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特战兵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约一个班的鬼子,一头钻进了倒三角伏击阵。

    夜色、雨天再加上茂密的草丛,给徐锐、黑七还有杨大树提供了绝佳的掩护,有个小鬼子甚至都已经走到了徐锐的枪口前,都还懵然不知。

    幽暗的夜色中,徐锐狰狞一笑,轻轻扣下扳机。

    霎那间,抵在徐锐肩膀上的歪把子轻机枪便猛烈开火,一道道璀灿的弹道就像是夜空下绽放的烟花,挡在枪口前的几个鬼子顷刻间倒在了血泊中,剩下的几个鬼子急回头想要实施火力反制时,黑七和杨大树也同时开火了。

    三挺歪把子轻机枪分别占据倒三角伏击阵的三个角,各自负责120度射角,向着中间猛烈的喷吐着火力,十几个鬼子兵顷刻之间就被毫无死角的交叉火力所完全吞噬,短短不过十几秒钟,一个班十四个鬼子就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优秀的战术再加上凶猛的火力,威力是惊人的!

    直到伏击圈中再没也有一个站着的鬼子,徐锐、黑七还有杨大树才从草丛中站起身,然后挎着歪把子走进伏击圈给倒地的鬼子补枪。

    影视剧中经常出现一方士兵负伤、诈死,给上前察看的另一方士兵造成伤害的情形,在实战中是基本不存在的,因为在实战当中,获胜一方在控制战场之后,根本不给你诈死的机会,不管死的或者活的,直接先补上几枪,确保失败一方的士兵死透。

    杨大树和黑七挎着歪把子,将倒地的十几个鬼子打成筛子,然后才上前打扫战场。

    看到杨大树弯腰去捡鬼子尖兵组留下的那挺歪把子,徐锐便赶紧制止:“别拿了,你一个人拿两挺机枪也不嫌累得慌?”

    杨大树便讪讪的缩回了手,说道:“多好的机枪,不拿可惜。”

    “行了,抓紧时间搜集单兵口粮,然后走人。”徐锐一边说,一边却蹲下身来,翻开一个鬼子兵的单兵背囊,将背囊里的罐头、饼干什么的都装进自己的挎包里,临了又解下那个鬼子兵的武装带挎在自己肩上。

    徐锐浅尝辄止,并没有往挎包里装太多东西。

    不是徐锐带不走这些给养,而是没那个必要。

    以徐锐的身手,在战场上杀几个鬼子尖兵那不跟杀鸡似的?

    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只要有鬼子在徐锐就绝不会缺给养,既然不缺给养,又何必带那么多物资,给自己添累赘?

    那边黑七还好,在把自己的背囊还有挎包装满之后就不再贪图更多。

    杨大树却不然,这小子是苦孩子出身,眼窝子浅,在将自己的背囊还有挎包都装满了之后,还弄了一只小鬼子的背囊,将那只背囊也装满了,然后将两只鼓鼓囊囊的背囊挎自己背上,背囊里面装的还都是手雷和弹药,就没一样吃的。

    徐锐道:“大树,你这样子会把自己害死的,知不知道?”

    “不会。”杨大树笑着说,“这东西也没多重,我背得动。”

    徐锐摇摇头不再多说什么,不过心里却想着,以后还是得抽点时间、找个机会给这些残兵讲一讲战场法则,比如说如何合理的分配体能?比如说如何克服欲望中的贪婪?又比如说如何在战场上时刻保持警惕?

    这些战场法则看似寻常,其实却都是先烈用鲜血换来的教训,不遵守这些战场法则,你就会付出血的代价,甚至生命。≮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就这么一耽搁,后边鬼子的大队人马就追上来了。

    十几束雪亮的手电照过来,黑夜中显得格外醒目。

    徐锐便赶紧带着黑七、杨大树向着与老兵他们相反的西南方向飞奔而去,一边飞奔,徐锐一边还回过身向着身后的鬼子追兵连续开枪,当然,由于距离远再加天黑,根本就不可能命中目标,但徐锐也根本不需要命中目标。

    徐锐只是想把鬼子追兵吸引过来而已。

    很快,秋田少佐就带着鬼子主力赶到刚才的战场。

    看着横七竖八倒在血泊中的十几个尖兵,秋田少佐的脸肌剧烈的抽搐了两下。

    三角形伏击阵,又是三角形伏击阵!

    在无锡市市中心,秋田的步兵大队就曾经吃过三角形伏击阵的大亏,整整一个支援小队竟被区区几十个国*军残兵全歼,这导致了联队长立花幸次的战术误判,并将联队主力调到了市中心,然后才给了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突围的时间及空间。

    再然后,才有了亲王殿下玉碎以及立花幸次中伏的悲剧。

    不过震惊之余,秋田又难免有些兴奋,从眼前的三角形伏击阵可知,带着暂编七十九师残部从无锡突围的国*军指挥官就在这支小部队当中,只要抓住这家伙,也就逮住了杀死亲王的元凶,他也就立了大功了!

    凭借这份战功,他就极可能晋升中佐。

    然后去掉代字,成为步兵第6联队真正的联队长。

    秋田舔了舔嘴唇,眸子里流露出的神情开始变得灼热。

    看着躺满一地的日军尸体,小鹿原俊泗也是暗自心惊。

    刚才的交火时间非常短促,从枪声判断,对方最多也就剩下一个排的兵力了,但就是这一个排,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就全歼了一个尖兵小组!

    不过小鹿原俊泗很快又想到了此前遇到的那********特种兵。

    如果暂编七十九师的残兵当中有三四个这样的特种兵,那么,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干掉一整个尖兵小组,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鉴于中国人的强大战斗力,派一般的尖兵只能是送死。

    当下小鹿原俊泗对秋田说:“秋田桑,中国人的这支小部队很有战斗力,一般的尖兵部队根本不是他们对手,所以,我建议你从各个步兵中队挑选一批体能强悍、枪法出众,并且拼刺技术过硬的老兵,我亲自带着他们担当尖兵组。”

    秋田看看小鹿原俊泗裹着纱布的右胳膊,说道:“小鹿原俊,你能行吗?”

    “无妨,不过是皮外伤。”小鹿原俊泗哂然一笑,这点小伤,他真没怎么放心上,身为一名特种兵,他最善长的就是在各种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坚持战斗,如若不然,他又何必去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训练营深造?

    小鹿原俊泗又道:“秋田桑,时间紧,快选人吧。”

    “哈依。”秋田重重顿首,当即派传令兵将四个步兵中队长叫到跟前,然后让四个中队长各推荐了五名老兵,被四个中队长推荐出来的这二十名鬼子兵,个顶个都身材墩实,枪法还有拼刺技术也是着实的不错。

    小鹿原俊泗简单做过介绍,便带着二十名老兵隐入了夜色中。

    秋田也遂即带着步兵第2大队主力匆匆追了上去。

    (分割线)

    徐锐他们既没有加速脱离,也没停留,而不疾不徐吊着鬼子。

    这一追一逃,就是整整四个多小时,大雨停了,天也快亮了。

    徐锐估算了一下时间,这个时候老兵应该已经收拢各个连排,差不多到福山了,他们牵制追兵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接下来,该是他们三个设法脱身了。

    徐锐带着黑七、杨大树狂奔了半个小时,将身后的鬼子追兵甩下至少有五里路。

    看到黑七、杨大树跑得气都快喘不上来,徐锐只好下令休整,先垫巴一下肚子。

    “原地休息两分钟。”徐锐话音才刚落,杨大树就已经一屁股重重的坐倒在地。

    黑七却喘息着说道:“营座,你和大树歇着,我警戒。”

    “老七,不用警戒。”徐锐却伸手制止黑七,“抓紧时间吃东西。”

    徐锐有着极其敏锐的听觉、嗅觉以及直觉,如果有人或者野兽欺近到千米之内,徐锐便会有感应,既便是最善于潜行的三角洲特种兵,也很难欺近到百米内而不被徐锐发现,所以在徐锐在,根本就不需要哨兵。

    听徐锐这么说,黑七便也一屁股坐了下来。

    杨大树将歪把子柱在脚边,气喘得就跟三伏天的狗似的,一边对徐锐说:“营座,这一顿跑可把我累坏了!呼,不行,我得好好歇会。”

    徐锐瞪杨大树一眼,骂道:“让你带那么多东西,累死你。”

    杨大树讪然一笑,双手却下意识的搂紧了怀里抱着的那只背囊,那表情,仿佛怀里搂着的是两个绝色大美人。

    “给我一只背囊。”徐锐伸手道。

    “我能行,营座。”杨大树还道徐锐要把背囊夺去扔了,赶紧摇头。

    “拿来吧,你!”徐锐却不由分说将那只装满了子弹的背囊夺了过去。

    “营座,你可别扔了。”杨大树大为紧张,急道,“这背包里面装的可全都是子弹,差不多有一千发,千万别扔了!”

    “瞧你那点出息。”徐锐没好气道,“我不扔,帮你背着总可以了吧?”

    “那多不好意思?”杨大树松了口气,又虚伪的说道,“可别把营座累坏了。”

    徐锐闻言哂然,他甚至于都懒得分辩,这点负重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想当年他们狼牙小队越野训练的标准可是,每个人负重五十公斤,十天之内徒步行军一千公里,而且一路之上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阻碍,譬如高山、峡谷及湍流等等。

    徐锐将从杨大树那里夺来的背囊系到自己背上,又从挎包里掏出一盒鱼罐头,用刺刀两下划拉开,然后直接用手抓着,大口大口往嘴里送,小鬼子的单兵口粮还算不错,除了有牛肉罐头外,还有各种鱼类罐头,都是高热高脂食物。

    黑七也从挎包里翻出一包饼干,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杨大树却是坐蜡了,他找遍了自己的挎包以及背囊,也没有找着哪怕一听罐头或者一包饼干,他背囊和挎包装的全是弹药。

    当下杨大树涎着脸对黑七说道:“老七,给包饼干。”

    徐锐道:“别给他,就让他饿着,让他只捡弹药不捡口粮。”

    黑七却把空了的水壶递将过来,又对杨大树说道:“你去那边小溪帮我打壶水,我就给你一包饼干。”

    “好嘞。”

    杨大树接过水壶,颠颠的去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