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捉蛊记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龙天罗?

    尽管知道此人已经不过是一副皮囊,但是我的心脏仍然忍不住跳动了几下。【^书^阅^屋^wWw.SHuYueWu.com】

    这个苗家汉子,是米儿的父亲,或许有可能成为我的岳父,他曾经是独南苗寨里反抗神风大长老暴政的主要人物,却不得不亲手将自己的女儿一刀、一刀活活凌迟剐死,在悲愤欲绝之下,自尽于女儿坟前。

    时至如今,他却又出现在了这里,毫无征兆地举起了屠刀,带走了那个黑衣麻生的性命。

    当瞧见头颅飞起、鲜血喷洒的那一刻,说句实话,我的心中几乎都是崩溃的。

    太惨烈了。

    这种鲜血喷出几米高的恐怖景象,就算是在电影里,都未曾见到过的,只有真正的身临现场,方才能够了解其中的恐怖。

    尽管这黑衣麻生是独南苗寨的“叛徒”,但是龙天罗这种漠视生命的态度,将我给极大地震撼住了。

    人总是会有莫名其妙的联想,当感觉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头颅落地,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刀斩落,头颅骨碌,而杀人者则将苗刀给郑重其事地放在了火堆前,朝着我们的方向,开始疯狂地舞动起来。

    我能够看得出来,他以及身后的这些苗人,舞动身子,跳动的应该是一种祭祀性的舞蹈,边跳边唱。【^书^阅^屋^wWw.SHuYueWu.com】

    不过这应该不是对着我们跳的,而是我身后的某物我尽量回转脖子,朝着身后望了过去,瞧见靠着山壁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石像,那石像的大半都融入了山壁之中,面如牛首,背生双翅,说不出来的巨大。

    这个石像,应该就是独南苗寨的信仰图腾了吧?

    舞完,龙天罗收起了疯狂的舞姿,目光巡视众人,然后用极为沙哑的声音徐徐说道:“你们,都是冒犯了蛮神的无知杂种,三天之后,玄阴极满,月华顶上,就是你们所有人的死期。”

    他看向了每一个人,最后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却变得柔和了起来,缓声笑道:“当然,不包括你乖乖地把我外孙生下来,独南苗寨会记住你的。”

    得,原来我在这帮家伙的眼里看来,还真的就只是一个生育工具。

    我心中窝着火,不过却无处发泄,龙天罗转身离开,有人过来清理黑衣麻省留下的尸骸。

    又有人过来,押着我,来到了位于一处石笋之上的金属牢笼里去。

    这铁笼子是个正方形,长宽高约有一米五,栅栏足有婴儿饼臂一般粗,人只能蜷缩在里面,不过比起绑在桩子上,又却是好许多,至少手脚不会太麻。

    不知道这是不是对“孕妇”的特别待遇。

    不过转移到了这儿,倒能够让我一览洞中全貌这铁笼子下方石笋被削平,我高出地面四五米,视野开阔,能够瞧见这是一个巨大广阔的溶洞,在西面有那个巨大的魔神石像,而周遭则高高低低地散落着我的同伴。

    我瞧见了老鬼、便宜师姐、黑蛊王、龙老九,他们所有人的头上都被罩上了黑色头罩。

    另外我还在石像的右脚下方处,瞧见到了我师父。

    与分别的时候不同,师父此刻全身褴褛,双手双脚都被铁链子给铐住,而在他立足的一米开外,则有一个深深的环形地槽,里面黑色翻涌,不断有甲壳的反光折射而来。

    是虫!

    茫茫多的虫子,将我师父给困在那儿,他全身浮肿,到处都是血茧,一对眼睛肿得几乎看不出模样来。

    我心中刺痛,晓得在这段时间里,他绝对是吃了太多、太多的苦头。

    我有点儿想要流泪的冲动。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想一想认识这个怪老头话之后,他对我们所作出的一切,以及我极有可能永远就要失去他,我就忍不住落泪。

    唉!

    洞中到处都是黑暗,除了我们这一块有篝火,其余的地方都是一片黑茫茫,不过我却能够瞧得见兵器的反光,以及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

    可想而知,这里一定是重兵包围,重重把守。

    时指如今,我们还有希望离开么?

    我有些绝望,无论是那不知死活的牛娟,还是在外面蹲守接应的黄胖子和遵义妖娥特别是被我们给予了最大希望的黄胖子,即便是他有本事请来自己的老爹一字剑,也未必能够就得了我们。

    三天之后,神风大长老就要处死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一字剑得到消息之后,即便是愿意来,但就算是飞,也未必能够赶得上。

    到了那个时候,就剩我一个,而我跟一字剑一点儿交情都没有,人家会卖力?

    这是个笑话。

    我蜷缩在笼子里,坐立不安,心情压抑到了极点,混乱的脑子几乎就要爆炸了,然而过了好一会儿,紧紧盯着师父的我,发现他突然睁开了眼睛来。

    没有传音入密,没有任何言语,两人隔得十几米远的距离,目光交织在了一起。

    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情形,但当看到师父那双浑浊的眼睛,以及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时,我整个人就仿佛在黑暗中瞧见了灯塔一般。

    原本已经陷入了绝望之中的我,顿时又鼓起了强烈的抗争精神来。

    生命不止,战斗不息。

    我不知道这个平日里总是嬉笑、甚至还有点儿不靠谱的老头儿,为何会给予我这样强大的力量,但是我感觉定,那一定不是修为所能够带来的。

    这是一种人格魅力。

    我变得安静了下来,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开始回想起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所有的一切,都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复杂,它遵守着一个我们从中学课文里就学到的知识,也就是弱肉强食,人终究还是不能靠别人,如果不能自强自立,最终就只能成为失败者,困守于这牢笼之中,等待着别人来决断,到底是杀了你,还是剐了你。

    所有的仇恨、情感、爱慕、悲欢……这些情绪,难道会有人理会你?

    不会,所有的一切,只属于胜利者。

    我想透了这一点,盘腿而坐,不再管周遭的事情,也不再牵挂那些即将就要死去的朋友们,而是默默地开始修行起来。

    南海一脉,根基在于一道法门,叫做南海降魔录。

    完整版的南海降魔录,比老鬼传我的要多一些,总共五百三十一个字,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有奇妙的寓意,结合起前人观澜壮丽山河的景象,修行起来,有一种壮丽磅礴、一日千里的意境。

    这是别的修行流派所不能比拟的。

    降魔降魔,要降服的,其实不是妖魔鬼怪,而是自己的心魔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暴食、恐惧、愚蠢、彷徨……

    不断地打磨内心的魔鬼,这就是在筑基,只有将这基石垒好,方才能够万丈高楼平地起。

    这基础很难打,即便是师父夸赞我天资之才,但是一直以来,我的丹田之中,都是空空荡荡,只有一缕气息游动,而这气息,却还只是借助于腹中蛊胎而出来的。

    所以师父才会传我鲲鹏石,让我度过这一段空档期。

    此时此刻的我,能够徒手与一帮汉子拼搏而面无惧色,但如果对上真正的高手,还是会被一脚撂倒。

    我空有许多手段,却并没有与之对应的意识和修为。

    然而此刻,我的丹田之类,却有着一团火在跳跃游动,展现出了强劲的生命力来。而这团火,其实是那盘蛇祖丹被炼化之后的一种存在形式。

    我不知道那盘蛇祖丹到底是什么,却能够猜到它是一种妖物凝聚力量的丹丸。

    神风大长老为了蛊胎的发育,还亲自帮着我融练。

    如何利用这玩意,强化自己,而不是让它变成蛊胎发育的营养品,这才是我所需要做的事情。

    所有人都小看了我,只有师父在默默的注视着我。

    他们都觉得我至始至终,都不过是一个怀着“孩子”的普通人,那么我这个普通人,就得让他们大吃一惊。

    困住我的金属铁笼让人躺也不是,站也不是,十分难受,然而当我盘腿而坐,默念心神的时候,就变得不再那么别扭,我闭上眼睛,打坐,时间一点一滴地就过去了,尽管我没有多少概念,但是却能够掌握分明。

    时间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夜里,洞外似乎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感觉不断有人被调走,仿佛是准备搜索什么。

    不用猜,我都知道这是黄胖子他们被发现了。

    又或者说他们主动暴露的。

    那家伙虽然整日胡咧,但给我的感觉,却应该还算是一个靠得住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千里迢迢地跑到这儿来。

    一次交班,洞中的防卫最薄弱的时候,转机终于出现。

    我在黑暗处,瞧见了一个如同游蛇一般的人。

    这个人的出现,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她就是牛娟,一个曾经被认为已经死去了的女人,她居然又回到了这里来。

    无图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26