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特战兵王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鹿原俊泗道:“恰恰就是这些残留的脚印,更加证明了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暂编七十九师之残部就躲在包兴镇。”

    秋田少佐将信将疑道:“是吗?”

    小鹿原俊泗便蹲下身,用手轻轻拂开脚印上覆盖的少量积雪,然后指着其中两个脚印问秋田道:“秋田桑请仔细看,这两个脚印有什么不同之处?”

    秋田少佐也蹲下来,仔细看这两个脚印,却没看出不同处。

    小鹿原俊泗解释道:“秋田桑,难道你不觉得这两个脚印,其中一个脚跟深脚尖浅,另一个却是脚尖深脚跟浅?”

    秋田少佐仔细一看,还真的是,一个前深后浅,另一个却是前浅后深。

    不过秋田少佐仍然没闹明白其中的关键,问道:“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小鹿原俊泗无奈何,只好用脚在雪地上用力踩出一个脚印,说道:“秋田桑请看,正常行走时留下的脚印,应该是脚尖浅脚跟深。”

    秋田少佐也在雪地上踩了一个脚印,观察过之后,点头表示认同。

    “只有一种情形下,脚印才会脚尖深,脚跟浅。”小鹿原俊泗一边说,一边倒着退下一步,果然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个脚尖深脚跟浅的脚印。

    这下,秋田这个农民终于也反应过来,大叫道:“小鹿原桑,你是说,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先是正常行军到了何家角村,然后倒着行军回到了包兴镇?”

    小鹿原俊泗微笑道:“除了这个,只怕很难再有别的解释了。”

    “八嘎,八格牙鲁!”秋田少佐气急败坏的叫道,“原来我们让中国人给骗了,原来我们全都让中国人给耍了,这些狡猾的中国人,太狡猾了!”

    这一刻,秋田少佐当真是气得咬人的心思都有了,他在何家角折腾了大半天,结果却发现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居然就躲在包兴镇上,距离他们最开始袭击亲王专列的战场,甚至还不足一千米远,这他娘的叫什么事?

    秋田少佐站在那里大吼大吼,小鹿原俊泗却没有理会,接着说道:“秋田桑,还是赶紧下令追击吧,刚才的这把大火,既然招来了你的部队,想必中国人也不会不知道这一点,不出意外的话,这会他们肯定已经转移了。”

    “哦对!”秋田少佐如梦方醒,回头大喝道,“命令,开路!”

    当下秋田少佐便带着整整一个大队的兵力直扑包兴镇而来,秋田少佐也是让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给打怕了,只敢将步兵第6联队分成三部,以大队为单位展开搜索,否则以中队或者小队为单位行动,再让对方打一个伏击可不得了。

    半个小时后,大队日军便赶到了包兴镇西郊。

    秋田少佐便当即命令部队展开,先将整个镇子团团围起来,然后派出两个步兵小组进入镇子去刺探虚实。

    小鹿原俊泗却第一时间来到了脱轨的专列前。

    小鹿原俊泗幻想着能在专列上找到他妹妹留下的蛛丝马迹,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最终他什么都没有找到。

    进入小镇搜索的两个尖兵小组很快回来,尖兵小组报告说,镇上确实发现了中国*军队驻扎过的痕迹,他们甚至在一户农家院子里找到了一大锅才吃了一半的白米饭,白米饭甚至还是热的,看样子中国*军队离开不久。

    “八嘎。”秋田少佐咬着牙说道,“可恶,又让中国人跑了。”

    “他们跑不了。”小鹿原俊泗走过来,冷森森的说道,“他们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把他们揪出来!”

    说完了,小鹿原俊泗又从背囊里掏出了一支小手电。

    蹲下身,借着手电筒光线仔细观察过雪地上的足迹,小鹿原俊泗又站起身对秋田少佐说道:“秋田桑,他们往东去了,而且走了不到四十分钟。”

    “往东?”秋田少佐也蹲下来看着雪地上的足迹,说道,“这不符合逻辑啊,中国人如果想要逃命,就该往北或者往南,往北渡过长江就是中国人的地盘,往南则可以跟他们的主力部队会合,往东去却是阳澄湖,这会不会又是中国人在故弄玄虚?”

    说到底,阳澄湖现在已经是日军的地盘,中国人往东可不就是自投罗网?

    所以,秋田少佐有理由相信,这又是中国人在故弄玄虚,想要欺骗他们。

    秋田少佐也是让徐锐神鬼莫测的指挥弄怕了,先是在无锡金蝉脱壳,再是出其不意偷袭他们的联队司令部,然后石破天惊伏击了伏见宫俊彦王的专列,接着又是胆大包天在几乎同一地点伏击步兵第6联队前去善后的部队,联队长立花幸次也当场玉碎。

    再然后,又一个倒退行军将所有的扫荡部队骗到何家角。

    面对如此狡猾的对手,秋田少佐觉得有必要多留个心眼。

    “不会。”小鹿原俊泗却非常笃定的道,“尽管放心往东。”

    秋田少佐犹豫了一下,最终却还是决定相信小鹿原俊泗的判断。

    当下秋田少佐便带着一个步兵大队顺着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留下的足迹往东疾追。

    为了确保歼灭暂编七十九师之残部,同时也为了保证自身安全,秋田少佐又电令另外的两个步兵大队也向他靠拢,同时还给协同扫荡的步兵第20联队以及步兵第101联队发去电报,要求这两个步兵联队从侧翼迂回,对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形成合围之势。

    不仅步兵第6联队,步兵第20、第101联队也是一肚子的火,按照原定计划,这会他们应该出现在镇江前线,说不定都已经击溃了好几个国*军主力师了,他们联队的功勋薄上也将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可现在倒好,却窝在敌后扫荡一支兵力不过两三百人的小部队!

    这样的一支小部队,就被他们三个联队全歼了,又能算得什么?

    无非是替玉碎的亲王殿下报仇而已,可这实在算不得什么荣耀。

    所以,接到秋田少佐电报后,步兵第20联队以及步兵第101联队便立刻从何家角附近掉头向东,以齐头并进之势向着阳澄湖方向猛扑过来。

    (分割线)

    冬季天色黑得早,往东追出不到十里,天色就逐渐暗了下来,雪却越下越大了。

    又往前追出十里,到了一条小河边时,却突然又失去了暂编七十九师残部行踪。

    “八嘎!”发现再次失去了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的行踪,秋田少佐气得破口大骂,又急忙派出两个步兵小组顺着小河,往上游及下游方向扫索前进,秋田少佐想当然的认为,暂编七十九师残部定然是冒着严寒,徒步涉水跑了。

    因为徒步涉水可以避免在雪地留下痕迹。

    但徒步涉水行军,总不可能一直顺着小河走到长江去,中国*军队最终肯定还是要上岸行军的,所以秋田少佐才派尖兵去上下游找。

    小鹿原俊泗在仔细勘察过河边痕迹之后,却再一次笑了。

    尽管暂编七十九师的伪装已经做得很好,却还是没能瞒过小鹿原俊泗的眼睛,这小鬼子很容易就将之前在小河边上演的一幕还原了。

    暂编七十九师的残部在行至距离小河还有大约一公里左右距离时,突然停下,然后大队人马偏离了原来路线,转向了另外一条小路,只剩下一小股人马继续沿着原来的道路向前行军,且尽可能的在雪地上踩出足够多的脚印,制造出大队人马仍继续向前的假象。

    之后,这一小股中国*军队便故伎重施,倒退着回到了与大股部队分开的地点。

    相比之前的那次倒退行军,中国*军队的这次倒退行军更加的无懈可击,甚至连留在雪地上的脚印也是正常行军一般无二。

    显然,中国*军队的指挥官已经意识到了倒退行军的脚印异常,并且在第二次实施倒退行军时做了改进。

    在退回到与大部队分开地点后,负责伪装的小股部队又用树枝抹平了大部队经过之后留下的脚印,之后,雪继续下,很快,连小股部队扫尾时遗留下来的,微不可察的痕迹也被积雪所覆盖,此时,常人基本上就无从寻找中国*军队的踪迹了。

    不得不承认,这支中国*军队的指挥官还真是个匿踪高手。

    但遗憾的是,这一次中国*军队却遇上了他这个追踪高手。

    当下小鹿原俊泗起身对秋田少佐说道:“秋田桑,沿着小河往上下游方向搜索,只怕是很难有什么发现,你若是相信我的话,只管往回走。”

    “往回走?”秋田少佐瞠目结舌,“中国人其实还在包兴镇?”

    “不不不,秋田桑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小鹿原俊泗摆摆手,又说道,“我是说,退回去一两公里,然后再仔细搜索,应该就能发现中国*军队的痕迹了。”

    “索代斯奈。”秋田少佐点点头,当即命令尖兵小组原路返回。

    尖兵组顺着原路往回走了大约一公里,便发现了一个岔路口,顺着岔路再往前搜索了不到五百米,在穿过了一片竹林之后,便再一次发现了大量的脚印。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