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管多少人惊讶以及反对,就像当初她的母亲以死相逼,她都不肯让步让曹家参与到方家的票号生意一般,方老太太的决定从来都是不会改变。

    方家小少爷的亲事热热闹闹的筹办起来。

    银子如流水般的花出去,各色的物品一车车的拉进来,不管真真假假方家上上下下洋溢着喜气。

    不过这喜气到底是怪异一些,毕竟新郎是只能再活一年的废人,而这场亲事的目的又是为了冲喜。

    方大太太将方锦绣禁足,以惩罚那日对方老太太的不敬。

    方家没有人敢再议论这件事,但方家不议论,却管不住外边人的议论,随着消息的传开,阳城中对这门亲事的议论越来越热闹,而对这件事的看法也分成了两种。

    第一种是说方家欺负孤女,把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嫁给一个要死的瘫子,没有人愿意守活寡一辈子,还不是因为这君小姐无处可去,只有方家这一个亲戚,方家还不是将她任意揉捏。

    甚至还传君小姐已经被方家关押起来。

    这真是令人不齿的行径。

    “君县令为国为民尽忠,如今尸骨未寒,遗女就被虎狼亲戚如此相待,天理道义国法何在?”

    “方家一个商户胆敢如此作践官宦之后,真是胆大包天。”

    “老夫要去官府告他们,否则天下人谁还敢读书,谁人还敢为国熬心沥血死而后己,死不惧,惧的是留下子女孤苦无依被如此的欺负。”

    阳城里很多读书人家都义愤填膺,据说还真的要写请愿书告官去,但就在这同时又有另一种看法。

    “这君小姐什么名声阳城谁不知道,哪里有半点孤苦,而是飞扬跋扈。”

    “先是仗着长辈们与宁家的故旧要嫁入宁家,被拒绝后,干脆讹诈了五千两银子,这简直是无赖行径,长辈们的脸面都被丢光了。”

    “你们想,如果她不愿意,谁能逼她嫁入方家?当初跟方家的姐妹口角动手打人,还跑到官府门前去告官,方大太太几乎都要跟她下跪才求回去。”

    “很明显她就是看上方家了,反正方少爷也是个要死的瘫子,挂着方少奶奶的名头,到时再过继一个儿子,这方家就成她的了。”

    这种看法多在富商们传开,说这君小姐哪里是孤苦无依被欺,分明是仗势欺人。

    所谓的势自然是自己父亲为国为民尽忠,自己孤苦无依,就成了弱者,要什么就得得到什么,否则就是别人欺负她。

    有家产的富商们纷纷表示同情,被这样的女子缠上,方家真是倒霉。

    这样的话越传越厉害,为了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大家都找更多的证据来论证,而由此方家以及君小姐的恶行旧事都被翻出来,真的假的,真实的夸张的满天乱飞。

    “看起来是为了维护我们不同的一方。”方大太太说道,“但其实却是将我们方家和蓁蓁的名声都污蔑了。”

    方老太太神情漠然。

    “无风不起浪,无利不起早。”她说道,“不是有人有意为之,谁吃饱撑的多管闲事嚼舌根。”

    方大太太沉默一刻。

    “是那些人吗?”她低声说道,“他们连承宇成亲都不想看到吗?”

    “应该不是。”坐在一旁的君小姐忽的说道。

    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都看向她。

    “这种坏名声的事你们的仇人还不屑与。”君小姐说道,“他们应该更喜欢要命。”

    这种大实话听起来真是让人有点心塞。

    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无语一刻,而君小姐似乎也因为自己的话而想到什么微微出神。

    没错,一直以来,除了那句方家被诅咒断子绝孙外,方家的声誉一直良好,而那句断子绝孙也是用来为方家男丁遭受不幸做幌子。

    从以往到现在顺风顺水的生意看来,看来仇人对方家并不损害名声和生意。

    “有意思。”君小姐说道。

    “有什么意思?”方大太太问道,“你说是谁做的?”

    “是宁家吧。”君小姐想也没想的答道,“想要恶心我们一下。”

    宁家啊。

    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点点头,又苦笑一下摇摇头。

    “这些事无所谓。”君小姐说道,拿出一张纸,“这是表弟需要用到的药,借着这次成亲采办一并买来,掺杂了其他的药中,有心人也不会注意到。”

    方承宇是药罐子泡大的,成亲时采买些药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这次又是要成亲,多买些药好让他撑过拜堂也是理所当然。

    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神情有些激动。

    “蓁蓁,真的有药吗?”方大太太问道。

    难道给承宇治病是真的?

    “当然。”君小姐含笑说道,“没有药我也不能治病啊,毕竟我不是神仙。”

    她难得的说个笑话,不过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却没有笑,而是神情复杂。

    直到现在她们还是不太相信君蓁蓁真的要给方承宇治病,更别提真的能治病了。

    今日她们来对她说外边流言,也仅仅是说一说,想要看看她的反应,同时心里也提醒她,她的心思路人皆知。

    但她既没有怒而骂,也没有委屈的哭,神情平静,反而还跟她们分析这件事是谁在背后做的。

    说的还挺有道理。

    她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

    方老太太忍不住看着面前坐着的女孩子,她的坐姿端正,眉眼平静柔和。

    她真的能治好承宇吗?

    方老太太看了看手里的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药材名。

    漂亮的小楷。

    “好。”她将纸收起来人也站起来。

    君小姐施礼相送,看着她们婆媳离开。

    ……………………………

    方老太太将写了药材名字的纸交给了方大太太,方大太太有些激动的接过。

    “找大夫们看看吗?”她低声问道。

    “混在家里采买的药材里再问。”方老太太说道。

    方大太太自然知道怎么做,应声是收好信纸告退了,虽然此时外边的议论并不会对方家有真正的影响,但该做的防备还是要做,她的事情也很多。

    方老太太略歇息一刻,叫来贴身的仆妇。

    “你去找找君小姐写过的东西。”她说道。

    仆妇微微一愣,但没有说什么应声是。

    外边的热闹也好,成亲的筹备也好,对君小姐来说都没有影响,她依旧按照自己的作息,不过很快方大太太就又找来了。

    “这几种药,药房里认不得。”她说道,将纸上写的药材指了指。

    君小姐微微皱眉,看了眼这几味药材想起来了,这是才发现的几味药材,南方的大夫们刚开始试用,北方这边想必还未常用。

    这味药材药行里应该有,只是不常见且名字可能不同。

    “我去找吧。”她说道,“名字不同,见了样子我能认出来。”

    也只能这样了,方大太太点头。

    “你就要出嫁了,去挑选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是理所当然。”她说道,一面喊人,“让三个小姐….”

    话说到这里又停顿下。

    三小姐方锦绣就算了,且不说她肯不肯陪,陪着在外边两人又打起来就丢人了。

    “让大小姐和二小姐陪君小姐出去一趟。”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