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特战兵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长官殉国了?”徐六福愣了一下,遂即无比沉痛的说道,“唉,林长官斯斯文文的,懂礼数,又懂得军事,多好的长官,他怎么就殉国了呢?老天不长眼哪。”

    徐锐阅人的本事那是一等一的,他看得出眼前的这位老者并非做作,他的痛惜之情绝对是发自肺腑的。

    当下徐锐说道:“老大爷,我们参座是死在抗日的战场上,死得其所!”

    “话虽如此,可他只有活着才能打鬼子呀。”徐六福叹息一声,神情萧索。

    再抬头看时,却发现四周的国*军都是神情疲惫,徐六福又道:“各位军爷,你们打鬼子辛苦了,想必饿了乏了吧?这样,我这就去把长柱、长锁他们给叫回来,先让他们给各位军爷烧几锅热水泡个热水澡,再给大伙做点吃的。”

    说完了,徐六福便兴冲冲的往外走,打算叫人。

    “站住!”杨八难却上前拦住了徐六福,问道,“你上哪去?”

    徐六福也没想那么多,笑着回答说:“长官放心,老朽不去哪,就去镇口的草甸子叫人,长柱、长锁还有阿庆嫂他们也回来了,就躲在镇外的草甸子里呢,只是担心镇上还有鬼子,才没敢跟老朽一起回来,呵呵。”

    “镇外的草甸子?”杨八难冷然道,“什么方位?总共有几人?”

    “长官这话什么意思?”徐六福的脸色变得有些愠怒,不管怎么说,他在包兴镇乃至整个无锡市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现在却被人审犯人似的审,而且还是被自家的军队审,心里面当然不得劲,这是怀疑他通敌怎么着?

    “姓杨的,起开!”徐锐实在看不下去,上前一把推开杨八难。

    “徐营长。”杨八难却又返身堵住小门,冷冷的道,“我这也是出于安全上的考虑。”

    “安全?”徐锐哂然道,“别拿安全当借口,我请你搞搞清楚,这是我们的同胞,不是汉奸!更加不是鬼子!”

    “徐营长,我也请你搞搞清楚。”杨八难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就敢肯定他不是汉奸?刚才他喊你什么来着?太君!刚才他喊你太君来着,太君那是谁喊的?可不就是汉奸才喊的出口?”

    徐六福的脸色便变得十分难堪,却无话可说。

    因为刚才徐六福的的确确喊了徐锐一声太君。

    徐锐看得出,杨八难的责难已经严重刺伤了这位老者的情感。

    当下徐锐的脸色便阴冷了下来,冷森森的说道:“杨特派员,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你让,还是不让?”

    “徐营长,我也再一次提醒你。”杨八难怒道,“你的麻痹大意很可能将这里所有人都置于危险的处境当中,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我担负得起!”徐锐一边说,手却已经从肩上卸下三八大盖,推弹上膛,说话的语气也透出冷冽的杀机,对回头杨八难说道,“杨特派员,我只数到三,如果数到三你还是不肯让开,那就别怪我对你不讲情面了,一!”

    “姓徐的,你少吓唬我,老子也不是吓大的!”杨八难厉声道。

    一边说着,杨八难一边也拔出了勃朗宁手枪,看到杨八难掏枪,他身后的五名警卫员也纷纷跟着举起了步枪。≮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李海、黑七他们四个又岂肯示弱,当即了举起了手中的冲锋枪。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混战一触即发,徐六福便赶紧走过来挡在徐锐和杨八难的中间,然后语气诚恳的对徐锐说道:“这位是徐长官是吧?徐长官请息怒,杨长官为了安全考虑,谨慎一些也是应该,刚才却是老朽孟浪了。”

    “大爷,你什么都别说,你们身为百姓,按法律缴税就已经尽到自己本份了,可我们作为军人,拿着你们供的军饷,却没能尽到保护你们百姓的责任,害得包兴镇被小鬼子一把火给烧了,这已经是极大失职。”

    说完徐锐又回头瞪着杨八难,厉声说道:“可有些人,却还有脸怀疑你们通敌,当真是不知羞耻,我羞于跟这种人为伍。”

    杨八难怒道:“姓徐的,你说谁呢。”

    徐锐闷哼了一声,接着数数:“二!”

    徐锐话音才刚落,黑七、李海四个便毫不犹豫的拉开了枪栓。

    杨八难和五名警卫也赶紧拉动枪栓,脸上神情却开始变紧张。

    尤其是杨八难,他丝毫不怀疑徐锐数到三时,定会果断开火!

    眼看局面就要失控,崔九便赶紧拿眼睛看向江南,临行之前,站长可是说了,一切行动要服从江南指挥,崔九希望江南能够出面制止。

    江南脸上的神情却显得云淡风轻,一点也不着急。

    江南其实早就料定,杨八难最终一定会选择退让。

    果然,不等徐锐数到三,杨八难就收起了勃朗宁,又让身后的警卫也收起枪,嘴上却是不肯服软:“姓徐的,要是因此招致严重后果,你必须对此负责!”

    “废什么话。”徐锐闷哼一声,再转向徐六福时,神情又变和霭,说:“大爷,我替杨特派员向您赔不是,您老人家千万别往心里去。”

    “徐长官言重了,徐长官言重了。”徐六福连连摆手,心气却顺畅多了。

    徐六福出门走了,徐锐便招呼黑七、李海等人道:“一个个还愣着干吗?赶紧的,劈柴担水去,还真当自己是老爷,等着人来伺候?”

    徐锐这话,表面上在说黑七他们,其实是在骂杨八难他们,杨八难闷哼一声,带着五个警卫忙活去了。

    崔九把手下的六名别动队员也打发去担水,自己却跟在江南身后,小声的问道:“江小姐,杨特派员胡乱怀疑人固然是不好,可是徐营长也未免太大意了吧?我觉着,怎么也应该派两个人跟着那老头一块去。”

    “大意?”江南远远的看了一眼正抡开斧子在劈柴的徐锐,小声说,“这家伙的心可细着呢,阿九,你永远记住,其实真正自甘堕落当汉奸的只是极少数人,绝大多数同胞只是迫于各种压力,才不得不跟鬼子虚予委蛇,姓徐的这般坦诚相待,那位大爷就再不可能当小鬼子的走狗了,这可是攻心为上哪!”

    “攻心为上?”崔九道,“江小姐,你说的也太玄乎了吧?”

    “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江南摊了摊手,又道,“不过理智却告诉我,姓徐的就是这么深不可测。”

    很快,徐六福便去而复返,还带回来十几个下人。

    偌大的包府便热闹了起来,伙房里更是热汽蒸腾。

    徐锐让李海、黑七他们把后院天井角落的几口七石大缸都倒空,然后把已经烧开的热水倒入缸里,再注入冷水兑好温度,然后徐锐便三五几下脱光身上的军装,然后赤条条的走向其中的一口大缸。

    李海、黑七扫了一眼徐锐胯下,然后同时“**”一声,走向另外一口大缸。

    徐锐噗嗵一声跳进了大缸,又拍着水招呼两人:“大海,小七,过来一起,我这里还能挤两个人。”

    “营座,你还是一人洗吧。”李海道,“跟你一起,我有压力。”

    “就是。”黑七也撇嘴说,“营座,跟你一起,我们会自卑的。”

    徐锐这才反应过来两人指的是什么,当即怪笑起来,这可不能怪他。

    徐锐将整个身体都浸入到热水之中,热水还有些烫,却更能缓解疲劳,徐锐浑身的肌肉被这热水一烫,舒服得每个毛孔都张了开来,身体更要一节节化开,那边黑七还有李海两人也脱光了跳进另一口大缸,同样舒服得大叫起来。

    何书崖拎着一桶热水进来,徐锐便招呼何书崖:“书呆子,过来一起。”

    何书崖虽然已经上过战场,而且也已经杀过人,却终究还只有十七岁,还保留着少年人的羞涩,当即连连摇头。

    “大男人家家的,害羞个什么劲?”黑七便赤条条的从大缸里跳出来,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捉住何书崖,再三五几下把何书崖剥光了,跟着抬水进来的小毛、阿福便把何书崖抬起来,然后扔进另一口大缸。

    何书崖一进浴缸,刚才的那股子羞涩劲便立刻消失不见,洗得高兴了竟然还扯开嗓子高唱起来,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

    那里有森林煤矿,

    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梁……

    何书崖的嗓音非常好,穿透力极强,徐锐怀疑,在附近几个院子泡澡的复兴社别动队还有杨八难他们也都听到了,说不定躲在房间里洗澡的江南也听到了。

    唱了两遍,何书崖的声音便开始变得哽咽,脸颊上更是已经淌满泪水。

    何书崖又回想起了他的家乡,想起了松花江畔那绿绿的稻田,每到秋田,空气里都充满了稻穗的清香,还有还有,他离家之时,爹娘站在村口老树下跟他挥别,何书崖永远都忘不了,老娘泪水涟涟的模样。

    唱到最后,何书崖终于再不能成声,便索性长嚎起来:“爹,娘……”

    几双大手忽然落在何书崖的脑袋上,何书崖仰起满是泪痕的脸庞,便看到,徐锐几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穿戴整齐,正站在他的浴缸周围。

    徐锐摸了摸何书崖的脑袋,说:“书呆子,请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们会打回东北,从小鬼子手里夺回东三省!”

    何书崖带着哭腔嗯了一声。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