩吗?”她问道,“会玩了吗?”

    柳儿兴高采烈的点头。

    “好玩好玩,小姐我给你演一出。”她说道,说了又沮丧,“可是我没看过皮影戏,不知道怎么演。”

    “元宵节有灯会,到时候一定有,去看看就是了。”君小姐说道。

    “可以吗可以吗?”柳儿高兴的问道。

    “当然可以。”君小姐说道。

    有些事太难了她现在做不到,但让小丫头出个门看个皮影戏还真不算个事。

    就在君小姐决定元宵要出门的时候,方老太太也听到有人提出这个要求。

    “你想出门看花灯?”她有些惊讶问道,看着坐在面前轮椅上的少年人。

    方承宇点点头。

    “我还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次。”他神情柔和含笑的说道,“今年我觉得身子还不错,所以想再去看一次。”

    也许以后就是看这一次了。

    方承宇很少提出要求。

    他五岁刚病了的时候,吃的药忌口多,才尝到世间美味的孩童,哪里受得了口腹之欲的诱惑。

    可是家里人哪里敢让他吃,藏着掖着防着劝着,方承宇被馋的要发疯。看到外边有小厮吃的糕点掉在地上,竟然从床上爬下去捡着吃,让进门的方大太太看到了,当场就哭晕过去。躺在床上三天差点过去了。

    从此以后方承宇就再没有闹着要过东西,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让吃什么就吃什么,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将近九年再没出过门,更没有去看过花灯,与世隔绝。

    那是因为他不想让家人为他担心。≮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所以他就什么也不求,只求让家人安心。

    可是他也是个人,是人哪能没有自己的喜好,没有愿望。

    生生的压制了这么多年,或许是到了最后的时刻,想要肆意一回吧。

    方老太太只觉得眼睛发涩。

    “好啊。”她想也没想的立刻说道,“每年咱们方家都包一条街的花灯,这次咱们再多包一条街。”

    她的话音落,方锦绣立刻拍手。

    “好呀好呀。”她有些夸张的凑趣,说着又皱眉。“那今年我们岂不是要多做好些灯笼?”

    方云绣似乎怕方承宇不知道。

    “每年元宵咱们家里人也都亲手做灯。”她含笑对他解释。

    一开始是好玩,但到了后来就寄托了她们祈福的愿望。

    当然这些事没有让方承宇做过。

    方承宇笑着点头。←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我知道,这次我也做一个试试。”他说道。

    “那这次要多做好多花灯,那真是太好了。”方玉绣忽的说道。

    距离元宵只有十天了,其他的灯都已经定制好了,就算再多包一条街,也不过是多花几个钱,这个无所谓,为难的是大家都要凑趣多做几个灯,虽然材料都是准备好的。也是要花费功夫。

    大家都有些不解的看向她。

    “这样就不用做功课了,可以借着做花灯玩了。”方玉绣说道。

    屋子里的人都笑起来。

    方老太太虽然也在笑,心里却是有些苦涩。

    孙女们其实也没有玩乐的时候,一天天的紧绷着。随时随地都要准备着撑起这个家的重担。

    “想得美。”她故意绷着脸说道,“不会耽误你们的功课。”

    她说着看着屋子里的仆妇丫头,抬手一挥。

    “家里人都去做花灯,今年阳城的花灯节咱们方家包了,谁做得多做得好,花灯节上夺魁。赏银千两。”

    此言一出满屋子的仆妇丫头都更热闹起来。

    那可是一千两啊。

    以往花灯节上自然也会选出最好的花灯,不过那只是个热闹,这一次方家拿出千两银子做彩头,整个阳城还不知道热闹成什么样。

    方大太太得知消息急匆匆的过来了。

    “母亲,这,这不好吧。”她说道。

    方大太太还从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反驳过方老太太,屋子里安静下来,仆妇们忙带着丫头退了出去。

    “承宇毕竟要成亲了,元宵节又是人多,这出去不太好吧。”方大太太一脸焦忧的说道。

    “母亲,我们多派些人手,就在街上站一站。”方锦绣急急说道。

    多派些人手?

    根本就不知道仇人是谁,连防都不知道怎么防,防谁,又有什么用?

    方大太太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带着几分哀求看向方老太太。

    方老太太自然也想到了,神情一黯。

    方承宇看到了笑了笑。

    “我也就随口一说,每一年在家里也布置花灯,跟外边看是一样的。”他说道。

    方锦绣急的瞪眼,方云绣和方玉绣也难掩祈求的看向方老太太。

    方老太太神情复杂。

    “去问问君小姐。”她忽的说道。

    方锦绣等人愕然。

    什么意思?

    不会是方老太太现在做决定都要君小姐允许了吧?

    开什么玩笑?

    但这显然不是玩笑,也不是她们幻听了,因为方大太太立刻应声是。

    “好,我去问问她。”她说道,眉头间竟然几分轻松,说罢不待有人再说话转身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方锦绣姐妹目瞪口呆。

    相比于姐姐们的惊愕,方承宇神情依旧平静,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嘲笑,旋即掩去垂下视线。

    而面对方大太太来说了方老太太决定,然后询问可以不可以的君小姐神情也很平静,既没有不耐烦也没有显得得意洋洋。

    “当然可以。”她认真的想了想说道。

    “可是万一有人趁机伤害承宇…”方大太太担忧说道。

    就算你能解毒,人死了也没用了。

    君小姐笑了笑。

    “舅母不用担心,现在承宇在那些人眼里就是一个死人,他们不会在意的。”她说道,“对于他们来说你们不管做什么都如同秋后知了没几天活头,叫的越欢越显得惶惶。”

    这话是安慰人的吧?但听起来真是不好听。

    方大太太微微皱眉。

    **********************************

    因为是第一天,所以还有一更,半小时后,谢谢大家。(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