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买首饰。≮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君小姐笑了笑。

    “左小姐先挑。”她说道,退开一步。

    左艳芝挽住她的手。

    “这怎么行。”她笑吟吟说道,神情亲密。

    这是君蓁蓁一直以来希望从左小姐脸上看到的。

    不过君小姐此时神情平静,没有悲也没有喜。

    “君小姐虽然跟方家这个商户订了亲,但现在还没成亲,你现在还不是商妇,我可不能欺负你。”左小姐含笑说道,“你我都有挑选首饰的资格嘛。”

    她在商户和商妇上加重语气。

    又不抢在我前边挑,却抢我挑好的,这就不叫欺负了?

    这些女孩子,一个个的欺负起人来比公主还架子大。

    君小姐笑了笑。

    左艳芝对于君小姐还能笑出来有些惊讶,按照这个君小姐的脾气,此时此刻不是该哭闹吗?

    “那左小姐想怎么样?我让你你又不要,我再挑你又要。”君小姐有些无奈的说道。

    “公平啊。←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左小姐笑道,“你我都看上了,那就价高者得之嘛。”

    君小姐没有说话,几分踌躇。

    “还望君小姐见谅,我的表姐们从京城给我捎回来年礼,里面有杨家小姐们的随礼,所以今年年节回礼我想为她挑选些礼品。”左小姐微微一笑,又低声补上一句。

    不怕你这死丫头还不上钩。

    虽然日常没有打过交道,但左艳芝对君蓁蓁可是很熟悉,整个阳城的人都对她熟悉。

    这个女子愚蠢无知令人厌恶至极。

    更不可忍的是竟然还打着宁家未过门儿媳的旗号招摇,宁十公子是什么样的人,她也配。

    好容易这女人终于肯去死了,竟然还没死成。

    没死成,方家快将她打发的远远的就是了,没想到竟然又要娶了她,这女人岂不是还要在她们眼前晃?

    既然你要在我眼前晃,那就活该要丢人现眼。

    这句话出口,左小姐果然看到君小姐面色大变。

    杨小姐,据说是要与宁十公子议亲的小姐,其父与宁十公子的叔父宁炎是同年。

    宁十公子随同宁炎在京城读书,据说与这杨小姐互相钟情。

    君小姐就是听说这个消息,才一急之下拿着绳子去上吊的。

    “好啊。”君小姐说道,面上维持着笑容,但这笑容在左小姐眼里已经掩饰不住痛苦愤恨,“既然左小姐有心,我就成全你。”

    左艳芝一笑,一旁的方玉绣似乎什么也没听到,安静的站着。

    当初方云绣就是因为在君小姐和官宦小姐们说话时候插嘴被君小姐讨厌作弄的。

    其实方云绣也不是插嘴,而是提醒君小姐那些小姐在逗她。

    但对于君小姐来说,这些官宦家的小姐才是她的姐妹,方家的姐妹什么都不是。

    “这个朱钗吧。”君小姐已经伸手指着小厮捧着的托盘中的一个说道,“我喜欢这个,左小姐你呢?”

    左艳芝看过去,眼中闪过一丝嘲笑。

    这个朱钗看上去做工精美,实际上都是劣等材质堆砌,这个君蓁蓁真是个草包,要脑子没脑子要眼光没眼光。

    左艳芝看了眼君蓁蓁,平心而论,君蓁蓁长的很漂亮,不过就跟她选的这个朱钗一样,是个驴粪蛋表面光。

    “君小姐好眼光。”她说道,做出感兴趣的样子,伸手捏起这根朱钗,“我也喜欢。”

    “小姐们,这个五两银子。”店伙计哪里看不出这两个小姐要斗气,他最爱这种热闹立刻报价。

    “我出十两。”君小姐立刻说道。

    “我出二十两。”左小姐含笑说道,带着几分轻松随意。

    外边的动静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二楼雅间里,珠帘被人掀起一个中年男人看过来。

    他的神情阴沉,似乎因为下边的热闹有些不高兴。

    “金爷,是小姐们斗气呢。”旁边一个掌柜模样的男人低声解释道,“这是常有的事。”

    他说着又指了指楼下。

    “那是方家的君小姐,那是北留宁氏的姻亲左家小姐。”

    中年男人很显然知道这两人的来历神情稍缓,毕竟宁家和方家都是阳城数一数二的人家。

    “让人不省心的孩子们。”他淡淡说道。

    而这短短一刻楼下的叫价也越来越高。

    随着报价的逐渐增高,君小姐和左小姐之间的气氛也越来越凝重,君小姐已经变得有些激动了,而左小姐也带着势在必得的坚定。

    方玉绣始终没有什么反应,如同众人一般看热闹。

    “一百两!”君小姐咬牙抛出一个数。

    左小姐深吸一口气。

    “一百五十两。”她毫不放弃。

    君小姐看着她,咬住下唇,眼里似乎有泪水闪闪。

    “那女人就那么好?”她忽的问道。

    受不了了吧,心疼吧?

    “是啊,杨小姐贤良淑德品貌出众,实在是难得的良人。”左小姐靠近君小姐,低声说道,又后退一步,看着她,“君小姐,你放手吧。”

    她说的放手自然是一语双关。

    然后等着这女人疯狂的再加价。

    还有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方家,仗着有钱就以为在阳城能随心所欲吗?你们看看,你们要收留的是什么破烂货。

    君小姐看着她,泫然欲泣,又带着几分黯然。

    “既然如此,我就放心了。”她轻叹一声,“那就谨以此钗,祝贵兄夫妻和睦永结同心白头偕老了。”

    左艳芝脸上的笑顿时僵住。

    四周围观的众人一怔,旋即哄声笑起来,她们当然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与此同时,二楼包厢里珠帘后的中年男人也忍不住笑了声。

    “这些孩子们。”他说道,看了眼君小姐,放下了珠帘子。

    君小姐神情温和看着左艳芝。

    “一百五十两买一个原价十两银子的朱钗。”她柔声说道,“左小姐,杨小姐一定能感受到你的诚意。”

    她说罢屈身施礼,不待左艳芝反应过来就走了出去。

    “恭喜左小姐。”柳儿也跟着说了句,带着几分得意洋洋追了出去。

    方玉绣这也才忙跟上。

    “你!”左艳芝回过神,也要追出去。

    “左小姐,这朱钗你收好。”店伙计哪里容她走,立刻喊道,“一百五十两银子,你拿好。”

    “你这破东西哪里值的四百两!”左艳芝涨红脸喝道。

    这话店伙计不爱听了。

    “左小姐,这价格可不是我们要的,是您硬要给的,值不值的,您还不知道?”他哼声说道。

    左艳芝很想说鬼才要硬给这价钱,但事实摆在这里,再看店伙计们虎视眈眈的眼神,这金楼据家里人说有不能惹的靠山。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在这里挑逗君蓁蓁的缘故。

    就等着君蓁蓁到时候闹起来,不管不顾的惹恼了这金楼的靠山,惹来**烦。

    没想到挖了坑最后跳下去的是她。

    她不敢不给钱。

    但一百五十两…

    一百五十两对她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不仅仅是钱的事,今日后她左艳芝一百五十两买个劣钗的事就要传遍了。

    她看了眼四周,四周的小姐妇人们都在视线看着她低笑交头接耳。

    她左艳芝立刻就要成为一个笑谈。

    君蓁蓁。

    这贱女人,竟然摆了她一道。

    左艳芝看着已经走出去的君蓁蓁,嘴唇都要咬破了。

    “付钱,我们走!”她喊道。

    身旁的丫头忙七手八脚的凑钱,小姐出来逛街谁会带那么多钱,最终还是一个丫头跑回去取钱,一个丫头抵押在这里。

    左家也是阳城的大家门户,肯定不会赖账,店家不会为难她,热情送了出去。

    “左小姐,欢迎再来。”店伙计高兴的送别,一面将包装好的朱钗地给她,“你的朱钗,您拿好了。”

    左艳芝接过朱钗,狠狠的扔在地上,上了马车急急的走了。

    再来,这辈子她都不会来这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