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捉蛊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爷?

    在听到这几个人口中的称号时,我的心中猛然一跳,一下子就想到了曼妮口中的那个四叔。

    五六年前,曼妮的那个四叔就能够随随便便把一个重点高中的学生给栽了荷花,如果这几年他没有折腾进监牢里面去的话,应该也能够配得上这个“四爷”的名号了。

    我对于黑道的概念所知不多,不过之前在江城工作的时候,无聊时逛天涯,看过孔二狗的《黑道风云二十年》,多少也有一些概念,知道虽然流氓混混们也是有地盘、分山头的,但更多的时候还是彼此都有联系。

    有的时候,坐得住的大哥一句话,比警察还要好使。

    瞧见这帮人的模样,我就知道此刻的我当真是倒了血霉,黑道白道都在通缉。

    这是不给人活路走了啊!

    望着这四五个把我堵在厕所门口的地头蛇,我越发地感觉到心中堵得慌。

    正所谓“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我为了避免冲突,一再退让,然而那叫做曼妮的娘们却像条疯狗一样,不但报警,栽赃陷害我,诬告我持枪伤人,而且还通过她四叔的关系,召集整个渝城黑道的力量过来,在车站路口这些地方围追堵截,明摆着就是不给我活路。

    可是你们这帮家伙可想过,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你们真的做得这么绝,就不怕我反击么?

    老子王明真的就是面团儿,任人拿捏么?

    我憋着火,冷笑,然后对着大金链子说什么四爷,我不认识,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大金链子脸一垮,说连四爷你都不认识,还敢在这道上混?

    我说我不是道上混的,我正正经经一良民,你们别在这里围着我啊,不然我就报警了,知道不?

    “报警?”

    大金链子和他身边的小兄弟哈哈大笑,那几人往前走几步,将我给团团围住,然后得意洋洋地说道:“到了我陆勇陆大牙的地头,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得给我卧着,哪里来的乡巴佬,还跟我说报警,你给我报一个试试?”

    我往外面看去,瞧见门口虽然有人在围观,不过却被外面的混子给拦住,三言两语就赶走了。

    我想起刚才大金链子拿起手机打电话的情形,知道不能在这里久待,因为我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就会有更多的人过来。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直接箭步前攻,一拳擂在了对方的胸口。

    黑虎掏心。

    这是最简单的手法,跟街头混混打架一个德性,不过对方显然都是有防备的,就在我身子动了的那一刹那,立刻就有人从袖子里滑落处刀片或者匕首之类的东西,朝着我的这边戳来。

    而那大金链子,则有几分眼色,没有跟我缠斗,而是朝着后方退了过去。

    我进入修行界虽然没有几个月,不过到底还是高,又时时处于危机状态,所以对于打架斗殴这件事情娴熟得很,当下一个回云手,将加诸于我身上的诸般攻击都给一扫而空,紧接着就是飞起一脚踹了出去。←百度搜索→【←书の阅

    我憋屈太久,出手也就狠了一些,那一脚尖正好踹中了大金链子的肚子,他整个人直接“哎哟”一声,倒飞了出去。

    我一招得手,信心倍增,知道这帮家伙,不过是帮忙找人的喽啰,没有什么本事,于是仗着自己的身手,把他们给打翻到底,有一人甚至给我直接扔进了尿槽里去。

    我将这帮家伙打得落花流水,气呼呼地冲出来,那大金链子刚好爬起来,瞧见我冲出,顿时就是慌张地大声一叫。

    他这一叫唤,旁边突然跑来两个穿制服的人,不知道是警察,还是汽车站的工作人员。

    这两人伸出手中的警棍,朝着我这边喊了两声。

    我这个时候,最怕的就是官面上的人物,打又打不得,讲也讲不了理,就没有顾得上面前的这大金链子,转身就跑开了去。

    我从公厕旁边的铁栅栏翻身而过,甩开了身后的一帮人,在附近快步跑了十几分钟,突然间听到身后有摩托车的轰鸣声,回头一看,却有几人骑着摩托追了上来。

    这帮人,也太嚣张了吧?

    我满腹怨气,知道走正常的路线,应该是离不开渝城了,这帮人黑白两道都有关系,不管我去哪儿,应该都会被瞧见,心中不由得发了狠,转身朝着那陡坡处跑了过去,甩开那帮家伙,我找到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下来,然后用南海龟蛇技将脸给弄得方正,也不跑了,找了个地方填饱肚子,然后搭车返回了江北来。

    我本来都已经放弃了报复,准备安然离开,但是曼妮的做法,却让我作出了不再回避的决定。

    你要跟老子刚,老子就陪你刚到底,刚到你哭,刚到你想回家找妈妈。

    匹夫一怒,血溅三尺。

    我在江北找了一个小旅馆住着,这种小旅馆的好处在于便宜,而且不用身份证。

    登记的时候,跟前台小妹聊聊天,随便抱一个名字上去,基本上就可以搞定了。

    我从来不信奉什么“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种话儿,之所以潜回这里来,就是想要给那帮无法无天的家伙一点儿颜色瞧瞧。

    不给这帮人一点儿教训,他们还真的能够把天都给捅破了。

    事实上,一个人在这小旅馆里睡着,听到隔壁房间吱吱呀呀的床响和女士们忍耐不住的闷哼声,我也是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

    不是别的缘故,而是因为恐惧。

    谁都不是天生下来就跟电影里面的零零七一样,是做特务的料,更没有人天生就是冷血杀手。

    电视剧《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那么一根筋儿愣的娃子,在杀了那女毒贩之后,还精神恍惚许久,差一点儿就退伍了呢。

    我要说不害怕,那绝对是假的。

    但是在职场上混了那么久的我,还明白另外一个道理,那就是恐惧是属于弱者的,你表现得越懦弱,就越会有人骑到你的头上来,如果不展示一下拳头,说不定下一刻,你就会被人给吞到肚子里去。

    我睡觉的时候,紧紧地握着鲲鹏石,临睡前,我轻轻说一句:“师父,请赐给我勇气和力量吧。”

    是的,我不想一辈子懦弱下去。

    我在小旅馆里一直待着,白天的时候出去踩点望风,找寻曼妮的踪迹,夜里回来的时候,跟小米儿玩一会儿,就加倍勤奋地修行。

    我知道此刻我唯一能够凭借的,就是师父传给我的一身本事。

    我以为自己就要一直等待下去,然而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第六天的时候,曼妮终于露面了。

    大概是判断我极有可能已经潜逃离开了渝城,曼妮消失许久之后,终于又在公司露了面,她处理完了这些天来积攒下来的工作,一直忙到了晚上时分,然后在司机的接送下,一路来到了江北嘴处的豪宅小区里。

    我在远处观察,确定了车子进入了哪一栋别墅之后,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在附近一直踩点观察。

    大概到了凌晨十二点的时候,我方才翻过围墙,朝着曼妮落脚的别墅摸去。

    整个过程我紧张无比,因为我不确定是否绕过了每一个监控器镜头,然而当瞧见了曼妮家的那栋别墅时,我的整个人却一下子就变得松弛了起来。

    仇恨能够让人战胜恐惧,以及一切忐忑不安的情绪。

    我来到了曼妮住的别墅后院,发现这地方还很宽敞,搞得像美国人的庭院一样,花团锦簇的,我翻过院墙,来到后门这里,用力拧了一下,发现没锁,于是就悄悄地走了进去。

    穿过几个房间,我瞧了一眼客厅,发现灯亮着,却没有人在,我等了半分钟,瞧见曼妮裹着浴巾,从东侧的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我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身影,所以曼妮一出现,就瞧见了我。

    我冲着她咧嘴一笑,说好久不见。

    我说得无比淡然,心中却充满了得意,因为我马上就会让这个毒蝎心肠的小娘们知道得罪我的厉害,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那曼妮居然并没有太过于惊讶,而是朝着我点了点头,说对,有一个星期了吧,真奇怪你怎么现在才找到我这里来。

    她的话让我生出了一阵莫名的冷意,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说哦,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诬陷我么?

    曼妮冷冷地望着我,说你杀了我的爱人,毁了我所有的一切,难道我应该感谢你么?

    我哈哈一笑,说真搞笑,你居然会把一个死了五年多的恶鬼当成爱人,你到底是得有多蠢?你这臭女人,你可知道,诬陷别人,是会下阿鼻地狱的么?

    曼妮突然笑了,她的笑颜如花,吃吃地说道:“你能拿我怎么样?”

    我寒声说:“杀了你!”

    曼妮拍了拍手,平淡地说道:“是么?”

    话音刚落,我感觉整个房子突然就是一阵摇晃,漫天的冷风铺天盖地地吹拂而来。

    无图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