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茶楼里一片静谧,只有说书先生还在手舞足蹈。←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这可是无上的荣光,也是天作之合….这是陛下对陆千户的看重,这是皇恩浩荡…..”

    发抖的声音在茶楼里回荡。

    真是要了命了,阳城的说书先生什么时候已经这么胆子大了,竟然敢当街说锦衣卫。

    说的还是京城那位有名的魔头陆千户。

    茶楼里一阵安静之后,旋即响起杂乱的桌椅挪动和脚步声,原本还坐着喝茶说笑的人们纷纷的向外跑。

    而台上的说书先生似乎没有看到这场面,还在举着扇子热情洋溢的讲述。

    眼看着人都涌过来,君小姐却还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是也被吓到了吧?

    谁能想到这个茶楼里竟然会有一个疯子说书先生。

    方玉绣伸手拉住君小姐,要带着她退开,但却拉了一个空,君小姐不仅未退反而向内走去。

    她干什么!

    方玉绣急的差点喊出声,茶楼里的人已经冲过来,阻断了她要拽住君小姐。

    这家伙不是为了听京城里的热闹才进来的吧?

    就算是要听京城的热闹,也得分是什么热闹啊。

    如今在家中坐还没人谈论锦衣卫的事,锦衣卫无孔不入,你今天说明天他们就上门了,现在还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开说了,这满街不知道藏着多少锦衣卫呢,待会冲过来,倒霉的可不止说书先生一个,在场的这些可都要连坐。≮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君小姐被连坐抓起来,从此消失在方家,也是方玉绣喜闻乐见的,但是,谁让君小姐跟方家是亲戚呢。

    方玉绣抬脚要追过去,但又停下来。

    亲戚,亲戚也没没必要就会被牵连吧,君小姐名声差,等着踩她一脚的人多得是。

    不是有句话叫做断腕饲虎吗?

    如果付出点代价能摔掉君蓁蓁,也是值得的吧。

    方玉绣看着在乱跑的人中越发显得娇小单薄的女孩子攥起了手。

    算了。

    她抬脚冲进去。

    “快走快走,这种热闹听不得。”她抓住君小姐急道。

    “现在不能走。”君小姐说道。

    为什么?

    方玉绣心里问道,但没有问出来,因为场面安静下来,二楼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十几个身穿黑斗篷,腰挂直脊佩刀,神情阴冷的男子。

    这些人的视线扫过大厅,原本混乱的人群瞬时再次被冻结。≮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锦衣卫。

    锦衣卫的人果然在这里。

    方玉绣抓着君小姐的手不由攥紧,却发现被大力一带。

    原来君小姐又向前走去。

    在这一片凝滞的人群里,女孩子款款而行格外的引人注目,方玉绣已经僵硬了,被拖着跟了迈步,感觉到头顶上锦衣卫那些人的视线扫来。

    那视线如同他们的衣服,他们腰上挎着的刀以及神情一样阴森冰冷。

    在他们眼里,除了皇帝和他们的上司,其他人就算是当朝的宰相,也不算是个人。

    说书先生的声音还在继续,方玉绣却一句也听不清,直到耳边响起一个轻柔的女声。

    “陆大人尚的是哪位公主啊?”

    方玉绣抬起头,看着君小姐站在一张桌子前,带着几分好奇看着台上的说书先生。

    疯了…

    方玉绣神情已经木然,不知道该如何了。

    说书先生似乎没想到会有人询问,被打断说话一时怔怔。

    楼上刷拉一声响,那是有人有刀敲在了栏杆上。

    “对啊,陆大人尚的是哪位公主啊?”男子森森的声音问道,“既然大家问,你要讲嘛,陆大人这么大的喜事,民众们都很想要知道的。”

    民众都很想知道?

    在场的人都一怔。

    这么说,这说书先生是奉命说这件事?并不是疯了?

    “难道不是吗?”二楼上阴森的声音继续,“你们都不想听吗?你们这么急着跑出去不是为了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亲友们吗?”

    凝滞的人群顿时又乱起来。

    这一次不是抢着往外跑,而是抢着冲回来。

    “是啊是啊,说清楚点,要不然我们听不清楚,没办法给亲友们说这个好消息啊。”还有人讨好的献媚。

    方玉绣避免了被撞的东倒西歪,因为君小姐已经拉着她坐下来。

    原来现在不能走是这个意思啊。

    就说奇怪嘛,说书先生如果没有允许怎么可能当众讲锦衣卫陆千户的事,既然是讲,那肯定是得到授意,这里一定有锦衣卫的人在。

    听到说书先生陆千户的事大家都跑,这落在锦衣卫眼里肯定不高兴。

    方玉绣不敢肯定适才跑了的人明天能不能善终,但可以肯定适才没跑还走进来主动询问这件事的君小姐肯定没事。

    方玉绣只觉得手心里都是汗水,感受着二楼上锦衣卫们毒蛇般扫视厅内的视线,做出老老实实聆听的模样,其实说书先生说的什么根本就听不进去。

    那个陆千户也好七千户也好,成亲也好丧妻也好,关她什么事。

    她不由看了眼身旁的君小姐。

    君小姐神情专注的看着台上。

    “到底尚的哪位公主啊?”她再次问道,为了盖过茶楼里的嘈杂,还拔高了声音。

    她是真好奇啊?还是故意拍马屁啊?她到底是傻还是聪明?

    方玉绣忍不住想道。

    在君小姐的声音之后,其他人也忙忙的跟着询问,拍马屁这种事还是有很多人都愿意做的。

    经过这三三两两的询问,大厅里恢复了日常说书听书气氛。

    二楼上的锦衣卫们眼中浮现几分满意,其中几个视线在君小姐身上停留片刻。

    那边说书先生已经回过神,听到询问还顺势耍了说书的几个花腔,欲擒故纵一刻才一甩扇子。

    “要说这位公主,可不是别人,正是先帝亲封的九黎公主。”

    此言一出,听书的民众中便有顺势捧场叫好,但更多的是惊讶噤声。

    九黎公主啊。

    “…说起这九黎公主,就不得不说说她的封号,那时候兵部正奉命铸造新兵甲,始终不能成,就在九黎公主降生那一刻,兵甲大成,先帝大喜,说上古九黎,掌兵器之巫技,所以这是这位小公主带来的吉兆,因此赐名九黎。”

    原来还有这个典故啊,方玉绣到底是小姑娘,忍不住听了进去,下意识的看了眼君小姐。

    君小姐神情平静,但似乎是走神了,因为她的手竟然端起了桌上的茶杯。

    先前混乱跑,现在回来又乱乱,大家坐的位置都乱了,这个茶杯显然是先前别人用的。

    她怎么就拿起要用了?

    所以其实到底心里是害怕的吧。

    方玉绣伸手按住她的手。

    君小姐看向她,幽深的眼神一凝,松开了手。

    果然是失态了。

    方玉绣也收回手坐正身子。

    “这九黎公主是当今陛下的女儿吗?”她低声随口问道。

    君小姐摇摇头。

    “不是。”她说道。

    她知道啊,方玉绣只是要岔开话题,没想到她回答了,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她们这些官家小姐在一起最爱做的事也就是论人是非又嫌贫爱富。

    那些皇亲国戚公主郡主的,肯定如数家珍。

    “那是谁的?先帝的?”方玉绣顺口问道。

    君小姐抬起头看向说书先生。

    “不是。”她说道,“是先太子殿下的女儿,怀王的嫡长姐。”

    太子殿下?先太子殿下!

    方玉绣一怔,怪不得厅内的人神情古怪呢。

    原来竟然是那位死去的太子和太子妃的女儿,而此时台上的说书先生也正说出这句话。

    “……除此之外,这九黎公主还有一个身份,诸位猜是什么?”

    只可惜这一次没有人能跟他一唱一和,厅内有些怪异的沉默。

    “没错,大家都猜到了,陆千户先前也是尚公主的,这九黎公主自然就是陆千户的妻姊妹。”

    还好说书先生不是没见过冷场,自己笑着把场圆回来。

    “那位因病故去的公主封号九龄,正是九黎公主的嫡亲妹妹。”

    ****************************

    (=^_^=)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