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捉蛊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这肚子一阵翻滚疼痛,立刻就不能专心研习御水术了,大量的江水和泥沙灌涌进了我的口鼻处,原本勉强维持的内循环顿时冰消瓦解。

    我呛得头昏眼花,下意识地往江面上浮了过去。

    啊……

    当我的脑袋浮出江水,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陶醉了,感觉这世间最美的事情,不过就是惬意地呼吸着这空气,然后还活着。

    就在我吐出口中污浊的江水,肺部舒张的时候,我的肚子又是一阵痛。

    以前之时偶尔翻一下身子的蛊胎,开始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她似乎在跟我身体里面的肠子或者五脏六腑在争夺生存空间,又或者想找到一个出口一般,不断地翻动着,那种动作传递到我的身上,就是一种难以释怀的剧痛。

    说实话,自从修行以来,我对于痛觉的承受能力已经跟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但是此时此刻的疼痛,却让我忍不住叫出声来。

    可是我不能叫,因为这样子会引来注意。

    于是我只能使劲儿地咬着牙。

    咬得牙槽格格响。

    就在我感觉就要忍耐不住了的时候,突然间江面上有一道强光朝着我这边扫过,继而聚焦到了我的头上来,紧接着我听到有“嘟、嘟、嘟”的马达声,还有人兴奋地高声喊道:“在那儿,那里有一个人头,应该就是那小子?”

    我顺着强光射来的地方瞧了过去,看见有人居然乘坐着机动船,朝着我这边追了过来。

    天啊,这帮狗日的,你们准备要不要那么充分啊?

    我不敢再在江面上久留,再一次深呼吸,然后沉落到了江面下去。

    这一次比之前闭得更久,我发现御水术这种东西,只有在水中逼到了绝境里,修行起来方才会快捷。

    就跟教会一个人游泳,就把他给丢进水里去是一个道理。

    然而御水术的进步,并不能我好过多少,腹中的蛊胎开始不断翻腾起来,每一次的抽动,都能够让我疼痛得几乎昏迷过去。

    我的手脚开始发麻,整个身子都变得僵直,虽然还是机械地朝着旁边滑动,但是我却有一种放弃的心情浮现。

    几个月之前,罗平就告诉过我,蛊胎诞生之日,就是我的死亡之期。

    那如何能够阻止她生下来呢?

    又或者我如何才能够在这个尚且留念的世界里生存下去?

    这个问题在我知道蛊胎这件事情之后,一直都在追寻着它的答案,但是为了知晓这个答案,我师父已然葬身于独南苗寨,倘若不是他能够寄魂于鲲鹏石,早就已经灰飞烟灭。

    时值如今,我还是没有答案,本来我以为自己还有时间去找寻,但现在看来,我已经没有了时间。

    那个鸭嘴湾鬼母的一记“催灵圣手”,直接将我给逼入了绝境里去。

    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我在逃亡之中,无法安下心来生孩子,也不是孩子早产的话,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最关键的在于,如何生?

    我堂堂一爷们,根本就没有那个器官啊,这叫我如何折腾?

    我在江底里一阵潜游,为了避开后面的机动船,我没有再径直往下,而是开始斜斜地游着,然而我这边刚刚再一次形成气息内循环的时候,肚子的剧痛再一次袭来,让我几乎再一次昏死过去。

    小米儿,你就不能消停一点么?

    真的想跟我一起死在这里?

    我心中充满了埋怨,也是心慌,结果一不小心,突然间就撞到了一根柱子,奔涌的江流冲刷着我的身体,而我则摸到了厚重的水泥。

    这是桥墩子么?

    黑乎乎的江水里,我在布满强太的水泥墩子上面摸了又摸,终于确定自己应该是到达了桥下。

    我没有立刻扶起来,而是沿着巨大的桥墩子绕了一个圈儿,然后在另一边浮了起来。

    我瞧见远处有一艘船由远而近地徐徐靠来,上面几人用强光手电不停地在桥下搜寻,没有敢再冒头,于是摸着桥墩子往下沉去。

    我在水下闭了十多分钟的气。

    我静静待着,感觉到肚子已经绷到了极限,随时都有可能爆开一般,那种痛苦简直不是人所能够承受的,这种感觉让我不断生出自暴自弃的想法,想着如果给自己心脏插一刀,或许一切的痛苦都会结束。

    厌世轻生的情绪,反复不断地浮现在我的心头,因为在我的意识中,死已经变得不再是那么可怕。

    它反而是一种解脱。

    然而我终究还是一个怕死的家伙,一直到了最后,都没有放弃治疗,憋了十几分钟,我感觉终于不能再忍受,浮现出了水面的时候,我瞧见之前追踪我的那艘船,已经走远。

    瞧见那艘船的背影,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感觉肚子里面的疼痛都减轻了几分。

    我抓着桥墩处的一个缺口,试图离开水面,靠在上面歇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我准备离开水中的时候,突然间双脚一紧,竟然是被什么东西给紧紧捆住,把我朝着水下拽去。

    什么东西?

    我下意识地一阵惊颤,双脚使劲往下蹬,却没想到那力量更加沉重,要不是我的双手抓到了桥墩的缺口处,说不定就已经被拽落进了水底里去。

    到底是什么啊?

    我整个人都感觉到一阵不寒而栗的恐怖,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浮现到了我的面前来。

    这张脸全部都是平的,眼睛、鼻子、嘴巴……这些但凡有棱角的五官,都好像被人用熨斗给烫过了一样,眼珠子全部都是白色,鸭嘴湾鬼母!

    这鬼东西怎么一下子就追上来了?

    我一阵心惊胆战,不过随后就想起了之前的情况来,一只手抓住桥墩,另外一只手,则化作一道影子,夺阴劲陡然激发,朝着前方拍去。

    那鸭嘴湾鬼母应该是想要附身于我,然而却没有想到我竟然会这么快地反应过来,被我一下子就给拍到了。

    咄!

    夺阴手一出,那中年妇人的整个身子立刻一阵扭曲,而我脚下拉拽的力量就变轻了许多,我放开手,整个人沉入水中,使劲儿拉扯,方才发现这些东西,居然是水草。

    对了,对了,那鸭嘴湾鬼母如果是阴灵的话,她想要拿捏我,必然需要借助一些媒介。

    她不能直接对我下手。

    想到这儿,我心中放宽了一些,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附近的岸上游了过去。

    我不知道那鸭嘴湾鬼母到底有多久缓过来,所以游得无比迅捷,超常发挥,好像没有用多久,我就已经爬到了那江边的滩涂上去。

    当我准备爬起来的时候,我瞧见前方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

    莽山黑袍人。

    他抱着胳膊,优哉游哉地等待着我,仿佛早就预测到了我会从这里爬出来的一般。

    当瞧见这个家伙的时候,我的心中其实有些绝望了。

    腹中剧烈的疼痛让我几乎放弃了思考,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朝着黑袍人冲了上去,试图凭借着我这些日子以来学到的手段,将这个家伙给打到。

    然而我终究还是太过于高估自己的实力了,当冲到跟前来的时候,那人陡然间飞起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啊……

    剧烈的疼痛让我忍不住叫了起来,而我的身子则腾空而起,倒飞了回去,重重地跌倒在了滩涂江水间。

    当我在落地的那一刻,许多水草从江水里伸了出来,将我的手脚给紧紧缠住。

    鸭嘴湾鬼母踏浪而来,脚踩在了我的脑袋上,毫不留情地踩着,然后遥遥地望向了不远处的黑袍人。

    两人对望,良久,黑袍人开口说道:“鬼母,这鬼母冥魂最早是我看上的,你不要跟我抢,不然我黄溯可是六亲不认的……”

    鸭嘴湾鬼母踩着我的头,面无表情,过了许久,方才有一股沙哑的声音从水中传来:“不行。”

    这黑袍人,叫做黄溯?

    鸭嘴湾鬼母简单的话语让黄溯羞恼至极,他似乎朝着鸭嘴湾鬼母吼了一句,又仿佛在表达最早是他看上的我之类的话语。

    之所以这般模糊,是因为我整个人已经完全不行了。

    痛!

    我的肚子就好像是被吹涨到了极致的气球,只缺一点点,就要爆炸了。

    我半躺在江水中,水草将我给捆得结结实实,然后听着两个枭雄一般的人物在争夺我,不由觉得可笑。

    我开始回忆起了自己短暂的一生来。

    我试图用回忆,来消除那疼到了极致的痛苦,我甚至在想我的母亲,当年生我下来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如我一般的疼痛,我好像置身事外了一般,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已经往天上飘去……

    要死了么?

    疼痛欲死的我突然间,感觉到身子猛然弓起,浑身颤抖不停,而翻滚不休的蛊胎却停住了,一动不动。

    紧接着,我隐约间,能够瞧见自己的肚子那儿,有一只小手伸了出来。

    肚子上那强烈地撕裂感让我一瞬间几乎都要昏死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耳边听到了一声尖厉的婴啼。

    呜哇哇……

    无图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