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到消息时,方云绣和方玉绣都在方锦绣屋内,方锦绣被禁足,但功课不能耽误,姐妹们便来她这里学习。

    方锦绣冷笑一声什么都没说。

    方玉绣想了想,站起来。

    “大姐你别去了,我自己去吧。”她说道。

    方云绣性子醇厚,在方锦绣跟君小姐打架闹翻之后,还特意陪着君小姐出去玩,结果却被君小姐在一众官家小姐面前写诗嘲讽,这嘲讽的诗还贴在方云绣的背上,背着走了一圈才发现。

    方云绣哭了跑开了,虽然不会对君小姐口出恶言,但从此后却能避就避开了。

    “你自己吗?”方云绣有些犹豫担心。

    “大姐,不用担心二姐,二姐很厉害的,只不过不跟君蓁蓁一般见识罢了,二姐真要想,君蓁蓁可不是她的对手。”方锦绣说道,又冲方玉绣握拳头,“二姐,拿出点厉害让她瞧瞧。”

    方云绣也没再坚持。

    “她也不喜欢看到我,我就不去了。”她说道,又叮嘱,“你自己小心点,吃点亏,别跟她一般见识。”

    方玉绣笑着点头。

    方老太太也得知了君小姐要出门的消息,没有说什么,接过仆妇递来的几张纸。

    “君小姐写字不多,这是上个月写的几首诗。”仆妇低声说道。

    方老太太看了眼,跟写药材的字体一样,都是漂亮的小楷,内容则是悲春伤秋对宁十公子诉衷情。

    “送回去吧。”她说道,伸手递回去,皱皱眉自言自语,“还是不写的诗词的时候更好些。”

    这娇柔做作的诗词真让人倒胃口。

    ………………………………………………..

    君小姐出来的时候,方玉绣已经站在车前等着了。

    君小姐想了想,这是自己第一次见到方家的姐妹,君小姐本身有关姐妹的记忆也不多,所以乍一见还有些陌生感。

    方玉绣是方大太太的嫡生次女,形容与大太太想象,温柔娴静,也是这家中唯一一个没有跟君小姐有过节的。

    她很少出现在君小姐面前。

    见君小姐走过来,方玉绣略施礼喊了声君小姐。

    按理说应该喊妹妹,但在君小姐面前当然没有这个理。

    君小姐还礼,没有称呼也没有再说话。

    方玉绣神情依旧,既没有像方锦绣那样觉得君小姐这是瞧不起人而生气,也没有像方云绣那样低头让开路,她也没有再说话,先一步上车。

    柳儿引着君小姐要上另外一辆,君小姐却示意她自己去。

    “要不然还要再要一辆车。”她说道。

    君小姐以前是不和方家的小姐们共乘,那方家小姐和贴身丫头一车,君小姐和自己丫头一辆,另外的两个跟随的仆妇就要再坐一辆。

    如果君小姐和方小姐共乘的话,两个丫头两个仆妇就能挤在一辆车上。

    “既然已经要做一家人了,就要亲密。”君小姐接着说道。

    是啊,做戏要做全套。

    柳儿领会,对君小姐点点头。

    “小姐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她低声说道。

    转身就几步过去拉住要跟着方玉绣上车的丫头。

    “姐姐,咱们坐一起。”她甜甜的笑着说道。

    方玉绣的丫头差点吓个跟头。

    上车的方玉绣倒神情无波,眼中了然的哂笑一闪而过,看着走过来的君小姐,对自己的丫头使个眼色,丫头便跟着柳儿走开了。

    对于君小姐坐过来,方玉绣没有丝毫的惊讶,似乎原本就该如此,坐好之后两辆马车在几个仆从的拥簇下驶出了方家的门。

    方家所在的位置是商户所在,也是最繁华的地方,出门没多久就来到大街上,喧哗不绝于耳。

    君小姐饶有兴趣的掀着车帘往外看。

    如今商户和官宦人家居住的地方有划定的不同区域,虽然方家家宅华丽,但君小姐以从其内走出来为耻,每次出门都唯恐被别人看到,恨不得将整个马车裹起来。

    像这样掀起车帘看街景还是头一次。

    是要做出接受商人妇这个身份而做出的样子吧。

    方玉绣表情温和的斟茶。

    “君小姐要喝茶吗?”她说道。

    君小姐没有回绝方玉绣的话,放下车帘伸手端起茶杯。

    “咱们先去哪儿?”她问道。

    主动问方家姐妹意见的君小姐也是少见,不过方玉绣波澜不惊,似乎她们一直这样相处。

    “是要买首饰,那咱们就去金楼。”她并没有推辞而是认真的想了想给出意见。

    买什么都是掩护,最终目的是顺便进个大药行。

    君小姐含笑点头。

    方玉绣对车外吩咐了一声,很快马车就停下。

    “这家可好?”方玉绣掀起车帘指着外边问道。

    君小姐看了眼,这家金楼装饰的金碧辉煌,店铺里进进出出的满是人,可见是家很有名的。

    君小姐无所谓点点头主动先下车。

    跑过来搀扶她的柳儿悄悄的拉了拉她的衣袖。

    “小姐,这里人多啊。”她低声说道。

    “人多怎么了?”君小姐问道。

    柳儿回头看了眼正下车的方玉绣。

    她本想说跟着方家的小姐同进同出多丢人,有损小姐的掩面,但又想到小姐说的要对方家的人做出亲近的样子,便又咽了回去。

    “人多,人多好热闹。”她笑嘻嘻说道。

    君小姐笑了笑没有再说话,方玉绣也笑了笑。

    是啊,人多才好热闹。

    她们的进来让金楼里骚动起来。

    一则方家在阳城名气大,二来又最近风头也正盛,其内挑选首饰的有官家读书人家的小姐,也有富户商贾家的小姐,君小姐在阳城交游广泛,因此这其中有一两个认出她,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

    金楼里的视线顿时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这是君小姐第一次以君蓁蓁的身份走到外人前,君小姐的记忆告诉她阳城的小姐们都是对她敬畏佩服喜爱的,不知道是君小姐记忆出错,还是如今因为传言大家的眼神改变。

    君小姐只看出这些都是嘲讽讥笑。

    这个傻孩子。

    不过也好,至少活的挺开心的。

    君小姐笑了笑没有说话也没有理会。

    “君小姐你看这个怎么样?”方玉绣神情温和的指着店伙计捧来的首饰问道。

    君小姐看了一眼。

    “不好看。”她说道。

    方玉绣预料之中,含笑示意小厮再换来。

    君小姐挑剔了三四次才终于有一个看中的。

    “这个吧。”她说道,伸手指过去。

    就在此时有一只手也伸过来。

    “这个我要了。”一个女声同时说道。

    君小姐只觉得香气袭来,转过头看到站在身旁的女孩子。

    女孩子十六七岁,长得是很漂亮。

    左艳芝。

    君小姐的记忆立刻浮现,没有丝毫的模糊和迟疑,比对方家的记忆还要清晰。

    这并非是因为这位左小姐是君蓁蓁最喜欢的官宦人家的小姐,而是她的姑祖母是宁老夫人。

    她是宁家的亲戚。

    也正因为是宁家的亲戚,君蓁蓁曾竭力的结交过,但左小姐回避了。

    能够得到左小姐的主动攀谈,君蓁蓁一定很高兴。

    君小姐笑了笑,收回了手,指向另外一盘中的一个。

    “那我要这个。”她说道。

    刚伸手,左艳芝又伸手按住了。

    “这个我也要。”她说道。

    这一下其他人也都看出来,金楼里的气氛变的安静下来。

    方玉绣站在君小姐身旁,安静的如同一个鹌鹑。

    “左小姐,是什么意思?”君小姐没有动怒也没有后退,柔声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买首饰喽。”左小姐笑道。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