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特战兵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锐和黑七一离开,江南便开始设法自救。≮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不管刚才那家伙是不是真的鬼子,也不管对方有什么意图,江南都决定自救,命运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行。

    江南的双手、双脚虽然都被反绑在太师椅的靠背及椅脚上,却并未被固定死,仍能够小幅度的上下移动,所以她用脚尖踮地,连人带椅一点点往前挪,最终挪到了桌边,再转向背对着桌子,试图用八仙桌桌脚的锐边来磨断捆住她双手的绳子。

    刚才黑七走进来向徐锐报告,说有一支不明武装正在靠近,江南其实知道的,这支武装是三战区派来的,护送一名军官前来与她们会合,然后一起前往江北找暂编七十九师,刚才李红松已经向她通报了这一情况。

    江南原以为,三战区派过来的这支小部队虽然只有六七人,但是身手应该都不错,怎么也能跟那可恶的家伙纠缠一阵子,趁着这个间隙,就足够够她磨断绳子,恢复自由了,然后再想办法给那家伙一点厉害尝尝。

    回想起刚才被那个家伙轻薄,江南就恨得牙痒痒,想咬人。

    可江南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家伙出去甚至还不到五分钟就又回来了。

    跟那家伙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国*军少校,不过却是被人捆着推进来的。

    紧随国*军少校身后走进来的,还有将近半个班的国*军,不过这些国*军都和那个少校一样,无一例外都成了别人的俘虏,看到这一幕,江南也不免有些咋舌,这么几分钟,将近半个班的国*军就都成了人家俘虏?

    是这家伙太厉害了,还是这些国*军太弱了?

    江南的思维有些短路,双手便忘了要停下来。

    看到江南背靠着八仙桌,双手正在小幅度上下急速的移动,徐锐不禁乐了。

    “美女,别急呀,别急,小生这就给你松绑,这就松绑哦。”徐锐笑着走上前来,还真就给江南解开了捆绑。

    都到了这个时候,江南也终于可以确定,对方绝不是鬼子。

    要不然,对方绝对不可能对她这么客气,更不可能把她放了。

    但既便如此,江南也仍是心中恨意难消,刚才这个家伙假冒鬼子戏弄她也就罢了,居然还对她动手动脚,说些难听至极的污言秽语,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以一恢复自由,江南便猛然曲起长腿,侧身往徐锐脚面上跺了下去。

    这一脚要跺实了,绝对能让这混蛋疼个半死,江南的嘴角忍不住都快要露出笑意,然而下一刻,江南俏脸上的笑意便立刻又凝固了,这势在必得的一脚竟然重重跺在了青砖铺就的地面上,那混蛋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有这一脚。

    这一下把脚跺的,江南直感到脚跟生疼,整条右腿都麻了。

    躲过就躲过了吧,那混蛋竟然还敢冲她挤眉弄眼,奚落她。

    江南越发恨得咬牙切齿,一条弹力惊人的大长腿再次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反转钩起,不过这次江南没有踢那混蛋裤裆,这样的招数毕竟太阴损,只能用来对付敌人,所以这次,江南的大长腿直接踢向那混蛋的胸口。

    江南发了狠,定要将对方踢个四脚朝天。

    江南这小妞的身体柔韧性还真不是吹的。

    换成常人,怕很难躲过江南这难度超高、隐蔽性也是极高的这一脚踢。

    可惜的是,徐锐却不是常人,而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兵王,最强兵王!

    徐锐只是身体稍稍往后一让,江南这记势如雷霆的反踢立刻就落了空,这还不算,徐锐接着伸手一捞,便轻松攥住了江南的脚脖子,右脚脖子被徐锐攥住,江南就只能保持金鸡独立的姿势站着,关键还背对徐锐。

    刚才拿脚踹人时,江南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现在脚被拿住,江南的一张俏脸便立刻红透,这姿势太羞人了,她的整个背臀都暴露了。

    “你撒手啊。”江南又羞又急,同时使劲挣扎,却哪里挣得脱?

    “我不撒手。”徐锐涎脸笑道,“我一撒手,你又踹我怎么办?”

    “你撒手啊。”江南继续使劲挣扎,声音里已经带着几分哭腔了。

    “好我撒手,可你不准再踹我啊。”徐锐说完,还真就松开了手。

    刚恢复自由,江南便又返身一记直拳往徐锐面门砸过来,她恨极了徐锐脸上那贼兮兮的笑,发誓要把这混蛋的脸打花,让他再也笑不出来。

    江南的想法是挺好的,可现实却是极端残酷的。

    江南出手快,又哪里快得过徐锐?徐锐一闪身再一伸手,便再一次攥住了江南的一只粉拳,江南犹不肯罢休,左拳继续出击,却再次落入徐锐魔爪,徐锐再轻轻一发力,江南便不由自主的背转过身体,贴住徐锐胸腹。

    徐锐再抓着江南双手,从她头顶揿下去,交叉叠于小腹之上。

    好嘛,这事整的,倒成了小情侣在亲热,那姿势才真叫销魂。

    被俘的国*军少校和六七个国*军大眼瞪小眼,这唱的哪出啊?

    黑七、李海进门,看到这一出也是瞠目结舌,营座也太猛了。

    徐锐却浑然不顾众目睽睽之下,侧头探过去,几乎是咬着江南的耳垂说道:“美女,我刚才说啥来着?这可都是你逼我的。”

    江南整个人都被徐锐搂紧,根本就动弹不得,只能羞红脸说:“你松手。”

    “不松手。”徐锐脑袋再往前伸过去,以便近距离欣赏江南娇羞的美态,笑道,“再松手再让你打我呢?我才没那么傻。”

    “这次不打你了。”江南低低的说道。

    “你保证?”徐锐涎着脸,笑嘻嘻问道。

    “我保证。”江南美目紧闭,****却急剧起伏,显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能平静么?江南长这么大,除了儿时跟她父亲,还从未跟别的男子如此亲密过,她的便宜都让这混蛋占尽了。

    “言而无信是小狗。”徐锐咧嘴一笑,真松了手。

    江南立刻前走几步,然后才转身恨恨的瞪着徐锐。

    不过这次,江南却终于没有再动手了,也没动腿,她也是想明白了,眼前这混蛋的身手极好,再动手,只能白白被他把便宜占尽。

    所以说呀,再不甘也只能先忍了,报仇以后再说。

    见江南不再打闹了,徐锐才好整以遐的扯了扯身上的鬼子军装,说:“自我介绍下,鄙人乃暂编七十九师独立营中校营长,徐锐。”说完了,徐锐的目光又从江南还有那个国*军少校的脸上扫过,又说道,“两位是不是也自我介绍下?”

    江南将已知的信息跟徐锐的言行对照,便知道他所言多半不假。

    当下江南红着脸说:“复兴社上海站特别联络员,江南,奉上峰命令前来协助暂编七十九师与三战区长官部建立联络,今后还要请徐营长多多关照。”

    “好说。”徐锐冲江南眨了眨眼,把江南给恨得牙直痒痒。

    徐锐又把目光转向那个国*军少校,语气就冷淡多了:“阁下又是什么身份?”

    那国*军少校却低头扫了眼身上的绳索,冷冷的说道:“这恐怕不是待客之道吧?”

    “抱歉。”徐锐却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又接着说道,“没弄清楚你们身份之前,恐怕暂时还不能够给你们松绑。”

    “就是。”李海立刻帮腔说,“穿身军装就是国*军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奸细?”

    李海刚才挨了崔九一顿毒打,虽说现在已经打回来了,可心里的气还没有消尽呢。

    “我还说你们才是奸细呢。”国*军少校虎着脸说道,“我怎么从未听说,暂编七十九师的编制中有独立营的存在?”

    “你特妈的怎么跟我们营座说话呢?”李海立刻火了。

    “你又特妈算哪颗葱?”国*军少校却也是个暴脾气,冷冷的盯着李海说道,“这里有你个小兵卒子说话的地儿吗?”

    “哟嘿。”李海一下就怒了。

    眼看双方就要起冲突,江南赶紧出面转圜,对徐锐道:“徐营长,这位是第三战区派过来的联络官,杨八难,杨参谋。”

    徐锐冷漠的问道:“可有什么凭证?”

    杨八难没好气道:“我还想问你们有何凭证?你们怎么证明是暂编七十九师的?”

    “凭证?你想要什么凭证?”徐锐冷笑道,“在无锡,被我们击毙的上千个鬼子就是凭证,就在这,被我们击毙的鬼子亲王就是凭证!”

    “就是。”李海也哼声说道,“当兵这些年,还从来就没人敢在我们暂编七十九师面前耍横,你小子又算老几?”

    少校参谋杨八难的态度终于软化下来。

    其实他早就信了,眼前这几个人虽然穿着鬼子的军装,可他们却是国*军无疑,否则刚才就绝不可能对他们几个手下留情,还有,从他们的身手,再加上又在这一带活动,定然就是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无疑。

    杨八难只是气不过刚才的遭遇,心下不忿才借机发难。

    不过现在杨八难差不多消气了,也就不想再纠缠这事。

    当下杨八难对徐锐说道:“在我军装的夹层里,有蒋委员长亲笔签发的嘉奖令,还有长官部关于暂编七十九师的整编命令。”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