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君九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泽州阳城北留镇宁氏,自从其先祖在北留镇的丘陵上挖出第一块煤之后,到如今已经立族二百七十年。

    一百多年前宁氏就已经不仅仅是巨富,在基业稳固后,宁氏的族长耗费家财建立族学聘请名师大儒,族中子弟也不负厚望,其后的百年间出了四十位贡生,二十位举人,九个进士,六人入翰林,享有“德积一门九进士,恩荣三世六翰林”的美誉。【注1】

    百年来族中子弟四十多人为官,将宁氏的名声散步到南北各地,据族谱记载各地为宁氏官员去官时立祠多达十几个。

    如今老族长次子宁炎为工部右侍郎。

    对于这样一个百年大族来说,有人敢来如此挑衅闹事的实在是不可思议,也绝不能容忍。

    宁四夫人也很生气。

    “把咱们宁家当什么了,谁想来上吊就来上吊!”她站起来,“大嫂你不便见她,我去见她,跟她说清楚。”

    说罢果然转身就走。

    “四弟妹。”宁大夫人忙喊道要起身。

    宁三夫人将她按住。

    “大嫂你别管了,让我们去。”她说道。

    宁大夫人无奈的看着她们转身向外。

    “你们好好跟她说,怪可怜的,别吓到她。”她不安的说道,“而且到底要看方家的面子。”

    “方家的面子?方家不给咱们的面子,咱们何必给他家面子。”

    不提方家倒罢,提了宁三夫人更生气,不待大夫人再说话,带着丫头仆妇们走了出去。

    屋子里恢复了安静,宁大夫人脸上再没有适才的不安,神情淡淡的看了眼站在一旁的三个女孩子。

    “君小姐怎么就想出要用自尽来威胁咱们家的法子了?”她忽的问道。

    三个女孩子对视一眼,眼神闪烁。

    “谁知道啊,肯定是听到十哥哥要和杨家小姐定亲的事就坐不住了呗。”一个女孩子说道。

    “对啊,对啊,她自从在八月十五灯会上见了十哥哥一面后,就越发的不知廉耻胡搅蛮缠,还好十哥哥不常在家,她就在城里的小姐们中间到处宣扬自己是我们的未来的嫂嫂。”另一个女孩子恨恨说道,“突然听到十哥哥要定亲,她就发疯了。”

    宁大夫人的视线落在没说话的宁云燕身上。

    “燕燕,杨家小姐的事,是你告诉她的吧。”她说道。

    宁云燕小嘴一扁。

    “我可没有,我日常避嫌都不跟她说话。”她说道,说到这里又嘻嘻一笑,“我只是告诉了林瑾儿,我可是叮嘱过她不许告诉别人的。”

    叮嘱的肯定不是这个,应该是别的事,大概就是跟君小姐上吊自尽有关的事。

    十几岁的女孩子行事能天真烂漫也能无知无畏。

    宁大夫人微微蹙眉。

    “这件事家里自有安排,你们这些姐妹们都不许参与,省的被她带累的名声。”她说道。

    却并没有再追问这件事,更没有训斥。

    三个女孩子高兴的应声是。

    “就知道根本不用担心的。”宁云燕伸手挽住母亲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她要死是她自己要死的,我们怕她什么。”

    “再说,她不是没死嘛。”另一个女孩子说道,眼中满是讥嘲,“自己都不敢死,还要以此威胁我们家吗?她以为她是谁啊。”

    宁大夫人笑而不语。

    “母亲,我写完字了。”

    “大伯母,我也写完了。”

    女孩子们莺声燕语的岔开话题说道。

    “好,我看看,写的不好,可是要罚的。”宁夫人说道。

    女孩子们立刻拥簇着宁大夫人走到东次间,说说笑笑的热闹又温馨。

    那个君家的小姐根本就不用当回事。

    ……………………………………….

    听到外边传来夫人的称呼,正伸手去捏桌子上摆着的点心的小丫头忙站直了身子。

    门帘被掀开,脚步声停在室内。

    一直垂目安静的君小姐抬眼看着这两个夫人。

    “哎?你们谁是宁大夫人啊?”小丫头瞪眼问道。

    上一次她们来连二门都没进来,更别提见到宁大夫人了,这一次终于能进门,而且还有夫人来见她们了。

    只是两个妇人穿着打扮都是一般的华贵,哪个才是大夫人?

    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下人,真是粗俗无礼。

    宁家的两个夫人眼中闪过不屑。

    “有什么事,你和我们说吧。”宁三夫人说道。

    小丫头还要说什么,君小姐抬手制止。

    “好。”她起身施礼,同时伸手抚上桌子上摆着的白绫。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眉头一跳。

    要威胁了。

    “君小姐,这门亲事的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外祖家也很清楚了,我们是外人说的话你不听,你就去问问他们吧,他们是你的亲人。”宁四夫人先开口说道。

    “你们说的我都清楚了,不用再问了。”君小姐说道,将桌子上的白绫抖开,原来下面压着一张纸,“既然都说清楚了,就说说这件事怎么解决吧。”

    她将纸递过来。

    这是什么?

    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看着递过来的薄薄的纸,待看清楚其上的字顿时骇然。

    婚书!

    宁三夫人伸手抓过来,不可置信的审视。

    是婚书,明明白白写着三代名讳,议亲人有服亲田产官职的婚书。

    能写下这样的婚书,根本就不可能是宁大夫人说的当初只是信口一说。

    宁老太爷是真真正正的写下了婚书,是认真的要缔结两家姻亲的,至少在当时是真心实意的,至于后来什么时候又为什么反悔绝口不提,宁老太爷已经不在了,就没人知道了。

    怎么先前都没有拿出婚书来?

    没有婚书,方家也好君小姐也好,活也好死也好怎么闹都能压下去,但如果有婚书在手,君小姐要是真自尽了,他们宁家可有些麻烦了。

    这果然是威胁,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对视一眼。

    “君小姐,不是我们不认你的婚书。”宁四夫人沉声说道,“只是我们家老太爷从来没有拿出过这个婚书,十几年来也从来没有提过这门亲事。”

    “你们不知道没见过,这是你们的事,与我无关。”君小姐看着她说道,她的声音依旧软软,没有一丝激动起伏,如同她的神情一般平淡无波。

    这可不像宁云燕适才描述的那个刁蛮嚣张的君小姐。

    来了阳城半年,不直接拿出婚书,反而一味的张扬行事,闹得人尽皆知,这时候再拿出婚书,对于宁家来说想要将此事掩下解决就没那么容易了。

    她这样行事是算计好的吧。

    宁四夫人要再说话,宁三夫人制止她,打量君小姐一眼,微微一笑。

    “君小姐,你知道什么叫结亲吗?结亲是结亲,可不是结仇。”她说道,“有时候做事可以用些手段,但有些时候不能用手段,要不然你纵然能一时如愿,难过的可是一辈子。”

    千方百计的嫁入宁家,丈夫不喜,公婆厌恶,纵然得到嫡妻的地位,日子又能好过到哪里去,更何况,让一个嫡妻让位的法子多得是。

    宁三夫人出身沧州,祖上是走镖起家,同宁氏一样如今已经不是单纯的商户之家,子弟亦是多读书为官,但镖局也一直经营,宁三夫人的父亲就是负责打理镖局,所以家中的子女读书习字之余都还多少练武学了几手。

    宁三夫人虽然没学多少,但脾气到底跟一般的闺阁女子不同,带着几分强横。

    你能进我们家的门,我们就能让你生不如死。

    这话无疑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君小姐,人贵自知,你不适合做我们宁家的媳妇。”出身读书人家的宁四夫人没有威胁而是干脆的说道。

    眼前的这位一年之内先后失去父母,不得不来投靠外祖的女孩子,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害怕,反而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你们打算怎么拿回这封婚书,让我退了这门婚事?”她问道。

    **************************

    新的一年,祝大家都好。

    嗯,是退婚流开篇。

    新年开始了,那,我们也开始吧。

    注1:家族背景设定取材自山西皇城相府陈氏,只借家族背景地理位置,非诋毁陈氏族人,非抄袭,见谅。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