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老太太应允了方大太太的提议,二人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既然已经决定舍弃,就不会再悲春伤秋。

    这十几年在跟各种人各种事的相斗中,她们早已经掉光了眼泪,磨硬了心肠。

    婆媳二人说了一些票号的事,方大太太又服侍她吃过饭,看着方老太太由丫头仆妇陪着去散步才告退。

    回到自己的住处已经亮灯,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室内坐着不少人,珠光宝气花红柳绿。

    随着大太太迈进去,三个小姐并两个妇人都起身迎接施礼。

    “对账对的怎么样?”大太太问道,一面由两个妇人服侍着换下衣裳,净手,例行问女儿们的日常功课。

    “高管事说很好。”方云绣笑着答道。

    “别人说很好,自己只能听一半。”方大太太柔声说道,“切不可当真。”

    “母亲放心,我们又不是君蓁蓁。”方锦绣插话说道。

    “你这样说她,跟她也没什么区别。”方大太太嗔怪道。

    方锦绣有些不服气,但还是对嫡母敬重应声是。

    “好了,你们都辛苦一天了,回自己院子里吃自在饭吧。”方大太太笑道。

    “跟母亲一起吃饭也自在。”方锦绣说道。

    “母亲是说我们闹得她吃饭不自在。”方玉绣笑道。

    正从方大太太手上褪下玉镯子的圆脸细眉的妇人笑了。

    “二小姐不要玩笑了,快去歇息吧,临近过年这些时日你们要辛苦的多,太太是体惜你们。”她说道。

    这是姨娘元氏。

    方玉绣一笑没有再说话,姐妹三个对大太太再次施礼鱼贯退了出去。

    “母亲,那君蓁蓁…”方锦绣问道。

    “你们姐妹们做正事,她的事我来处置,你们不要担心,也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方大太太打断她说道。

    站在大太太身边的另一个妇人冲方锦绣摆手,这是方锦绣的生母姨娘苏氏,与方锦绣火爆的性子相反,她木讷少言。

    方锦绣没有再说话跟着姐妹走了出去。

    三个小姐带着丫头走出去,屋子里便冷清了很多。

    “当初母亲给老爷纳那么多妾我还不高兴,现在想想,还是后悔纳少了。”方大太太坐下来说道,“要是多纳些,生养的子女再多些,家里该多热闹。”

    元氏噗嗤笑了。

    “太太,你也真不心疼老爷。”她说道,“把老爷当什么了。”

    方大太太一想也笑了。

    “我也是说的好听,那时候老爷但凡去别人屋子里多歇一晚,我就给他几天脸色看。”她笑道,看着两个姨娘,“结果最后只有苏氏一个有生养,老爷一不在,其他人都放出去。”

    说到这里又怅然。

    “只留下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守着,也不知道是好命还是苦命。”

    苏氏捧着厚厚的一摞账本走过来放在桌子上。

    “命好命苦不是由男人决定的。”她说道,她本性不爱说话,说出这一句又停了半刻,“反正我觉得我现在挺好的。”

    元氏也取过算筹,展开笔墨纸砚,笑着坐下来。

    “太太,这人的命天注定,过去的事就不要想了,千难万难的咱们不也过来了。”她说道,“老太太说了,咱们方家的女人不能怕命苦,苦也要尝出甜来。”

    说这话手中利索的摆弄算筹。

    这是她们这十年来不间断的日常事,当初老爷遇袭身亡,山东族里,祁县曹家都来人闹要分家产,说她们一群女人们有什么用,只会败了家业,方老太太一拍桌子说就让他们看看女人比男人也不差,从此后家里的女人们都要学做生意学算账。

    有生养的妾室方家养老送终,没有生养的给些钱放出去,归家也好再嫁一处也好,苏家一概不干预。

    当然不想走的也可以不走,元氏就是选择留下来的,跟着大太太一起学账,协理着里里外外的事。

    方大太太拿起账册。

    “我让你找的人家可有眉目了?”她问道。

    元氏放下手里的账册,脸上笑意更浓。≮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太太,老太太答应了?”她问道。

    苏氏也抬起头停下手。

    方大太太点点头。

    “这都是她自己做出来的,不能怪别人不护着她。”她说道。

    元氏笑意浓浓。

    “护什么啊,再护女孩子都是要嫁人的,老太太不让她嫁人才是不护着呢。”她笑道,“太太吩咐我之后我就上心的挑了好些,最终选定一家。”

    “说来听听。”方大太太带着兴趣问道。

    “是一个赵州的读书人。”元氏说道。

    赵州?

    方大太太眉头微皱。

    “那边不是不太平吗?”她说道。

    远是够远,但却不是太平的地方,她可不想落人话柄。

    赵州属于北地河北路,金人和大周交战多年,这北地来来去去的被争抢,那边的日子可不好过。

    “太太,有成国公在,北地已经太平很多年了。”元氏笑道。

    虽然不是北地人,但对于朝廷来说同属北方的诸人,对成国公都不陌生。

    成国公朱山是从金人手中收复北地的功臣,出身武将世家,一路战功无数,深受先皇看重,晋封公爵。

    如今成国公已经镇守河北路六年了,北地的确太平的很。

    方大太太松开眉头。

    “而且这是一个读书人。”元氏接着说道,“家中田产丰厚,只有一点,是要找续弦。”

    方大太太的眉头再次皱起,抚着账册略一思索。

    “这么说家中有子。”她说道。

    元氏笑着点头。

    “所以不在乎女方能不能持家传宗接代,只是要找个贴心可意的人。”她说道。

    说白了就是要找个年轻漂亮的可供把玩的,所以对于女方的出身品行都不在乎。

    嫁的远,这能够应付宁家,读书人,能够配上君蓁蓁的身份。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方大太太说道。

    元氏笑着应声是,苏氏对此没有任何意见,话到此就打住,似乎这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大家都低下头继续忙碌不再提及。

    丫头们在一旁安静的侍立,偶尔过来捧茶,冬日的夜晚三个女子对坐的室内也并不显得寂寥。

    君小姐并不知道自己的终身大事就这样被敲定了,知道了也并不会惊讶。

    对于目前的处境她心里很清楚。

    二门上接到消息严防死守的仆妇们并没有等来君小姐的再次到来,君小姐的活动范围改在了后院。

    花园里没有得到消息避之不及的丫头仆妇们诚惶诚恐。

    君小姐并没有理会,她虽然不像君小姐那般对方家的人不屑,但她不至于见人就笑。

    “小姐,这么冷的天,为什么要来逛园子啊。”柳儿缩着头揣着手炉问道。

    而且小姐还走得这么快,又累又冷。

    因为这具身子太弱了,需要多活动让身子变的结实,就算达不到她骑马射箭的本事,至少保证能够长途跋涉。

    京城离这里很远,路途也不会好走。

    “这样多走走对身子好。”她说道。

    柳儿刚要点头,一个沙哑的声音陡然从头顶上传来。

    “老天爷真是不厚道,不想活着的人竟然还能好好的活着!”

    君小姐停下脚抬头看去,就在她刚走过的假山上出现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这少年面容俊秀,双眼明亮,但可惜的是骨肉如柴削弱他原本该有的翩翩少年风姿,而且他不是站着也不是坐着,而是几乎瘫软在一张轮椅上,一条厚厚的毯子遮盖了他有些扭曲的身形。

    这就是方家的那个活不过十五岁的瘫子少爷啊。

    ************************

    这本书如同娇娘一样,依旧遣词造句一咏三叹,内容苏且装,不适应不喜欢这个的读者及时避雷。

    还是那句话,看小说是为了开心,不要勉强,否则你愤怒嘲笑,我困惑不开心,何必何必。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