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京城红牌姑娘…身价三千两….宁十公子…身价五千两….

    宁云燕耳边这几个字不停的回荡。

    混账!这混账!

    一开始以为她要吵闹,后来又以为她要反驳,再然后是要分辨。

    没想到一本正经的说了半日,原来是要骂人。

    要是早知道她骂人,怎么会容她说这么多。

    骂的还是这么难听的话。

    竟然把她哥哥跟青楼的姑娘相提并论,这是一个女孩子能说出的话吗?

    这个无赖,这个混帐东西。

    宁云燕气的发疯,其他的女孩子们又惊又怒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四周的民众也反应过来,顿时哗然笑声四起。

    “值!”还有不知哪个闲汉阴阳怪气的叫喊。

    这声音又引起一片笑声。

    在一片喧闹中,君小姐依旧安静柔顺的看着那几个女孩子。

    “君蓁蓁,你不要脸的!”宁云燕伸手指着她大骂,气的眼都红了。

    “我不要脸?我正是因为要脸。”君小姐说道,“你们因为我笑而不高兴,要逼我道歉,那就下帖子送到我面前让我来给你们跪下赔礼道歉,但是别侮辱我的先人。”

    她说罢转身,走了两步又停下,视线扫过这些小姐们。

    “女孩子们,脾气还是不要太大了,做事之前多想一想,要不然,不好。”

    这个混帐东西。

    宁云燕气的就要扑过来,君小姐早已经迈步,而且一个小丫头还挡住她。

    “多想一想。”小丫头翘着鼻头大声说道。

    方玉绣这次对丫头仆妇使个眼色,自己也迈步。

    方家的丫头仆妇呼啦啦的上前将她们拥簇围住,既挡住了围观的人群也挡住了宁云燕等人扑过来,很快就到车前,上了车立刻就离开了。

    “就这么放她走了?”一个女孩子气呼呼的喊道。

    宁云燕掐断了三根手指甲。

    “不然怎么办?跟她当街打一架吗?”她说道,看着远去的马车,“她骂人是她不对,跟她打架,就成了我们的不对了。”

    女孩子们都不敢再说话。

    一个女孩子忽的哭起来。

    “哭什么哭?”宁云燕没好气的喝道,转过头看到是那个摔倒的女孩子。

    女孩子适才被摔的七晕八素,直到此时才回过魂。

    “有人绊倒我。”她哭道。

    什么?

    女孩子们都愣了下。

    “你是说适才你摔倒是有人绊你?”宁云燕竖眉问道。

    那女孩子点点头,抬手擦泪。

    “伸腿绊倒了我。”她哭道。

    宁云燕气的差点又折断一根指甲,视线扫过面前的女孩子们。

    “是谁?”她咬牙问道。

    是蠢笨还是不分场合拎不清?

    女孩子们一个个面色惊惧纷纷摇头摆手后退。

    “燕燕,是君蓁蓁。”女孩子哭着说道。

    君蓁蓁?

    大家再次愕然。

    适才因为君蓁蓁迈过了门槛走开,大家也知道这女孩子目标是方玉绣,倒没人注意君蓁蓁,至少巴掌落下去之前不会注意君蓁蓁,谁也没看到君蓁蓁竟然有小动作。

    还以为是女孩子被自己一推没站稳,却原来是始作俑者就是君蓁蓁。

    宁云燕气的几乎晕过去。

    君蓁蓁!

    四周的民众还在对这里指指点点,街道上君蓁蓁的马车已经看不到了。

    她从来没有跟君蓁蓁正面打过交道,原本这次进城来也没打算见君蓁蓁,而是要亲眼看看这些小姐们给君蓁蓁个教训。

    没想到打个照面就吃了这么一个大亏。

    没错,这果然是个无赖。

    但无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她说如果让她道歉,就拿帖子送她面前。”宁云燕咬着牙说道,“她就等着,我一定把帖子甩她脸上。”

    ………………………………………………………..

    今日发生的事有些多,方玉绣不是装出来的安静,而是真正的安静了。

    一直到进了门下了车才回过神。

    君小姐对她略一施礼算是作别就要往自己的院子里去。

    “君小姐。”方玉绣只得开口唤住她。

    君小姐转头看她眼神询问。

    “今日的事跟老太太说一声吧。”方玉绣说道。

    “不用,没什么可说的。”君小姐却想也没想的说道。

    没什么可说的?

    方玉绣愕然。

    遇到锦衣卫,以及拿宁十公子比青楼头牌,这都是没什么可说的事吗?

    方玉绣本是谨慎不多话的人,只得看着君小姐带着丫头走了,她看了看方老太太所在的方向,最终收回了视线。

    “你们去跟老太太说一声我们回来了。”她说道,“我先回去换件衣裳。”

    她们在外边的事自有仆妇会告诉方老太太,她这是回避了。

    毕竟是君小姐的事,她不说话,二小姐去说,肯定要被君小姐认为是告状,这种事君小姐可没少干。

    仆妇们领会应声是便去了。

    方玉绣并没有回自己的屋子而是径直来到方锦绣这里。

    方锦绣和方云绣已经得知她回来了,正等的不耐烦。

    “快说说,今日又出事了没?”方锦绣急急问道。

    方云绣瞪了她一眼。

    “你就不盼着点好。”她嗔怪道,“哪有那么多气斗。”

    方玉绣笑了。

    “今日不止是斗气了,都开骂了。”她苦笑说道。

    方云绣一怔,方锦绣则抚掌哈哈笑了。

    “我就说嘛。”她说道。

    “你没有吃亏吧?”方云绣则担心的看着方玉绣。

    方玉绣摇摇头将今日的事讲了。

    虽然猜到出事,但方玉绣讲述的事还是让姐妹两个受到了惊吓,尤其听到锦衣卫让说书先生在茶楼宣讲的事。

    陆千户尚公主的事姐妹两个不关心,关心的只是那是锦衣卫的行径。

    方锦绣想到前些时候的事。

    “她想要打听京城的事想疯了。”她说道,“在家里打听皇帝和怀王的事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跑去跟锦衣卫打听事,她是傻还是疯了啊。”

    方云绣则手拍着心口口中念念,心有余悸。

    方玉绣摇摇头。

    “我觉得并不是,反而她这样很聪明。”她说道,将当时君蓁蓁说的那句话说了,“当时那种情况还真是去问去听最好,那样才不会惹祸。”

    方锦绣嗤声。

    “不惹祸?不惹祸就不会好好的听到热闹就跑到茶楼前了。”她说道,“二姐那是你想得多,她可没你想的那么多。”

    那倒也是。

    当时她是要走的,却突然跑到茶楼前,肯定是听到了想要听的事。

    京城的事。

    那次在家里拦住票号的管事就是要打听的,虽然后来没有再提,心里只怕还是惦记着的。

    那还真有点说不上来她是聪明还是蠢傻了。

    方玉绣停顿下。

    “不过,是她伸腿把那位小姐要打我的绊倒的。”她说道。

    方锦绣更是嗤鼻。

    “二姐,她把那小姐绊倒很明显是自己要看那小姐的笑话,怎么就是为了你了?”她说道,又皱眉打量方玉绣,“二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喜欢她了?”

    方玉绣失笑。

    “你说什么呢。”她说道。

    “本来就是啊,人只有喜欢一个人了,才会处处为她说话。”方锦绣哼声,“你让大姐说,你描述的君蓁蓁,跟我们认识的君蓁蓁是一个人吗?”

    方玉绣哑然失笑,歪着头想了想。

    “或许是你们以前说的太过偏颇了?”她说道。

    “你看你,还说不是喜欢她,现在就开始怀疑我们了。”方锦绣喊道。

    方云绣笑着拉下她。

    “你二姐逗你呢。”她说道。

    方锦绣这才看到方玉绣似笑非笑的眼。

    “不过。”她哼了声,抿了抿嘴,“没想到她将宁十公子骂做青楼红牌。”

    比那日让左艳芝丢人现眼的被坑一百五十两银子可更厉害了。

    宁十公子的身价比青楼红牌要贵。

    想到这里,方锦绣忍不住哈哈笑起来。

    方老太太听到这个消息可并不觉得多好笑,反而吓出一身冷汗。

    这嘴可真是太毒了,有点过了。

    方老太太又觉得额头突突的疼,忍不住伸手按住。

    她为什么会觉得这孩子变了个人?现在看来,这惹祸闹事的本事不仅没变,反而变本加厉了。

    方老太太也不指望君小姐来跟自己问安说说这件事,自己起身往君小姐这里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