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云燕伏在炕上呜呜的哭。

    “哭什么,骂人的又不是你,做错事也不是你。”

    坐在椅子上的宁三夫人带着几分恼意说道。

    这恼意当然不是对宁云燕。

    “我哭是因为我连累哥哥,受了这等羞辱。”宁云燕抬起头气呼呼的说道,想到这里眼泪又断珠般落下。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脸色更难看。

    “她把十哥儿骂做青楼的姐儿,是说我们宁家是烟花地吗?”宁四夫人说道,“什么人教出这样孩子?嘴怎么这么脏。”

    宁大夫人坐在炕上,不恼也不怒,微微蹙眉看着宁云燕摇头。

    “你去城里的时候我就叮嘱过,不要去招惹她,我们家与她的亲事不成,她心里不痛快,见了你肯定要出口气的,你避开让一让就是了,你就是不听,早知道就不让你去。”她说道。

    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的埋怨,宁云燕哭的更厉害,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也有些坐立不安。

    “大嫂,我们为什么要避着她。”宁三夫人没好气的说道。

    “母亲,我是避着她,可是架不住她来挑衅我。”宁云燕气的喊道,“阳城那么大我也没想到会遇到她,谁想她都要成亲的人了还出来闲逛,在门口遇上我要避开,她却故意挑衅骂我。”

    说着想到当时的情景,宁云燕再次又气又羞恼的哭起来。

    “我只恨她跑得快,要不然舍了这名声跟她当街打一架也不罢休。”她说道。

    宁四夫人上前揽住她拍抚。

    “我的儿你怎么能跟她一样。”她宽慰道。

    “以后不许出门。”宁大夫人则说道。

    宁三夫人已经站起来了。

    “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她说道,“这孩子方家不教,那我们来替她们教。”

    这是要找方家了,宁云燕高兴的坐起来,宁大夫人则皱眉。

    “这样不好吧,才因为亲事闹腾了。”她说道。

    话音落门外有仆妇疾步进来。

    “夫人们不好了,老夫人知道了,喊人要备车去阳城。”她急急的说道。

    妯娌几个顿时慌了。

    “哪个多嘴的告诉老夫人了。”

    “快去拦住。”

    “老夫人那脾气谁能拦得住。”

    “快去唤老爷们回来。”

    屋子里乱哄哄起来,几个夫人忙着起身向外走,宁云燕则坐在炕上不哭了。

    祖母在阳城可是数一数二的老夫人,一辈子没受过气,听到长在跟前嫡长孙被人比做窑姐,不撕了说话人的嘴才怪呢。

    惊动了祖母,必然要惊动父亲和叔叔们,再加上这次那贱婢骂出那样难听的话,就不信这次家里会放过她。

    到时候拿着帖子扔方家门上,看她们怎么办。

    宁云燕吐口气,看着宁大夫人等人出了屋门,但就在此时院子传来男子的声音。

    “母亲,婶娘,你们要去哪里?”

    这声音让宁云燕一下从炕上坐起来,顾不得下炕直接就扑到窗户边,隔着玻璃窗可以看到院子里走进来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手上搭着斗篷,穿着石青衣袍,身体修长宽肩窄腰,面如冠玉,五官俊美,对着走出来的夫人们露出笑容,日光下让人有些炫目。

    “哥!”宁云燕大声喊道,这才转身忙下炕,屋门口几个夫人已经欢喜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好。

    “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不说一声?”

    “只有你吗?你二婶她们呢?”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问道。

    宁云燕也挤过去抓着宁云钊的衣袖哇的就哭起来。

    “哥,我对不起你。”她哭道。

    宁云钊笑着伸手摸了摸宁云燕的头。

    “你这孩子。”宁大夫人嗔怪的拉开她。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这才想到有什么事。

    “云钊你先进去歇着,我们有事一会儿再来。”她们说道,又对宁大夫人使眼色。

    宁云钊才回来,别让他知道这些事,好好歇息一刻才是。

    宁大夫人领会不动声色的笑着点头。

    “你们快去忙吧,等会儿让云钊去给叔叔们请安。”她说道。

    宁云钊笑了。

    “三婶四婶,你们要去祖母那里吧。”他说道。←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还想遮掩,宁云钊再次笑了笑。

    “我和十一去过了,已经说服了祖母不出门,十一正陪着祖母玩牌。”他说道,“三婶四婶过去也能玩一局。”

    宁十一公子,是宁云钊叔父宁炎的次子。

    听他这样说,几个夫人包括宁云燕都神情惊讶。

    “云钊,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宁大夫人问道。

    宁云钊含笑点点头。

    “我已经听外人怎么说了,现在来听听自己家人怎么说。”他说道。

    宁云燕看着宁云钊明亮的面容,再次哇的一声哭起来。

    ……………………………………………………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沉闷,宁大夫人一副愁容,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则面带怒意,宁云燕紧挨着宁云钊不时的擦泪。

    宁云钊说听外人说的,可见阳城里已经传开了。

    宁云钊一向是阳城有名的人物,这一次拿着他作骂,肯定会立刻传遍被人议论纷纷。

    “我听说是先有人说那位君小姐讹了咱们家的银子。”宁云钊语气平和的说道。

    比起屋子里其他人的反应,被与青楼姐儿论身价的当事人语气神情如同旁观者。

    “她就是讹了。”宁云燕气道,“她休想不承认。”

    “是啊,燕燕说,她竟然说是咱们家欠她的,还说是什么当初花了多钱给老太爷治病,说老太爷没钱欠着她们。”宁三夫人冷笑,“真是胡说八道,也亏她说得出来,难道以为有人会信。”

    宁大夫人叹口气没说话。

    “不管真假,这话以后咱们不要说了。”宁云钊说道。

    屋子里的人愣了下。

    “哥,理亏的又不是咱们。”宁云燕急道。

    同时心里又不高兴,哥不让说那个女人的坏话,是不是要维护她?

    宁云钊笑了。

    “这以后就不是理亏不理亏的事了。”他说道,“以后但凡说起来,大家在意的就不是这个了,而是我的身价。”

    屋子里的人再次一愣,旋即恍然,顿时大怒。

    没错,君蓁蓁这一句骂出来,宁十公子受欢迎多久,这骂的话就会多流传多久。

    毕竟对于百姓来民众们来说,事情的真相无所谓,他们更乐见高高在上的人狼狈。

    以后但凡有人提起君蓁蓁讹诈宁家五千两银子,第一个被大家讨论的绝对不会再是这句话的真假,而是宁十公子值不值五千两银子。

    想到这里,几乎已经看到那些闲谈人大笑的样子。

    宁三夫人几乎想把面前的炕桌掀了。

    当初散布这句话的时候,原本是要羞辱君蓁蓁,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羞辱他们。

    话是她们传出去挑起的,现在又不得不想办法收回来压下去。

    这可真是…

    这就是对上无赖的后果吧。

    宁大夫人将手里的茶杯攥的紧紧。

    “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宁三夫人站起来,“骂人总是不对,更何况还骂的那么难听,这件事要是揭过去,我们宁家成什么了,我要去方家问一问,他们家的孩子到底怎么教的。”

    宁云燕连连点头。

    宁云钊轻咳一声。

    “三婶,这个,也不能去。”他说道。

    怎么又要阻止?

    宁云燕忍不住咬着下唇瞪着宁云钊。

    那这次呢?是不是要维护君蓁蓁了?

    “婶娘,这是女孩子们之间的口角,大人还是不要搀和。”

    宁云钊的声音低沉柔哑,带着安抚的意味。

    宁大夫人连连点头。

    “正要这样给你祖母说。”她说道。

    “娘,祖母虽然老了,还没糊涂。”宁云燕气道,“谁家口角骂这么难听。”

    宁三夫人也摇头。

    “这可不是女孩子之间口角的事,这是骑在咱们宁家头上拉屎…”她说道。

    一急就把小时候在兄弟们之间听过的粗话说出来。

    宁四夫人忍不住轻咳一声提醒。

    宁云钊并不在意。

    “婶娘,你们听我说。”他说道。

    他的声音温和不急不躁,让屋子里的长辈和小妹安静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