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有婚书?”

    去而复返的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带来的消息,让原本温馨轻松的宁大夫人的起居室又变得紧张起来。

    那个一直被视为胡搅蛮缠的女孩子竟然拿出了婚书。

    有了这个婚书女孩子就不能被说成胡搅蛮缠了。

    屋子里的三个女孩子显然也很惊讶。

    “一定是伪造的。”宁云燕喊道。

    婚书可是写有男方三代名讳,更何况还有宁云钊的生辰八字,这些东西就算是同样为阳城人的方家也不可能打听出来,更何况这个籍贯汝南的君家。

    虽然不足挂齿,但本着知己知彼当半年前一向无来往的方家上门说其女婿跟他们家有婚约的时候,他们还是立刻把这个君家打听了清楚。

    君家,河南蔡州汝南县平章镇人氏,祖祖辈辈经营一个药堂,代代行医仁心乐善好施,在平章镇颇有声名。

    只是也因为这乐善好施,君家历来家境清贫,又人丁单薄,君小姐的父亲君应文是三代单传,因为从小聪慧学业有成,没有再学医而是走科举入了仕途。

    君应文为官清廉爱民如子,继续传承了君家乐善好施的习性,但也同时传了君家子嗣艰难的缺憾,好容易得了一个女儿,虽然妻子方氏为他纳了两个妾,却始终没能再得子女。

    君应文的妻子方氏在君小姐十岁的时候因病故去,君应文没有再续弦,带着君小姐和两个妾赴任,但没想到在君小姐十三岁的时候,君应文又因为修河道劳累过度引发急病而亡,这君家便只剩下君小姐一个独苗。

    君老太爷早已经故去,君小姐只得来阳城投奔外祖方家。

    这样一个即将断了香火的小门小户哪里有能窥探他们宁家的本事,还敢做出伪造婚书的把戏。

    就连财大气粗的方家也不可能。

    屋子里的三个夫人都没有理会宁云燕的话。

    这婚书一定是真的。

    “那既然如此,这件事就只能这样了。”宁大夫人轻叹一口气说道,“母亲那里我去说吧。”

    “就算婚书是真的,也不一定就必须认这门亲啊。”宁云燕急道,“谁说写了婚书就得成亲了?那送了聘礼又退婚的也多得是,凭什么就怕了她了!”

    母亲性子棉柔,是个害怕得罪人的老好人,但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却不是,宁云燕这话自然是对她们说的。

    “十哥哥虽然是我嫡亲哥哥,但他也是咱们宁家的脸面,他有了这么一门亲事,别的兄弟姐妹们肯定也要被嘲笑,谁愿意跟这样的女子做妯娌啊。”

    这话倒是指责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因为宁云钊不是她们的儿子,所以就怕麻烦不管了。

    作为一个晚辈宁云燕这样说太失礼了,宁大夫人顿时拉下脸。←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燕燕!住口!”她喝道。

    宁云燕一向骄纵,被母亲呵斥也只是绷着脸。

    “我才不住口,凭什么要怕她,她算个什么东西,她敢要挟我们,装模作样的要寻死,那就让她去死吧。”她恨恨说道,“这么大一个宁家,还怕死她一个蝼蚁不成?”

    小小年纪喊打喊杀轻轻松松实在是不好看,宁大夫人气的让贴身的仆妇把她拉下去,又对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道歉。

    “这件事你们不要管了,一切事由我来办。”她斩钉截铁说道。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站着没动,既没有因为宁云燕的话而被挑动怒火,立刻调头冲出去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也没有被宁大夫人的退让而义愤填膺,表示一定要将这件事管到底,她们只是站在原地神情有些古怪。

    “大嫂,不是的,她同意退婚的。”宁四夫人说道。

    宁大夫人愕然,被仆妇拉着的宁云燕也站住脚,一时没回过神。

    “她同意退婚?”宁大夫人不由再次问道,“是真的?”

    “是啊。”宁三夫人点点头,脸上还残留着听到这句话时的惊讶,还有几分不知所措,“不过,她有个条件。”

    条件?

    “她肯定耍诡计呢!”宁云燕喊道,甩开拉着她的仆妇,“母亲,别理会她。”

    宁大夫人没理会她。

    “她什么条件?”她径直问道。

    …………………………………………………………………………..

    “你们知道当初为什么宁老太爷会跟我祖父写下婚约吗?”君小姐问道。

    她的语速缓慢,越发显得声音柔和,让人不由也放缓了心情。

    念头闪过,宁三夫人就回过神。

    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宁云燕口中说的骄横粗俗无知惹人生厌,不过宁三夫人也释然,这些女孩子们针尖大的心眼,都觉得自己才是天下最好的,除了自己是天仙,别的女孩子都是妖魔鬼怪。

    “君小姐,我已经说过了,老太爷从来没提过这件事。”宁三夫人说道。

    “救命之恩也没提过?”君小姐说道,“宁老太爷原来是这样的人啊。”

    宁三夫人被噎了下。

    婚事不提可以说食言而肥,救命之恩都不认的话那就是忘恩负义了。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自然不敢也不能让宁老太爷被这样说。

    “父亲生前不止一次说过君老大夫医术高明,让他起死回生。”宁四夫人说道。

    她在医术二字上加重语气,提醒这个小姑娘别忘了她的祖父是大夫,治病救人是本分。

    “听闻你们家在当地祖传行医,想必救过的人不计其数,不知道这救命之恩得了多少以身相许啊?”宁三夫人更是冷笑。

    君小姐莞尔一笑。

    “我在家的时候不多,逢年过节随同父母回乡,我记得走上街,乡民们听到我是君老大夫的孙女,便都对我亲切不已,有的摸出家里的鸡才下的蛋给我,有的将新蒸的花糕塞给我,有的将新纳好的鞋垫送给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拿不出手的,就把羞涩真诚的笑送给我。”

    她的声音柔声细气,缓慢却又不让人心急,让人忍不住想要跟着听下去。

    “我祖父治病救人,有钱的收钱,没钱的也就不要了,他做这些不是为了他们回报,而是知道这是医者的本分,而那些被他救治的人,有钱的给钱是本分,没钱给予感激和敬重也是本分。”

    这是在说宁老太爷不本分了?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这才回过神,顿时再次恼怒。

    这个小丫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怎么开口两句,句句骂人不带脏字呢?

    现在她们倒是信了宁云燕的描述,这个君小姐真是不讨人喜欢。

    “是啊该给钱给钱,该收钱的收钱,人家子女的婚姻大事,又不是鸡蛋花糕和鞋垫,可是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宁四夫人冷笑说道。

    君小姐看着她。

    “因为你家老太爷没有给钱。”她说道。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愕然。

    “怎么,怎么可能!”宁四夫人结结巴巴说道。

    “我祖父亲口说的。”君小姐没有半点犹豫说道,“没钱就不收钱了,是你们家老太爷非要说自己家有钱,说现在被贼偷了,等回了家一定送来,我祖父再三说不用,你家老太爷却不愿意欠人情,得知我父母才成亲,便主动说要结儿女亲。”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听得目瞪口呆。

    真的假的?

    宁老太爷从来没有详细说过这件事的具体详情,这个女孩子应该不会是信口开河说谎吧?

    可是宁老太爷真的做出过这种事?

    君小姐伸手抚了抚桌子上的婚书。

    “你们认这门亲事呢这就是婚书,但既然你们不愿意认婚书,不想把你们家公子给我,那它就是一个欠条。”她将婚书向前推了推,葱管一般的两根手指按在其上,“不给人,那就给钱。”

    不给人就给钱?

    什么意思?

    “你们还了治病救命的钱,婚书还给你们,大家就此两不相欠。”君小姐说道。

    宁三夫人还有些没回过神。

    “多少钱?”她下意识的顺口问道。

    君小姐抬眼看着她,神情平静。

    “二千两。”她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