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能治好承宇,这话让人惊讶,但更让人可笑。←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老太太她…”元氏脱口要说道,但话到嘴边又咽回去。

    方大太太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

    老太太她老糊涂了吗。

    一来元氏的身份不能对老太太说如此大不敬的话,二来方老太太当然不会老糊涂。

    元氏想到昨日的事。

    让大太太生气决定年前就要把君蓁蓁扫地出门的原因,是因为君蓁蓁和方承宇发生了冲突。

    冲突的具体内容家里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但自己知道的清清楚楚,包括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询问过的小厮的每一句话。

    君蓁蓁说方承宇是中毒了,还说她能治好。

    这是太可笑可以忽略不计的话,但如果被人信了,那就是可以在方家横行无忌的尚方宝剑。

    元氏明白了,她的神情再次惊讶。

    “老太太她..”她再次脱口,然后再次忍住,以至于憋得神情古怪。

    老太太是真的老糊涂了吗?

    怪不得方大太太一副奇怪的样子,这简直太让人无语了。

    那种话怎么能信。≮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她说是她祖上留下的医术,很神奇。”方大太太说道,伸手按着额头,又似乎要捂着脸,一副丢不起人的样子,“总之,老太太就信了。”

    元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关心则乱,小少爷是老太太的心病,病急乱投医,这也没什么。”她想了想说,“太太别担心…”

    话到这里又停下。

    她想说的会证明君小姐治不好是说谎的,因为小少爷会死。

    不过这话听起来实在是不能安慰人。

    这件事还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管怎么说,千金难卖顺心意。”她柔声说道,“老太太既然想这样,就让她随心意吧,也是为了小少爷。”

    方大太太怔怔出神,一副不知道怎么办的样子。

    “那件亲事我去跟赵州的秀才解释。”元氏说道。

    至少年前君小姐不会出嫁了。≮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至于宁家…”她接着说道。

    这时候谈这个也不合时宜,现在的方大太太只需要安静的待一会儿,方念君在世的时候,元氏就是个很受宠的姨娘,方念君不在了,她还是一个很受宠的姨娘,这是因为她很体贴人。

    “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元氏说道,带着几分轻松随意,收起话题施礼告退。

    快要走出门时,方大太太才突然醒过神来。

    “保密。”她叮嘱道。

    这种丢人的事自然要保密,元氏一脸了然的应声是走了出去。

    方大太太看着被关上的门坐直了身子,脸上的茫然失措顿消。

    保密,是有些是要保,有些事则不能保。

    君小姐和方承宇在花园的事说的话是个保不住的秘密,至少瞒不住元氏,而原本要君小姐说亲立刻嫁出去的事更要给元氏一个合理的解释。

    所以君小姐要给方承宇治病的事不能保密,妄图保住这个秘密才是蠢。

    她还没那么蠢。

    “我觉得我算是聪明人。”方大太太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又停顿下,补上一个字尾,“吧。”

    不过想到君蓁蓁,想到这次的事,她做了那么多轻轻松松顺水推舟一切尽在掌握中,但突然君蓁蓁一句话,就把这舟打翻了。

    这让她觉得她有点傻。

    ……………………………………………………….

    既然说了保密,所以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没有再找君小姐,除了亲事被安排叫停,只让她去花园的命令也依旧传达下去,方锦绣抱怨,下人们的议论让家里如同往日一样。

    君小姐也如同往日一样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专属自己的特权,早起锻炼成了常态,弓箭草靶子也都备好用上。

    看着羽箭射中靶子,柳儿没有捧场的鼓掌。

    “小姐,手都变粗了。”她忧心忡忡的说道。

    君小姐笑了笑放下弓箭擦了擦汗。

    “小姐你怎么想要学这个?”柳儿问道。

    君小姐看着靶子,羽箭正中红心。

    “其实我原本该学这个了。”她说道。

    虽然她能拉开弓射中靶子,其实她没有学过射箭,她学一样用的时间太久,原本学了一年掷羽箭,终于轮到学射箭了,但师父在那时候突然离世了。

    柳儿听不懂,也不去追问,打着哈欠将斗篷给小姐披上。

    “咱们回去吧。”她说道。

    君小姐却没有往回走,而是问花园里的仆妇书房在哪。

    仆妇得到的命令是不准君小姐出门和打听家里的是非隐私,这书房既不是在外边也不是隐私,于是便应声是领路。

    “小姐,去书房做什么?”柳儿不解的问。

    虽然官宦家的子女教养遵循知书达礼,但还是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小姐们读过书识字,就已经是不错的,如果再能写文作诗,那更是翘楚了,当然,鉴于女子要学的的女红占据的大多数时间,能文采精通的那是少之又少,估计也只有不多的诗书大家以及皇亲国戚公主郡主之类的女子们了。

    君小姐便属于官宦女子中最普通的一员,自从读过最基本的启蒙书能识字会写字后,书就被她扔开了。

    读书,还不如多绣一个香囊拿出去有面子。

    所以屋子里的那个书房其实只是个摆设,也就在中秋宁十公子回来时为了靠才情吸引宁十公子注意用功了几日。

    “看看。”君小姐说道。

    看书房还是看书?柳儿想到,不过没有再问。

    小姐最大,小姐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柳儿趾高气扬跟随。

    来到书房时,君小姐知道方大太太说的家里有大书房是什么意思了。

    这个书房还真大。

    竟然是个藏书阁。

    不过藏书阁显然在方家也是个摆设,家里的只有一个病怏怏的男丁,女人们都忙着生意。

    这藏书阁只有一个负责守门且打扫的仆从,见到君小姐到来,仆从眨眼就跑的没影了,唯恐冲撞了这位君小姐惹来麻烦。

    君小姐走进了藏书阁,神情也微微惊讶。

    高高的两层阁楼是上下通彻的,两道楼梯,确切的说是慢坡,呈螺旋状正中盘绕,而这慢坡所盘绕的便是满满的一屋子书。

    寺院里的藏经阁也有这样设计的,但那用的都是楼梯,这样的缓坡,倒是独特。

    “这是为了….”君小姐说道。

    话没说完就有人打断她。

    “为了我这个瘫子。”

    君小姐抬起头,看到方承宇坐着轮椅被一个小厮从缓坡上慢慢的推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柳儿不高兴的说道。

    方承宇笑了笑。

    “这是我不对,家里这里最偏僻,我以为在这里不会见到君小姐。”他说道。

    这是讽刺她们小姐不爱读书吗?

    不爱读书有什么可讽刺的,柳儿撇撇嘴不屑,倒是这个瘫子除了读书也没别的事能做了。

    “小姐,对哦,他除了来这里,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她手掩着嘴靠近君小姐说道。

    **************************

    (*^__^*)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