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主角猎杀者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这是在哪?”

    林清睁开眼睛,迷茫看着周围。

    他趟在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笼子中,笼子正在如同电梯般缓慢地上升,生锈的铁索与缺油的绞盘摩擦,发出骇人的吱呀声。

    一层,又一层。

    每一层都有刺眼的灯光,照射过来,照耀在林清那张并不清秀又不俊美的脸上,晦明晦暗,刺得林清闭上了眼睛。

    过了一会,林清适应了这铁笼中光线,却感到背上刺骨的寒意,更听到了身下鬼哭狼嚎般的声音。

    他忍不住,向下看了一眼。

    汗毛倒竖。

    铁笼身下,是深不可测的黑暗洞穴中,只有点点如同鬼火般的熹微灯光,在劲风中摇曳,如同九幽深渊中的点点鬼幽磷火。

    又湿又潮的寒风,在空荡荡的深渊中吹拂上来,打在铁笼之上,犹如幽魂哽咽,潇湘鬼哭。风力吹得铁笼摇曳不已,寒彻刺骨中,配合上面铁索发出极限般吱呀吱呀的惨叫,仿佛随时可能坠入脚下的万丈深渊,让人毛骨悚然,感到灵魂都被冻结的那种深深绝望。

    林清好不容易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又抓住铁笼子的边缘,看向外面的光照之处。

    一层灯光临近。

    他努力睁大眼看去。

    他必须弄清楚,周围的环境。

    赫然,一张干瘪的人脸,出现在距离林清不足20公分处!

    是一具尸体,严重风干,骨瘦嶙峋,骷髅化的人脸上,大嘴张开,一根粗大的烛芯在他嘴里熊熊燃烧,照亮了他那双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睛。

    那双死亡时间过长、风干惨白眼睛中,不再有痛苦,只有绝望,深深的绝望。

    林清吓得几乎叫起来。

    偏生铁笼上升速度极慢,那平静的干尸就这样,一点点凝望着铁笼中的林清,燃烧的嘴巴,大大张开,似乎在无声大笑,直到缓缓下去。

    但下一层的灯油处,依旧是捆绑着一具风干的尸体,长大嘴迎接着林清···

    深渊、铁笼、囚禁、干尸、恐怖···

    这一切组合起来,让人难以自控。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为何到了这里?”林清心中砰砰直跳。

    他的记忆渐渐清晰,他叫林清,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考古系。

    这一年,他过的并不如意。

    杯具的考古专业,毕业即失业,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薪水微薄的工作,挣扎在社会底层,没前途、没钱途、没时间、没休息···

    这些都没关系。

    只要有她在,一切就有光。

    女票的名字,就叫光,大学同学。

    光给他温暖和希望。

    但唯一的光,挡不住现实的乌云。

    坚持一年后,终于离他而去,据说家里介绍了高帅富。

    她的解释话语,已经记不得,记忆中只剩下一双哭红的眼睛。

    依旧那么可爱。

    林清记得,自己当时很平静,没有哭,没有恨,已经没力气流泪,要恨只能恨自己。

    他反复安慰光:“别担心。还是朋友。有事找我。”

    光,应该寻光亮的地方,而自己这种三无的**丝···

    却莫名其妙坠入这黑暗恐怖的地牢深渊!

    这样命运安排,简直是绝配,对吧?

    看到一层一层的干枯尸体,嗅着空气中似有似无的尸臭,林清的身体在上升,心,却一直在下坠,仿佛坠入无底深渊。

    毫无疑问,他身处绝大险境,这些干尸的来历与铁笼主人,有莫大干系。

    想到离开自己的光,他反而有一种隐隐的气苦快意。

    不知她听到了分手一周后,自己失踪或死亡的消息,会不会···有那么一刹那,伤心难过?

    “好极”林清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的恐慌渐渐消失,嘴角浮现出一丝平静自嘲的微笑:“让哥看看,还能倒霉到什么程度?”

    千古艰难惟一死。

    已经混得这么惨了,再惨不过是一死。

    还能惨到哪里?

    铁笼突然震动了一下。

    他一个踉跄,险些倒在地上。

    铁笼子,停了下来。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

    一道深绿色的光芒,从旁边骤然射出,照射在林清的身体上。

    林清低头看去,自己身体的骨骼、脏器、血管、神经都历历在目,分毫毕现!

    “这是什么鬼?”

    “扫描分析开始···”

    “空间编号3636364号,人类,男性,22岁,B型血,无显性基因疾病。←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基因强度,中等。肌肉4,反射4,体质4,智商5,精神4,魅力1。评级,大路货。分组建议,平民分组。”

    “自带生活技能【考古知识】第四级:古物辨识、古代陷阱几率大幅增加。”

    “怎么回事?”

    林清透过绿光,勉强看得清楚,这周围的环境,赫然发生了变化。

    这里是一个庞大无比的空间,周围貌似有数之不尽的红色仪表盘和频幕荧光,正在闪动,如同黑夜中盯着自己的大群恶狼,那充满恶意的成片红色狼瞳。

    林清突然感到,自己仿佛一只实验小白鼠,被冰冷的器械抓住尾巴,倒提在半空中,任由实验人员以冰冷无情的科学眼光,肆意查看,决定注射哪种基因药物,再拉去做活体切片···

    那种命运完全不由自己掌握的感觉,是最大的绝望和恐慌啊。

    “你们···滚!”林清一拳砸在铁笼子上:“放哥出去!”

    但这无济于事。

    那声音依旧一成不变地按部就班,念着。

    “基因属性侦测中···”

    “气质、秉性、学识、心理、潜意识、真我数据收集中···”

    “方案A,基因属性与空间数据库数据化同步匹配中···”

    “哔···匹配出现错误···”

    “方案B,寻找替代近似属性匹配。”

    “哔···匹配出现错误···”

    “方案C,随机分配空间属性。”

    “哔···匹配出现循环错误···”

    “空间属性数据库,没有相匹配的数据。”

    “严重错误。”

    “系统自检程序启动···”

    一直刺眼地闪耀着的仪表盘红灯,突然成片成片熄灭了。

    林清暗暗攥紧了拳头,快意想着:“贼死鸟,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坏了最好。”

    足足停顿了5秒钟。

    一声嘀声响起,似乎系统重启了。

    “应急方案启动。空间属性自定义开始生成。”

    “空间唯一属性【桀骜枭獍】生成!”

    “属性数据化开始···”

    “空间唯一属性【桀骜枭獍】,具有极大负面效果:

    1.你的性格桀骜不驯,暗含枭镜气性,穿越进剧情必定身份低微,注定为路人甲、小人物,气运极差,霉运连连,天生为杯具、**丝、炮灰。专职主角之敌,兼职女主备胎。

    2.因骄傲不逊又暗含枭镜之心,主角与你关系注定极差,自动拉主角仇恨,且几乎不可改变。

    3.每个世界,你必将完成三个碎环任务,完不成将被抹杀。”

    林清:“···”

    穿越这个名词,身为宅男他并不陌生,但生前是杯具**丝,进入这鬼地方,似乎还可穿越,居然是万年铁打的杯具,这岂不是传说中的大茶几?

    一时的**丝,是杯具。

    一辈子**丝,是摆满杯具的茶几。

    铁打轮回的**丝,是餐具(惨剧)吧!

    林清脑门青筋暴起。

    这鬼地方,太欺负人了,都把人抓起来囚禁了,还要这么作弄自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空间唯一属性【桀骜枭獍】,具有一定正面效果:

    1.免疫任何主角光环作用,压制主角光环的效果。主角将无法魅惑、鼓舞、鼓动你为其做事,主角的气运在你的面前受到压制。压制效果视【桀骜枭獍】属性等级而定。

    2.独有能力【碎环】,每个世界完成三个碎环任务,便可击碎主角光环!主角光环被击碎后,将转化成空间独有通货—气运值,被你吸收。

    3.气运值可兑换任何主角技能,剧情中允许兑换的稀缺物品,甚至兑换剧情女主角(无论其愿意与否)”

    林清只觉得自己胸前一热,那股火热滚烫地他五内俱焚,大叫了一声,便倒在地上。

    意识渐渐模糊。

    世界?

    主角?

    是干嘛?拍电影么?

    就在此时,仿佛完成了一件很耗费心力之事,铁囚笼再次开始了徐徐启动上升。

    迎接自己的,到底是杯具、茶几、餐具还是洗具呢?

    在黑暗中,林清昏了过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